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一)

我原本有一個和睦的家,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從我記事起,他們之間從未吵過架,對我們兄妹二人也從不打罵。家境雖顯清貧,但我們一家人的日子過得安安穩穩。1991年,我們全家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從那以後,我天天享受著全能神話語的帶領與供應,心中充滿了無盡的喜悅。可好景不長,中共政府的黑手伸向了我們全家……中共政府,全能神,教會,末世作工,馬可福音,馬太福音

1992年的一天晚上,二十多個弟兄姊妹正在我家聚會時被中共政府抓捕,當時我的父母和哥哥也被抓走了。警察當著母親和哥哥的面狠踢父親的臉,父親的一隻眼睛差點被踢瞎。後來交了600元罰金,我家人才被放了出來。不久後,父親和我又先後被抓,父親被拘留了兩個月,而我被拘留了整整三個月,那時我才17歲。惡警逼我出賣教會,出賣弟兄姊妹,我不就犯,他們就當著我的面對我父親拳打腳踢,滿嘴毒言惡語。我實在忍不下去了,就說:「你們為什麼打我爸爸?他有病,你們放了他吧……」惡警不僅不停手還對我一頓吼罵。後來,他們將我父親押走了。看著無辜的父親被幾個警匪惡狠狠地拖出審訊室,我的心都要碎了,深怕他們再對父親下什麼毒手。因父親年輕時精神曾受過刺激,我怕他承受不住惡警的折磨再次犯病。回到牢房後,我的頭腦裡閃現的全是父親蒼老的面孔和他那痛苦的表情,在心疼、牽掛父親的同時,我更加痛恨中共政府的這些惡警:他們竟然當著我這個未成年人的面,對曾患過精神疾病的父親拳打腳踢,企圖利用我對父親的情感要挾我、迫使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成為他們的俘虜,他們真是太陰險惡毒了!惡警的這種卑鄙手段,給我們父女倆的心靈帶來的創傷比肉體受的痛苦更大更深。中共政府外表打著「匡扶正義、熱愛人民」,「維護公民合法權益」的旗號,事實上他們所鼓吹、提倡的完全都是騙人的鬼話!我們只是信神、敬拜神,卻遭到中共政府這樣的迫害,中共政府真是太邪惡了。想到那些惡警那麼惡毒凶殘,我真不知接下來他們會怎麼對待我和父親,此時的我感到特別軟弱,只能在心裡向神呼求:「神啊!惡警想借折磨我父親讓我背叛你,我怕他們達不到目的還會繼續折磨他,神啊!我不忍心看著父親受苦,但我也不想背叛你,求你加給我力量,使我能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到了聖經主耶穌的話:「我所喝的杯,你們也要喝;」(馬可福音10:39)「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生命」或作「靈魂」。下同),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馬太福音16:24-25)我心裡很受激勵:神造了我,供應了我,又揀選我來到他面前,我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背叛神,沒有什麼能動搖我對神的愛。今天雖然惡警把我置於兩難之地,但我曾立志誓死不做猶大背叛神,主喝的苦杯我也要喝,主走的道路我們也要走。大紅龍越逼迫,我們越要為神站住見證,堅決跟隨神走這條坎坷的道路,誓死不向大紅龍屈服。如今神在期盼、在等待,要藉此成全我的心志。想到這,我剛強了許多,又想到神主宰一切,惡警會如何對待我和父親也在神的擺佈之中,我懸著的心逐漸放下了。在這之後,惡警又多次提審我,有時七八個惡警同時審我,期間他們軟硬兼施、連哄帶騙地,還對我進行體罰,逼我出賣弟兄姊妹,又反覆威脅我,說只要我信神就讓我一輩子在監獄裡度過。在惡警的反覆恐嚇與威脅下,我又心生膽怯,陷入了猶豫之中:是說呢,還是不說?如果不說,真判我幾年怎麼辦呢?……就在我膽怯、迷茫、徘徊時,弟兄姊妹想辦法託人把全能神發表的現時說話——《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的手抄稿給我送了一些。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千難萬險也難不倒我們,天塌下來也壓不倒我們,這樣的心志若沒有,簡直難以成大器。膽怯貪生怕死不配站立在神面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七篇說話》)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想到主耶穌的門徒一個個為主殉道:彼得主動走回羅馬城,為主倒釘十字架;馬太被馬拖死;路加被吊死……他們之所以能為神作出美好的見證,都是憑著神加給他們的信心和力量,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為神而活,也為神而死。他們死得有價值、有意義,我應該效法他們,不能苟且偷生,怕死、怕坐牢。再想到自己活在敗壞肉體中總是滿足不了神的心意,受這樣的苦能讓我得著更豐盛的生命,能讓我對神的全能智慧有所認識。於是,我向神禱告立志:「神啊!我不再消極,不再奢望擺脫牢獄的生活,我願為滿足你豁出一切,哪怕是死,哪怕是一輩子坐監也要跟隨你到底……」禱告後我感到剛強有力,膽怯、恐懼消失得無影無蹤,深覺無論如何不能否認神的名,哪怕把牢底坐穿也不能背叛神。當惡警再次提審時,我便毅然決然地說:「全能神是真神,不管怎樣我都要信全能神!」惡警拿我沒辦法,最後說:「看你人小志不小。」之後再也不提審我了。感謝神,我知道這完全是神話語的威力,在我膽怯、迷茫之時,是神的話語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才使我有了滿足神的心志。

