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信見證】歸向神的坎坷歷程

第一次聽到主耶穌的福音是在2007年,轉眼都差不多九年了。在這些年間,雖然我常讀聖經,但對主並沒有多少認識,很多經文也是困惑不解,特別是與家人相處時存在的摩擦更令我不得釋放,但這些問題牧師都不能給我解答,我常常陷在苦惱之中。為此我來到主面前禱告:「主啊!我有很多罪自己釋放不了,常常為一些家庭瑣事發脾氣,我知道這是主不喜悅的,但是總也改不了。主啊!我真的好想認識你,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求主差派真正認識你、虔誠的人來帶領我認識你!」很奇妙,主垂聽了我這次的禱告,沒過多久我就經歷到主的帶領。

2017年2月的一天,同教堂的子恩姐妹打電話請我喝茶,說介紹一位很懂聖經的姐妹給我認識。難得遇到懂聖經的姐妹,我就把自己很想弄明白的經文拿出來問姐妹,「為什麼聖經裡十個童女五個等到主,另外五個卻等不到主呢?」;還有「馬太福音7章21節中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的含義是什麼?」姐妹一一給我做了解答,並且講得很清楚,讓我聽了很得造就。

就這樣,跟姐妹陸續見了幾次面之後,我明白了很多以往在教堂裡不明白的真理。姐妹還跟我分享啟示錄裡的預言,並向我見證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就是末世打開的小書卷。雖然我心裡有很多疑惑,但又想到:如果不是神的開啟沒人會知道這些奧祕,連教會牧師都解答不了的問題,她們怎麼可能解答得這麼透亮呢?

後來姐妹借了一本福音書籍給我看,書裡面有很多問題解答,是我之前想都沒有想過的問題,我很快看完了這本書,同時又去網站搜尋了很多全能神教會的福音見證視頻看,解決了我很多的疑惑。我想:人是沒有辦法解答這麼多真理問題的,因此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在末世的顯現。通過聚會,我對神在末世所作的審判潔淨人的工作也有了一些認識。

一天老公突然跟我說:「你知不知道『東方閃電』,聽說信了『東方閃電』之後連家都不要了,你不顧我沒有關係,但是你總得考慮一下女兒吧!網上還有很多關於『東方閃電』的反面宣傳,說他們偏離了聖經,你平時也挺明白聖經的,怎麼這次這麼糊塗?」我意識到老公是聽信了網絡上的反面信息。但是感謝神!老公說的話並沒有影響到我,因這段時間,我在神的話中看到的都是讓我們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都是真理,根本沒有任何反面的內容,讀了全能神的話語,讓我滿有心志走信神跟隨神的道路;而且網站上無論是神的話,還是全能神教會的各類視頻,都深深觸動我的心靈,特別是電影裡面真理的辯論,沒有一點是偏離聖經的,讓我心服口服。所以我確信網絡上的反面宣傳都是污衊,是造謠。

但事情並沒有完。幾天後的一個晚上,老公下班回來又找我談話,他說:「你走錯路了,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接著又說了一些反對我信全能神的話,我反駁他說:「『出於神的必興旺,出於人的必敗亡』,只有真神作工才敢公開放到網上讓所有人來尋求。網上刊登了那麼多神發表的真理,你不尋求考察,只聽信別人說的,就盲目地隨從定罪,這不是偏聽偏信,糊塗跟從嗎?」老公一點也聽不進去,他勸我說:「不如我們什麼都別信算了!」他看硬說我不聽,就換一種方式來勸我,我就想起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撒但與神在靈界爭戰的時候,你該怎麼滿足神,該怎麼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摘自《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

