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帶領我逃出宗教巴比倫城

我和妻子剛結婚時就都接受了主耶穌的救恩,幾年後,我成了大讚美派分區第一長老負責人。後來,三個女兒也都在牧區帶教會、搞事工。2012年5月,我通過讀全能神的話,定真了全能神就是我日夜盼望的主耶穌的顯現。那一刻,我激動萬分,巴不得把主再來的大好消息一下子都告訴給主內的弟兄姊妹。我給遠在新疆的沈同工夫妻倆打電話,但我沒想到,沈同工夫妻倆居然把我與他們80多分鐘的通話過程全部錄音,刻錄成光盤郵寄到了我們牧區。一時間,我信「東方閃電」的消息被牧師、領袖知道了。

2012年6月的一天中午,李牧師夫妻倆,齊牧師以及崔、王、丁、劉幾個領袖來到我家。看到他們大張旗鼓地來了,我心想:這些年他們一直都在抵制「東方閃電」,對待接受「東方閃電」的信徒,他們的態度很強硬……想到這些,我默默地禱告神,求神帶領我面對這個場面!這時,崔領袖拉著官腔對我說:「老陳,聽說你信了『東方閃電』,是不是啊?」我鎮定地點點頭說:「是的,我看了『東方閃電』的書,全能神發表的話語都是真理實際,全能神的確就是主耶穌的顯現!」這時,丁領袖指著我說:「我們說過多少次了,不能隨便聽信陌生人傳道,你現在不光自己信,還在教會裡偷羊了,你對得起主嗎?」我說:「我們盼望多年的主耶穌早已回來,作了一步新工作,你們不尋求考察,還不讓弟兄姊妹尋求,你們才是對不起主的人!」崔領袖生氣地說:「如果你堅持信『東方閃電』,那我們會通知所有的弟兄姊妹都不買你的油條,你的油條賣不出去,沒有了生活出路,看你怎麼辦……」聽著崔領袖的話,我心裡「咯噔」一下:如果牧師長老真通知弟兄姊妹,那我的油條還賣給誰呀?這以後的生活該怎麼辦?這時,我想到主耶穌說過:「所以,不要憂慮說:『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太6:31-34)主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想起自己還有幾畝田地,每年都可以收一些糧食,我不是照樣可以生活嗎?想到這裡我堅定地對他們說:「我既然定真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不管你們怎麼攔阻,我也不會走回頭路的。」

後來,他們看我不隨從他們就只好走了。他們剛走不久,大女兒就打來電話,妻子接了電話,女兒哭著說:「媽,自從我爸信了『東方閃電』後,我們姐妹三個在教會裡都受牽連,領袖們指責我們沒本事把我爸拉回頭,還說我們姐妹三個都是懷疑的對象,這樣我們姐妹三個在教會裡也呆不下去了,以後的工作都受影響……」妻子放下電話,眼淚直往下掉,說:「你不為自己著想,也得為女兒們著想呀,以後叫她們在教會裡咋作工?」聽了妻子的一番話,我的心好痛,想到這些宗教領袖把我接受神新工作的事傳遍整個教會,現在三個女兒在教會裡被別人看不起,認為是我連累了她們,宗教牧師不是故意在挑撥離間嗎?他們真是太惡毒了。可一想:我從神的話中認出全能神就是我多年苦盼的主耶穌呀!現在我得站在神一邊,這樣我們一家人才能有機會得著神的末世救恩。想到這兒,我說道:「以前我受牧師的迷惑,沒有考察『東方閃電』,現在我知道主已經回來了,我不能不接受神啊!你叫我背叛牧師他們可以,但我不能背叛神,聖經裡說:『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來10:26)信主不就是想得到生命嗎?現在神不作恩典時代那步工作了,你還叫我在宗教裡守,守來守去到最後啥也得不著呀!」妻子說:「不是不讓你信,是讓你等過了這個風頭,再偷偷地信,不行嗎?」我說:「你讓我過了這個風頭再偷著信,能行嗎?我每次到牧區開同工會時,那些領袖叫我們都排好隊,一個接一個地禱告咒詛『東方閃電』,主耶穌告誡我們不要論斷人,更別說定罪咒詛『東方閃電』了!主耶穌說過:『凡說話干犯人子的,還可得赦免;惟獨說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太12:32)『東方閃電』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就是神自己啊!現在教會的領袖定罪咒詛『東方閃電』,他們已經遭到神的報應了,分區的三個長老,兩個得了癌症,有一個已經死了,另外一個天天化療,剩下我一人蒙神揀選了,我不趕緊跟上,還跟他們一起定罪神,下一個遭懲罰的就是我了。啟示錄中說:『我又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災殃;因她的罪惡滔天,她的不義,神已經想起來了。」』(啟18:4-5)現在只有接受神末世作工的教會才是真正的教會,他們所在的教會已經淪為宗教巴比倫了,我們都得抓緊時間從大巴比倫裡面逃出來,就跟羅得逃出所多瑪的時候一樣!不要回頭看,回頭沒好呀!我現在已經逃出來了,你還想讓我回去,工資照拿,還不得罪牧師,哪有那麼好的事啊?雖然你和女兒們現在接受不了全能神,但是真理能征服我們,總有一天你會相信的。」妻子聽了我的交通也不說什麼了,感謝神加給我信心,讓我在牧師、妻子的逼迫中站住了見證

