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殊的成長之路

我叫劉穎,今年22歲,是一名基督徒。小時候,母親經常出去傳福音見證神,在當地信神比較出名。所以,我們家就成了中共重點監控、打擊的對象,而我的成長也是在中共逼迫的「伴隨」下度過的……

破門而入 恐嚇威脅

我在母腹的時候,媽媽就信了主耶穌。六歲那年,我們全家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在父母的教導下,我學會了跟神禱告,明白了很多聖經故事,並且常常跟父母在一起學詩歌讚美神,就這樣我快樂地成長著。可沒想到,我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年後的一天被中共打破了。

2003年冬天,我和父親正在學唱神話語詩歌。突然,村幹部帶著三名警察闖進了院子,緊接著,幾名警察直接破門而入,一進門,就開始東張西望,亂翻東西,其中一名滿臉凶相的警察厲聲質問爸爸:「有人舉報你媳婦信神,她去哪了?快把她找回來。」說話的同時,他眼光突然盯向放詩歌本的地方,爸爸上前保護詩歌本,誰知幾名警察蜂擁而上,硬從爸爸懷裡把詩歌本奪走。我被眼前的這一幕嚇呆了,靠著牆角一動也不敢動,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他們,心裡感到很震驚:警察叔叔怎麼一來我家就搶東西,還要抓媽媽呀?膽怯的我只能在心裡呼求神。這時爸爸氣憤地說:「你們這是幹什麼?來到我家就亂翻、亂搶,這還有沒有王法了?」警察絲毫不理會,反而還惡狠狠地對爸爸說:「把你媳婦找回來,不要讓我再聽見她信神!讓我再聽到,直接就讓她蹲大牢!」說完幾人悻悻離去。

他們前腳剛走,媽媽就進了家門,我向媽媽哭訴著剛才發生的一幕,媽媽撫摸著我的頭說:「別怕,不哭,媽媽這不好好的嗎?不過媽媽得出去躲一陣了。」一聽這話,我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拽著媽媽的手央求著:「媽媽不要走,咱們和警察叔叔說清楚,告訴他們信神是好事,他們就不抓你了,媽媽,你不要走好不好?」媽媽溫柔地對我說:「你現在還小,有些事還不懂,媽媽不在的時候,你要多依靠神,多聽爸爸的話,等過了這一陣兒媽媽就回來。」之後,媽媽還是一個人離開了家。看著媽媽離去的背影,我想起警察叔叔臨走時撂下的話,對媽媽以前和我說過的,中共警察抓捕信神之人的事,有了一點感觸,看清警察叔叔就是壞叔叔。

登門拜訪 惹來非議

之後,警察隔三差五地就登門造訪,我們家的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為了躲避中共的抓捕,媽媽只能趁晚上的時間悄悄回來看一眼,沒等天亮就得走,我們在一起相處的時間少之又少。小小年紀的我,因著沒有媽媽的陪伴,早早地學會了洗衣、做飯等同齡人不會做的活;因著媽媽不在我身邊,村裡的小朋友都不願意和我玩兒,村裡的大人們也說三道四:「你媽去外面掙大錢了。」「你媽不要你們了!」……聽著這些閒言碎語,我心酸到了極點,在心裡常常吶喊:「不是這樣的,不是我媽不要家,不是我媽不要我,是中共警察要抓媽媽,媽媽沒辦法才不能常和我們在一起的,是警察的錯,不是媽媽的錯。」

長大一點後,我離開家到外地上學,只能週末回家,因此看見媽媽的時候就更少了。值得安慰的是每年的暑期比較長,還能與媽媽偶遇幾次,本來見到媽媽是一件幸福又快樂的事,可對我來說還要提高警惕,哪怕是和夥伴們在大街上玩耍,我也不能像他們那樣無憂無慮地開懷、嬉戲,因我還有一項重要的職責:看警車,好在第一時間內維護媽媽逃跑。就這樣我不知站了多少次崗,記憶中我的童年都是在提心吊膽中度過的。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十年過去了,蒙神的保守,我們全家都在中共的逼迫下走過來了,母親沒有被抓,安全地盡著本分,我也在神的看顧下健康地成長著。

