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各派在這裡「合一」了

小時候,在我上學的路上,經常遇到一位大姐拖著病懨懨的身子去找我們學校附近的一個嬸嬸,聽大人們說,這位大姐是去找她們信主的,是真耶穌派的。當時我心想:我媽也信耶穌,是去教堂裡信,這位大姐和我媽信的咋不一樣呢?有一天,我們村上的一個嫂子來找我媽,說她一家人在呼喊派信主耶穌,她兒子找了一個對象,女方的父母是在生命道派信主的,女方家提出她一家人必須到生命道派信主才同意這門婚事。嫂子說不信吧,但兒子很看好這一門親事,信吧,他們現在是在呼喊派裡信主,兩家不是一個派別……我在一邊聽著,由於當時還小也聽不太懂,只是在心裡想:嫂子家在呼喊派信主,她兒子媳婦家在生命道派信主,我媽是去教堂信耶穌,還有在上學的路上遇見的那個大姐在真耶穌派信主,他們信的咋都不一樣呢?同樣都是信主的,為啥有這麼多教派呢?過後我尋問過我媽,但也沒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

結婚後,我和丈夫為了謀生,來到外地做生意。一天,我去找一個做生意的老鄉玩,老鄉問我是否聽說過主耶穌,我告訴她我媽就是信耶穌的。老鄉說現在主耶穌已經二次再來了,又作了一步新工作,這次神的名不再叫耶穌,而是叫全能神,她現在信的就是全能神。聽到這兒,我心裡不禁在想:你信的咋和我媽信的又不一樣呢?咋這麼多派別呢?想到這裡,我心裡有些矛盾,就不想再聽下去,於是便找個藉口離開了。

一天,老鄉又來到我家給我傳福音。這時,我問她:我在老家發現有人在生命道派信主,有人在真耶穌派信主,有人在呼喊派信主,還有我媽在教堂信耶穌,你們又信全能神,我不明白,同樣都是信神的,怎麼還有這麼多派別呢?老鄉說她以前也不明白這個問題,後來她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看了全能神的話語才明白的。隨後,她給我讀了幾段全能神的話:「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像,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人都狂妄自大、心中無神,明白點道理就自立山頭,形成許多宗派……」「人裡面這個背叛不知不覺就把神架空了,自己就形成一個某某宗派、某某派別,各宗各派怎麼產生的?就這麼產生的。」(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人研究聖經多少年,作了多少解釋,下了多少功夫,人對聖經的看法也有許多的分歧,一直爭論不休,以致形成今天的兩千多宗派。」(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讀完神的話,通過老鄉的交通我知道了,由於人經撒但敗壞都狂妄自大,在作工事奉主之時,都是靠著自己的頭腦、恩賜與知識斷章取義地解釋聖經,片面地持守聖經裡的某一些字句,有的人倡導持守聖經裡的因信稱義,有的人注重講解悔改重生的道,有的人高舉聖經中關於讚美敬拜的章節,有的人著重追求聖靈充滿……在整個宗教界,就因著人的狂妄自大、自以為是,對聖經的理解才有了許多分歧,並且人都認為自己的意思就是神的意思,自己對聖經的理解就是最正確的,因而不能認同別人的看法與觀點。所以,宗教界的信神之人在頑固地持守自己所信的道是真道的同時,而竭力地否認、排斥他人的領受。因著相持不下,人就開始另立山頭、各拉一派,建立自己所謂的真教會,時至今日就形成了兩千多個派別。唉!難怪信主耶穌有這麼多的教派,原來是這麼回事。

