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變的選擇

我因著有病而信了主耶穌,信主後蒙主的恩典我的病好了。幾年後鄰居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通過看神的話與姊妹的交通,我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就把神的話拿給丈夫看,丈夫看後對我說:「這書裡的話說得太好了,都是讓人追求真理怎麼做好人、做誠實人走人生正道,並且這些話滿有權柄能力,不是人能說出來,你就好好信吧!我支持你信全能神。」我聽後心裡很高興,不久我也加入到了傳福音的隊伍之中。

正當我信心百倍地與神配合時,中共政府開始利用各種宣傳工具,散佈謠言定罪、褻瀆、毀謗全能神教會……攪得人心惶惶,就連以往支持我信神的丈夫也被中共的謠言所迷惑。

一天,我傳福音回家剛要做午飯,丈夫從工地上回來,滿臉不高興地對我說:「你別出去給別人傳福音了,你聽聽大廣播喇叭、報紙、電視新聞上都說你們信全能神的是參與政治,而且還各處掛條幅要抓捕信全能神的人……」聽了丈夫的話,我氣憤地對他說:「你怎麼能聽信它們這些顛倒黑白、胡說八道的謠言呢?你也看到了來咱家信全能神的那些弟兄姊妹都是端莊正派的人,怎麼還隨從中共說話?一個國家政府這樣不擇手段地歪曲事實、編造謊言,利用人對媒體新聞的信任來迷惑人、欺騙人,讓人都起來抵擋神的作工,這就是共產黨抵擋神、殘酷迫害神選民的慣用伎倆。咱可不能上了它的當,跟著它抵擋神,最終被神毀滅。全能神的話早已說過:「神不參與人類的政治,但神卻掌握著每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掌握著這個世界,掌握著整個宇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我們信全能神的人,只傳國度福音,從來不參與什麼政治活動,你也親眼目睹了,你怎麼能聽信那些鬼話、謠言呢?」這時丈夫無奈地對我說:「你說的是這麼回事,但咱不是小家小戶嗎?胳膊擰不過大腿,這是在中國,咱是在共產黨的權下生活,政府反對的事,你與它對抗能有好果子吃嗎?共產黨整人治人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可是有苦沒處說,有冤無處訴啊,你與它作對,那就是雞蛋碰石頭,還會有好嗎?」我今天信神天經地義,絕不能上當,於是無論丈夫怎麼勸說,我出去傳福音的心絲毫沒有動搖。

不久村支書又對我丈夫施加壓力,讓我丈夫無論如何也要想方設法攔阻我,不讓我再出去傳福音,並且村支書和村治安隊長親自到我家,他們先是奉承我說:「你可是咱村出了名的賢妻良母,又是五好家庭。現在你信全能神是政府反對的,你就別信了。」聽到他的話,我在心裡一直呼求神,願神保守我的心,不受他們謊言的迷惑。他看我不吱聲又對我說:「你要是再出去傳福音,讓政府知道咱村有信全能神的人,那咱這個文明村就保不住了,我這個村支書也得下台了。再說你總得為你的兒子想想吧,他的工作那麼好,多少人擠破腦袋都進不去,你也不願意他因你信神而丟了工作,毀了他的一生吧?你可得好好考慮考慮啊?」聽了這些話,我的心一顫:中共真是太卑鄙了,我信神還要株連九族,要真是那樣兒子不就受牽連了嗎?我內心在激烈地爭戰著,我只有一個勁地呼求神,讓神保守我的心。他們見我仍沒有表態,治安隊長變了臉色,威脅我說:「你若不聽勸的話,你走到哪兒我們就跟到哪兒,看看你都去誰家傳福音。」聽到這兒我生氣地說:「我信神又沒犯法,共產黨不是宣傳信仰自由嗎?為什麼對信神之人處處逼迫限制呢?而且我們信神就是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追求真理脫去敗壞性情,得潔淨蒙拯救,我丈夫也承認這是正道,還支持我信神,倒是政府給全能神教會製造的謠言,還有你們的挑撥才使我丈夫反對我信神,讓我的家庭鬧矛盾。」最後他們只好對我說:「這是共產黨的天下,它不允許的事,你就別幹了,現在政府統一下令重點打擊家庭教會,其中就包括全能神教會,中央三令五申,高度重視,讓各級政府一把手來抓這項工作,你要是不聽我們勸,以後被抓了,別怪我們沒提醒你。」是神的保守使我站住了見證,他們走後,我心裡又開始翻騰起來,信神本是天經地義的事,可為什麼中共這樣步步緊逼呢?我又想到他們說的那些話,就開始為兒子的前途擔心,怕因為我信神使兒子因此丟了工作。而且我們家在村裡是數一數二的富戶,現在年紀一年比一年大,是該在家享受這天倫之樂的生活了。可又一想,不對啊!雖然這個家是我與丈夫用汗水換來的,但神不給個好身體,神若不祝福,人灑多少汗水也是白搭工。可沒過一會兒我又想到:如果我仍然堅持傳福音,親人會怎麼看我呢?能不能失去在他們心中賢妻良母、孝敬老人的好名聲呢?我越想心裡越亂,越想越怕失去這一切,這時肉體軟弱靈裡也開始下沉。尤其想到我出去傳福音治安隊長要跟著我時,我就更受轄制了,心想:這要是讓村裡人都知道了,我因信全能神被治安隊長跟著,我的臉往哪兒放啊?我還怎麼在這個村裡住?這個家門還怎麼進出啊?我越想越軟弱,就想要妥協不出去傳福音了。可當我有這種想法時,心裡就很難受,一點也不平安,於是我就在心裡禱告:「神哪,我現在的處境你最清楚,我不知該怎麼辦了,願你帶領我、引導我。」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我兒子的命運是在神的手中主宰,不是在共產黨的手中。還有治安隊長能不能跟蹤我,都是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的,不是他說了算的,這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不是哪一個人能說了算的。這時我的心裡踏實了許多。我想起前幾天看到的一段神的話:「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啟,時時靠神潔淨我們裡面撒但的毒素,靈裡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神的話給了我信心,使我認識到膽怯害怕的意念是撒但在攪擾、愚弄我,讓我失去信心,失去蒙拯救的機會。神的話把撒但的詭計揭露了出來,我不能因著怕失去好名聲,失去幸福的家庭,失去與家人之間的關係而背叛神,失去見證。感謝神的開啟與引導,讓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

