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到底怎麼來的奧祕終於解開啦

我不知道主到底怎麼來

1995年,因孩子的病我信了主耶穌。聚會時,我聽講道人常講:「在末世我們的救主還要回來,因經上說:『你們見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徒1:11)『看哪,他駕雲降臨!』(啟1:7)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看到主以後回來是駕著白雲回來。等主回來時,就會把我們這些信他的人都提進天國,和主永遠在一起了。」每當聽到這些話時,我心裡無比高興,盼望著主能早日駕著白雲回來接我們上天堂。可又在一次聚會中,我聽到另一個講道人說:「主耶穌說:『看哪,我來像賊一樣。』(啟16:15)也就是主回來的時候,沒有一個人知道,所以,弟兄姊妹們,我們要時時警醒,常常禱告聚會聽主的話,以免錯過主的顯現。」

聽了這兩個講道人不同的說法,我心裡有些想不通,一個講的是主要駕著白雲回來,人人都會看見他;一個講的是主回來像賊一樣,沒有人知道主什麼時間回來。這兩個講道人講的主再來的方式咋不一樣呢?主回來到底是哪一種方式呢?我該以什麼樣的方式才能迎接到主回來呢?我實在不明白啊!又想想講道人說主的話都有奧祕在其中,不懂的不能亂解釋,從此關於主如何來這個奧祕就被我埋藏在心底了。

聽見有人傳主回來了

幾年後,一次聚會時,講道人說:「弟兄姊妹,現在『東方閃電』的人到處傳講主已經回來了,發表了許多話語,作了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並在各處迅速擴展福音。他們把我們教會中很多好羊都偷走了,咱們可要謹守主道,千萬不要被他們偷走了,要是被偷走了就會失去主的救恩,主駕雲來我們就不能被提進天國了。」聽完這話,我心裡特別緊張,心想我一定要謹慎防備,可不能背叛主。

後來,在幾次聚會中,我發現常來聚會的殷姊妹這陣子都沒來聚會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於是我問了問講道人是否知道殷姊妹的情況,講道人說:「她呀!被『東方閃電』的人偷走了。」聽了講道人的話,我心裡一驚,連忙說道:「啥?殷姊妹信『東方閃電』了?那趕緊去扶持她呀!」講道人搖了搖頭說:「扶持了,但她是鐵了心跟隨全能神了,已經拉不回來了。」我心裡咯噔一下,心裡有些不解:殷姊妹在我們教會挺積極追求的,她信心那麼好,咋去信了「東方閃電」呢?我見了她一定得問個清楚。

2012年6月中旬的一個傍晚,我從地裡鋤草回來,正洗手準備燒火做飯,殷姊妹突然來到我家,我心想:她來得正好,我要問問她為什麼信「東方閃電」。還沒等我開口,她就微笑著主動給我見證主回來的消息,我質疑地問她:「主回來了,你咋知道的?有什麼依據沒有?」殷姊妹一邊幫我往鍋爐裡添柴火,一邊耐心地說:「我是通過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才確定主已經回來了。艾姊妹,只要我們存著一顆謙卑尋求、渴慕真理的心,就能從神的話中看到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就像主耶穌來作工的時候,彼得、約翰等人因著有尋求真理、渴慕真理的心,在聽了主的話,看見了主的作為後,確定了主耶穌就是彌賽亞的降臨,從而跟隨了主耶穌;而那些猶太百姓絲毫沒有一點尋求考察的心,就盲目跟隨法利賽人定罪主耶穌,最後還隨從法利賽人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觸犯了神的性情,最終遭到了亡國之痛!如今,主耶穌早已重返肉身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作了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揭開了聖經所有的奧祕,帶來了蒙拯救進天國的路。我們要想確定全能神是不是主的再來,你看看他發表的話語就清楚了,若是不聽、不看全能神的話語,永遠也不會知道全能神是不是主的再來。」

我聽姊妹說的在理,符合實情。但又想起牧師長老的話,對待主來的事要小心謹慎,於是,我對殷姊妹說:「你說的雖然有道理,但是我可不能隨隨便便看你的書,免得背叛主。」殷姊妹看出了我的顧慮,就耐心交通自己尋求考察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實際經歷,她當時和我一樣也有擔心、顧慮,但是主的話開啟了她,「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3)「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太5:6)「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2:7)通過虛心尋求全能神的話,她確定全能神所發表的話語就是聖靈向眾教會的發聲說話,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她還建議我先讀讀全能神的話再下結論。