逃亡在外 險入虎口

2012年冬季的一天,我從父親口裡得知,母親在傳福音時差點被中共警察抓捕。當天下午,中共警察又到我家搜查。看著這夥土匪一樣的警察在家裡到處亂翻的場景,我心裡火冒三丈:因著你們的抓捕,從小我就不能像別的孩子一樣在媽媽懷裡撒嬌,現在回到家我連母親的一面都見不到,你們還這麼肆無忌憚來家裡搜查,這是要把我們一家人往絕路上逼啊!想起講道交通中說:「大紅龍掌權的國家,人民沒有自由,你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屬於自己的一塊地方都沒有,你在你的屋裡信神,大紅龍的爪牙——警察半夜三更就能破門而入,你看看,你睡覺都睡不安生。在大紅龍國家那就跟在魔鬼的監獄裡一樣,沒法生存,好人也得讓它們折磨死。」是啊,在中國就沒有信神之人的立足之地,憲法雖然明文規定信仰自由,但那都是用來欺騙外國人看的,事實上,中共政府不但不允許人信神,還要把信神的人趕盡殺絕!

這時派出所所長大聲質問我爸:「你媳婦帶著那麼多信神的人跑哪裡了?」我爸氣憤地說:「我不知道,我們傳福音是為了把在苦難中活著的人帶到神面前,這是善行是義舉,有什麼錯?我們又沒有做什麼違反法律的事情。」其中一名村幹部說:「好好的傳什麼福音?哪有神?」聽見他們說這話,我心裡恨得咬牙切齒,心想:神在天,神在地,神無處不在,厭憎真理、與真理敵對的人是看不見的!我們信神天經地義,走的是人生正道,你們憑什麼對我們信神的人窮追不捨,你們不信神,還褻瀆神,真是不可理喻。這時,警察朝父親吼道:「把你媳婦找回來,明天讓她到鎮派出所報到,去簽個字。你媳婦去不了,明天你去派出所報到。」留下話一行人就走了。

當天夜裡11點多,我突然聽見媽媽的聲音,心裡很激動,很想起來叫一聲「媽」,但又害怕我叫出來之後,媽媽會捨不得我走,更怕我再也捨不得讓媽媽走,可我又深知媽媽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隨時都會面臨被抓,我怎能那麼自私呢,媽媽離開家絕對要比在家待著安全啊。我強忍著抽泣聲不敢讓她聽見,媽媽看了看我,然後就去睡覺了。早上五點多起來,我實在忍不住就去看媽媽是否還在,但卻撲了一個空,頓時,我感到很心酸,不禁在心中吶喊:要不是因著中共政府的抓捕,我怎麼會不敢大聲喊媽媽?媽媽又怎麼會有家不敢待?甚至連一個安穩覺都不能睡……這一切痛苦都是中共給造成的,它把我們家逼得支離破碎,還在外面造謠說我們信神的人不要家、不顧家,真是睜眼說瞎話,顛倒黑白,歪曲事實。我真是恨透了中共這幫惡魔!

基督徒, 女孩, 學生

中共緊逼  父親外逃

2014年5月份的一天早晨,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我吵醒了,只聽到電話那頭爸爸急匆匆地說:「我要去外面打工,你單位放假也不用回來,回來家裡也沒人。」我還沒來得及說話,電話那頭早斷了線,我再打回去時,爸爸已關了機。我的心立馬揪到了一起,心想:爸爸身體不好,咋好好的要去外面打工?是不是中共……

幾天後,從堂姐口裡我才得知爸爸離開家的真正原因:2014年中共加大了對全能神教會的迫害,中共警察三番五次地「登門拜訪」我家,攪得父親在家不僅不能正常聚會,每天還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只好背井離鄉。事後得知,父親走後,中共警察在村裡召開全民大會,動員全村人負責監控我們家,只要看見我們家的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直接打電話報警;還規定村幹部每兩天往公安局打一次電話,專門報告我家的情況;還有警察每天在我家門口蹲點,從早上五點一直蹲到凌晨一兩點……聽到這些事,我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心想:我們不就是信神嗎?至於這樣興師動眾嗎?十幾年來,逼得我們全家各奔東西,誰也找不到誰,現在我的家已經散了,為什麼中共還不放過我們?居然還派人在我家門口監控、蹲點,他們非要把我父母都抓進監牢裡,才肯甘休,這中共實在可恨,這是要把信神的人斬盡殺絕呀!我心裡明白,中共真正仇恨的不單是我們,而是仇恨道成肉身來在地上拯救我們人類的神,主耶穌說:「世人若恨你們,你們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約15:18)中共不惜花費人力、物力、財力大肆抵擋、攔阻神的作工,為的就是把中國打造成無神區,它們一旦發現有信神的人存在,就想盡一切辦法趕盡殺絕。想想它們為什麼花費這麼大代價對我家步步緊逼?原因只有一個:我們全家信神,敬拜造物的主,我們不敬拜它,它就怒了,表面上是逼迫我們全家人不准信神,實際上這正暴露出它仇恨真理、與神敵對的醜惡嘴臉。此時我對中共的惡魔實質更看透了一些,心裡不覺得那麼痛苦了。

