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聞噩耗,兒媳得了癌症後……

突聞噩耗,兒媳得了癌症

「小林,怎麼了?」欣蕊接通電話後關心地問道,「媽,醫生說曉潔得了肝癌,已經是晚期。」小林哽咽難鳴。

欣蕊聽到這個噩耗,猶如晴天霹靂,她一下子跌坐在院子裡的凳子上,心想:「兒媳以前身體挺好的,怎麼突然得了這麼嚴重的病?她才三十來歲啊!丈夫不在了,大兒子離家遠也指望不上,我還帶著一個十歲的孫子,要是小兒媳沒了,那我這個家……」欣蕊不敢再想下去。她深呼一口氣,平靜了一下心情,又急忙安慰兒子:「小林,你別著急,要不你再換一家醫院檢查,可能是醫院檢查錯了。」

「我們是在省級最好的醫院檢查的,不會錯的。」小林肯定地回答。

「就算是真的,現在醫學發達,你別著急,一定能治好。」欣蕊安慰著兒子,可她心裡多麼希望是醫院誤診,這樣兒媳就不會有生命危險了。

「人家醫生把病查清了,說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了,他們也無能為力,現在人家都不接收了。」小林帶著抽泣聲說道。

兒子的回答,擊碎了欣蕊心中最後的一絲幻想,頓時她感到空落落的,心想:「這段時間我一直在積極盡本分,教會安排幹什麼都從沒耽誤,為什麼家裡會出這事,神咋不保守呢?」欣蕊的心像刀絞一樣痛苦難受,擔心、絕望一起湧上心頭,眼淚控制不住地流了下來,但還強撐著和兒子說:「要是省醫院不給看了,你把她再帶到其他好醫院看看,你要沉著冷靜,別太著急啊!咱們想盡一切辦法給她治。」

第二天,屋外下著鵝毛大雪,欣蕊在屋裡焦急地等著小林的電話。「小林,曉潔現在咋樣啊?」欣蕊再次撥通了電話,焦急地問道。

「媽,現在有一家醫院願意給治了,但醫生還是說,這病已到後期了,他們也無能為力,說我們即使把她留在醫院,結果還是人財兩空,我們非要醫治,他們就盡力吧!」小林擔憂地說道。

「不管怎麼樣,只要醫院能接收,就有治好的希望……」欣蕊硬撐著給兒子鼓勁,但她心裡十分擔心、著急。過幾天,她又打電話詢問兒媳病情,兒子告訴她:「醫院剛給曉潔做了手術,通過CT檢查、集體會診,確定她的病灶是在頸椎骨和腿上。因頸椎的骨頭脫落了,這次花了九萬元從北京買了一根鋼板給安上,接著又在腿上開了一刀,發現腿上的骨頭也壞了。目前她在重症監護室觀察,渾身插滿了各種儀器和管子,呼吸很微弱,手術後的半小時突然停止了呼吸,醫生也在爭分奪秒地搶救,十分鐘後才慢慢緩過神來,醫生說這病不像是癌症。」

通完電話,欣蕊頓時癱坐在床邊,心裡火燒火燎地不知道咋辦。她在房裡不停地來回踱步,急得沒有辦法,只有跪到床上向神禱告。但禱告後,她的心還是靜不下來,急忙去附近的劉姊妹家。到了後,劉姊妹關心地問她怎麼了。

「我兒子打電話說曉潔得了癌症,而且已到後期了,我……我該咋……咋辦呀?」話還沒說完,欣蕊已是淚流滿面,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姊妹倒了一杯水遞給欣蕊,安慰道:「別急,慢慢說。」

交通中,有了實行的路途

欣蕊把兒媳現在的情況和自己的擔心、害怕都道了出來,她還說:「這幾年,我也在力所能及地盡本分,我家怎麼會出現這種事呢?神為什麼不保守呢?神的心意到底是什麼啊?」

張弟兄(劉姊妹的丈夫)得知欣蕊的遭遇後,就給她交通說:「姊妹,咱們臨到不符合自己觀念的事時,雖然不知道神的心意是什麼,但首先我們不能發怨言埋怨神,應該先順服下來,多尋求真理。咱們還是先來看看神的話是怎麼說的吧!」

