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死不屈(一)

1968年我接受了主耶穌的救恩,接受後非常熱心,當時我們這裡信主的人很少,我每天晚上出去傳福音。幾年後,主帶領我們傳了200多人,建立了地方教會,我也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講道人。在信神期間,因中共的逼迫,我曾三次被抓,使我一生難以忘懷。

1978年元月的一天,大隊支書、治保主任和大隊委員,一行三人來到我家,讓我帶著行李到大隊參加學習班。我心想:我也沒犯錯,參加什麼學習班?我不解地問:「你們讓我去學習什麼?」他們說:「你去了就知道啦。」我去了見到有我們十幾個信主的人、還有四五類分子(地主、富農、右派等)七人、小偷兩個人,他們就讓我們一起學習。第二天,鄉政府派來一個姓徐的老紅軍,是工作隊隊長,他進屋就滿臉殺氣地罵我們信主的人:「他媽的!共產黨打的天下,你們不好好感謝共產黨卻信起主來了,這次非整治整治你們,讓你們再信主……」說完後,他就召集了三十名村黨員幹部,把我們十幾個弟兄姊妹圍在中間進行批鬥,他們都緊握拳頭猛勁地捶打我們,捶倒再讓爬起,就這樣反反覆覆,把我們折騰得暈頭轉向,感到噁心想嘔吐。此時我心裡特別憤恨中共這個邪黨,我們信神何罪之有,他們竟然這樣對待我們。三天後,有的信徒受不了了,送上禮的就被放了,也有不敢信的回去了,最後就剩我一個人了。看到中共這樣批鬥我們信主之人,目的就是讓我們都屈服在它的淫威之下,遠離主,背叛主。想到這裡我只有默默地禱告主,求主加給我力量,就是剩下我一個人也不能背叛主。

主耶穌,傳福音,寧死不屈,批鬥,救恩,教會,逼迫,酷刑

後來,他們白天讓我們建學校。晚飯後,讓我們學習毛主席語錄,只要油燈一吹滅,他們就開始批鬥我……對我猛打、猛捶、猛踢一番,他們才善罷甘休。一次,有人一拳打在我的後腦勺上,我昏死過去一個半小時才醒過來,就這樣他們還不停手。一番整治過後,再讓我學習毛主席語錄,天天如此。每天晚上,我都被他們暴打得渾身疼痛難以入睡,臉上淌滿了淚水,跪在地上向主禱告:「主啊,在中國信主咋這麼難呢?我們到什麼時候才能不受逼迫呀,我實在受不了這樣的折磨了。主啊,求你保守我的心……」禱告中我想起主的話:「並且你們要為我的名被眾人恨惡。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馬太福音10:22 )有了主的話,我心裡稍平靜了一些,不再感覺那麼痛苦了。是啊,我今天受這苦是有價值有意義的,我一定要堅持到底,堅絕不能背叛神、做傷神心的事。有主與我同在,使我有了與中共惡魔爭戰到底的決心和勇氣。就這樣的環境一直持續了三個多月,我被中共批鬥了108場。

在此期間,我的家人也跟著受牽連,中共把我妻子和兩歲的孩子也抓來關了半個月,並暴打我妻子兩次。我妻子回家後,他們還讓我妻子抱著孩子幹活,卻不給記工分,逼得我妻子只好在家賣點糞掙工分。當隊裡分菜、分糧食時也不給我們,還惡毒地說:「讓主給你們吃吧!看主給不給你們吃的,再讓你們信主! 非讓你們餓得脫層皮不可! 」面對中共殘忍的虐待!我妻子只好找野菜和嫩樹葉煮著吃,就這樣她依靠主忍飢挨餓渡過了三個多月。

我也不例外,他們每天只讓我吃一頓飯,卻要一整天出苦力建學校。一天,大隊長讓我上房拉檁條。我說:「我渾身疼痛,兩腿發軟,頭也發暈上不去。」大隊長譏笑著命令道:「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你不是信主嗎?難道你們的主不保佑你嗎?」心想我要不上,到晚上又是一頓毒打,無奈,我就只好上了。當我蹌蹌踉踉站在房頂上,雙手拉著繩子吃力地往上拉檁條時,我感到頭一暈,眼一黑,也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第二天早上,我甦醒過來時,已在縣醫院的病床上,脊骨被摔壞了三節。因沒錢治病,我只好讓弟弟把我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賣了,又借了一些錢再繼續治療。在這期間,大隊幹部還譏笑道:「你信主,讓主保佑你不摔下來呀!」然後又威脅道:「這算你是因禍得福了,要不是你被摔著,非要判你坐幾年監不可。」當時我又氣又恨,看到共產黨沒有人性,把我折磨致殘,竟然沒有一點良心的譴責,還取笑我。信神本是天經地義的事,卻遭到中共如此的迫害,它們真是太邪惡了!當時我非常軟弱,看到自己被中共折磨得生不如死,也真想一死了之。就在我難以支撐時,主的話引導了我:「我所喝的杯,你們必要喝;」(馬太福音 20:23)是呀!主耶穌為了拯救人類受盡逼迫、患難,最終被釘在十字架上。我信主跟從主也得經受逼迫患難之苦,只有在中共的逼迫中站住見證,才是對主有真實的信心。我明白主的心意後,心裡立時剛強起來,也不再消極發怨言了。最後住院一年,因沒錢治療,脊骨還沒痊癒我就出院了,如今我成了個駝背。

