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收廢品之人的心聲

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與所有的人一樣曾經對「人民警察」充滿無限的崇拜與敬仰,也曾經天真的以為「人民警察」就是人民的父母官,就是為老百姓辦實事的。可是,因著做生意跟這些「人民警察」打交道之後,我才徹底地看清了他們「以權欺壓人,將人逼向絕路,邪惡到頂點」的真實面目。今天,我要以自己的親眼所見、親身經歷來揭露「人民警察」的醜惡嘴臉。

1985年,我家的房子出租給了一對30多歲的夫妻。男的(劉某)在外地從事汽修行業,女的(劉妻)在家從事收廢品的生意。他們住下沒多久,我發現劉妻常常給公安局的人送禮,每次不是拿整條的煙,就是給拿2000元錢,有時還會請公安局的人到飯店吃飯。一天,公安局長和一個警察帶著槍來了,因為公安局抓了一個小偷,小偷把劉妻供出來,說她大量收購了小偷偷來的違法的東西。為了擺平此事,劉某把在省公安廳當局長的哥哥找來讓他出面解決,結果他哥哥請公安局長去飯店吃了一頓飯,並向局長承諾以後有啥事都會給他解決。就這樣,這件「很大的事」就這麼平息了。又過了一段時間,公安局長與劉妻有了不正當的男女關係,從此,劉妻就開始無所顧忌地收一些電機、銅線、鋁線、電纜線、電話線等國家明文規定不許收的東西,她家的廢品生意越做越大。

到了1992年,劉妻把我家的房子退了,又到我家對面開了個廢品收購站,我就從親戚朋友那裡借了8000元作為本錢,幹起了收廢品的生意。之後,公安局的人就經常到我這裡來,總是問我:「管理費交了沒有?收過違法的東西沒有?」他們還到處扒扒這兒、扒扒那兒看看,其實他們就是來找茬兒要錢的。有一次,他們胡亂找個藉口要了200元錢,後來他們再來要錢,我就沒給他們。因我家裡生活困難,有一個80多歲的老人,還有三個孩子,丈夫下崗沒有工作,我哪還有錢給他們啊!公安局的人看我不給錢沒事就來找我的茬兒。那天,我剛收了30斤廢鐵,公安局的人就來了,他們在廢鐵裡扒來扒去,然後硬說我收的廢鐵裡夾有違法的道釘內墊(事實並沒有),把我帶到了派出所,讓我拿5000元錢。我氣憤地跟他們講理說:「我根本就沒有幹違法的事,你們硬給我扣個罪名,我家上有老下有小,要地沒地,要錢沒錢,你們這不是給人往死裡逼嗎?你們比土匪還土匪,比吸血鬼還吸血鬼。」一個警察惡狠狠地說:「你這娘們真是嘴犟,要是男的早就把你打成肉醬了,就不會讓你張嘴說話。」公安局長也大聲呵斥我說:「你這娘們真該挨揍了,我想讓你做生意你就做,不讓你幹你想幹也幹不成。」當時的我被他們逼得走投無路,我告訴他們:「你們這樣逼我,我就沒打算活著出去,要錢我沒錢,要東西我家的廢品隨便拉。」這些人見我死活不給錢,便說:「那你拿3000元吧,不拿你就關門。」聽他們這樣說,我氣得真想死在那裡,四處找電源插座,想把兩個手指頭插進去電死,但想到家裡有老人和三個小孩,我只好交了3000元錢,帶著憤恨離開那裡。

又有一天,一個女的拿來一個1.5米的架子管賣給我,我說不能收,她卻說這是她蓋房子剩下的,都是碎鐵,沒別的。聽她這樣說,我就作為廢鐵給收過來了,結果這件事被公安局的人發現了,他們非說我收了違法的東西。我生氣地說:「我是按著廢鐵收的已經放在碎鐵堆裡了,怎麼違法了?犯法的東西我不收,你們硬給我加罪名,對面那個劉妻現在牆邊上還放著四、五個4米長的架子管,你們咋不管。」他們不耐煩地說:「人家是人家,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這與你無關。」說完就罰我5000元錢。看到他們這麼蠻橫不講理,我氣得真想和他們拼命,這還哪有公平公義啊,這世道太黑暗了!

還有一次,我以300元錢的價格收了300多斤的廢生鐵塊(當時並不知道那是收廢品的人收小偷的東西賣給了我)又被公安局的人發現了,他們再次把我帶到派出所,說我是銷贓犯,非要罰我10000元錢,不拿10000元錢就關門。當時家裡的存摺上也就剩9200元錢,我把存摺拿給他們,他們非讓我出去借800元錢,沒辦法我只好出去借錢,湊齊了10000元錢給了他們。我欲哭無淚,感到特別的難過,為了掙錢,我起早貪黑,經常滿身是灰,可我辛辛苦苦勞動掙來的血汗錢,都被公安局這些人胡亂安個罪名給剝奪了。從那以後,我一氣之下就不幹了,再也不想跟他們打交道了。

