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

基督徒家庭長大的我,蒙主祝福,到美國深造

我出生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小城市,自我曾祖母一代開始信主,以後代代都歸入基督的門下。聖經故事、讚美詩和教堂中的聖樂伴隨我度過了快樂的童年。隨著年齡的增長,繁重的學習壓力,我的心漸漸遠離了主,但主並沒有離開我,當我呼求他的時候,他就幫助我,主耶穌的恩典,主耶穌的聖名在我心裡已深深扎根。在我考大學那年,包括我的專業老師在內,沒有一個人覺得我能考上好的大學。我幾經絕望,但無意間我想起了兒時在教堂裡聽到過的一句話:「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那一瞬間,我如醍醐灌頂般打了一個激靈,我決定要好好依靠主,我的盡頭將是神的起頭,主的能力是最大的,我相信主耶穌能幫助我的。於是我開始禱告主耶穌,「主啊,求你幫助我,如果我能順利考上我夢想中的大學,從今以後,我一定不再遠離你,我將接受你是我今生唯一的救主。」與此同時,我也付出了常人無法想像的努力,在高三長達一年的時間內,我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練琴,每天的練琴時間基本保持在10 到12 小時之間。我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量在支撐著我。最後,我得償夙願的考入了全國一流的音樂學院。我也因此堅信,主耶穌是我今生唯一的救主。大四的那一年,我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於是我又一次呼求主耶穌的名,求他指引我,為我開闢出路。2004年,在美國剛經歷911恐怖襲擊之後,在簽證很難辦理的情況下,我單憑著一張自己專業錄音的CD, 卻獲得了美國一所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和fellowship,以此順利的獲得了學生簽證,來到了美國深造。在經歷了考大學和出國,這兩件在常人看來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之後,我更加堅定主耶穌是真神,是我的救主。

因受謠言蒙蔽,初次與神的末世作工擦肩而過

在2007年的一天,我像以往一樣打電話跟國內的媽媽聊天。媽媽突然跟我說:「你知道主耶穌基督已經回來了嗎?」聽到媽媽這樣說,我心裡一陣驚喜,但馬上想到聖經上說末世有假基督出現的經文,不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因著網絡的便捷,我便上網搜查所謂的可靠消息,沒承想鋪天蓋地的褻瀆、定罪全能神的聲音迎面而來,我被這些負面信息弄得分不清正誤。我害怕媽媽分辨不清走錯了路,就馬上打電話告訴媽媽我在網絡上看到的信息,但媽媽已經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無論我怎麼說她還是說:「孩子,你沒有看全能神的話語你不明白,媽媽現在還談不明白,你先別急,媽媽沒有走錯路,而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你以後不要在電話裡說這事了。」我知道中國是無神論的國家,所以政府會逼迫基督徒。我害怕在電話裡再跟媽媽說信神的事,對媽媽不利,於是我給國內一個熟識的牧師打了求助電話,懇請他去挽救我媽媽。牧師答應了,但聽到牧師挽回媽媽失敗的消息時,我簡直要發瘋了。甚至我逼著媽媽在女兒和全能神之間做一個選擇。就在我對媽媽說完這些話後,我連著三個晚上都夢到自己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裡,滂沱大雨嘩嘩地下著,我拿著一把黑色的雨傘,走在曾經熟悉的海邊,周圍一個人也沒有,突然之間,一道亮如白晝的閃電,擊中了我的雨傘。這個夢把我嚇出一身冷汗。可是我竟如此愚蠢、愚笨、剛硬,一點都沒有從靈裡領受尋求,為什麼我會連續做這樣的異夢?是不是神在提醒我讓我止住抵擋他的腳步向他回轉?就這樣因著想盡辦法勸說媽媽無效,我遠在異國,生活忙碌,也沒有再逼迫媽媽了。