這一關雖然過去,但中共政府對我的迫害並未停止,很快他們又對我採取了更殘忍的手段。一天早飯後,他們把我五花大綁押上大卡車,又在我脖子上掛個寫有「政治犯」的大牌子,讓我與那些殺人、強姦、偷盜搶劫、坑矇拐騙的罪犯一起在我所住的村鎮遊街示眾。遊街時,看著一雙雙眼睛用異樣的眼光注視著我,尤其是很多人對我風言風語、指指點點,我感到無比羞辱;看到在被遊街示眾的人群中,我是唯一的女性、未成年人,我更不想抬頭,覺得我的一生就這樣完了,以後我怎麼見人?怎麼在家鄉生活?還有,我的家人也都會因著我受牽連……我的心一下子跌入了谷底。就在我特別悲憤又無可奈何之時,全能神的話在我腦海裡閃現:「不要灰心,不要軟弱,我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麼一帆風順的……與我苦有份的,與我的甜必有份,那是我的應許、我給你們的祝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四十一篇說話》)在神話語的安慰、鼓勵下,我又有了信心,我知道在中國這個獨裁統治的「無神論」國家信神,受迫害是避免不了的,今天受這苦能使我看清中共政府抵擋神的惡魔實質,同時成就我對神真實的信心,這是神對我的試煉與祝福。雖然現在我還看不透受這苦更深的意義與價值,但我相信總有一天神會向我顯明的。再說我信神是天經地義的,又沒有做傷天害理之事,我害怕什麼。於是,我昂首挺胸,不再覺得羞辱了。下午,惡警把我和其他犯人一起推搡到一個大台子上,開萬人批鬥大會。台下人頭攢動,台上惡警高聲宣布我是「政治犯」、「反革命分子」,並用腳猛踢我的膝蓋窩,我「撲通」一聲跪了下去,他們強行按下我的頭又一次五花大綁,同時還強行對我拍照。到了傍晚,惡警才把我押回看守所。

就這樣我度過了有生以來最難熬的一天,也是我最刻骨銘心的一天。我做夢也想不到,中共口口聲聲喊著「宗教信仰自由」「社會主義國家,人民當家做主人」,竭力鼓吹「你們是祖國的花朵」「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而我一個還未成年的女孩子,竟因著信神走人生正道遭受到了像「文化大革命」那樣被批鬥的噩運。按理說十七歲正是成長的年齡,本該享受國家的關懷、撫育、栽培、照顧,可我「享受」的卻是國家如此的「恩寵」與特殊的「待遇」——被羞辱,被遊街、批鬥,哪有什麼信仰自由?!全是騙人的鬼話!這一切讓我真正體會到了,中共政府是多麼地仇恨真神,對信神之人是何等的殘忍,正如全能神說:「它要將神的全部都毀於一旦,要將神再次污辱、暗殺,企圖拆毀、攪擾神的工作,它怎能容讓神與它『同等的地位』?怎能容讓神在地上『插手』人間的工作呢?怎能容讓神揭露它的醜惡的嘴臉?怎能容讓神打亂它的工作?這魔鬼氣急敗壞,怎能容讓神在地上治理它的朝綱?它怎能甘拜下風?醜惡的面目原形畢露,令人哭笑不得,實難提起,這不是它的本質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神話與事實的對照讓我更加看清了中共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實質,中共妄想把中國建成世界上最大的無神區,在其統治的範圍內根本不允許神的存在。中共滿口仁義道德,大肆宣傳「信仰自由」「保護公民合法權益」,可在背後,這些人民「愛戴的領袖」卻瘋狂定罪、攔阻神的作工,肆意踐踏人權,殘害信神之人。他們沒有一點人性,更談不上一點良心道德,他們不管你多大年齡,不管你是男性還是女性,也不管你以後是死是活,更不管他們的惡行給人的心靈和精神帶來怎樣的摧殘,只要能達到不讓人信真神、走正道的目的,他們不惜採取任何卑鄙、毒辣的手段!我心中「人民政府」的好形象徹底被顛覆了!(未完待續)

中國 曉恩

下一篇: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二)

延伸閱讀

安徽省阜陽市全能神教會七名基督徒被無辜抓捕至今仍被羈押... 2016年3月6日約凌晨2點鐘,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秦萌朝(男,20多歲,安徽省阜陽市人)、王帥帥(男,26歲,安徽省亳州市利辛縣人)、關振(男,24歲,安徽省阜陽市太和縣人)、王獻法(男,年齡未知,安...
我被迫在地窖裡隱藏了五個月(一) 我叫明亮,1996年12月我聽到了主耶穌的福音,知道了主耶穌為擔當人的罪釘十字架,救贖了整個人類,我被主的愛感動而歸向主。不久在主的祝福下,我的病有所好轉,這更讓我有了信心。但漸漸地,我發現自己總是白...
「得勝見證」苦難成就信心(上) 小詩呼哧帶喘地背著大包小包,一趟又一趟地將行李從樓上拿到樓下。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小詩坐在開往新家的車上,看著車窗外的燈紅酒綠,享受夏日涼風悠閒散步的人群,一家三口牽著手說說笑笑……小詩思緒萬千,孤獨、...
一封封難忘的家書 家書牽母心 臘月的一個上午,溫暖的陽光從窗戶斜照進來,幸梓從旅行箱裡拿出一個鼓鼓的小包,從包裡取出一大疊整整齊齊的信稿,都是弟兄姊妹冒著生命危險傳遞給她的。這些信稿是幸梓老母親在她孩子被抓後寫給她的...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