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中神的話顯權柄威力

我叫李艷,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普通的信徒。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信全能神後,我積極聚會、傳福音,但我在盡本分的過程中卻遭到中共政府的兩次抓捕,第一次拘留了10天,第二次經歷了中共政府的洗腦,雖然經過這樣的迫害,但我不但不消極,反而對全能神是獨一真神有了更深的認識,更對中共政府低檔神的反動實質有了真實的恨惡,從心裡願意棄絕中共,走上人生正道。

2014年,當中共政府殘酷迫害、抓捕神選民的酷刑類視頻在西方網站播放時,中共害怕它的惡行敗露,開始狗急跳牆,瘋狂反撲,故意製造「5.28」山東招遠案件,又一次大肆抹黑打擊全能神教會。2014年7月下旬,中共對全能神教會展開「百日會戰」行動,中央直接下達命令對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進行祕密抓捕,企圖把全能神教會一網打盡。在2014年9月16日,我們這裡共有16人被抓捕,我就是其中一個。

2014年9月16日上午11點,我正在廚房做飯,只聽見一陣急促的「光光光」的敲門聲,我還沒來得及去開門,一下子闖進5個穿著警服的警察(都是鎮上派出所的)。看到這場面,我心裡「咯登」一下,不由得緊張起來,想起今天上午剛剛寫好的見證文章,還有神話書籍都沒有來得及收拾,萬一讓這幫惡警搜走,自己的生命受虧損是小事,教會利益受虧損可是大事。於是,我趕緊在心裡默默禱告神:「神啊,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有你的美意,我不知中共政府又要施行什麼詭計,求你賜給我膽量,賜給我當說的話,保守我絕不當賣主的猶大……」我禱告後心裡平靜了許多。逼迫,抓捕,洗腦,權柄,威力,打擊

此時這夥惡警早已闖進我家的客廳,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一個惡警氣勢洶洶地說:「搜搜你的家!」我嚴肅地說:「我又沒有犯法,好好的你搜我家幹什麼?」他凶巴巴地說:「這是中央直接下達的命令,嚴厲打擊全能神教會!」說完拿起手機就給他的上司打電話。

我看見惡警打電話就堅定地說:「不管誰下的命令,反正我沒有犯法。全能神的話說:『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你今天這樣作是在與神對抗,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抵擋神的人,難道你們不害怕嗎?」

他囂張地說:「我不怕,讓那些災難歸到我的頭上。」當時我就聯想到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時的情景,聖經記載:「彼拉多見說也無濟於事,反要生亂,就拿水在眾人面前洗手,說: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當吧!眾人都回答說:他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馬太福音27:24-25)我明白了今天的中共就是惡魔投胎,他們與當初的法利賽人真是同出一轍,以往法利賽人抵擋主耶穌,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末世神道成肉身在中國作工,撒但更是瘋狂已極,大肆抓捕迫害神選民,企圖拆毀神的作工……

這時,他大聲吼道:「你是有底案的人,這次中央下令,你們就是重點打擊的對象,所以要搜你的家。」我義正言辭地說:「我信神走人生正道,沒有犯法……」說話間,又進來兩個惡警(一男一女),女惡警來了下令讓搜,一個惡警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了搜查證、身分證在我面前晃了一下。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兩名警察強行把我推到臥室,進去後我站在那裡,他們又把我推開,這時他們翻箱倒櫃地進行搜查,我不由得想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裡說:「在中國,人沒有家,人自己那個家就不叫家,那不是你的淨土,你都沒有權力掌管,大紅龍那就像土匪一樣,說進你的屋那就是隨時的事,說把你的家抄了……大紅龍隨時就可以把你的門踹開,隨時就可以抄你的家,隨時就可以把你抓走……」一會兒家裡就被翻得一片狼藉,最後他們搜出《話在肉身顯現》、《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等十幾本神話書籍和兩篇經歷見證文章。他們把書和兩個mp5機子擺在桌子上一一拍照,拍完照就都放到了車上,看到他們把書帶走,我心想:沒有了神的話就等於沒有了生命,我恨不得上去和他們拚命,可惡警看得我死死的,我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我心裡痛苦難受,只有在心裡切切地呼求神。其中的一個惡警大聲地衝我吼道:「跟我們去派出所走一趟!」接著他們強行把我推到車上。

幾分鐘後就到了派出所,惡警把我鎖在一個大鐵柵欄籠子裡(在房間裡用粗鋼筋圍成的籠子。長兩米,寬一米,高度是和房子一般高),就都出去吃飯了。他們走後,我心想:今天中共惡警抓捕我,我的神話書籍還有我寫的經歷中共政府逼迫的見證文章都落在了他們手裡,這夥惡魔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我的,我趕緊禱告神:「神啊,我今天再次臨到中共政府的抓捕,不知他們要怎樣對待我,求你保守我的口,無論接下來他們怎麼嚴刑逼供,我絕不當賣主的猶大,我願意在這樣的環境中為你作見證。」

