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在那個深秋

秋日的一天,秋莉的大兒子蹲在地上使勁地吹著鍋灶裡被雨水打濕的柴火,一股濃煙衝出,嗆得他邊咳嗽邊用手揉眼睛,然後閉上雙眼,用手扇開眼前的濃煙,對著柴火繼續吹氣,「呼」地一下,火苗從灶裡噴了出來,兒子的頭本能地縮了回來……

秋莉拖著未痊癒的身子蹣跚地走過來,看著兒子做飯的情景,一股酸楚湧上心頭:三個月前,秋莉一家人還在家裡與弟兄姊妹聚會過教會生活,可中共一場突如其來的抓捕將這一切無情地打破了。如今丈夫逃亡在外,秋莉為躲避中共的抓捕,只能帶著被迫輟學的孩子棲身在蘋果園裡艱難度日,時常吃著半生不熟的飯菜,想到這兒,秋莉的淚水從臉頰滑落下來。但眼下更讓她擔心憂愁的是,現在已是十月底了,蘋果早已摘完,蘋果樹上的葉子也落得差不多了,這裡已經不安全,自己很容易被中共發現再次被捕,可離開這裡她和孩子又該往何處去呢?

「媽,可以吃飯了!」大兒子的話打斷了秋莉的思緒,她拭去臉上的淚水,和三個孩子坐在一張小木桌前吃飯。二兒子看著半生不熟的飯菜,皺著眉頭無奈地說:「媽,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家呢?什麼時候才能好好地吃上一頓飯呀?」秋莉心疼地看著兒子們,安慰道:「等中共什麼時候不抓我們,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這時,秋莉的腦海裡回想起那兩次自己被中共抓捕遭受酷刑的一幕幕:中共警察為了逼秋莉出賣弟兄姊妹背叛神,將她關在鐵籠子裡,威脅她,不交代就扒光她的衣服;審訊中把她綁在老虎凳上,用警棍向她身上猛打;三次用電線纏在她的大拇指上過電,電流通向全身,秋莉心跳加速,肌肉在不停地抖動,胃像要炸了一樣反覆地嘔吐,身上的汗水不斷地往下流,頭髮全被汗水浸濕了;惡警還四次拿著大鎖頭強硬地往秋莉嘴裡塞,致使她上頜的牙齒只剩下三顆……當時身處魔掌中的秋莉深深地體會到了神所說的:「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中共外表打著信仰自由的幌子,暗地裡卻殘酷迫害信神之人,妄圖用各種卑鄙手段迫使人放棄信神,從而屈服在它的淫威之下,達到它掌控人、吞吃人,在中國建立無神區的卑鄙目的。秋莉雖身陷魔窟,但藉此看清了中共的欺世盜名以及它與神為敵的反動實質。當時她的肉體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但她心裡很清楚是神創造了天地萬物,供應著人類的生存,受造之物信神、敬拜神天經地義,為義受逼迫是最榮耀、最正義的事。秋莉在心中不斷地呼求神加給她信心與力量,保守她站住見證。神垂聽了她的禱告,使她有了誓死忠於神、為神作見證的心志與決心……雖然她經受了中共慘無人道的迫害後,身體留下了各種後遺症:頭痛、腿酸、腳麻、胳膊痛,但她很清楚,這一路走來若不是神在暗中保守、體恤她的軟弱,她早已死在中共的魔爪之下了。

一陣秋風吹過,草棚發出「嘩嘩」的響聲。飯後,秋莉看到孩子們在這樣的環境中情緒有些消沉,她微笑著對孩子說:「咱們一起來交通神的話吧。」神的話說:「現在你們所臨到的痛苦不正是神所受的痛苦嗎?你們是在與神一同受苦,也是神陪伴人受苦,是不是?你們今天都在基督的患難、國度、忍耐裡有份,最後才得榮耀呢!這種苦受得有意義,是不是?你沒有心志不行,你得認識今天受苦的意義是啥,今天為啥受這苦,你從這裡找點真理,明白點神的心意,你就有受苦的心志了,你不明白神的心意,光琢磨受苦,越琢磨越難受,那就麻煩了……」秋莉交通道:「孩子們,今天中共的逼迫臨到咱們,神是要藉此來成全咱們受苦的心志和信心,也讓咱們在這惡劣的環境中看清中共的醜惡嘴臉和惡魔實質,能夠真實恨惡、棄絕它們,為神作剛強響亮的見證。中共惡魔就是想藉此來摧垮咱們的意志,讓咱們因著體貼肉體而埋怨、誤解神。想想神為了拯救人類,親自道成肉身作工在人類中間,受到整個人類的棄絕、誤解,今天咱們在基督的『患難、國度、忍耐裡一同有份』,這是有意義、也是榮耀的事啊!咱們雖受點苦,但神一直陪伴在咱們身邊,保守眷顧著咱們,咱們得明白神的心意和受這些苦的意義,不能中了撒但的詭計,不管以後的道路有多艱難都要跟隨神走到底!」

孩子們認真地聽著,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大兒子堅定地說:「媽,不管中共怎麼逼迫,我們都要跟隨神!」二兒子喃喃地說:「那我們就不回家了。」秋莉看到孩子們在苦難磨練中變得剛強,懂事了,她感到很欣慰。這時,他們突然聽到外面傳來腳步聲,二兒子連忙跑出草棚……

「阿姨,你來了。」二兒子高興地喊著。張姊妹撫摸著二兒子的頭,笑著走進來。秋莉看著張姊妹心裡很激動,想到這三個多月來,弟兄姊妹冒著被抓的危險還來看望、扶持她,是神話語的帶領與弟兄姊妹的關心,才使她更有信心經歷這段患難路!