隨後,我又問老鄉那各宗各派難道就不能合一歸到一起了嗎?老鄉交通說:「當然能了!以賽亞書2章2節說:『末後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以弗所書1章10節說:『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裡面同歸於一。』可見,末後的日子,萬民要流歸神的山,要在基督裡同歸於一,這是神定意要成就的事實,但是這個工作只有神親自來作,除他以外的任何人都作不了。我們來看一段全能神的話吧。神說:『……不管你是哪個教派的最終都得歸服在神的權下,這工作只有神自己能作,這是任何一個教主都作不了的工作。世界雖然分為幾大派別,各個派別都有教主、都有統領,跟隨的人也分布於地球表面的不同國家,分布於不同區域,在同一個國家中就有不同的幾種派別,幾乎每一個國家都是如此,不管是大國還是小國,但不管世界各地的派別有多少種,歸根結底,全宇之下的人都是隨著一位神的帶領而生存的,並非是派別的教主或是統領帶領其生存下來的。也就是說,帶領人類的不是某個教主或統領,而是造了天地、造了萬物又造了人類的造物的主在帶領著全人類,這是事實。儘管世界有幾大宗派,但不管宗派有多大都是在造物主的權下生存的,任何一個宗派都跳不出這個範圍。人類的發展、社會的更替、自然科學的發達都離不開造物主的安排,這些工作並不是某一個教主能做到的。教主只是某一個宗派的統領,並不能代表神,並不代表是創造天地萬物的,教主可以統領整個教派的所有人士,但並不能統領天下所有的受造之物,這是人人皆知的事實。教主只能是一個統領,不能與神(造物的主)平起平坐,萬物都在造物主的手中,到最終也都得歸在造物主的手中,人類本是神造的,不管是什麼教派都得歸在神的權下,這是必然趨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讀完神的話,老鄉交通道:「世界上雖有很多不同的派別,每個教派又都有許多的教主、統領,但這些教主、統領即使地位顯赫,知識淵博,也只是一個經撒但敗壞的受造之物,身上滿了撒但性情,根本不具備真理,也不能帶領整個宗教界的教派向前發展,當然也不能將各宗各派的人全部征服、拯救歸到神的權下;而神是創造世界、創造人類的造物主,他具備真理、 道路、生命,人類的發展、時代的變遷都掌握在神的手中,所有的宗派也都是在神的帶領之下生存下來的,所以只有神有權柄、有能力,用他發表的真理生命之言扭轉人裡面的偏謬觀點與種種觀念想像,審判潔淨人身上的撒但性情,解決人與人之間的分歧與派別之爭,最終征服世界的所有宗派,使其都因著神的話語而歸在神的權下,最終達到萬教合一。所以說,末了的時代,神定意會把各個宗派合一歸在神的名下,但這樣的工作是除神以外的任何一個人都作不了的,這是由神的實質決定的!」

老鄉的交通讓我明白了,萬教合一的工作任何人都作不了,只有神自己才有權柄有能力作。我接著問,「那麼,神怎麼作萬教合一的工作呢?」針對這個問題,老鄉給我交通說:「主耶穌說:『我另外有羊,不是這圈裡的;我必須領他們來,他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且要合成一群,歸一個牧人了。』(約翰福音 10:16)『我另外有羊,不是這圈裡的』,這是說屬神的羊都分散在各個羊圈裡,即:各宗各派的教會裡;『我必須領他們來』,就是神必然要把屬神的羊從各宗各派的教會裡召集回來;『他們也要聽我的聲音』,就是神要發聲說話來召回屬他的羊,認出他聲音的人,聽到他的發聲說話就跟隨的人,就從原來的教會裡走出來,歸回到神的面前,最終達到『合成一群,歸一個牧人了』,這就是神作的萬教合一的工作。」交通到這兒,我與老鄉又看了全能神的話:「在全宇上下我在作著我的工作,在東方猶如霹靂的巨聲不斷發出,震動了各邦各派,是我的發聲將人都帶到了今天,我是讓人都因我的發聲而被征服,全都傾倒在此流中,都歸服在我的面前……讓人都來朝拜我,因著我的榮耀的發出,也因著我口之言,讓人都來到我的面前,都看見閃電是從東方發出,而且我也降在了東方的『橄欖山』上,早已來在地上,不再是「猶太之子」,而是東方的閃電,因我早已復活,從人中間離開,又帶著榮耀顯在了人間,我是萬世以前人所敬拜的,也是萬世以前以色列人棄絕的「嬰兒」,更是當代的滿載榮耀的全能神!讓人都來在我的寶座前,看見我的榮顏,聽見我的發聲,觀看我的作為,這是我的全部心意,是我計劃的終極、高潮,也是我經營的宗旨,讓萬邦朝拜,萬口承認,萬人信賴,萬民都歸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為什麼末了一步工作是征服的工作,不就是為了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嗎?不就是為了讓人都能在刑罰、審判的征服工作中顯出原形之後而各從其類嗎?與其說是征服人類,倒不如說是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就是審判人的罪之後來顯明各類的人,從而以此來定人是惡或義。征服工作之後便是賞善罰惡的工作:完全順服的人即徹底被征服的人放在下步擴展全宇的工作中,沒被征服的人放在黑暗之中有災禍臨到。這樣,人便各從其類了,惡人歸於惡,再沒有日頭光照,義人歸於善,得到了光明,活在了永遠的光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一)》)