張弟兄翻開神的話讀道:「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約伯卻從一個擁有萬貫家產的富翁頃刻間變成了一個一無所有的人,這如晴天霹靂般的打擊是任何人都承受不了都不能正確面對的,而約伯卻表現出他超凡的一面,經文中這樣描述: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這是約伯聽到了失去各樣家產與兒女的第一反應,首先,他並不表示驚訝,也未表示慌張,更未表示憤怒或恨惡……此時的約伯心裡很平靜,也很清醒,他完全正直的人性讓他理性地、自然地對他所臨到的禍患作出準確的判斷與決定,所以,他表現得異乎尋常的冷靜: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撕裂外袍』意指他赤身露體、一無所有;『剃了頭』意指他如新生的嬰兒歸到神的面前;『伏在地上下拜』意指他赤身露體來到世上,如今仍是一無所有,如新生的嬰兒歸還給神。約伯如此對待臨到他的這一切事的態度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都做不到的,他對耶和華神的信超出了相信的範圍,這就是他對神的敬畏與他對神的順服,他不但能感謝神對他的賞賜,而且還能感謝神對他的奪取,更能主動歸還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包括他的性命。」

張弟兄交通道:「從神的話中我們可以看到,臨到一些不順或者不合我們意的事,都不是偶然的,這背後都是一場屬靈爭戰,都是撒但跟神打的賭,看我們能否站住見證,不失去對神的信心。我們從約伯的經歷中就可以看到,撒但在神面前控告約伯,緊接約伯的牛羊被搶,僕人被打死,兒女也遭遇禍事,之後約伯渾身又長毒瘡。約伯當時雖不明白神的心意,但他有一顆敬畏神的心,從沒發怨言,還斥責他妻子說:『你說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約伯記2:10)最終約伯在試煉中為神站住了見證,羞辱了撒但,神加倍地祝福約伯,而撒但再也不控告了,約伯在神面前成了自由人。咱們要從約伯的經歷中明白神的心意,在面臨兒媳有病這事,一方面是撒但的試探,撒但看到我們為神花費,他並不甘心,就施行詭計讓家人得病,讓我們埋怨、誤解神,甚至背叛、遠離神,撒但的險惡用心是顯而易見的。另外,臨到這事也是神對咱的檢驗,看咱們是站在撒但一邊誤解、埋怨神,還是站在神一邊為神站住見證。其實,你家兒媳的病能不能好都掌握在神的手中,但不管最終結果怎麼樣,咱們都應效法約伯,順服神的主宰,站住見證。」

聽了神的話和張弟兄的交通後,欣蕊不禁感嘆道,是啊!約伯那時候,沒有聽過神這麼多的話語,但他能在實際經歷中禱告、尋求,揣摩神擺設每件事背後的心意,認識到自己是個受造之物,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從神來的,無論神怎麼擺佈都有神的美意,所以,他在撒但的各種試探中為神站住了見證,成為「敬畏神遠離惡」的人。再看看自己,身量實在太小了,在面臨兒媳得肝癌晚期的事上,自己不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還發怨言埋怨神,哪有一點敬畏神的心啊?

顯明中,認識不對的信神態度

之後劉姊妹也交通說:「其實,我們臨到這樣的環境心裡能埋怨神,不能像約伯一樣順服神,這跟我們對神的態度也有關係。我們來看一段神的話就清楚了。姊妹,你來讀。」

欣蕊讀道:「起初的時候人對神沒有什麼觀點,人所謂的觀點就是對神的觀念與想像。合人觀念的人就接受,不合人觀念的人就外表假裝聽從,心裡卻極力抵觸、反對。這是起初人與神的關係:神把人當家裡人,而人卻把神當陌生人對待。但是在神作了一段工作之後呢,人了解了神要作什麼,人知道神是真神了,知道人從神那兒能得著什麼了,這個時候人把神當成什麼了?當成了救命稻草,希望從神那兒能得著恩典、得著祝福、得著應許。這個時候神把人當成什麼了?神把人當成要征服的對象,神要用話語來審判、來考驗、來試煉人。但是此時對人來說,神卻是人能達到自己目的的一個利用的對象。」