張姊妹問候秋莉一家人的狀況後,心情沉重地對秋莉說:「姊妹,前幾天教會的弟兄姊妹有的又被抓了,警察也幾次半夜闖進你家,看樣子,中共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現在蘋果樹落葉了,你們住在這裡不安全,主耶穌說過:『有人在這城裡逼迫你們,就逃到那城裡去。』(太10:23)根據你的實際情況,弟兄姊妹建議你還是去外省躲避一下。」

三個孩子驚恐地睜大眼睛,時而看看媽媽,時而看看張姊妹。秋莉聽到要去外地躲避中共的抓捕心裡很難受,如果她和丈夫都不在孩子身邊,他們能不能獨立、照顧好自己呢?……想到這兒,秋莉心裡充滿了對中共的恨:都是中共邪黨步步緊逼,抓捕迫害信神的人,使我們有家難歸,現在還要面臨骨肉分離……這一切一切的苦都是中共惡魔帶來的!

張姊妹輕輕地拍拍秋莉的肩,安慰說:「中共窮凶極惡,神不忍心讓我們落入中共的手中遭受它的折磨,所以教會才讓我來通知你暫時離開家,這是神的愛,我們得明白神的良苦用心啊。中共要抓捕的是你和你家弟兄,讓孩子們回家住吧,相信神會看顧保守他們的,神的話說:『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我們放下心中的顧慮把一切都交託給神吧!」秋莉點了點頭。

三個孩子雖捨不得媽媽,但他們都親眼目睹過父母被抓捕的場景,也看到媽媽被中共惡警毒打後的慘狀,所以他們寧可父母不在身邊,也不願看到父母再次被中共抓捕、迫害。大兒子堅強地對秋莉說:「媽媽,你不用擔心我們,我會照顧好弟弟的,再說了我們還有神呢!」兩個小兒子也點點頭,二兒子不捨地看著秋莉說:「媽媽,你走吧,我們會聽哥哥的話。」秋莉看到孩子們願意依靠神去面對這個環境,她也更有信心了,把孩子們交給神,相信神必會帶領他們。

深秋,北方的清晨有些寒冷。三個孩子看到秋莉早早地起床也跟著起來了,因他們知道如果起晚了就看不到媽媽了。吃過早飯後,大兒子提著秋莉的行李包,兩個小兒子依依不捨地緊跟在媽媽的身後。到了門口,秋莉堅強地對孩子們說:「天氣冷,你們回去吧!」秋莉接過大兒子手中的行李離開了家。秋莉邊走邊在心中唱起神話語詩歌《最有意義的人生》:「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理當敬拜神,追求有意義的人生。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裡高興踏實地接受,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像彼得。你們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

三個月後,姊妹給秋莉捎來了家裡的消息,秋莉得知三個孩子雖然沒有父母在身邊照顧,但他們在教會弟兄姊妹的關心幫助下,學會了獨立生活……此時,秋莉流下了感動的淚水,她深知這都是神的愛,是神為她排除了後顧之憂,使孩子們在逆境中茁壯成長。秋莉暗立心志鐵心跟隨神到底,忠心盡本分還報神的愛!

桃桃

愛心分享:考察東方閃電之後才知真相

延伸閱讀

我信神二十多年遭受中共迫害的辛酸經歷(二)... 自從公安局將我的名字列入政府通緝的黑名單之後,他們三五天就來一趟,有時晚上,有時半夜,有時白天,有時秋收大忙季節,不定時地到我家來抓我。開始是市公安局、縣公安局、鄉派出所輪流去我家抓人,然後是駐村民警...
我因信全能神在勞教所裡倍受歧視、迫害(三)... 到了晚上點名睡覺時,張警官又當著學員的面大聲譏笑我:「哎喲!陳花,你還在這裡呀,我還以為你結束軍訓下大隊了呢!……」面對惡警的嘲笑,我雖然心裡痛苦,但一想到神正是要藉著這樣的環境,使我看清中共政府抵擋...
鐵心跟隨主走十字架之路 我16歲那年,身體不好,一直生病。母親說:「你去信耶穌吧!」我就去了我家附近的聚會點聚會,我們當時是每天晚上聚會,一天不落。有一次我胃疼難受得很厲害,講道人和弟兄姊妹一起為我禱告,我的病就好了,從那以...
安徽馬鞍山一教會遭查抄 黑龍江省鶴崗教會被查信徒受傷... 中國各地對家庭教會的打壓持續不斷。安徽省馬鞍山市一家庭教會聚會點,8月上旬遭到當地警方查抄,教會新購置的一百多張椅子和講台被強行搬走,警方並警告,如不加入三自教會,還將採取後續行動。黑龍江省鶴崗市一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