村書記和治安隊長走後,丈夫看我仍是傳福音看望弟兄姊妹,就對我越來越冷淡了,以往我倆是夫唱婦隨,美滿幸福地過了二十多年。可如今他被謠言迷惑後,不但對我發火,還說些不三不四的話。有了上次的經歷,我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撒但呼求全能神幫助就藉此挑撥我與家人的關係,讓家人逼迫我,讓我離開神,我不能上撒但的當。於是我就心平氣和地跟丈夫談,可這次無論我怎麼說他都不聽,還總是與我吵鬧。我只有一個勁地呼求全能神幫助我,帶領我走前面的路,禱告時我想起一段全能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我一下子意識到,原來我臨到的這些環境都是一場靈界的爭戰啊,是神和撒但在打賭,看我怎麼選擇,是站在神一邊,還是站在撒但一邊,撒但利用我的家人來攪擾我,讓我離開神,失去神的拯救,最終與它一起被神毀滅。撒但的詭計太陰險了,我不能隨從撒但的引誘,我得站住見證滿足神,感謝全能神的話讓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

後來家人看到我信神的心越來越堅定,他們就再也不說什麼了,有一天,我丈夫豎起大拇指對我說:「你信的神太有能力了,我們這麼多人來硬的、軟的都沒把你攔住,真是佩服!」聽到這話,我從心裡感謝神,是全能神的話語帶領我超脫了黑暗權勢的圍攻,帶領我走上光明的人生正道,我願好好滿足神為神作好見證,讓神得著我的心,以此來安慰神心!
願將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王新

延伸閱讀

一個「誠實人」的自白 自在我記事起,就經常聽父母教育我們兄弟姐妹幾個說:「做人要誠實守信,要說實話不能騙人,騙人不是好孩子......」 後來因媽媽生病總是不好,我們全家都信了主耶穌。我從小就跟著媽媽去聚會。那時,讓我記...
歸 家 我和所有信主耶穌的弟兄姊妹一樣,天天巴望著主來。1998年秋的一天,舅舅來到我母親家,給我和母親傳神的國度福音,我們讀了許多全能神的話,我聽到全能神的話句句是真理,我聽出這就是神的聲音,這時我想起主耶...
神愛喚醒我的心 我是一個90後的獨生女,記得在我六年級的時候,就被各種電視劇所吸引,每天放學回家,只要一到播放我喜歡的電視劇的時間,我連作業都顧不上寫,就打開電視看了起來。我很羨慕一些古裝電視劇,裡面的人會法術,有能...
迷失後的重歸 我為了過上人上人的生活來到美國打拼,幾年下來雖然受了不少苦,但慢慢地我開了公司,擁有了車、房,過上了理想的「幸福」生活。在此期間我結交了一些朋友,空閒之餘我們就在一起吃喝玩樂,大家相處得還不錯。我本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