神的話句句說到欣蕊的心坎裡,讓她感到蒙羞。她不禁回想這段時間,當得知兒媳身患重病,做手術也無果後,就對神滿了怨言、無理的要求,認為自己一直都在盡本分,積極落實教會工作,神就不應該讓這事臨到自己,而是要保守自己的家人才對。她這看到自己信神卻把神當成可利用的對象,當神保守自己的家人,就感謝神的看顧保守;當家庭臨到一些不順的事,就滿了怨言要求,看到自己信神就是在跟神搞交易,就是在欺騙、利用神,是想藉著盡本分達到自己得福的目的,自己哪有一點良心理智,哪有一點正常人的樣式啊!想想自己跟隨神這麼多年,每當自己有難處呼求神時,神就在身邊帶領引導,使自己有了實行的路途;當自己與神的關係不正常,活在埋怨神、誤解神的情形中時,神就興起弟兄姊妹幫助扶持,使自己從不對的情形中走出來,獲得神的引領……其實神一直把自己當成親人對待,為了自己的生命長大,精心在身邊擺設各種環境人事物。雖然期間受了一些痛苦,但從中卻獲得神更多的祝福,更重要的是自己生命長進一大截,對神更有認識,在信神的這條路上走得更穩更扎實。想到這裡,欣蕊暗立心志:「我要扭轉自己錯誤的信神態度,要追求把心交給神,凡事都存著一顆敬畏神、順服神的心去做,竭力滿足神。」此時,欣蕊的心裡有了力量,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神啊,現在我兒媳的病醫院也查不出病因,醫生們也感到無能為力,我相信兒媳的病能發展到啥情況、能不能治癒,都在你的手中掌握。我願效法約伯,一切順服你的擺佈安排,不再發怨言。」

弟兄姊妹們在一起聚會

認識後,願意扭轉

從那以後,欣蕊常向神禱告、讀神的話,和弟兄姊妹一塊聚會,還把兒媳的病交在神手中,心裡有了依靠,不再那麼愁苦了。轉眼間,一個多月過去了……

一天,欣蕊的兒子帶著沮喪的心情打來電話說:「媽,曉潔的病因還是沒查出來,在醫院花費太大,醫生建議我們轉到別的醫院治療……」

欣蕊放下手中的電話,心裡又開始擔憂起來:「省級兩家有名的大醫院都沒把病情查出來,至今兒媳還不能自理,需要人伺候,再轉到別的小醫院能治療好嗎?……」此時,她不敢再想下去了,只覺得一陣痛苦無助向她襲來,她趕緊跪在神前禱告:「神哪!看到兒媳還沒渡過危險期,隨時有死亡的可能,我一想到未知的結果,心裡就會有種莫名的擔心,也不知以後會咋樣。神啊!我只願把兒媳的病交在你手裡,不管她的病能不能好,願你保守我不發怨言埋怨你,一切能順服你的主宰安排,阿們!」

禱告後,欣蕊心裡平靜了許多,她想到神話語詩歌《試煉中需要有信心》:「不管人軟弱也好或者裡面消極也好,對神的心意不明白或對實行的路不太透亮,這都正常,但總的來說你得對神的工作有信心,能像約伯一樣不否認神。約伯雖然軟弱咒詛自己的生日,但他不否認人生下來所有的東西都是耶和華賜給的,奪去這一切的也是耶和華……」她又想到神的話說:「……人的一切、人的生死都是由神說了算……知道人的一切並不是撒但掌管著,這是神權柄的流露與彰顯,也是神向萬物傳遞他掌握人類生死的信息的一種方式。」

神的話給了欣蕊信心與力量,她認識到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不能掌管兒媳的生死,神是造物的主,只有神在主宰她的命運,這一切只能完全交給神,讓神掌管安排。不管兒媳是死是活,自己都要像約伯一樣在試煉中不埋怨神,對神得有真實的信心和順服,堅持跟隨神,盡好自己的本分,這才是有人性、有理智的人。同時,她也想到拉撒路死了三天後,屍體都臭了,主耶穌的一句話就讓他活過來了,神讓自己的兒媳能恢復健康,不是更簡單的事嗎?後來,欣蕊把兒媳的病情完全交到神的手中,讓神主宰安排,她每天繼續堅持盡本分,心裡也踏實了許多。

順服下來,兒媳病奇妙得醫治

「媽,現在曉潔能站起來了,還能拄著枴杖走路了,吃飯也不用人餵了,恢復得很好……」兒子高興地說道。欣蕊聽到兒媳的病終於有所好轉,她不由得熱淚盈眶,激動的心情難以表達,她在心裡一個勁地感謝神。

通過一年多的治療,欣蕊兒媳的病逐漸好轉,如今生活也能自理了,每月按時到醫院複查一次,醫生說恢復得很好。凡是看到兒媳的親朋好友,都說兒媳的病恢復得這麼快,真是個奇蹟!

回想在兒媳生病期間,欣蕊對神滿了怨言、無理的要求,但神還是一次次地憐憫了她,並沒有以她的悖逆來待她,而且藉著這樣的環境扭轉她不對的信神觀點,潔淨信神中的摻雜,這讓欣蕊深深地體會到神對她的愛與拯救。

春天來了!田野的油菜花瀰漫著陣陣的清香,欣蕊高興地走在盡本分的路上……

筆者:中國 陳欣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