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破「四方城」的牢籠——神帶我走向光明的人生

自從中學畢業我投身社會參加工作後,受身邊的朋友影響,就染上了打麻將的惡習,並在不知不覺中,陷入這股邪惡潮流裡不能自拔。

剛開始因為不會打,我就從最小的賭注開始,後來慢慢學會,就覺得賭注太小不夠刺激,便投下大的賭注,每局勝出可獲利一兩千元。有一段時間,我天天打麻將,有時候可以一整天不睡覺,一日三餐都在麻將桌上搞定,邊吃邊打。還有幾次,在小賣部打麻將被派出所的執法人員抓進警局,關了幾個小時,最後交了罰款才被釋放。儘管這樣,也未能使我改掉這個惡習,我覺得打麻將這事很正常,沒什麼大不了的。
吃喝玩樂,四方城,打麻將,魔掌,頹廢人生

有了男朋友之後的一段時間裡,我沒有工作,打麻將更成了我的職業,再加上男朋友也有這個愛好。每當男朋友休息的日子,我就帶著他一起去打麻將,一天打上幾場,有時候兩個人同時打,如果當天只開一桌的話,我就跟他輪流打。雖然我沉迷打麻將,但這種生活也會常常讓我感到很空虛、無聊,甚至給我帶來一些不可預知的苦惱。

記得有一次,在麻將場上,我看見男朋友打牌的章法跟自己的不一樣,就指責他打錯了牌。男人都愛面子,結果男朋友被我指責後,一氣之下就走了。就這樣,我們兩個星期沒有見面。在這兩個星期裡,我真是度日如年,感覺天都快要塌下來了。無奈之下,我就天天打麻將來麻醉自己,讓自己沒有時間去想男朋友,但這樣也阻止不了我對他的思念,內心非常痛苦。短短兩個星期的時間我輸了不少錢。直到後來我真心和男朋友認錯才挽回他的心。

不久,我隨男朋友到了香港,結婚後我們有了一個兒子,兒子還小的時候,我只是偶爾去打麻將,到他三歲就讀幼稚園後,我又故態復萌了。每天送兒子上學後我便開始坐上麻將桌,一直到兒子放學時才散場。接了兒子放學後,我就像打仗似的,既要買菜做晚飯,做家務,又要教兒子做功課,就這樣忙忙碌碌地度過一天,那段時間差不多每天都是這樣,就連星期六及星期天,我也會把兒子丟給丈夫帶,自己跑出去打麻將。如果哪天沒有打麻將,我就會覺得好無聊,不知道幹什麼才好,就這樣我又陷了進去,不能自拔。

2016年的秋天,朋友在沙灘舉辦聚餐,邀請我參加。在聚餐時我認識了一個信神的姊妹,後來,她就將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她給我講了亞當與夏娃的故事、挪亞造方舟的事蹟,還有神的三步作工。姊妹說:「現在的人被撒但敗壞太深了,都不承認有神,也沒有人主動來找神、敬拜神,沒有人追求有意義的人生,而是活在撒但的網羅中,滿足於吃喝玩樂,都活得很虛空。所以我們只有來到神的面前,認識神、敬拜神,才能擺脫虛空痛苦的生活,這一生活得才有意義⋯⋯」雖然我聽姊妹講得挺好,說的話也都在理,但當時的我,對神的認識與了解並不深,總覺得信神可有可無。在後來的一段日子裡,雖然我也會按時和姊妹聚會,但對神的話語只是一知半解,也不太感興趣,在不聚會的時候,我還是會覺得空虛和無聊,一有時間便去打麻將。

有一天,我又很想出去打麻將,就打電話問朋友有沒有空,結果朋友說她們打麻將的時間和我兒子上學的時間有衝突,所以我再也不能跟她們一起打麻將了。又過了幾天,我送兒子上學後,另一位朋友打電話邀請我去她家打麻將,我很開心地赴約,結果我去到之後等了好久,約好的人還沒到齊,後來才知道,另一位答應赴約的朋友竟在家睡著了。我感覺很奇怪:我這位朋友是最喜歡打麻將的,這次已經跟她約好了,怎麼會睡著呢?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另一位朋友來了,這次人終於湊夠了,就在我們把麻將桌擺好,準備開始玩的時候,居然找不到骰子,最後還是沒打成。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了神:難道是神安排的這一切是為保守我,不讓我再沉迷下去,不讓我繼續活在撒但的網羅之中嗎?