接下來,牧師長老並沒有放棄對我的攪擾和攔阻,我妻子當時也沒有分辨,就聽他們的話,不讓我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接觸,我只能藉著早上賣油條的時間,偶爾和全能神教會的楊弟兄接觸一會兒,但也只能匆匆說幾句。楊弟兄讓我從神的話中看事,不管他們說什麼都不能中計,就能為神站住見證,還囑咐我要多用心禱告依靠神的帶領,神一定會給我開闢出路的!聽了楊弟兄的交通,我想到了神的話說:「你要忍受一切,為我肯撇下一切拚命地跟從,付出一切代價,這是考驗你的時候,能否獻上忠心?能否忠心跟從我到路終?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摘自《第十篇說話》)神的話讓我明白了:神這是在考驗我的信心啊!我立下心志:無論宗教牧師利用什麼方式來逼迫我,我也絕不回到宗教裡,有神帶領我還怕什麼,我有信心走這條路。

過了幾天,李牧師夫妻倆、齊牧師、王牧師、崔領袖他們又來了。王牧師笑著說:「陳大哥,你以前為主做了不少的貢獻,你的三個女兒都在教會服事,而且都嫁在外地很少回家照顧你,像你這麼大的年紀,只要你回頭,教會就給你養老,你若是現在離開了教會那就什麼都沒了,你的女兒們也會因你離開教會而不管你,大姐到時也會怪罪你,到時你怎麼辦?……」聽了這些話,我心裡不由自主地為自己以後的生活擔心起來,自己的年齡越來越大,如果以後真的沒人管,可真要遭罪了!就在我心裡軟弱時,我又想到聖經上說:「我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必收留我。」(詩27:10)感謝神的開啟,想到今天主耶穌回來了,我能跟上主的新工作就是最大的福氣,我也就知足了,以後的生活神自有安排。想到這兒,我心裡一下子亮堂了。

他們看我沒吭聲,崔領袖拉著官腔接過話茬說:「我們現在信主耶穌受逼迫比信『東方閃電』小多了,他們信全能神,政府天天逼迫,被抓了還得罰款,弄不好還要坐牢,我勸你還是趕快回來吧!」我立即說:「歷來真道受逼迫,主耶穌來作工時,就遭受到人的譏笑、藐視和棄絕,但主耶穌的救贖工作不也完成了嗎?主耶穌說:『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路17:24-25)全能神就是道成肉身的基督,是人子,今天全能神來作工,又被整個宗教界棄絕,神為拯救我們人類尚且能受那麼多苦,我為得著真道受這一點苦又算什麼呢?我既然定真了這個真道,是不會回頭的,你們就別再勸我了。」齊牧師聽了我的話後,他生氣地站了起來,跑到我妻子身邊說一些難聽的話,就氣沖沖地走了。

他們走後妻子滿臉愁容地對我說:「我們倆各有各的選擇,是你離開這個家還是我離開?」我沒有吭聲,妻子看我沒有說話就哭泣著收拾包袱。我心平氣和地說:「你不要這樣,你是上撒但的當了,撒但就是捏造謊言,攻擊、毀謗神的作工,讓你受迷惑,導致我們一家不和。經上說:『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弗6:13)『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弗6:17)我們信神就要聽神的話,拿著神的話當寶劍打敗撒但。」我邊說邊把她的包袱奪了下來,妻子才沒有走。我看到妻子被宗教領袖迷惑太深,給我、給她都帶來極大的痛苦。此時,我傷心地走出家門來到野外,痛苦地唱著大衛的詩篇:「神啊,求你伸我的冤,向不虔誠的國為我辨屈;求你救我脫離詭詐不義的人。因為你是賜我力量的神,為何丟棄我呢?我為何因仇敵的欺壓時常哀痛呢?求你發出你的亮光和真實,好引導我,帶我到你的聖山,到你的居所!」(詩43:1-3)唱完這首歌,我心裡感到好受一點了,也有信心走下去了。

回想自從我信全能神到現在,牧師、領袖三天兩頭地來攪擾攔阻我,想方設法地抓住我的弱點,利用家人的情感還有利益來引誘、攻擊我,企圖把我拉回原教會,棄絕神的末世作工,與他們一起被毀滅,他們的存心太惡毒了!這讓我想到一段神的話:「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全能神的話語一針見血地揭示了宗教牧師領袖們抵擋神的實質,讓我對他們有了更實際的分辨。這些宗教牧師領袖裝備了不少聖經理論,天天給信徒講道,外表謙卑,講愛心、講包容忍耐,其實就是迷惑信徒,讓人把他們當神敬拜。當神來作末世的工作時,他們不尋求考察就定罪褻瀆,還攔阻信徒考察真道跟隨神,他們就是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敵基督,與主耶穌在猶太作工時的那些抵擋主的法利賽人同出一轍。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神話語引領我走上人生正道 我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從小父親就教育我長大後要走正道,但到底什麼是真正的人生正道我並不知道。參加工作後,我踏踏實實地工作,通過自己的努力由一名普通的業務員提升為公司的副經理。後來隨著改革開放,身邊的許...
謠言能經得住真理的檢驗嗎? 1991年,道成肉身的全能神顯現作工在中國,在恩典時代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聖經預言的「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的工作,向我們人類打開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所有奧祕,發表了潔淨、拯救人類的真理。各宗各...
離別前的午餐 烈日當空的中午,太陽烘烤著大地。艷陽下,臉上帶著幾分憂愁的葉子緊緊地牽著11歲的兒子的手,走進了兒子最愛吃的回鍋肉餐館。這是葉子最後一次陪兒子吃回鍋肉,因為明天她就要因躲避中共的抓捕而離開家、離開兒子...
初秋之夜的故事 黃昏,太陽即將落山的時候,一輛從鎮裡到鄉下的客車在村口剛停下,雨桐從車上下來了。看到路邊的玉米地,她心裡感嘆道:幾天沒來,玉米都結棒了,這莊稼長得好快呀!她拍拍褲子上的塵土,回頭看客車時,車已行駛得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