我聽了她說了這麼多,心裡來回翻騰,心想:殷姊妹說主已經回來了,而講道人一個說主來沒有人知道;一個說主是駕雲再來,我們都會看見他,還說「東方閃電」是偷羊的,讓我們不要信。我到底該聽誰的?殷姊妹說要給我書看,我到底是看呢,還是不看呢?正在我糾結的時候,突然想到主說的「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路11:9)這話。對,我信主就應聽主的話,主來的方式我雖不知道,但主來總是要發聲說話的,那這本書到底是不是主再來的發聲?我先禱告主分辨分辨,尋求考察看看不就清楚了嗎?我信主不就是盼望主快回來嗎?萬一真是主回來了,我不接書不就錯過迎接主來了嗎?於是我坦然地對殷姊妹說:「行,我先看看這本書,考察清楚以後再說。」

決定考察全能神的作工

我接了殷姊妹送我的神話語書籍,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主是否真回來這件大事,我要弄個清楚明白。於是第二天早上,我吃完早飯後,也不去地裡鋤草了,決定看看這本書上的話,我看到全能神說:「幾千年來,人一直盼望能夠看見救世主的降臨,盼望能夠看見救世主耶穌駕著白雲親自降臨在渴慕盼望他幾千年的人中間,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歸與人重逢,就是盼望那與人分別了幾千年的救主耶穌重新歸回……自從耶穌走後,跟隨他的門徒,以至於因著他的名得救的所有的聖徒都是在這樣苦苦地想念他、期盼他,恩典時代所有的從耶穌基督蒙恩得救的人,都是盼望救主耶穌能夠駕著白雲在末世的某一個大喜的日子降臨在人中間向萬人顯現。當然,這也是今天所有的接受耶穌救主之名的人所共同盼望的,全宇之下凡知道耶穌救主救恩的人都在『苦苦地巴望』耶穌基督能夠突然降臨,來『應驗』耶穌在世時所說的話『我怎麼走,同樣我還要怎麼來』。

看了全能神的話,覺得這話說得太實際了,把我們信主之人的心裡話都說出來了,太符合我們現在的情形了,我們信主就是盼望著主耶穌基督突然駕雲降臨接我們回天家,供應我們豐富的恩典。哎呀,我聽著這些話,感覺不像是哪個人能說出來的話,心裡不禁會想:這些話會不會真是神的說話呢?全能神會不會真是主耶穌回來了呢?可是經上說主駕雲來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會看見他,現在我們也沒看見;經上還說主來了像賊一樣,沒有人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主到底怎麼來啊?我不停地思考著,於是就想著在全能神的話語裡看能不能找到答案,我把這篇話看完了,接著又看下一篇,中午都過了,我才做飯吃。在吃飯的時候,我把自己正在看全能神的話這件事告訴了丈夫,他得知我在考察主再來的消息,高興地跟我說:「考察好啊,現在我看到教會聚會的人數越來越少,聽說就有不少好羊都去信了全能神,經上說主來是偷寶貝的,我看全能神極有可能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咱們可得趕緊好好考察考察,千萬不能錯過主的末世救恩啊!」丈夫的話提醒了我,但是我心裡還有還多問題不明白,心裡開始迫切地期盼殷姊妹再來跟我交通交通。

