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反思:「瀟灑」過後,真能擺脫心靈空虛的痛苦嗎

俗話說:「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我一直認為人生在世就得吃喝玩樂,享受醉生夢死的生活,否則就是不懂生活、枉為人世。但我一次次「瀟灑」走過後,雖然忘記了暫時的煩惱,卻難以擺脫虛空的痛苦。到底什麼是真正的幸福,直到信神後,我才找到了答案……

及時行樂,忘卻了暫時的煩惱

我很愛結交朋友,喜歡打扮、吃喝玩樂,沒事就和朋友一起逛街,打牌,上飯店,下歌廳,我覺得這樣活著很瀟灑。

兩人女孩逛街

結婚後我和丈夫開了一家飯店,從早忙到晚,沒有一天空閒時間出去玩了。朋友來我店吃飯,我也沒時間和她們聊天。朋友走後我心裡越想越不是滋味,以前那種瀟灑的生活再也過不上了,真是不甘心。我經常埋怨丈夫:「你看娟子天天溜達玩多瀟灑呀!我可幹夠了,咱把店兌出去吧,你自己做點買賣,我就可以和娟子她們一樣隨便玩,天天這樣忙活都煩死了。」後來丈夫終於答應了,他和別人開石場,我又重新過上了以前的生活。一天玩兩場麻將,剩餘時間我就和朋友逛街買名牌衣服、買化妝品,逛夠了就上飯店,心想: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一天,我小叔子突然出車禍死了,這突如其來的噩耗如同晴天霹靂,我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他才32歲,多好的年齡呀!我看見婆婆抱著死去的兒子失聲痛哭,撕心裂肺,這一幕讓我深有感觸:人咋這麼脆弱呢?說死就死了呢?人的生命真是太脆弱了!但過後我又想:人的一生真的太短暫了!這該玩就得玩,要不都對不起自己,白來世上一回。

從此,我玩得更瘋狂了,一天玩三場麻將,有時候玩開心了,幾個麻友一起去飯店吃飯喝酒,然後到舞廳蹦迪。隨著節奏感極強的音樂,變幻莫測的閃爍燈光,我擺動著身體,忘情地蹦跳著,越玩越刺激,感覺心裡所有的煩惱都沒了。

「瀟灑」過後,心靈卻虛空痛苦

久而久之,我心裡總感到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空虛。有一次,我跳完舞回到家已經是後半夜了,丈夫還沒有回來。我站在空蕩蕩的房間裡,一種莫名的空虛感向我襲來,我的心有些沉悶、淒涼。看著熟睡的女兒,我心裡感到很愧疚,我常常出去玩,把女兒孤零零地丟在家裡,沒有盡到母親的責任,我是一個不稱職的母親啊!難道我就該這麼活著?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嗎?心裡那股空空的感覺纏繞在我的心頭,久久不能散去……不知什麼時候我才睡著了。

早上醒來,我心裡那股空落落的感覺依然沒有消失。我木然地躺在床上,吃、睡、玩的生活我感覺膩了,突然有一種活夠了的感覺,要不是牽掛孩子,我真想一死了之,擺脫這虛空的生活。

後來,我丈夫也被這醉生夢死的生活吞噬了,為了尋找刺激他開始吸毒,最後被抓判刑坐牢。無奈,我和孩子搬回媽媽家住,天天悶悶不樂,無精打采,我已失去了玩的興致,但為了打發無聊的時光,我只能隨著同學朋友去酒吧喝酒,去KTV唱歌,消愁解悶,苟活在這個世上。

神話語揭示痛苦的根源

當我最痛苦,最無助的時候,神的國度福音臨到了我。

我看到神的話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

神話語將我所過的腐朽生活的現狀揭示得淋漓盡致。我一直受「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對酒當歌,人生幾何」等撒但哲學、觀點的薰陶,追隨邪惡潮流,不願意幹工作,不願意過平淡的日子,就喜歡過那種吃喝玩樂的生活,認為人就應該這樣瀟灑地活著。後來小叔子意外身亡,但此事不僅沒有引起我對人生的反思,反而讓我認為人的一生太短暫了,說不定什麼時候臨到禍患就死去了,我更應該趁自己現在還活著,及時行樂才不枉活此生。為此,我更加追求紙醉金迷的生活,黑白顛倒、放縱自己,顧不得照顧孩子、照顧家。同樣,與自己一樣被這個時代潮流席捲的丈夫,為了尋求刺激而吸毒,最終鋃鐺入獄。撒但利用這些邪惡的思想觀點毒害了我們的身心,讓我們分不清黑與白,正與邪,追求所謂的肉體享受,醉生夢死,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沒有人生的目標和方向。在神話語的揭示中我幡然醒悟,憑「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對酒當歌,人生幾何」的思想觀點活著,走的是一條墮落的道路,那不是真正的人生,那樣活著沒有任何的意義與價值。我要告別往日的腐朽生活,重新開始新的人生!

