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三)

2012年,我在外地盡本分再次被中共政府抓捕。當時七八個便衣將我團團圍住,在眾目睽睽之下強行奪走我的包,給我戴上手銬押上警車送往派出所……多次審訊、折磨後,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中共政府強行將我拘留了四個多月,最後給我辦了取保候審,命令我必須回家,隨時候審,並警告我,如果離開的話就隨時抓捕我,抓到後還要重判。沒想到,十多年後,我以這種方式回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家。中共政府,抓捕,迫害,瘋狂鎮壓

 

家人看到我回來,非常激動,母親高興地把好吃的東西一個勁地往我手裡塞。哥哥苦笑著說:「你終於回來了,我們以為你沒了,再也見不到了……」父親說:「你再不回來,你的戶口就要被取消了,大隊裡一直要取消你的戶口,是我不同意,並且每年都給你交保險金才沒有被取消。」我不敢告訴父母我在外被抓的消息,唯恐他們再次受到刺激,病情更加嚴重。親戚、鄰居見到我回家都埋怨、數落我:「你媽媽被中共警察折磨得精神越來越不正常,你應該多回來看看,即使回不來,打個電話報個平安也可以啊,省得家裡為你操心。看你這次回來,你媽多高興!」「你看你信神,家裡搞成這樣子,害得你哥討不上老婆。」還有不少人說:「信神就信神,在家裡信就好,幹嘛跑到外面信?」……我知道他們之所以說出這些話來,都是因著受中共政府的謊言蒙蔽,他們雖曾親眼目睹中共對我家的殘酷迫害,但卻看不透中共抵擋神、逆天而行的惡魔實質。他們哪裡知道,不是我不要家,也不是我不想媽,而是我沒法回家!人常說母女連心,況且那時我有充足的時間可以回家看看,是中共的抓捕逼得我在外逃亡,以致我連回家的權利、自由都沒有!晚上偷偷回家還要提心吊膽地睡在平房頂上,隨時準備逃跑,這家哪還是我的家?完全成了中共隨便出入、抓捕我的場所!我何嘗不想回家?我何嘗不想給家裡打個電話報聲平安?但是我不能!因為電話都是被中共政府嚴密監控的,我一打電話它就能監控到我所處的位置,很快就能抓捕我,這是多少弟兄姊妹因著打電話被抓捕的事實所證實的。我不禁想起了神的話說:「在你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能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難處是人也都不理解你們,不管是親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我因信全能神遭受了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造謠毀謗、遊行示眾、開萬人大會批鬥,使我在當地臭名遠揚,無法立足,更無法成家立業正常生活;是中共政府的不斷追捕迫使我不得不離開家、離開親人外出逃亡,多少次路過家鄉,卻只能遙遙相望而不敢回家,不能與親人團聚;是中共政府的抓捕、恐嚇使原本勤勞樸實的母親患上了精神病;是它的抓捕、毀謗使我們一家人在村裡成了被人譏諷的焦點,導致哥哥年過四十仍未成家立業……這次我被強制遣送回家後,中共政府畫地為牢將我緊緊控制住,包村幹部監視我的行蹤,並公開聲明我是重點調查監視對象,他們隨時都會來調查我,在魔鬼權下,我沒有絲毫的自由。因著信神,我們全家人所享受的都是不公平的待遇,不單國家逼迫、法律制裁,村民受其迷惑後也都議論、指責我們。我們所受的這一切痛苦都是中共政府所導致的!在我受逼迫、被誤解時,只有神理解我的苦楚,是神的話語一次次使我痛苦的心得到了安慰,更讓我真實地體嘗到只有神最愛人。