想到這些,我的心好像一下子醒悟了過來,覺得自己實在太敗壞了,有時間不去看神的話,不追求真理,就想著打麻將。我這麼敗壞,神都沒有丟棄我,反而還擺佈環境來看顧保守我,神實在太偉大,充滿了憐憫慈愛,也太包容我了。我覺得自己實在太沒有良心,太對不起神了,不值得神這樣看顧保守我。

我回到了家,趕緊拿起神話書看了起來,我看到神說:「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著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著這個人類。」(摘自《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我們是他拯救的人類,我們是他眼中的蛆蟲,我們又是他日思夜想要找回來的丟失的羊。他憐憫我們,他厭憎我們,他提拔我們,他安慰勸勉我們,他引導我們,他開啟我們,他又責罰管教我們,甚至咒詛我們。他何嘗不在日夜擔憂我們,日夜看顧、保守著我們,不離我們左右,為我們傾注了所有的心血、所有的代價。」「他為我們嘔心瀝血,他為我們寢食難安,他為我們哭泣,他為我們嘆息,他為我們病中呻吟,為著我們的歸宿,為著我們的蒙拯救,他忍受著屈辱,我們的麻木、我們的悖逆讓他的心在流淚流血。」(摘自《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當我看到神所發表的這些話語時,頓覺無地自容,為自己的悖逆感到羞恥。想起之前自己為了打麻將,連星期六、星期日都不願意陪家人,照顧兒子也沒心思,甚至還經常對他發脾氣、打他、罵他。有時候晚上還會帶丈夫和兒子一起出去打麻將,丈夫打上半場,至午夜他帶兒子回家睡覺,自己則打下半場,直至凌晨三至四點才回家睡覺。早上七、八點兒子就起床了,我根本就沒法好好睡覺,因此常常感覺身心俱疲,脾氣也變得越來越暴躁,埋怨丈夫不體諒自已,又不帶兒子上街玩,好讓我好好睡一覺。我們經常為這些事吵架,弄得全家人都不愉快。想想這些不都是撒但的苦害嗎?我被撒但敗壞至深,神卻沒有因著我的麻木、遲鈍、頑固、愚昧而放棄我,而是一次又一次地保守我,擺設周圍的人事物阻止我,讓我一次次玩不成麻將,藉著這樣的方式讓我不再繼續陷在撒但的誘惑與苦害中。我感受到神在為我擔憂、著急,神不希望我繼續活在吃喝玩樂的虛空生活中,神要拯救我,然而,我卻總不接受、總拒絕神對我的這份愛,不理睬神對我的拯救,實在傷透了神的心。

我的悖逆就像神說的:「千萬聲呼喚難以喚醒你的心、你的靈,你沉睡在惡者的手中,被那惡者引誘進入了無邊的境地,沒有方向、沒有路標。從此,你失去了起初的天真、無邪,開始躲避全能者的看顧。那惡者在你的心中指引著你的一切,成了你的生命,你不再害怕他,不再躲避、懷疑他……你忘記了惡者曾引誘、苦害你,忘記了你的起初,就這樣一步步被那惡者殘害到了今天,你的心、你的靈已麻木、腐朽,不再抱怨人世間的苦惱,不再認為人世間的不平,更不在乎全能者的存在與否。」(摘自《全能者的嘆息》)想想自己,明明已被神從這個大千世界中揀選了回來,但卻不懂得珍惜神賜給我的這個福氣,而是願意繼續過那種沒有意義、墮落的生活,真是麻木到一個地步了。我終於明白了,打麻將不僅使我的家庭矛盾重重,更是撒但藉此佔有我的時間、苦害我的一種把戲,它的目的就是讓我的心遠離神,最終被它擄去。