我的廢品收購站兌給了別人,他沒幹兩個月,就因收違法的東西被判刑兩年,而那個劉妻到現在還在做著違法的收廢品生意,安然無恙。我不禁從心裡感嘆:這個世界怎麼如此黑暗邪惡呢?公平公義到底在哪裡呢?這些人民警察父母官怎麼盡做些喪盡天良的事呢?信神後,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還有《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說:「現在在中國這個地方不就這樣嗎?全是一群貪官、土匪流氓掌權了,老百姓沒好啊!打掉牙往肚子裡嚥哪!……一群土匪、惡霸、流氓掌權哪!一個小警察比一個縣太爺還厲害呢!他說他就是法,他要抓你,要收拾你,隨便,找個茬就收拾你,你上哪兒說理去?你打官司,官向官,吏向吏,老百姓就只有受欺壓的份。貪官掌權,惡人掌權,老百姓就只有遭殃那份。」我讀完神的話和生命進入的交通才恍然大悟,原來在地上掌權的中共官員都是撒但的化身,都是披著人皮的活撒但,所以這個社會才會如此黑暗邪惡。想想自己這些年,只想正兒八經做個收廢品的生意都難上加難,如果不給中共那些官員們利益好處,不滿足他們的金錢私慾,那就啥生意也做不成。這些人民的父母官們就是這樣利用手中的權力來巧取豪奪,淫威百姓,玩弄人民,榨乾老百姓的血汗錢,這些吸血鬼把人逼向死路、絕路,將老百姓都置於水深火熱當中。在中國這個國家掌權的都是一群土匪、惡霸、流氓,活在他們掌控的這個社會,絲毫沒有公平公義,正兒八經地做生意遭打壓、排斥,邪惡之事反倒橫行,這些政府官員才是真正擾亂社會治安的不法之徒,才是一切邪惡事物的根源。中共掌權給人帶來的都是苦果與災難,有它們這一夥惡魔掌權,老百姓永遠都不會有平安快樂的生活,可中共卻厚顏無恥美其名曰,說什麼「人民警察為人民服務,為人民辦實事」,這全是魔王為迷惑人而編造的彌天大謊。

藉著神的話的揭示與人的交通解剖揭露,再對照我的親身經歷,使我對中共的醜惡嘴臉與邪惡實質有了真實的分辨,同時也使我明白了,只有神才能拯救這些受苦受難的人。今天全能神來在人間作最後一步工作,就是為了拯救人脫離撒但的苦害,用他發表的真理將人的心喚醒,使人沉睡的靈得以復甦,能夠從撒但的壓迫與苦害中覺醒,看清撒但邪惡的反動實質,徹底背叛這個老惡魔,將真心歸給神,以此來打敗撒但,結束撒但的命運,最終用災難來毀滅這個罪惡滔天的撒但惡魔,徹底摧毀它的巢穴——中國。正如全能神說:「神要將這些苦難深重的人喚起,徹底喚醒,從迷霧中走出來,棄絕大紅龍,從夢中覺醒,認識大紅龍的本質,能將心全部歸給神,在黑暗勢力的壓迫中奮起,站立在世界的東方,成為神得勝的證據,這樣神才得著榮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六》)「因為神作的工作就是將贖回的、仍活在黑暗勢力下的、從未覺醒的人從魔鬼集聚之地徹底拯救出來,脫離千古之罪,成為神所喜愛的人,將大紅龍徹底摔死,使神的國得堅立,讓神的心早享安息,將你們滿腔的仇恨『毫不保留』地爆發出來,將那些發了霉的毒菌消除淨盡,擺脫這牛馬一樣的生活,不再做奴隸,不再被大紅龍任意蹂躪、任意指使,你們不再屬於這個敗亡的民族,不再屬於這個罪惡滔天的大紅龍,不再受它奴役,魔鬼的『巢穴』必將被神摧毀,你們站在神的一邊,是屬神的人,不屬於這個奴隸王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如今神已作成一班得勝者,已得著榮耀,很快將以得榮之勢告終,我要奮起直追,看透這個惡魔實質,徹底背叛這個老撒但,讓神得著我的心;否則一旦蒙拯救的機會錯過去了,我將落在黑暗中哀哭切齒,到時後悔已晚啊!

平平

推薦閱讀:

歸家(一)

歸家(二)

延伸閱讀

「霾」葬死亡 尋找希望 據報道:2017年才剛開始,中國大陸霧霾嚴重,籠罩在華中、華北的霧霾已經影響到華南地區、廣州和珠三角。整個中國的90%都受到了霧霾的影響,在中國每天死亡人數高達4300人左右。 俄羅斯電視台「世界2...
昔日的家鄉為何變得滿目瘡痍——是誰毀了我們的美麗家園?!... 我的家鄉坐落在離縣城百餘里地的一個小山村裡。兩座大山層巒疊嶂,交錯環抱,一條小河從山腳下蜿蜒流過,我生活在這依山傍水的山溝裡,猶如生活在世外桃源一般。這裡一年四季空氣清新,天藍水綠,山上的森林鬱鬱蔥蔥...
哪裡才是你的歸宿? 看到新聞報導,2015年7月1日,中國瀋陽市區一女子在10樓的窗口企圖輕生,她猶豫不決,正在生死徘徊之際,樓下一班看熱鬧的人群,竟傳出口哨聲及起哄聲。看熱鬧的人愈來愈多,人群圍聚在該幢住宅樓下。有居民...
信神只盡本分不參與政治 全能神教會自從建立以來,僅短短二十多年,神的國度福音就傳遍了整個中華大陸,達到了家喻戶曉,並震撼了各宗各界。如今神的國度福音正在向各國各方全面擴展,越來越多渴慕神顯現的人都陸續歸到了全能神的名下。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