一晃幾年過去了,教會逐步荒涼,但我相信主必再來。1995年年底,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讀著全能神的話,享受著聖靈作工,過上了真正的教會生活,心靈裡越來越充實。今生終於盼到主回來了,於是我就投入到了福音擴展的行列中。可是中共對基督教的逼迫始終沒有放鬆,而是越來越升級了……

2003年正月的一天,天飄著雪花,我在一個弟兄家吃過早飯,正準備去傳福音,突然縣公安局來了四個人,說我是傳教的,擾亂社會治安,不由分說就把我押上了警車。此時,我一想起中共惡魔對人的凶殘虐待,就嚇得心裡「砰砰」直跳,我坐在車上不住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現在心中非常害怕,求你保守我剛強起來,不管他們怎麼對待我,我堅決不當賣主的猶大。」禱告後,神的話開啟了我:「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六篇說話》)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心裡平靜了下來,是啊,今天我臨到這事都有神的許可,神要藉著這樣的逼迫來檢驗我的信心,有神與我同在我還怕什麼,我一定要為神站住見證滿足神心。

到了公安局後,他們就開始搜身,把我身上僅有的148元錢拿走了,其他什麼也沒搜出來。警察讓我跪下,我說:「我除了跪創造天地萬物的真神以外,不跪任何人。」我話音剛落,兩個警察抓住我的頭髮,就對我拳打腳踢,最後,他們用腳猛踹我的小腿,一下子把我踹跪在地上。一個警察厲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裡?到底是幹啥的?在哪裡活動?你們的帶領是誰?你傳了多少人?」我說:「一概不知。」警察拍著桌子大聲吼道:「不怕你嘴硬!不說,有你好受的……」他們一直審問到中午,也沒結果。吃飯時,警察端來一碗辣椒湯逼我喝,我喝了兩三口,辣得我直掉眼淚,警察卻哈哈大笑,逼我繼續喝。我默默禱告神,就看見了神作為。這時,有人叫他們,他們就出去了,我趁機把辣椒湯倒了。他們回來就把我送到了拘留所。隔了一天,他們開始提審我,警察恐嚇道:「我們已掌握了你的證據,你是傳道的,你以前因信耶穌還被批鬥過,你真是不務正業!抓住你這種人就判你的刑,判你十年八年也不虧你。」我義正嚴辭地說:「我只是信神,犯啥法了?政府不是提倡宗教信仰自由嗎?你們這不是明知故犯嗎?難道就沒有法律了嗎?」幾名警察聽後惱羞成怒,有一名當官的,手拍桌子怒吼道:「你還不服,你這傢伙極不老實,還敢強嘴。告訴你,中央下令,對你們這些人不能手軟。偷盜、搶劫的抓到了,幾天就可以出去,唯獨你們信神就不行,再不老實,有你好受的。」聽到這話,我看到中共惡魔就是打擊正義,扶持邪惡的暴徒,哪裡是除暴安良的父母官。之後他們多次提審我,無論怎麼他們威脅、恐嚇我,始終沒有從我這裡得到他們想要的任何信息。(未完待續)

下一篇《寧死不屈(二)》

延伸閱讀

七年逃亡苦 主恩相伴甜 我今年70歲,在紅旗下長大。1995年1月,被病魔纏身的我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不久我身上大大小小的病(眩昏症、膽結石、牛皮癬)都奇蹟般地痊癒了,讓我看到了主的全能與憐愛。想到自己身上幾種疾病沒花一分錢...
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系列採訪紀實——基督徒張曉陽的經歷(上)... 故事整理人:金薇 受訪人:張曉陽 受訪時間:2016年6月14日 受訪人簡歷:張曉陽,女,今年33歲,出生在安徽省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家裡有姐妹四人,父親因信神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被迫逃亡在外二...
中秋夜晚的「宴席」 夕陽西下,王林離開了聚會點,匆匆回到租房處。剛走到房東家大門口就聽到屋裡人聲嘈雜。他微微一愣放慢了腳步,小心翼翼地側耳傾聽,確定無人談論有關信神的事,他才慢慢地推開了房門。在這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中他不...
「媽媽,千萬別回家!」 三月餘寒未了,一股寒風撲在臉上,楊凡不禁打了個冷顫,她騎著電動車行駛在行人漸漸稀少的馬路上。一想到馬上就要看到好久未見的丈夫和兒子了,楊凡的心裡不免有些激動,隨之一連串的問號也浮現在腦海:丈夫的工作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