想想這十幾年來,因著中共的抓捕,我不能與母親相聚,但神在我身邊一直帶領、引導我。多少次我痛苦到一個地步,是神的話語撫平了我的憂傷;多少次我軟弱無助,是神的話語安慰鼓勵著我,一路走來我並不孤單,神一直都與我同在。想到這些,我心中的那份痛苦又減輕了不少。

眼望家門 物是人非

一段時間後,我想回家看看情況,於是,凌晨兩點我回到了村子。看到我家大門緊鎖著,就從院牆上翻了進去,本想從窗戶上趴進去,但扳了半個多小時都打不開,無奈的我蹲在地上哭了起來,心想:以前雖然媽媽被中共追捕不能回家,但最起碼家裡還有爸爸,每次回家還能吃上一口熱騰騰的飯,還有父親的噓寒問暖,可現在就連父親也因中共的迫害,走上了逃亡之路,家,徹底沒了,徹底沒了……如今,我站在自己的家門口,卻只能看不能進。痛苦無助中,我想起了交通講道中說:「中國從什麼時候開始殺基督徒的?從清朝開始,中國第一代基督徒是英國的傳教士戴德生傳的,他在山西洪洞開始傳教,他傳教後不久,可能頂多三五十年,清政府就開始殺傳教士了,抓傳教士殺,到共產黨掌權的時候,那殺得就更厲害了,家家都控制。」「什麼叫『無神區』?第一,沒有神的存在;第二,沒有信神的人;第三,沒有傳教士,不許傳教士來。始終保持無神論掌權。建立無神區的目的是什麼?就是要在中國大陸把信神的人徹底取締、徹底消滅,達到無神論永遠統治中國的目的。這個行動的後果是不是吞吃人的靈魂哪?(是。)」是啊!在中國這個鬼城信神,那必定得受到中共的控制、逼迫,我既然選擇了信神這條路,那這些苦也是我應當受的。細想想,古往今來有多少傳教士來中國傳福音,因沒地方睡,常常睡到草地上、橋洞底下,還要面臨隨時都會被慘無人道的殺害。今天我能睡到自己家院子裡,我應該知足了。想到這,我默默地向神獻上禱告:「神啊!我願意順服這個環境,家裡進不去,我只恨中共太邪惡,願你與我同在,加給我膽量、信心來過夜。」禱告後,我腦海突然閃過一個意念:再去扳一下窗戶。沒想到窗戶居然打開了,我心裡很清楚,是神在憐憫我的軟弱。

進屋後,本想好好睡一覺,但剛躺下,感覺床好濕,根本無法入睡,只好拖著疲憊的身子又坐起來,環顧四周空蕩蕩的,我不由得大哭起來,在心裡大喊:「爸媽,我好想你們,你們去哪了?」……我心裡深知:這都是中共給我們造成的!但還是有些軟弱,忙跪下來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很想念我爸媽,心裡軟弱,願你保守我的心……」禱告中我突然想起一段神的話:「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信心和力量,是啊,今天我有幸生在末世經歷神的作工,因著信神,遭到了中共政府的逼迫,雖然這個過程比較苦,但這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事,因這是為滿足神、榮耀神而受的苦,這是神對我的高抬恩待!現在我雖然見不到父母,沒有父母陪伴在身邊,但神一直在我身邊鼓勵安慰著我,讓我不再感到孤單,藉著這個環境,使自己的心志得到磨練,不再脆弱,增加了對神的信心,同時也讓我對中共抵擋神的邪惡實質有了認識,這些都是神給我的一筆寶貴財富。想到這,我再次向神獻上禱告:「神啊!你在我身上所作的都太有意義了,我明白了你的良苦用心,我願在中共迫害的環境中,不再體貼肉體,願意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擦乾眼淚不哭了,心裡很得安慰。