從那以後,我有時間就讀神的話,聽神話語詩歌,經常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神的話,我心裡的痛苦煩惱和虛空的感覺漸漸消失了,感受到從未有過的踏實平安。後來我在教會裡還盡上了本分,心裡更加感到充實、踏實有享受,我深深地體會到人活著需要的不是吃喝玩樂,不是任何的物質享受,而是神,是神的話,這才是人活著心靈得以飽足的唯一需求,這樣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幸福生活。

跟朋友重相聚,昔日糜爛的生活再現眼前

有一次,老家的社保局給我打電話讓我回去辦丈夫的醫療保險。朋友得知我要回去都很高興,就連外地的朋友得知我回去也都趕回來了。聽到朋友們對我這麼熱情,我的心也有一些感動,想見見多年未見的朋友,但一想到和朋友見面,肯定又是上飯店、下舞廳,大家在一起吃吃喝喝。這種生活對我來說已經沒意思了,但我擔心自己沒有身量勝不過這個試探。在臨走時,我跪下來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身量幼小,對正面事物、反面事物還沒完全看透,回去與朋友相聚很難保證自己能站立得住。願神保守我說話、做事不放蕩,能時時依靠神,活在神面前。」禱完告後,我就踏上回鄉的旅程。

下車看到了往日的朋友,他們說話還是那樣放蕩,一點都沒有變。想到自己以前就是這樣,但現在我從心裡噁心,就不隨從他們一起說髒話了。

到了吃晚飯的時候,我看著他們互相拼酒,互相攻擊,喝得熱火朝天,大家嘴裡滿了胡言亂語,淫穢不堪,他們也讓我喝酒,我藉口身體不舒服推掉了。看到他們的樣子,讓我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我曾是他們當中的一員,比喝酒誰喝得多,贏了就高興,輸了就罵罵咧咧的,一點人樣都沒有了。現在才感覺到人活在撒但的權下,被撒但愚弄、苦害,早已失去了人格、尊嚴,真是太可憐了。今天是神保守了我,讓我沒有隨從他們放蕩,我在心裡一個勁兒地感謝神。

吃過飯後,朋友們又拉我去了酒吧。進了酒吧,那昏暗的燈光,豪華的裝飾,瘋狂的迪曲,閃爍的霓虹燈,我彷彿進了所多瑪城,不由得想起神的話說:「所多瑪城在人的眼中是讓人的慾望、讓人的邪惡能得到完全飽足的一座城,它夜夜笙歌、嫵媚妖嬈,它的繁華讓人沉迷、癲狂,它的邪惡侵蝕人的心靈,迷惑人墮落。這是一座污鬼邪靈橫行的城,它充滿罪惡,充滿殺戮,充滿血腥與腐臭的味道,它是一座令人毛骨悚然的城,是一座令人卻步的城。在這樣的城中,無論男女老少,沒有人尋找真道,沒有人嚮往光明,沒有人企盼走出罪惡,人活在撒但的掌控之中,活在撒但的敗壞之下,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下,喪失了人性,喪失了理智,喪失了人原有的生存目標,他們抵擋神的惡行累累,他們拒絕神的引導、對抗神的旨意,是他們的惡行將他們與這座城,還有城中所有的活物一步一步帶向滅亡之路。」

對照神的話,再看眼前的朋友,還有那些男男女女,嘴裡說著不堪入耳的下流話,舉止下流……他們蹦著、跳著、打鬧著、怒罵著……形色各異、醜態百出。他們的活出跟所多瑪城裡的人有什麼區別呢?所多瑪城的人就是因為淫亂成性、敗壞成風而觸及神的眼目,最終被神的烈火焚燒。此時我有種心有餘悸的感覺,若不是神揀選了我,使我有幸從神的話中明白真理,我還不知道什麼是美與醜、黑與白、更不知道怎樣做人、怎樣生活,今天的我不仍憑「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這樣的生存法則活著,和朋友在一起尋歡作樂,過這種墮落、靡爛的生活嗎?我真的很慶幸,是神恩待了我,使我脫離了撒但的殘害,活出了一些人的模樣。

感念神恩,我找到了幸福

此時我又想到神的話說:「你們信神到現在,缺什麼少什麼了?我給你算算你們都缺什麼少什麼了,缺少了放縱,缺少了隨心所欲,缺少了沒心沒肺地活著,缺少了吃搖頭丸的機會,缺少了去夜總會、酒吧跳舞、唱歌、蹦迪的機會,也缺少了在邪惡潮流當中混吃混喝的機會,沒有這些日子了。但是更多的是得著了什麼呢?人常常會感覺到信神挺快樂的,無憂無慮的,如果這一輩子都能這麼活著也挺好的,也不錯,得到的更多是快樂、幸福、平安。這些東西實不實惠?……在人接受神的生命作生命的同時,人明白了真理,有了做人的原則,有了做人的根,也有了做人行路的方向,人不再受撒但迷惑、捆綁,也不再被惡人迷惑、利用,不再被這個邪惡潮流污染、玷污、捆綁、引誘,人活在天地間自由了,釋放了,能真正地活在神的權下,不再受任何邪惡勢力與黑暗勢力的殘害了。」

揣摩著神的話,我在心裡默默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想想這幾年活在神家裡讀神的話,聚會,盡本分,讓我明白了一些真理,認識到注重吃喝玩樂並不是幸福的人生,從而遠離世界邪惡潮流,開始憑神的話做人做事,活出了一點人的模樣,讓我真正體嘗到了心靈的平安喜樂,這個平安喜樂用社會上任何一樣吃喝玩樂與享受都不能代替的,這才是真正的幸福!

後來,朋友再請我吃飯,上歌舞廳,我都拒絕了,如今我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心裡踏實得安慰。一切的榮耀歸於神!

筆者: 中國  進取

延伸閱讀什麼是真正的人生:

人生短暫,如何不再虛度⋯⋯

虛空和迷茫,不是青春該有的樣子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