三年後我回中國,媽媽又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

2010年我回國時,媽媽終於逮到了一次機會,跟我好好地聊了起來。彷彿她一直知道我的想法一般,直截了當地問我:「你覺得我信全能神這幾年來,一切都正常嗎?」我竟被她問得語塞,一下子無言以對。仔細回想起來,網上說的那些讓人不寒而慄的說法,竟沒有一樣發生在媽媽身上,她還是正常的,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毫髮無損,甚至我還看到了媽媽信全能神後的變化比主耶穌的時候還大。這時,我想:看來網上的話並不是真的,因為事實勝於雄辯。媽媽說:「你為什麼不相信媽媽的話,而相信網上的謠言呢?網上說的那些事你做過取證調查嗎?」我低聲說:「沒有。」媽媽接著說:「你沒有調查了解而是道聽途說,就隨便下結論,虧你還是高級知識分子,你還有沒有理智?你查查四福音書,看看當初主耶穌作工時猶太教的領袖給他製造了多少謠言與假見證。他們說主耶穌是罪人的朋友,是貪食好酒之人,誣陷主耶穌誘惑國民禁止給凱撒納稅,他們還買通兵丁作假見證,說主耶穌的肉身被門徒偷去了沒有復活等等,這些難道你不知道嗎?四福音僅僅記載了主耶穌三年半作工的冰山一角,就有那麼多的謠言。你好好想過嗎?如果當初有網絡的話,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也會把給主耶穌製造的謠言與假見證登載在網上的,毀謗、褻瀆、辱罵、誣陷、定罪主耶穌的話也會像今天一樣鋪天蓋地充滿整個網絡。這說明什麼你知道嗎?主耶穌說:『這世代是一個邪惡的世代。』(路加福音11:29)聖經上說:『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翰福音1:5)『……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翰一書5:19)全能神說:『人被撒但敗壞之後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該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敵,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權下,都受撒但的擺佈都受撒但的擺佈……』(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神創世幾千年歷史,來在地上作工無數,已歷盡人間的棄絕毀謗,無人歡迎神的到來,只是冷眼看待,這幾千年的坎坷,人的作為早已將神的心傷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四)》)神的話與聖經上的話把人類給神的作工捏造謠言、作假見證的實質說得很清楚,人類被撒但敗壞了都成了神的仇敵,沒有人喜愛真理,沒有人歡迎神的到來。當初主耶穌在猶太作工發表真理,因著主耶穌發表的真理猶太人要殺他,這就是敗壞人類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鐵證。猶太教的領袖處處給主耶穌製造謠言作假見證,最終把主耶穌釘死在了十字架上。如今神再次來在地上又受到了敗壞人類的瘋狂抵擋,中共政府怕人都跟從了全能神失去了對人的統治,宗教界的首領怕信徒跟隨了全能神失去自己的地位與飯碗,他們都給全能神教會捏造了大量的謠言,作了大量的假見證,以此來誣陷、毀謗、攻擊、定罪全能神,抹黑全能神教會,我們對他們的實質得會分辨呀!中共是無神論的撒但政權,歷來就毀聖經、拆教堂、殺害基督徒,還將世界公認的聖經都定為邪教書籍,它們還有什麼謠言不敢造;宗教界的首領都是神作工顯明出來的法利賽人、敵基督,是釘神十字架的罪魁禍首,是神的仇敵,這一點我們一定要看清。我們信神得相信神的話,相信真理,不能相信中共政府的謊言,也不能相信宗教首領的假見證。如果對中共政府與宗教界製造的謠言沒有分辨,最終就會像猶太人一樣,因著聽信謠言而棄絕基督、拒絕真道,這樣不但要失去神的救恩,還有遭到神公義的懲罰!」

媽媽的一席話讓我如夢初醒,我不得不反思,是啊,為什麼我不加思索地就相信網上的信息呢?!主耶穌說過:「你們不要論斷人,就不被論斷;你們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路加福音6:37)這個世界被撒但敗壞得充滿了謊言,充滿了欺騙,處處都是詭詐,我對網上的信息沒有做任何調查就一味地相信,我這不是自欺欺人,是隨從惡者論斷嗎?媽媽看我沒有作聲,遞過來一本《話在肉身顯現》,心平氣和的對我說,「神的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寫在裡面,我希望你能放下觀念,好好的考察,有什麼疑問可以提出來,我們一起交通。」我接過書,默默地看了起來。可我並不是存著尋求真理的心態看,而是研究的心理,想通過自己的知識和科學來衡量神的話、認證神的話,甚至想反駁神的話,但神的話讓我無法反駁。正是我對待神的話這種輕漫態度,導致我無法獲得聖靈的開啟光照,以至於我始終持守自己的謬妄。想到這裡,我跟媽媽說:「從今以後我不反對你信全能神了,但我沒有辦法跟你一起呼求全能神的名,因我是呼求主耶穌的名考入理想的大學,因主耶穌的名我又得到了全額獎學金出國深造。因著主耶穌我得了這麼大的恩典,我怎能因為全能神而背棄主耶穌的名呢?」媽媽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凡是將三步工作分割開來的都是抵擋神的。現在你務必得明白從第一步到現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靈作的工作,毫無疑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媽媽交通說:「你認為接受全能神就是棄絕了主耶穌,其實,耶和華、主耶穌、全能神是一位神,律法時代耶和華神頒布律法帶領人在地上生活,讓人守律法誡命來敬拜神、事奉神。到了律法時代後期,人被撒但敗壞得守不住律法了,都活在了律法的定罪與咒詛中。耶和華神道成肉身以主耶穌這名為人類的罪釘在了十字架上,作了人永遠的贖罪祭,從此人只要在主耶穌面前認罪,神就赦免人的罪,人就不再被律法定罪咒詛了。雖然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但人類犯罪的本性還沒有除去,人還活在犯罪認罪的循環中不能自拔。末世主耶穌再次道成肉身以全能神這名發表真理審判、潔淨人,讓人在神的審判中明白真理、得著真理,藉此脫去撒但性情,被神徹底潔淨,不再犯罪,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被神完全得著,承受神的應許進入神的國。可見,主耶穌、全能神是耶和華神在不同的時代所道成的肉身,是一位神,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