下午兩點,5個惡警把我帶到審訊室,我一進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張老虎凳,此時我的心「咯登」一下,害怕極了,想起之前看的酷刑類視頻上弟兄姊妹坐老虎凳受迫害的一幕幕,今天老虎凳實際地擺在我的面前,想想我都這麼大年紀了,能不能承受得住這幫惡警的折磨呢?還能不能活著出去呢?我趕緊默默禱告神:「神啊,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有你的許可,我願為你站住見證,絕不當賣主的猶大!願你賜給我當說的話。」禱告後,我想起全能神的話:「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六篇說話》)又想起經歷詩歌中:「啊!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神的囑託掛心頭,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願看見神得榮日》)這些話給了我信心與力量,是啊,神就是我的依靠,不管遇到什麼樣的環境,有神與我同在,就沒什麼可怕的。我不能屈服於撒但的淫威,要為神站住見證。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心裡平靜了好多,願坦然面對這次的抓捕。

這時,一個惡警打開老虎凳,把我推進老虎凳裡,兩個惡警一個人拽住我的一條胳膊,然後「卡、卡」兩下用鐵銬把我兩隻手腕鎖住了,我的左邊坐著兩個惡警,右邊坐著一個惡警,對面的桌子後面坐了兩個惡警審我,一個男惡警(30歲左右)假裝正經地問:「你知道今天為什麼抓你嗎?」我氣憤地說:「不知道,我在家安分守己地過日子,一沒偷、二沒搶,你們為什麼無緣無故抓我?」惡警惡狠狠地說:「你是信全能神的,山東招遠張立冬殺人案件轟動全國,對社會影響極壞,為了維護社會治安,這次中央直接下達命令,取締一切宗教信仰,特別是全能神教會是國家重點抓捕、打擊的對象,你是信全能神的又有底案,今天抓的就是你。」聽了他們的話,我心想:我們的神是聖潔的,又是愛人的神,神道成肉身發表各方面的真理,目的就是為了拯救人,對人沒有一點惡意,這幫惡警竟然栽贓陷害,抹黑全能神教會,我心裡憤恨極了,想到這裡我義憤填膺地說:「你侮辱我可以,但是你不能侮辱我們的神!神是公義聖潔的神,絕不允許敗壞、邪惡的事發生在教會裡。你們這樣說完全是栽贓陷害,歪曲事實,顛倒黑白,抹黑全能神教會,我們信神是走正道,神是讓人活出正常人性,做真正的人,信神的人絕對不會幹殺人的事,那些偷盜搶劫的你們不抓,專門抓我們這些信神的人,這是人民的好警察嗎?再說了國家憲法不是規定宗教信仰自由嗎?」

他氣急敗壞地說:「宗教信仰自由?那是做給外國人看的,中國是共產黨的天下,共產黨就不允許人信神。」看到他們囂張得無法無天的樣子,我想到神的話說:「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是啊,他們外表打著宗教信仰自由的旗號,背地裡卻對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實施祕密監控、大肆抓捕迫害,使得很多弟兄姊妹有家難歸,過著在外逃亡的生活,又使得多少信徒失去自由,甚至他們就連我這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婆都不放過,今天,神精心擺設這樣的環境是讓我長分辨、看透惡魔的實質不再被它迷惑。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寧死不屈(二) 半個月後,他們又把我送到看守所,警察只讓我穿一條秋褲,把我與殺人犯關在一起,獄警把我交給號長後,首先讓號長給我這個新員工洗洗澡!號長就讓我先登記。把我住址姓名跟他說了,關於信神的事,我只承認信神,其他...
十架之路,雖苦猶榮 我原來是一名宗派裡的講道人,那時因著聖靈大作工,我們這裡的福音越來越興旺,中共政府便開始瘋狂地抓捕、迫害我們信主的基督徒。 1994年3月份,我接待了被中共政府追捕的兩個弟兄。因我們當地教會的帶領朱...
中共的迫害使我們家支離破碎(三) 過了幾天,我去探監想給孫孩送去衣物和錢。可是我幾次去到拘留所,警察都不讓我見孫孩,說等判決書下來才可以見。無奈,我只好回家等判決書,可三個月過去了,仍然杳無音訊。在2014年1月8日,市人民法院終於通...
安徽馬鞍山一教會遭查抄 黑龍江省鶴崗教會被查信徒受傷... 中國各地對家庭教會的打壓持續不斷。安徽省馬鞍山市一家庭教會聚會點,8月上旬遭到當地警方查抄,教會新購置的一百多張椅子和講台被強行搬走,警方並警告,如不加入三自教會,還將採取後續行動。黑龍江省鶴崗市一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