我又看到神說:「神話處處都擊中我們的要害,讓我們傷心、懼怕。他揭示我們的觀念,揭示我們的想像,揭示我們的敗壞性情。從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到每一個心思意念,我們的本性實質在他的話語之中被顯明出來,使得我們恐懼戰兢、無地自容。我們的所作所為、我們的存心目的,甚至連我們自己都從未發覺的敗壞性情他都一一告知我們,讓我們感覺體無完膚,更感覺心服口服。」(摘自《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從神所發表的話語中我看到,神實在太了解我了,也太愛我了,神以他的話語告訴我,讓我知道我活在了撒但的苦害中,同時又告訴我,神一直在牽掛著我,不願我繼續墮落、遠離神,神的話讓我感到對神的虧欠,讓我的心裡感到懊悔,我想神就是用這些話語來喚醒我,讓我能早日遠離麻將桌,遠離撒但的捆綁,我越想越覺得神的話太好了,對比神的全能與可愛,我覺得自己實在不配得到神對我的高抬與恩待。於是,我暗暗立下心志:以後不再打麻將了,要好好跟隨神,有時間就多讀神的話、多參加聚會,做一個合神心意的人,盡上我的本分,來還報神對我的愛。

從此以後,我真的遠離了麻將桌。直到現在,大半年已經過去了,在這半年裡,我覺得自己改變了很多,連我身邊的朋友都說我變了。他們都問我同樣的話:「你現在怎麼不打麻將了呢?」我很輕鬆地告訴他們:「我現在對麻將沒興趣了,已經戒了。」他們都會問我這話:「你是怎麼戒的?我也想戒,但就是戒不掉。」我心裡暗暗自喜,若不是來到神面前,靠著神的帶領,單憑我個人意志力,那是永遠也戒不掉的,都是神保守了我,是神幫我戒掉這個惡習的,感謝神!

現在我每天都過得很開心、很充實,也不會再為打麻將的事和丈夫吵架了,就連兒子都感覺我變了很多,說我現在不會經常對他發脾氣了,不再是以前那個對他又打又罵、大吵大鬧的媽媽了。從此,我們家裡經常充滿歡聲笑語。丈夫休息的時候,也不會再去打麻將了,而是一家三口享受家庭之樂。我對老公和兒子的包容心也大了,不再為生活中的瑣碎事對他們發脾氣或埋怨他們了,心裡也不會再感到空虛和寂寞,這都是全能神賜給我的福氣。

每每回想起過去的自己,就會想起《若不是神拯救我》這首歌:「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在世上漂流在罪惡中苦苦掙扎 活著沒有絲毫盼望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被魔鬼踐踏享受著罪中之樂 不知人生路在何方若不是神拯救我 就沒有我今天的蒙福更不知人生存的價值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想起自己以前是多麼的悖逆,讓神傷心,但神並不記念我的過錯,還繼續將我拯救回來,讓我活在他的光中。在這裡我看到了神的偉大、包容、憐憫與慈愛,若不是神拯救我,我仍活在撒但的網羅中,找不到活著的意義。所以,我決定這一生都不離開神,我願意盡上我最大的努力,來還報神的愛。將一切榮耀都歸於全能神,感謝神!阿們!

香港 靜琪

分享更多:
現今的人為何如此墮落?
浪子回家的心靈感悟
如何告別憂慮迎來幸福生活?

延伸閱讀

走向「幸福」彼岸,處處都是春天 我的童年沒有幸福 隨著一聲啼哭,我來到了這個人世間,有了爸爸,媽媽和姐姐——我的家!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哭著來,但我想我會在爸爸、媽媽和姐姐的陪伴下幸福地成長。 我以為我的童年本應該是天真爛漫...
婆媳和睦相處的祕訣(有聲讀物) 亦可一家三口跟公公婆婆住在一起,由於兩代人的思想觀念存在很大差異,生活上總會有摩擦。大到教育子女的問題,小到生活中的吃穿住行等瑣事,亦可和婆婆之間幾乎沒有一點共同語言。 好面子的亦可在婆婆面前會儘量...
是神的愛把我帶回到神的家中 1990年春天,我因有病信了主耶穌,在大教堂做禮拜。1994年以後,因為教堂裡牧師、長老爭錢財、爭講台,我得不到生命的供應,就轉入班次聚會。後來,由於班次老僕人被抓,我所在的教會解散,我只得又回到教堂...
真正美麗的人生! 都說人如其名,可在潘美麗身上卻並不是這樣。潘美麗個頭不高,長相極其普通,屬於那種放到人群裡瞬間就會被淹沒的類型。她丈夫卞新陽光帥氣,笑起來特別像劉德華,當年就是這麼一縷動人心魄地笑,讓家境殷實的潘美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