看神的話語, 真理奧祕

不料教會長老來攪擾

可令我沒想到是,中午剛吃完飯,我們派別的長老突然怒氣沖沖地來到我家,她拉著臉對我說:「有人說你在考察『東方閃電』?是不是真的?還有,你有沒有看他們的書?」我坦誠地說:「是的,我正在考察『東方閃電』,我也看了姊妹給我的書,這書上的話說得太好了,都說到我心坎兒裡了,像是主在說話,也符合聖經。」只見她臉色一變指責我說:「你才信幾年?能有啥分辨?經上明明記載『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啟1:7)現在我們都沒有看見主駕雲降臨,所以主耶穌還沒有來,我勸你趕緊回頭把書退給他們,免得被他們偷走背叛了主,主駕雲來是不會接那些背叛他的人進天國的!」說完就惱羞成怒地走了。我回想著長老剛才說的話,心裡頓時有些軟弱,覺得她說得也符合實情,我的確對聖經明白得不多,靈裡生命還太小,萬一真走錯路背叛主,那時再後悔就晚了。我內心五味雜陳,左右徘徊,心想:這本書我到底還要不要再看了?雖然這書上的話我看的不多,但感覺話語說得很實際,把我們內心的想法都揭示了出來,也說出了我們以往所不明白的奧祕,感覺像是神的聲音。如果真是主回來了,而我不尋求考察這不是把主拒之門外了嗎?可是……我越想心裡越沒了主意,於是我趕緊向主禱告:「主啊,你是否真的回來了?我現在不知道,活在了難處當中,長老說你沒有回來,可殷姊妹說你早已回來了,作了新的工作,主啊,我擔心自己跟隨錯了,但如果真是你回來了,我也不願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我不知該咋辦了,求主開啟引導我……」

禱告後,我想在全能神的話裡尋找答案,我打開全能神的話看到:「或許你聽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語之後,認為這些話僅僅有萬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聖經,那你就在這萬分之一的言語中繼續尋求,我還要勸你做謙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在你僅有的一點敬畏神的心之中將獲得更大的亮光,你仔細考察反覆揣摩,你就會明白這一句句言語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生命。」全能神的話猶如一道光照亮了我迷茫的心,增加了我繼續尋求考察的信心與力量,「東方閃電」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只有考察之後才能明白,我雖然不知道主回來的方式,但具備一顆謙和尋求的心很關鍵,在不清楚之前千萬不能盲目定規是對或是錯,只有看完了這些話後才能見分曉,要是不明白還瞎定罪,那可是得罪主的大事。

奧祕終於得解啦

兩天後的一個晚上,殷姊妹來到我家,我心想:這真是主的預備,正好我想問問主回來的預言到底是怎樣應驗的?我便將心中的問題說了出來:「經上說『看哪,他駕雲降臨!』(啟1:7)『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那裡,如同賊一樣。』(啟3:3)這兩節經文都預言到主來,但說的是不同的兩種方式,不知主回來到底是以哪種方式?又怎樣才能確定是主回來了?」

殷姊妹交通說:「經上關於主預言回來的經文都不一樣,那主到底要怎麼來?要應驗哪一處經文呢?事實上,這些經文都要應驗,因為神說的話沒有一句會落空。經文中說:『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哀哭。這話是真實的。阿們!』(啟1:7)還有的說:『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那裡,如同賊一樣。』(啟3:3)『因為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太24:44)『在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時辰,那僕人的主人要來……』(太24:50)

從這些經文中看到,主回來有兩種方式,一種是駕雲公開向萬人顯現,一種是成為人子隱祕降臨在人中間。主降臨兩種方式是神作工的智慧,在沒有公開降臨之前,神首先作的是隱祕降臨的工作,發表真理來顯明人、拯救人,作各從其類的工作,把那些喜愛真理、真心信神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都提到神的寶座前,讓他們享受神話語豐富的供應,最終蒙神拯救成全為得勝者;而那些始終持守觀念想像的人,只等著主駕雲降臨,拒絕接受神末世作工甚至定罪抵擋神,這些人將會在神的審判工作中顯明出來,被劃分在惡者類別之中,等待神對他們最終的懲罰。

現在正是神隱祕作工的階段,神還在用話語審判潔淨真心信神的人,等待我們的回轉,等神得著一班得勝者之後,神在肉身的隱祕工作就結束了,神就要離地回他的居所。那時,主駕雲公開降臨的預言就應驗了,也就是作賞善罰惡的工作,大災難也就開始降下。這正應驗了主耶穌的預言:『那些日子的災難一過去,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那時,人子的兆頭要顯在天上,地上的萬族都要哀哭。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太24:29-30)」

