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別人說話傷到自己時,該如何對待(有聲文章)

來到美國後,我在一對老夫婦家作護理。這樣的場景每天都會重複上演……

爺爺喊:「小苗,你幫我把茶壺倒了。」正準備去倒呢,只聽奶奶又喊:「小苗,你幫我倒杯果汁。」果汁正打著呢,爺爺又說:「還沒給我倒茶水呢!」這邊剛去倒茶水,奶奶又說:「你還沒拖地呢!」做飯的時候,我這邊正在炒菜呢,那邊又叫我去取信拿報紙……我像個陀螺一樣不停地轉,腳都不帶著地的。實在忙不過來時,我就會不耐煩地說一句「你等一下行不行?」誰知,奶奶聽我這麼一說,更生氣了,直接衝我發脾氣,還罵我是「豬腦子」。聽她這麼說,我氣就不打一處來,心想:你也太狂妄了,對人連起碼的尊重都沒有,真想回敬她幾句發洩發洩,但轉念一想:「算了吧,別因為一點小事就跟人計較沒完,這樣自己臉上也不好看,何況自己是個基督徒,就忍忍吧,只管把手裡的活幹好就行了。」可日子一天天地過,這樣的場景也經常上演,我對他們的成見也越來越大,每次去他家,就趕緊幹活,幹完就走,多一句話都不想跟他們說。

一次,我剛煮上米,奶奶就問我:「煮米了嗎?」我說:「煮上了。」她說:「什麼叫煮上了,到底是煮還是沒煮?」我想到底該怎麼回答她呢?過了一會就說:「啊,煮好了。」因為回答慢了,奶奶說我:「煮好就煮好了,還什麼煮上了,擺什麼臭架子啊!」又是一頓不分青紅皂白的責罵,我想:你們實在太過份了,我只是來你們家幹活,不代表我要任你使喚,想捏就捏,想罵就罵,我也是有尊嚴的!我越想越氣,真想衝出去跟她理論一番。但冷靜下來一想:不能這樣做,自己是信神的,這樣做跟不信的人有什麼區別啊!可心裡實在是嚥不下這口氣,走時連招呼都沒打,幹完活關上門就走了。

走在路上,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幕,心裡特別委屈,心想:我幹嘛要在你這兒受這窩囊氣啊?大不了我不幹了!晚上回到家,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心裡感到很難受、特別憋屈,總覺得他們這樣做是在玩弄我,沒把我當人待,我特別想跟他們理論一番,發洩一下。可是,我這樣也是流露血氣不合乎真理,是羞辱你的名,我應該順服下來學功課。神啊!我身量太小,願你帶領、開啟我,讓我明白你的心意,按著你的要求去做。」

禱告後,我看到神話說:「你說他磕我碰我了,他排擠我,我就想辦法跟他對抗,跟他擰勁,跟他較勁,我跟他打,我跟他鬥,最後我憑著手段,憑著厲害,我憑著我的才能,我把他打敗,讓他蒙羞,這行不行?這是不是在實行真理啊?這是血氣,這是流露敗壞性情。咱們信神的人不能這麼做,這麼做傷神的心,沒見證啊,太羞辱神了!外邦人這麼做你也這麼做,那你跟他有什麼區別?」還有一段生命進入的講道交通說:「如果誰做了一件對不起他的事,或者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比如論斷他的話、懷疑他的話,得罪他了,他就不饒恕人,就要以牙還牙,針鋒相對,這是不是惡毒呀?」看了這些話,我感到很蒙羞。以往我一直認為自己為人和善,遇事從來不與人斤斤計較,但今天藉著事實的顯明,看看自己的流露活出,再對照神的話,才看見我說話做事處處維護自己的臉面虛榮,也因自己本性狂妄,不讓人說、不讓人碰,一旦對方說話難聽或着對我態度不好時,就覺得傷到我的自尊了,就抵觸流露血氣,甚至想以眼還眼、以牙還牙,跟他們理論一番,看到自己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為人小肚雞腸、斤斤計較,本性裡還有惡毒的成分。如果我因為別人對我的態度不好,就還擊人家,這不正是以惡治惡嗎?這跟不信神的人又有什麼區別呢?想到這裡我不想再憑這些撒但的敗壞性情活著了。可是以後再遇到這樣的環境,我該怎樣實行進入呢?

尋求中我又看到神的話說:「那咱們應該怎麼做呢?怎麼做能夠站住見證?怎麼做是一個跟隨神的人應該做的?這是不是你們應該琢磨的?如果他打壓你,他對你不公平,你怎麼辦?(先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得先來到神面前,別憑血氣,心得靜下來。其實很多時候這種事怎麼做合適是明擺著的,你琢磨琢磨,『神說了,萬事萬物都在神手中,這一切都在神的擺佈之中,我相信這個事不是偶然的。雖然他有敗壞性情,他現在欺負我,他整我,他想調理我或者想治我,但是我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這事我從神領受,我正確對待,我禱告神,我不跟他對抗,我不搭理他,不拿他當作一回事,不跟他一般見識,我該怎麼盡本分還怎麼盡本分,我感謝神對我的對付修理,給我擺設這樣的環境對付我的敗壞、血氣。』你這麼一實行,很多時候撒但就蒙羞退去了。」生命進入的講道交通說:「心地善良的人心裡沒有惡毒,你虧欠他可以,他不跟你計較,他虧欠你那絕對不行,他不會虧欠你,另外,你得罪他行,他不想得罪你,更不想傷害你。這是不是心地善良啊?誰做了對他不利的事,他也能設身處地地為人想,能饒恕人,能體諒別人、理解別人,這也是心地善良的表現。」

