臉上的蒙布沒了

我叫劉真,今年48歲,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小時候由於家庭條件還可以,所以我的吃穿要比一般的同齡人好一些,所以也贏得了很多人的羨慕和高看,每當這時我心裡就美滋滋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長大後我憑著「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思想觀點活著,無論做什麼都是注重在人心中的形象,為了讓人高看我無論是吃多少苦,受多少累都覺得值得。可誰知婚後因著丈夫做生意賠了,還欠下一屁股債,外出打工就再也沒有了音信,這樣我不但沒能活得光鮮亮麗讓人高看,還要面對著不幸的婚姻和丈夫的杳無音信,因此我對人生感到絕望。常常在想:蒼天啊!為什麼我的人生這樣的不幸,難道我活著就該這樣痛苦嗎?臉上的蒙布沒了,痛苦,拯救

就在我心力交瘁生活瀕臨絕境之時,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藉著妹妹把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當我看到全能神說:「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從神的話中我感受到了神那一顆慈母般的心在等我回家,我也猶如失散了多年的孤兒,終於回到了父母的身邊不再孤單,在神的話裡我感受到了愛和牽掛,神的話猶如靈丹妙藥一樣,醫治著我這顆千瘡百孔的心靈,撫平了我內心的創傷,我不再漂泊不再流浪,那時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我回到了真正的家。之後我來到教會和弟兄姊妹一起過教會生活,每天看神話禱告神過得很充實,很快我便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之中。

信神一年後,由於我熱心追求,願意積極配合本分,弟兄姊妹就選我做教會帶領。剛開始我覺得我信神時間這麼短,能被選為教會帶領真是神的高抬,我得好好追求把弟兄姊妹都帶到神的面前,滿足神的心意,還報神對我的愛。轉念又想我在世上沒有什麼地位,沒想到來到教會裡還能被選為教會帶領,就感覺到自己的臉上特別有光。於是我盡本分、追求的勁就更大了,我天天忙著跑教會,處理教會裡的大小事。一開始操練盡這個本分,我什麼也不懂,每天都不住地禱告神,遇到什麼難處我解決不了,我都會帶到神的面前禱告,而且早早地起來揣摩神的話,以便到聚會的時候可以和弟兄姊妹共同進入。一段時間之後,弟兄姊妹在聖靈的帶領下都積極配合,信心越來越大。面對這樣的果效,我心想:弟兄姊妹肯定會覺得,我這個教會帶領還挺稱職的,把教會帶得這麼好。我心裡越想越美,走路都覺得有勁,慢慢地我覺得自己還有些工作能力,便活在了自我欣賞的情形之中。隨之我盡本分也不注重仰望神了,早上讀神的話也不注重揣摩神的心意了,看神的話的時候都是與弟兄姊妹的情形對號,就想著怎麼解決弟兄姊妹的問題,在聚會時不能丟臉沒面子。因為我總是欣賞自己,就覺得自己比弟兄姊妹都好,所以我無論到哪兒都高高在上;遇到有消極軟弱的弟兄姊妹,我也是誇誇其談喊口號給弟兄姊妹交通:臨到什麼事都是神的愛呀,咱得好好追求啊!可不能光消極,軟弱啊!咱得配合啊!聚會得達到果效啊!臨到試煉熬練得效法約伯的信心站住見證,臨到刑罰審判得效法彼得,接受修理對付……有的時候碰上弟兄姊妹在尋求真理上求真的,一再地追問一個情形怎麼解決以及一些實際進入的路途時,我就沒有話了,覺得弟兄姊妹事太多,他們不追求真理,就我是追求真理的。

一次聚同工會時,大家都不發言,我看到這種局面,心想:今天這個會怎麼這麼尷尬,怎麼都不說話了呢?是不是對我有看法,不行我得實行真理,帶個頭讓弟兄姊妹給我提提缺欠,這樣一方面讓大家看到我是一個實行真理的人,緩解一下氣氛,另一方面來一下民意測調,看看大家對我有什麼看法,對我這個帶領還滿意吧!想到這我顯出一副慷慨大度的樣子說:「弟兄姊妹,今天為什麼不說話呢?咱們今天敞開心談談,要是我哪裡做得不對,你們就愛心幫助幫助,給我提提缺欠。」誰知我說完之後,小姊妹說:「姐,那我就給你提點意見,你不會交通真理,遇事不把人往神面前帶,就是用人的辦法解決,沒有實行神話的路途,生命沒有進入。」另一姊妹接著說:「是呀,我跟你在一起,感覺受壓,你像個教會警察。」還有一個姊妹給我提:「你光講字句道理,我流露敗壞了,都不敢跟你說實話,因為你好教訓人。」我聽著她們你一言她一語的這樣給我提缺欠,當時就愣住了,沒想到弟兄姊妹竟是這樣看我的,我覺得特別丟臉,就想起來馬上逃走,要是有個地縫我也鑽進去了。可又一想我是教會帶領,是我自己要弟兄姊妹給我提的缺欠,走了更丟人,那樣弟兄姊妹更得說我沒有實際不接受真理,此時我如坐針氈地低著頭硬撐著,心想:「我不實行真理還能讓你們給我提缺欠嗎?你們都是老人了,什麼都懂都知道,還光用我給你們交通嗎!我有缺欠,那你們為什麼不認識自己,反過來都說我呢?一點不給我留情面,我不是為了你們嗎?怎麼都是我的不對呢?」我強忍住自己的淚水說:「我給你們帶來的都是痛苦嗎?」小姊妹說:「這段時間確實是這樣的。」這時我感覺自己更下不來台了,心裡怎麼也接受不了,我怎麼還能給弟兄姊妹帶來的是痛苦呢?另一姊妹這時也說到:「我讀段神的話,咱們一起進入吧,神的話說:『若你說的能讓人有路可行,這算你有實際,不管你怎麼說得把人帶入實行中,讓人都有路可行,不是讓人只有認識,更重要的是有路可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多講點實際》)姊妹,這段時間雖然你也給我們大家交通真理,交通的內容當時聽著是那麼回事,但是我們臨到實際難處還是沒路可行。我看到你這段時間講字句道理挺多的,咱們光講字句道理卻給弟兄姊妹帶不出進入的路途來,這樣弟兄姊妹的生命也受虧損啊。咱們在這方面得趕緊尋求摸神的心意,別為了作工而作工,得注重建立與神的關係、注重生命進入。」聽著姊妹讀的神話我心裡一陣陣地翻騰,我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火辣辣的,就像被搧了兩耳光,頭腦昏昏沉沉的,之後再說什麼我也聽不見了,就這樣短短的一次聚會,平時感覺時間特別快,但那次感覺好像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麼的難熬,終於到了散會的時間,我頭也不抬地拿起包跌跌撞撞地走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