讀完神的話,老鄉接著交通說:「神的話告訴我們,『閃電』早已從『東方』發出,即:神早已悄悄隱祕降臨在中國,在恩典時代所作的工作的基礎上又開闢了新的時代,作了一步話語審判刑罰人、征服顯明人的工作。全能神的發聲如同巨雷震動了各宗各派,在聖靈的引導下,凡是追求真理、真心信神的人都認出了神的聲音,數百萬的人被神的話語征服從原來的教派中歸到全能神的寶座前,享受到了寶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澆灌、供應與餵養,人的敗壞性情逐步得著潔淨變化,各地呈現出萬民流歸這山、萬教合一的喜人場面;而那些聽了神的話語就隨意定罪、論斷的人,就是不喜愛真理、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人,是被顯明出來的不信派,神也根據人對待神話語的態度分別了『山羊、綿羊』,『稗子、麥子』,從而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各從其類,徹底地完成了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

老鄉帶我去聚會,我得知弟兄姊妹中有天主教的、 呼喊派的、生命道派的、真耶穌教的、三自教堂的等等。原本都是各宗各派裡的人,如今都相聚到一起,都在交通各自的經歷,我親眼目睹這些不同派別的弟兄姊妹因著聽了全能神的話,從自己的各種想像觀念與對神的定規中走出來,放下自己對聖經偏謬片面的領受與對各種教義的持守,告別了派別之爭,真正歸服在末後的基督全能神的面前,這一切都是全能神的說話作工達到的果效。

感謝神的帶領,通過全能神的話語和弟兄姊妹一次次的交通,不但使我從小就困惑不解的問題徹底得到了解決,而且也使我有幸來到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面前,聽見了他的發聲說話。我看見世界各國不同民族、不同膚色、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因著聽到了神的聲音,離開了各自的派別,陸續回到了這個大家庭——全能神的家,在神的話裡同歸於一,完全成就了神的話所說的「讓萬邦朝拜,萬口承認,萬人信賴,萬民都歸服」這個萬教歸一的工作。

讀完神的話,老鄉交通道:「世界上雖有很多不同的派別,每個教派又都有許多的教主、統領,但這些教主、統領即使地位顯赫,知識淵博,也只是一個經撒但敗壞的受造之物,身上滿了撒但性情,根本不具備真理,也不能帶領整個宗教界的教派向前發展,當然也不能將各宗各派的人全部征服、拯救歸到神的權下;而神是創造世界、創造人類的造物主,他具備真理、 道路、生命,人類的發展、時代的變遷都掌握在神的手中,所有的宗派也都是在神的帶領之下生存下來的,所以只有神有權柄、有能力,用他發表的真理生命之言扭轉人裡面的偏謬觀點與種種觀念想像,審判潔淨人身上的撒但性情,解決人與人之間的分歧與派別之爭,最終征服世界的所有宗派,使其都因著神的話語而歸在神的權下,最終達到萬教合一。所以說,末了的時代,神定意會把各個宗派合一歸在神的名下,但這樣的工作是除神以外的任何一個人都作不了的,這是由神的實質決定的!」

楊洋

經歷分享:面對教會紛爭、荒涼的光景,她感到迷茫、黑暗、不知所措,絕望中她常常哭著向主禱告:「主啊,為什麼你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教會裡?我和弟兄姊妹實行不出你的教導,活在罪中,生命也沒有長進,現在我感到很難支撐這個教會。主啊,你揀選我事奉你,但是現在為什麼我感覺不到你的同在?主啊,沒有你,我什麼都做不了,我現在很無助。求主你幫幫我,指引我前方該走的路……」跟神這樣一交心,一禱告,神會如何幫助她?分享:走出「曠野」進入「迦南美地」

延伸閱讀

看透真相踏實前行 四月中旬的一天,我送走了給我見證神末世作工的趙弟兄,回想著趙弟兄臨走時囑咐我的話:「要好好讀全能神的話,只有多讀全能神的話才能定真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顯現作工。」 我回到房間打開《話在肉身顯現》聚精會神...
我明白了信神該有的追求 我叫維斯瓦·布萊恩,來自烏干達。雖然我出生在一個信基督教的家庭,我爸爸和媽媽都是牧師,但是我從來沒有接受過主耶穌作我的救主。直到後來我參加一項教會活動時,一位牧師說只要我們向主耶穌悔改,就可以接受主耶...
赴神愛筵 經歷了人間的苦難,我多麼渴望見到光明, 你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 就不在黑暗裡走, 必要得著生命的光。」 (約翰福音8:12) 在漆黑的夜裡,我遇見了光,心中喜樂。 可恨宗教界不法之...
菲律賓天主教信徒考察「東方閃電」 我出生於一個傳統的天主教大家族中。我和我的兄弟姐妹的學業都是在天主教的學校完成的。神父、修女和我媽媽都會教我們唸經,以及向聖徒的雕塑和聖母馬利亞禱告。在天主教教堂裡還有一種實行,我們需要浸在聖水裡觸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