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人相處】放下自己,活得輕鬆!

我這人一向很狂妄,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親戚朋友圈裡,總好管制人,遇到什麼事或做什麼都想讓別人聽我的,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前不久,我到外甥女家住了一段時間,因為外甥女從小在我們家長大,我們親如母女。可後來在相處中,我處處看不慣外甥女的生活習慣,就經常教訓她。

一天早上,我生怕外甥女上班遲到了,早早做好飯等她來吃。可是左等右等,都到了10點多鐘,她還在房間裡沒出來。當我打開門時,看見她躺在床上看手機,我心裡的無名火立時躥了上來,壓都壓不住,就板著臉生氣地說:「你怎麼到現在還沒起床?難道你為了玩手機連班都不上了?這樣下去你指望什麼生活啊?」可是不管我說什麼,她就像沒聽見似的,仍然拿著手機擺弄著,根本沒打算起床,這樣反而讓我更來氣。我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在床上心裡感到堵得慌,心想:這孩子怎麼變成這樣了呢?以前我說什麼她都聽,現在不把我這個舅媽放在眼裡了!我氣得連早飯都沒吃,什麼事都不想做。

後來,我看她幾乎每天晚上到凌晨2點鐘睡覺,第二天上午10點鐘才起床,剛開始我一忍再忍,最終我還是按捺不住火氣,就狠狠地教訓起她來:「你都這麼大了,連正常的生活、作息時間都不知道嗎?晚上是睡覺時間,白天是做事的時間,生活規律都不正常了,你說你還有什麼是正常的……」我的話還沒說完,她就衝著我大聲嚷嚷道:「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個孩子!你老說,真煩人!」我聽到她說出「真煩人」這三個字,心裡就像被針扎似的難受,覺得她在羞辱我,氣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冷靜下來後,我思量著:這孩子怎麼成了這樣子了?我這樣說她,不也是為了她好嗎?她咋絲毫聽不進去,還嫌我煩呢?真是太不像話了!只要一想到她整天拿著手機按來按去,吃飯睡覺都沒個正型,我越想越心煩!

這時,我打開電腦看到一段神的話說:「要是父母對待兒女總站在一個高度上,總說『我是你爹(我是你媽)!你必須得聽我的!』你看這一『必須』「必須」兒女就反感了,這肯定不是正常人性的表現。」「有許多人認為什麼呢?父母做什麼都沒錯,『有許多人認為什麼呢?父母做什麼都沒錯,『我這麼做我只要是為他好就沒錯』,他還有這個思想觀點呢!你怎麼就沒錯呢?你也是敗壞的人類,你怎麼就沒錯呢?你怎麼斷定你自己就沒錯呢?你只要承認你自己沒有真理,是敗壞的人類,那你就有錯,你就能出錯。你能出錯,你怎麼還事事處處都管著別人,管著你兒女,讓兒女處處事事都聽你的呢?這是不是狂妄性情?」(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細細揣摩,我與外甥女之間的關係,不就是像神說的那樣嗎?自從外甥女生下來,她父母就把她寄養在我家裡,我雖然一直把她當作親生女兒對待,但處處管著她,我讓她幹什麼,她一直都很聽話。可現在她長大了,卻把我的話當作耳旁風,甚至有時還嫌我囉嗦,嫌我煩,漸漸地我們之間就有了隔閡,再不像母女那樣親密了。我一直認為是外甥女不懂事造成的,通過看神的話我才明白,原來我與外甥女不能正常相處,就是因著我太狂妄,總站在父母的地位上教訓她,管制她。不管她做什麼、說什麼,我都覺得她年齡小,做事不靠譜,不值得依賴,就會身不由己地想叮囑幾句,直到她按照我說的那樣去做了,我才放下心來。這不是狂得失去理智了嗎?我總認為外甥女不尊重、不理解我,但曾幾何時,我耐心地聽聽她心裡是怎麼想的,有事時也聽取她的意見呢,從來沒有過!這不正如主耶穌說的「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太7:3-4)我從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眼睛總盯在外甥女身上,看她哪兒都不順眼,盡說她的不是。還認為我是她舅媽,是長輩,就有資格、有權力說她,結果時間一長,外甥女被我嘮叨得煩了,心裡肯定也不痛快。現在想想,如果我不是憑著敗壞性情,按著自己的意思教訓她,凡事能按神的話實行,正確對待她,那我們的關係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同時,我從神的話裡明白了,不論臨到什麼事,眼睛不要總盯在別人身上,而是要對照神的話,先認識自己的所作所行是否合神的心意,這才是正常人性該具備的理智。