一想到信神二十多年來,中共政府對我的抓捕迫害,以及給我的家人帶來的苦害、災難,我就恨得咬牙切齒。如今中共政府又放出鬼話,說只要我繼續信神盡本分就還要抓捕我,無論我走到天涯海角都能隨時隨地將我抓捕,而且要重重判刑。中共政府這個幽靈真是陰魂不散,對我窮追猛打、步步緊逼,這更讓我看到它與神為敵的反動、邪惡實質與倒行逆施的惡魔本性,它們上下聯起手來拆毀神的作工,抓捕、迫害信真神之人,真可謂是「同心合意」、「竭盡全力」,由此可見中國的每一個角落都是惡魔掌權,沒有絲毫的信仰自由,中共執政黨就是地地道道的與神勢不兩立的邪惡政黨,是逆天意反人類的惡魔集團!正如神的話所揭示的:「……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牠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神話語的揭示與我家屢遭迫害的經歷,使我對中共政府邪惡反動的惡魔本性及它抵擋神的醜惡嘴臉看得更加清楚,心頭積聚多年的憤恨也急劇加深,深覺這群惡魔、邪靈可咒可詛!我決志與它不共戴天,勢不兩立,誓死跟隨全能真神走到底!

這麼多年坎坎坷坷走過來,在飽嘗了中共惡魔的逼迫、抓捕、酷刑折磨的同時,我深深感受到神來在大紅龍國家拯救人太不容易!在中華大陸,因著信神被中共政府迫害的人千千萬萬,何止我一個?!有的被逼得無家可歸,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有的被監視控制沒有一點自由;有的被監禁入獄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有的被酷刑折磨,嘗盡生不如死的痛苦滋味,甚至有的被折磨至死……中共這個邪黨真是血債累累,它的罪惡實在是罄竹難書、天怒人怨!全能神說:「如今神再次來在人間作他的工作,他作工作的第一站是在獨裁統治者的集大成——中國——無神論的堅固堡壘,他用他的智慧,以他的能力征服了一班人,在這期間遭受中國執政黨的百般追捕,受盡苦難,沒有枕頭之地,沒有安身之處。儘管這樣他還是在作著他要作的工作:說話發聲,擴展福音。神的全能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測透的,在中國這樣一個視神如仇敵一般的國家中神從來沒有停止他的工作,反而得到了更多的人來接受他的作工與說話,因為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類中的每一員。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雖然中共政府一直妄想取締神的末世作工,但神的作工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神用他的智慧與能力已在中華大陸作成了一班得勝者,這班得勝者正是從中共惡魔的瘋狂鎮壓、殘酷迫害中走出來的。我雖遭受了中共的迫害,但我看到了神的全能與智慧,也徹底看清了中共的惡魔實質,我願與它徹底決裂,永遠棄絕它,堅定信心跟隨神,走人生的光明正道!(全篇完)

中國 曉恩

上一篇: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二)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我要傳福音 一名記者北上傳福音的經歷 我是一名記者,接受全能神近八年了,但我一直把自己「隱藏」著,圈內除了給兩個朋友談過,其他的我還沒去「動」過。誰都知道我們國家對基督教這塊兒十分敏感,尤其是幹我們這行的。 ...
經歷大紅龍的迫害我才真正看透其本性實質... 以往我非常崇拜警察,羨慕穿警服的人,認為這些人有「正氣」。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吃喝神揭示大紅龍邪惡本質的話語,我仍不能從心裡真實地恨惡大紅龍,直到親身經歷了大紅龍的殘酷迫害,我才真正看透大紅龍的惡...
寧死不屈(一) 1968年我接受了主耶穌的救恩,接受後非常熱心,當時我們這裡信主的人很少,我每天晚上出去傳福音。幾年後,主帶領我們傳了200多人,建立了地方教會,我也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講道人。在信神期間,因中共的逼迫...
因中共逼迫使我十三年不敢與家人聯繫(一)... 我叫馬正義,1992年,我信了主耶穌,當我了解到跟隨主耶穌的門徒都遭到了羅馬政府的逼迫甚至殺害後,心想:中國是法制國家,憲法明文規定宗教信仰自由,所以這樣的迫害在中國是不會發生的。直到1998年我信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