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神,我不再虛空無助

心的遠離,人的沉淪

兒時的主日學告訴我,神是造物的主,萬物從他而來;然而隨著年齡的增長,知識告訴我,世界是唯物的,萬物是進化而來。起初時我會質疑,為什麼學校說的和主日學老師講的不一樣?到底誰才是對的?但慢慢地隨著所學的知識越來越多,我被課本裡的唯物論同化了。我開始在生活上、學習上依靠自己所擁有的知識來解決所遇到的各種難題,每當難關被攻克之時,那種對知識的崇拜之情就會在我心中油然而生。漸漸地,知識成了我衡量人有無智慧的標準,更成為我改變命運的依據。從此,我忘記了凡事禱告神、依靠神,取而代之的是,凡事靠自己,有事查資料。神的形像在我的心中日益模糊,漸漸地,我選擇了隨波逐流——追求知識,崇尚知識。

大學生活,窘迫無奈

2000年,我如願以償地考上了國內一流的學府,我以為我的幸福人生就此開始了,但事實卻不是我想像的那樣。

記得大學畢業將近時,我開始猶豫是該考研還是出國。一次在路上,我碰到了一位好久沒見的師姐,得知她現在在做房地產銷售,我十分震驚:「師姐,你怎麼會做銷售啊?你學的專業那麼好,現在放棄不是很可惜嗎?」師姐淡淡地說:「你不要大驚小怪,學校是座象牙塔,出來了你才知道,畢業後能學以致用的實在是少之又少,所以我轉行了。還記得XX嗎?當年家裡賣房供她出國留學,但可惜回國以後找工作找不到對口專業。她本人又心高氣傲,最後高不成低不就,『海歸』變成了『海待』,現在成天呆在家裡啃老。」聽完這番話,我的心中不免惆悵萬分:當年兩位師姐在學校裡可都是資優生,怎麼現在一個轉行,一個成了『海待』,為什麼人擁有了如此優秀的成績卻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呢?那一刻,我對「知識改變命運」這話有了一點點質疑,我不知道我所學習的知識到底能否給我的前途帶來什麼保障。

留學美國,抵擋真道

2004年,我如期畢業了,同年我又獲得了全額獎學金赴美深造的機會,原本對「靠知識改變命運」這話已經產生質疑的我,似乎在那一刻又看到了曙光。但那年美國剛剛經歷過911恐怖襲擊的重創,各類簽證簽發量緊縮,我不知道能否順利通過。然而,當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前去簽證,出乎意料的是,簽證順利地通過了。 初到美國之際,我把時間大多都花在學習上,因為我覺得知識是我在這個國家站住腳跟的唯一途徑。此後的日子裡,拿到博士學位成為我人生的一大目標。

2007年,媽媽接受了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作工,並且向我傳福音,媽媽告訴我:「主耶穌已經回來了,道成肉身作了新的工作……」多年的高等教育,使我很難耐心地傾聽一個受教育程度比我低那麼多的人的觀點。因為對知識的追崇,在之後的日子裡,媽媽再給我傳福音時,我都是以拒絕的態度,幾次將神的末世作工推了出去。

攀登高峰,心靈孤寂

2013年,我如願以償地獲得了博士學位。然而,在準備博士資格考試的半年時間裡,把我折騰得苦不堪言,心理上的緊張和壓力已經達到不能用言語描述的程度。圖書館裡跟我的論文題目相關內容的書,基本上都被我搬回家瀏覽過。因為沒有時間做飯,我每天幾乎以泡麵裹腹;睡覺也只睡在地上,因為怕睡在床上太舒服而睡過頭了;我每天就像行屍走肉一樣捧著書看。有時候臨時想到什麼問題自己回答不上來的,就緊張得心驚肉跳,就算不睡覺也要把答案找出來,深怕錯過任何一個考點。一天早上我對著鏡子,看到了自己那張蠟黃無血色的臉,還有那渙散的眼神時,我不禁悲從中來,我的大好年華都埋葬在了各種知識裡,可是到頭來看看我被折騰成這副模樣,我真的感到好苦、好累,可是都學到這個份上了,放棄就意味著前功盡棄,無奈中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衝……在外人來看我也許是成功的,因為我不僅來到了美國,現如今還學業有成,一切看起來都那麼完美,可是我的內心卻常常感到空虛寂寞,因為我不知道我的下一個終點是哪裡,我該追求的目標到底是什麼。

分頁閱讀: 1 2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是誰給了她一個溫暖的家? 「……教會是我溫暖的家,神子民心裡戀慕它,神的話語在教會掌權,憑真理行事心尊基督為大,再沒有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不用設防,不用害怕。基督是人心靈的心靈的歸屬,從此我不再流浪天涯,這是人嚮往的神的國度,是...
神帶領我找到了回家的路(一) 小的時候,我們家裡很窮,姐弟六個全靠父親一人賺錢養家。我從小穿的都是哥哥穿小的衣服。每天放學回家後,我們就從筐裡拿一個窩窩頭,再去缸裡撈一塊鹹菜,這就是我們的一頓飯。那時每當看到同學家吃白米飯,我就在...
聰明人終於醒悟(有聲讀物) 親愛的弟兄姐妹,感謝主的帶領讓我們相聚在這裡!我們每個人都希望擁有聰明和智慧,但是聰明智慧從哪裡來呢?相信每個基督徒的答案都是一樣的「聰明智慧從神而來」,今天我來分享一篇文章《聰明人終於醒悟》。 ...
「迷霧」散去,陽光好溫暖 2012年的一天,我家的店裡來了一個阿姨和一個小姑娘,聽她們說話不太像是來買東西的,我便提高了警惕,上下打量著她們,只見阿姨穿著樸素整潔,長得慈眉善目,說起話來笑瞇瞇的,感覺很和藹可親;再看那個姑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