母女相見 不敢相認

2017年夏天,因工作需要,我得跟我媽見一面。到車站後,本想見了面好好和媽媽說幾句貼心話,誰知媽媽看到我後一聲不吭地繼續往前走,而且走得特別快,我在後面快步跟著,最後小跑才攆上她,不解地說:「媽,你等等我。」我媽沒正眼看我,而是左右前後看看說:「你別和我說話,大街上有很多中共的眼線,這段時間有很多弟兄姊妹被抓時,都是集中被抓的,中共採取的就是監控、跟蹤的方式。我前頭走,你在後面跟著,就算我出事也不會牽連你。」聽完媽媽的話,我頓時感到氣氛壓抑、緊張。明白媽媽的用意後,我就乖乖退到她後面跟著。

望著母親稍顯蒼老的背影,我的眼淚不禁在眼裡打轉,心想:以往媽媽不能回家和我們相聚,現在好不容易有了在大街上並肩而行的機會,居然也被中共無情地剝奪了,因著中共的迫害,我們基督徒走路不自由、說話不自由、母女交談都不自由,連回自己的家都不自由,這哪還是一個國家啊,這分明就是被中共黑暗勢力籠罩著的人間地獄!就如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是啊!中共就是一夥惡魔!它們想用這種方式攔阻我們信神,取締神的作工,達到在中共建立無神區,搞獨立王國的野心目的,我不會中它們的詭計的,它們越逼迫,越讓我看清它們與神為敵的邪惡實質。今天不管患難逼迫有多大,我都要堅定自己的信心,跟隨神走到底。

家人未團圓 追捕未結束

這就是我的生活,和同齡人比起來,我的成長背景比較特殊,因為我是在中共迫害父母的環境長大的。但幸運的是:因為中共對父母的追捕、逼迫,我才更加感受到至高無上的神對我的看顧、保守與愛。十幾年來,雖然我的生活並不像同齡人那樣如意,面臨中共對我父母的迫害,給我們家庭造成的傷害,我哭過、鬧過、埋怨過、誤解過,在肉體上受了不少的痛苦,心靈裡也受了一些熬煉,但就是在這種環境中,我的生命提早得到了歷練,變得越來越堅強,越來越獨立,不像同齡人那樣懦弱、驕縱,而是多了些男孩子般的勇氣,同時對神的作工也有了一些認識,產生了真實的信心,這是神對我走上信神人生道路的一次特殊教育方式。同時藉著經歷中共十幾年的抓捕、迫害、反面襯托,讓我看清了它與神為敵的邪惡真面目,使我不再被它迷惑、矇騙,逐漸產生了恨惡背叛它的心。

一路走來細數每個人生小站,神都在默默無聞地陪伴著我成長,帶領我長大,神的實質太美善,神作的對我都是愛,都是拯救。我有幸能經歷這樣特殊的環境,是神對我的祝福。現在因著中共抓捕神選民、攔阻神作工愈演愈烈,我和父母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但不管中共如何逼迫,我都願盡好我的本分,跟隨神走到底,因為這條路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

一切榮耀、頌讚、權柄都歸給神!

筆者:山西省 劉穎

☆ 推薦閱讀:【90後基督徒見證】有家不能歸 神愛來相伴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因信神我們一家三代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二)... 因著在外地也不安全,我就想給家裡打個電話,看看家裡的環境會不會鬆一些。2010年6月10日我撥通了家裡的電話,是母親接的電話,我用智慧問她家裡的環境怎麼樣,母親已多年沒見到我,突然聽到我的聲音,高興得...
黑暗的地牢生活使我愛神心更堅 我生性老實,總是受人欺負,因此嘗盡了人間的冷漠,感到人生空虛沒有意義。當我信了全能神之後,通過讀神的話、過教會生活,我心裡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踏實與快樂,看到在全能神教會裡弟兄姊妹彼此相愛親如一家人,這...
英國BBC充當了中共打壓地下教會的急先鋒...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生活在中共政府的黑暗統治下,是那樣的痛苦、壓抑。我常常翻牆瀏覽BBC電台的各種文章,從BBC電台以往的工作作風中看到了一個「公平、公正、求實、準確」的媒體風範,看到了BBC...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二)... 自從我被遊街批鬥後,我們一家便成了十里八村議論、譏諷的焦點,我也因著中共政府的「包裝」與「宣傳」成了當地的「名人」——臭名遠揚、身敗名裂。到了這個地步,中共政府仍然不放過我,我回家不久,他們又讓我到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