之後,我就有意識地放下自己,做什麼事多徵求外甥女的意見。當我這樣實行了一段時間之後,感覺自己和外甥女的關係比之前融洽了一些,但臨到不合自己意的事時,裡面還是挺難受的。記得那天中午我和外甥女吃飯時,她拉著臉說:「今天菜燒得真難吃,你這麼大年齡怎麼連菜都不會燒,最基本的事你都做不好!」聽了這話,我心裡感到很不舒服,這丫頭說話怎麼這麼傷人呢,什麼叫「真難吃」、「這麼大年齡」?說話沒大沒小,家務事和生活費幾乎我全包了,她還挑三揀四的,真是太不盡人意了!當時我真想教訓她一頓,可我知道這樣做不合神的心意。我放下碗回到房間,跪在地上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心裡好難受,求你保守我不憑撒但的敗壞性情活著,我願按你的要求做。阿們!」

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對待兒女、對待自己的家人就跟對待一個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樣,雖然有責任,有關係,但是站的地位、角度與朋友或者普通的弟兄姊妹是一樣的,是一樣的就行了。這裡就是不能轄制,不能管束,不能總想掌控、控制他的一切,允許他出錯,允許他說錯話,允許他辦幼稚不成熟的事、辦愚昧的事,但是不管發生什麼事,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嘮,說,交通,尋求。你看這態度不就好了嗎?不就端正了嗎?這裡放下的是什麼?(地位和身段。)就是放下父母的那個地位,放下父母的架子,對父母來說放下父母對兒女的這一切的責任,自己認為自己該擔的責任、自己該盡的該做的,而是盡到一個普通弟兄姊妹的責任就行了。放下父母的架子,放下父母的地位,放下父母的身分,這就妥了。」(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我要學會放下自己,站在平等的地位上跟外甥女相處,多跟她在一起嘮嘮,多聽聽她的想法,學會站在她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不再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強求她,而是把自己的看見說出來,讓她自己去選擇,給她一個自由的空間!再回想外甥女成長期間,我一直是站在父母的位子上來要求她,看她說錯話、做錯事時,我就管著她、教訓她;有時看她花錢特別厲害,我就又數落她,甚至還想控制她的錢財,從沒有放下長輩的架子,把她當做朋友那樣對待。我們倆雖然是兩代人,但都是神造的受造之物,在神面前都是平等的,她做的怎麼樣神會掌管,我憑什麼站地位管制她呢?不管臨到什麼事,我應該跟她心平氣和地「嘮嗑」、談心,幫助她認識到自己的缺欠,幫助她扭轉,盡到自己的責任就行了。

之後,我就嘗試著和外甥女嘮嗑、談心,這樣實行時,真看到了神的祝福。每次和她在一起嘮時,談談她與朋友之間發生的事,談談她工作上的事,也談談我倆之間發生的事,漸漸地我們的心拉近了,相處得很愉快。一次,談到之前爭吵的話題時,我慚愧地說:「哎,都怪我當時放不下自己的身架,憑著狂妄性情來對待你,害得咱倆都不愉快。」外甥女搖搖頭說:「都是我太任性了,以後你說得對的地方,我也採納!不再跟你死強了。」之後,我們倆都會心地笑了。

現在,有時我和外甥女也會遇到不開心的事,但有神的話語帶領,我放下自己就能正確對待了,每天活得更加輕鬆釋放!經歷過來就體會到,這樣的幸福生活,不是用錢能買來的,也不是靠勢力能奪來的,而是末後基督所發表的一切真理帶來的。神的話使我的狂妄性情變化了不少,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拯救,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阿們!

筆者:安徽省 何靜

延伸閱讀

天國夢醒了 我是一名基督徒,信主時,我一直堅信:主是信實的,只要我們像保羅一樣為主跑路花費,勞苦作工,多傳福音,肯定能蒙神稱許被提進天國。就這樣,我便活在自己的美夢裡,希望有一天能夢想成真。後來,我的一個同學把全...
那段被軟禁的日子 「爸爸,你知道信神好,你也常說我信神後懂事了,知道關心體貼人了,可為什麼還這樣逼迫我和媽媽呢?」張敏幾乎要哭出聲來,可爸爸拍著桌子大聲說:「你不想活了?共產黨正在到處抓捕信全能神的人,村書記剛走,他已...
信心,在風雨中前行 驕陽似火的夏季,陽光炙烤著大地,樹上的知了懶洋洋地鳴叫著。李陽像往常一樣盡完本分走在路上,回想著離別前孩子稚嫩的臉龐,李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如果不是為了躲避中共政府的抓捕,她是不會和家人分離而逃離...
【基督徒真實經歷】一場罕見病,帶來的意外收穫!(下)... 在養病的大半年裡,小英每天除了熬藥、喝藥、正常生活以外,就是聚會、讀神的話。一天,小英看到神的話說:「科學是什麼?科學說白了就是對人好奇的事、人不知道的事、神沒告訴給人的事,人所探索的奧祕的一種想像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