看到這些話,我心裡立時敞亮了很多。是啊,我是一個信神的人,無論臨到什麼環境首先得知道一切都在神手裡,環境臨到有神的美意,這個環境也在神的主宰之中。雖然他們的做法傷了我的自尊,讓我感覺顏面掃地,心裡難受、痛苦,但神就是藉著這樣的環境對付我的虛榮臉面,對付我的狂妄性情,是為了讓我能脫去敗壞性情,得到潔淨、變化。同時也讓我學會去饒恕人,對人有包容、忍耐、理解,能活出基督徒的樣式。而我之所以抵觸這個環境,是因為我臨到事沒有從神領受,總覺得是對方不好,是對方太過分、不尊重我,所以總把眼光盯在對方身上,就看到別人眼裡的刺,卻看不見自己眼裡的梁木。現在我知道了,臨到事應該先禱告神,把心安靜在神面前,尋求神擺設這個環境的心意是什麼,該怎樣認識自己的敗壞,如何實行才合乎神的心意。明白這些後我立定心志,以後臨到事要從神領受,以自己的實際活出來榮耀神。

基督徒, 人際關係

以後,當再面對爺爺奶奶說話觸及自己的臉面虛榮時,雖然還是想流露血氣,但一想到之前看的神的話,我就趕緊在心裡呼求神,願神幫助我放下自己,能活出一個基督徒的樣式。禱告後,我的心就能平靜下來了,語氣也緩和了許多,邊幹活邊對他們說:「好的,爺爺、奶奶,你們有事慢慢說,別急,我一樣一樣地做啊。」他們看我態度溫和,也不再說什麼了。有時他們衝我發脾氣,我就學著放下自己,想想自己是不是做錯什麼事情了,便跟他們說:「爺爺、奶奶,是我聽錯了,對不起。」當我這樣去實行的時候,我感到越來越釋放,跟老人的關係也變得越來越和諧了。

漸漸地,我發現奶奶總是會跟她家裡人提前說一些要辦的事情,她家裡人總會說:「媽,還有半個月呢,你這麼急做什麼!」奶奶總會說:「我怕忘啊!」這時我才明白,他們總是一個勁地讓我做這做那,是怕一會兒就忘記了。或許他們態度是生硬一些,但這是神藉著這個環境,讓我學會包容、忍耐,理解對方的難處,別因為一點小事觸犯到自己的臉面,就抓住別人的缺欠不放了。

轉眼之間五個月過去了,他們對我的態度也改變了很多,對我說話也不那麼大聲音了,語氣客氣了很多。有時看我忙的時候,他們也會自己做點事情。更奇妙的是,他們開始關心我,冬天會問我租住的房屋冷不冷,有一次我的眼鏡壞了,爺爺還幫我修理好,他們還經常用真誠的語言跟我說「謝謝」、「對不起」。我真實地體會到當我改變自己時,對方也在改變,我知道這都是神的作為。

經歷中,看到臨到事我們能憑神的話活著,就能解決人與人之間不正常的關係了,我們就能彼此幫助、和睦同居,活在神的光中了。

筆者:美國 體貼

 

☆ 更多正能量分享:
為何說者無意,聽者卻有心?
我不再盯著別人「眼中的刺」了
勤雜工在那點瑣碎事上,得到了意外的收穫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老師必知:教育孩子的秘訣 我是一名幼師,也是一名基督徒。我們學校每個月都以家長對老師綜合素質的評價,以及孩子在家的表現來評出本月的優秀老師,評價高的自然得到園長的器重和信任,評價低的或者家長不滿意的就有可能被炒魷魚。為了得到優...
【職場見證】一次不尋常的「結業考試」... 歷時一月的工業課在上週五結束,但還有最後一個步驟要走,就是這個週五晚上的結業考試。按理說,我應該組織大家統一到校考試,但因我臨時有事,就不能照原計劃走了。這就意味著我得安排大家晚上在家在線考試了。若真...
如何實現「眾人拾柴火焰高」 坐在樹蔭下散心的小雨被眼前的一群螞蟻吸引了,只見一群螞蟻正在齊心合力地搬運一條大蚯蚓。小雨暗想:蚯蚓這麼大,你們小小的螞蟻怎麼能搬得了呢?但仔細一看令她驚呆了,在蚯蚓的兩邊,一個挨一個的小螞蟻咬住蚯蚓...
不一樣的知足常樂,讓我活在神的祝福中... 「知足常樂」,有人視為這是對生活的一種樂觀態度,亦是一種釋然的情懷。而我覺得這是人不追求上進、滿足現狀的藉口罷了。在我的認知裡,人得往高處走,得到周圍人的高看與仰望,才是活出了人生的意義與價值。直到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