我聽著姊妹的交通,心裡一下亮堂了,原來主來的方式是分隱祕、公開兩種方式,要迎接到主的再來,首先得明白主降臨兩種方式的真意。

接著姊妹又交通到神隱祕作工更能顯明人,把真信與假信、稗子與麥子、善僕與惡僕都分開了。若不這麼作工,那些真心信神的與法利賽人怎能被顯明出來。這樣的作工也應驗了經上說的主來要作分別山羊綿羊、稗子麥子的經文。

聽完姊妹的這些交通,又想到經上記載的十個童女的比喻,我感受到現在要是不接受神末世隱祕降臨的工作,那等到真正地看見神公開顯現時就要哀哭切齒了,我不想做愚拙的童女失去主的救恩,我願做聰明童女,悉心聽主的聲音,主動迎接主的顯現,跟上神末世作工的步伐。

後來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說:「或許有許多人並不在意我所說的話,但我還是要告訴每一位跟隨耶穌的所謂的聖徒,當你們的肉眼親自看見耶穌駕著白雲從天而降的時候已是公義的日頭公開出現的時候。那時或許你的心情激動萬分,但你可曾知道,當你看見耶穌從天而降的時候也正是你下到地獄接受懲罰的時候,那時已是神經營計劃宣告結束的時候,是神賞善罰惡的時候。因為神的審判已在人未曾看見神蹟只有真理發表的時候結束了。那些接受真理不求神蹟而被潔淨的人歸在了神的寶座前,投入了造物主的懷中,只有那些堅持一個信念『不是駕著白雲的耶穌就是假基督』的人將會受到永久的懲罰,因為他們只相信會顯神蹟的耶穌,卻不承認發表嚴厲審判、釋放生命真道的耶穌,這樣就只好讓耶穌公開駕著白雲重歸時來解決他們了。

看完神的話,我想到宗派裡的那些牧師長老、講道人,他們多數就是頑固持守「主是駕著天上的白雲降臨」的觀念,還說「不是駕著白雲來的就是假基督」,並散佈謠言謬論抵擋定罪、褻瀆神的末世作工,攔阻信徒考察真道,帶著他們都等著主耶穌駕雲降臨的那一天,要真是到了那時,就是神公開降臨的時候了,不是迎接主來的時候了,結局只能落在災難中哀哭切齒了。這正應驗了聖經啟示錄:「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哀哭。這話是真實的。阿們!」(啟1:7)他們不接受主隱祕降臨發表的真理,就成了聖經中預言的「刺他的人」,正是抵擋神的人。想到這裡,我真慶幸自己能在神隱祕作工期間,接受真道。當初自己愚昧沒有分辨也聽信宗派牧師長老的話,防備「東方閃電」的道,若不是神話語的帶領,我也差點與真道擦肩而過,錯失神末世拯救人的機會。現在我心中的問題也解決啦,以後不管宗派牧師長老如何攪擾我,我也要堅定不移地跟隨全能神。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筆者:西安市 小艾

☆ 推薦閱讀:苦盼主重歸,終與主重逢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我是怎樣被神的話征服的? 暮年回首,我信主已有20多年了,聖經也讀了20多年,然而因著我盲目崇拜、頑固持守聖經,差點錯失了神的救恩。感謝神的憐憫,是神的話語揭開了聖經神祕的面紗,讓我對聖經的實質有了真正的了解,我這個「老古董」...
一直盼望天主降臨的我 天主說過:「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欺騙你們,因為將有許多人假冒我的名字來說:我就是默西亞;他們要欺騙許多人。」(瑪竇福音24:4-5)我就認為凡是傳講天主回來的都是假冒的,因著擔心自己跟隨錯了,所以不管...
一名召會信徒的經歷——臺灣馨月的經歷(一)... 我在「召會」信主快兩年了,每次長老在相調會上講主快來了,已經在門口了,來後就提接大家進天國,因此教會每個弟兄姊妹都很積極地守晨興。看到大家都為守晨興,去相調被主提進天國而忙碌著,我心裡也很受激勵,盼望...
迷茫中我尋到了主的腳蹤 因著家庭負擔重,在我15歲那年就到社會上打拼,21歲時我就開始了我的第一段婚姻生活。後來婚姻破裂,我有了第二段婚姻,丈夫是名基督徒。丈夫幾次要我與他一起去教堂,我都不願意去。直到一個晚上的崇拜日,在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