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罪之路

我原是靈恩派的一名講道人,2012年的春天,一姊妹多次耐心地把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我,我被神的話語打動,從此便跟隨了全能神。來到全能神教會後,有一次聚會最讓我刻骨銘心,因聚會和宗教的聚會不一樣,有聖靈的作工,能讓人明白真理,也就是在那一次聚會中,我多年持守的觀念第一次土崩瓦解。

pray

記得當時帶領李玲做了個代禱:「全能神啊,今天我們姊妹四個能聚在一起交通你的話語,這全是你的恩待和高枱,我們在這裡由衷地向你獻上感謝和讚美。我們願把周圍的環境和一切的人丶事丶物都交在你的手中,願神保守我們的和靈,能安靜在神的面前揣摩神的話,願神開啟光照,使我們能獲得聖靈的作工,帶領我們明白神話語中的真理,能交通出新的亮光,能明白你的心意,願將一切的權柄丶頌讚丶榮耀歸於全能的獨一真神。阿門!」聽著這樣實際的禱告,我被深深地吸引,心想:全能神教會的確有聖靈的作工,這禱告真實際啊。就在我還沒回過神來時,只聽李玲溫和地說:「今天我們交通一下認識自己這方面的真理。大家有什麼新的亮光可以交通一下。」我想:認識自己這方面的真理,什麼是認識自己呢?不就是在神面前承認自己的罪嗎,在宗教時沒有人說我不認識自己的。於是我積極地交通說:「認識自己?我覺得這個話題很重要,因主耶穌早就告訴我們:『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路加福音13:5)可見,我們首先應承認自己是有罪的,然後每天省察自己犯什麼罪沒有,要俯伏在主面前承認自己的罪,這才是認識自己。」劉靜彷彿看出了我的問題,便說:「姊妹,我們在宗教裡一直是這麼實行的,但是,全能神來了,告訴我們犯罪認罪還不是認識自己,認識自己是認識自己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我聽了頭「翁」的一下,像被誰敲了一下似的,大聲辯解道:「撒但敗壞性情?我們怎麼會有撒但敗壞性情?經上說:『你們要歸我為聖,因為我耶和華是聖的,並叫你們與萬民有分別,使你們做我的民。』(利未記20:26)『我們借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豐富的恩典。』(以弗所書1:7)我們與世人是有分別的,我們不屬撒但,怎麼會有撒但敗壞性情?我們犯罪只要來到主的面前承認自己的罪,主就會赦免我們,這是主的應許。我認為,我們只要犯罪認罪向主悔改,承認自己犯罪了這就是在認識自己了,我們在宗教裡一直都是這麼實行的,應該是合主心意的。」

這時李玲姊妹笑了一下,溫和地說:「其實我剛信神時和你一樣,也是認為自己每天都能向主承認自己的罪,這就是認識自己了,結果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來到全能神的面前後,看到全能神發表的很多審判的話語,就覺得神說的話太嚴厲了,那不是說的我,我沒有那些敗壞,弟兄姊妹交通說神的話是針對每一個人的,說我這樣看神的話不和自己對號就是不認識自己,我非常不服氣,心裡一個勁地翻騰,覺得他們交通的不對,但是弟兄姊妹都那麼交通,只有我持守自己,我心裡很難受,只好來到神的面前不斷禱告,求神帶領我明白,後來我們聚會看了一段神的話:『人對自己的認識不是從根源上、從實質上認識,而是在作法上或表面的流露上做文章、下功夫,即使有的人偶爾能說出點認識自己的話來也不太深刻,也從來沒有一個人認為自己既能做出這類事,或有某方面的流露,那就屬於這類人、這類本性。神所揭示的是人的本性,是人的實質,而人認識到的是人的作法或說法上的錯誤或毛病,所以人實行起真理來就相當吃力了。人認為自己的錯誤只是一時的表現,是不小心流露出來的,並不是本性的流露。人有這樣的認識就不能實行真理,因為人不能以真理為真理,不渴慕真理,所以實行真理時就浮皮潦草地守守規條罷了。人自己看自己的本性不是太壞,還不能達到滅亡或受懲罰的程度,他認為偶爾撒一個謊這不算啥,比以前還是好多了,其實按標準來說還是差不少,因為人只有了一些在外表來看與真理不違背的作法,其實人並沒有實行真理。』(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認識本性與實行真理》)從神的話看到,認識自己如果只在外表的作法上認識自己犯的罪,便會一直活在犯罪認罪的惡性循環中,不可能有真實的變化,不然我們在宗教裡實行了那麼多年,我們的變化為什麼微乎其微呢?我們為什麼對神一點不認識,主耶穌來了我們還會像法利賽人那樣有觀念,狂妄自大不順服、不接受呢?後來我才明白認識自己得認識自己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認識狂妄自大是來自撒但的,自己就是因著有狂妄的本性,才會像撒但一樣不順服神,才會不斷的犯罪抵擋神,只有這樣的認識才能抓住我們犯罪的根源,也只有從根源上認識了,才能徹底解決我們在宗教中犯罪認罪、認罪又犯罪的惡性循環問題。」

李姊妹的交通使我很扎心,我想:姊妹交通的有道理啊,這個犯罪認罪、認罪犯罪的惡性循環確實是我一直以來的難題,困擾了我好多年,難道是因著我沒有從根源上認識自己?難道我以前在宗教裡犯罪認罪不是真實的認識自己?於是我的態度有些緩解,說:「是啊,想想以往天天在主面前悔改認罪,但是,當臨到一個過犯時,禱告後過幾天又犯了,我曾不斷地約束自己,但都沒有收到很好的果效,有時總是埋怨自己怎麼又守不住主的教導犯罪了,感覺這樣很虧欠主,這確實是一直困擾我的問題啊,我只好不停地來到主的面前痛苦流淚地禱告,向主一條一條地承認自己的悖逆,這也使得我很痛苦。以往在宗教中的認識真是太淺顯了,天天認罪犯罪根本不是認識自己呀,我從沒有想到自己還有撒但敗壞性情,通過今天的交通我明白了,原來以往的犯罪認罪只是治標不治本啊,因著只是認識自己的罪,不認識人的犯罪根源,不承認、更不認識自己的撒但敗壞性情,才會像撒但一樣作惡抵擋神,這是身不由己的事啊!今天聚會才真正體會到在宗教裡並不明白真理啊,全能神來把這些真理賜給了我們,我在宗教裡信主多少年都不明白這些,這不正是主耶穌說的:『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翰福音16:12-13)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真是太幸運了!」我交通完後,大家都高興地點頭。

於是我便有意識地在遇到事時都注重和神的話對號,我感覺在認識自己上有進入了,不像在宗教裡那樣白天犯罪晚上認罪了,可是神深知我的認識只是道理,並不是真實的認識自己,全能神為了拯救我,一次次擺設審判刑罰的作工在我的身上,使我逐漸在認識自己上進入實際。

一次在聚會點上,我想:全能神教會的聚會和宗教的聚會不一樣,大家聚會時都愛談認識自己,這段時間經歷中我對這方面真理也明白了,我也交通出自己的經歷來讓大家聽聽。於是,我積極地說:「感謝神,我談一個最近的經歷吧,那天,我和劉姊妹配合著去傳福音,姊妹認為我們去時應該多交通神的話,從神的話裡讓福音對象明白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從而接受神的作工。我認為應先通過聖經來引導他們,給他們見證。我們產生了爭執,我堅持自己的觀點,鬧得很不愉快。後來我禱告神看到神的話說:『為了要證實他有獨立的思考能力、他有獨到的見解,他會否定亞當所做的一切:你說要叫這個我偏不叫,我就要叫那個;你說叫張三,我偏叫李四,我就要顯示我的高明。這是什麼本性?是不是狂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對照神的話,我認識到自己實在是太狂妄了,總認為自己的建議好,是自己的狂妄性情使得我和姊妹產生了爭執,不能聽取別人的意見。」談完後,幾個弟兄姊妹都不住地點頭,我心裡暗自高興,心想:他們肯定會想,信了這麼短的時間,王姊妹就會認識自己了,真是素質不錯,有聖靈作工。就在我還沉浸在自我欣賞的喜悅中時,小組長張文文說:「感謝神的帶領,我在認識自己上也明白了一些。我以往因著自己有點素質,那是神賜的,但我卻憑著這個素質洋洋自得,認為別人不如我交通的好,便經常搞一言堂,和我配合工作的姊妹多次給我點出來,我還認為自己對,不肯接受別人的建議,不認識自己。後來我負責的教會越來越沒有果效,這時我才來到神面前反省認識自己,我看到神話說:『達到性情變化最關鍵是認識自己的本性,這就必須得根據神的揭示,在神的話裡才能認識自己的醜惡本性,認識自己本性裡的各種撒但毒素,認識自己愚昧無知,認識自己本性裡的脆弱及消極成分。把這些認識透了之後,真能達到背叛肉體了,真能堅持實行神話,真有心志絕對能順服聖靈了、順服神話了,你就走上彼得的路了。如果沒有神的恩待,沒有聖靈的開啟引導,這個路不好走,因為人沒有真理,背叛不了自己。』(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主要是認識人的本性》)從神的話上,我明白了認識自己應認識自己的醜惡本性,認識自己裡面的各種撒但毒素,把這些東西認識透了才會實行真理。我反省到自己所談的認識都太淺顯,僅僅是簡單的拿神的話和自己對對號,只是在嘴上承認自己有狂妄了,但過後還是憑著狂妄性情去做。因著不認識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所以臨到事還會跌倒,就如在搞一言堂這件事上,姊妹給我指出來,我為什麼會不接受修理對付?就是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沒有認識,神要的不是我們外表的做法,而是我的心是不是尊神為大,是不是按神的話去實行。這時我才知道我的實行是不合神心意的,因我只把認識自己當成了一個規條來守,並沒有在心裡真認識到自己狂妄了,這樣的認識還是和在宗教裡犯了罪承認自己有罪是一樣的,還是一個犯罪認罪的惡性循環,這時我明白了人沒有真理,背叛不了自己。若我們不注重在這方面變化,問題的根源不會得到解決。」

分頁閱讀: 1 2 3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