神話的開啟讓我明白了,老公這樣反對是因為撒但在背後與神打賭,撒但想利用老公攔阻我來到神面前,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於是我說:「你去教會不是為了尋求神嗎?你明知道主回來了為什麼不尋求呢?你要信我們就一起考察,你要是不尋求那我們就各信各的!」之後他無計可施,就威脅我說要去報警抓給我傳福音的姐妹。聽他這麼說我氣極了,我說:「你還是信神的人嗎?你知不知道中國政府迫害了多少信神的人,我們作為信神的怎麼可以把弟兄姊妹交在撒但手中呢?這跟出賣主的猶大有什麼區別?」老公看我真的生氣了就說:「其實是有人教我這麼試探你的,他們說信全能神不要家,我也是擔心你真的不要我們這個家了。」我鄭重地對他說:「不會的,只要你不做出抵擋神的事,這個家只會越來越好,因為神的話都是讓我們活出真正人樣式的。」老公看我的態度堅定,實在說服不了我,就去告訴了牧師,他想讓牧師來勸服我。

沒過幾天,我就接到牧師的電話,說要約我見面談談,我跟子恩姐妹說了這事,姐妹說:「神的話早就揭示宗教界多數牧師長老都是抵擋神的,神的作工從開始到現在都二十多年了,各宗各派的牧師長老早已聽說,但多數牧師長老不但不尋求考察,反而為了自己的地位、飯碗攔阻信徒考察真道。你現在身量還小,對他們的實質還沒有分辨,所以你暫時最好不要去見面比較好。」我心裡對姐妹說的話有些疑惑:這不可能吧?牧師長老都是信神、侍奉神的人,沒理由神來了不接受啊!結果還沒等我去,牧師又打來電話約我見面,到第二天牧師再次打來電話提醒我見面的事。一連串接到牧師催促的電話,我身不由己擔心害怕起來,心撲通撲通地跳,心想:這次死定了,萬一牧師真的像姐妹說的那樣攔阻我接受全能神怎麼辦?如果他們叫很多人過去,我不知自己能不能應對?如果問我什麼,自己不知怎麼回答他的問題,更擔心自己沒有智慧說錯什麼話羞辱神……所以在見牧師之前,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要去見教會的牧師,但是我身量小,認識真理也太少,我不懂怎麼說,求神借我的口說出該說的話去見證神,求神加給我智慧能夠說出榮耀神的話。」

見面後,牧師第一句話就問:「聽說你去信了全能神,是不是真的?」我回答:「是!」他說:「你去信了多久,什麼時候去的?」我對他說:「其實我來到咱們教會八九年了,始終只是聽到字面的東西,生命得不到供應,信了這麼多年對主認識很少。但是去聽全能神教會的道,我感覺太好了,都是真理,我以往看聖經不明白的真理,他們都可以跟我解釋得好清楚,讓我對神更有認識,那些才是我想聽的,所以我定真這就是主耶穌重歸所作的工作。」牧師嚴肅地說:「你知不知道你走錯路了。」我反問他:「你說信全能神是走錯了路,那你有看過全能神的話嗎?」牧師答:「沒有!」他的回答讓我想起一部電影《那城必將傾覆》,裡面讀到兩段神的話:「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摘自《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對神新的作工總是抱著敵對的態度,從來沒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從來沒有甘心的順服與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從來不會順服任何一個人,在神面前他自以為是最會講『道』的人,是最會作別人工作的人。……他們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橫行霸道於每個時代之中。這幫惡魔企圖聯起手來拆毀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讓這樣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摘自《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再想想姐妹跟我交通的話,原來真是這麼回事。我心想:作為一個牧者,沒有考察過全能神的話,怎麼就知道是假的呢?你不但自己無心考察,我要尋求考察你還這樣攔阻,這不就是神所揭示的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嗎?

牧師接著問我:「是我做的不好嗎?還是教會裡弟兄姐妹對你不好,或是其他什麼原因使你想去其他教會?……」我說:「牧師,請不要跟我講情感,我們信神要凡事尋求神。以往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好,見到不如自己意的事就會忍不住發脾氣,明知是錯還要做,明知是傷害別人的話也要講,但我控制不了自己。就像我一直對老公都很不滿意,埋怨他從來沒有盡到一個做丈夫和父親的責任。我那時候真的很恨他,信主那麼多年也知道這樣做主不喜悅,主要求我們包容忍耐,但我始終做不到。自從我信了全能神之後,從全能神發表的話語中,我明白了犯罪的根源問題,我們雖經過主的救贖不屬罪了,但裡面還有罪根,臨到事都是為自己想,本性都是自私敗壞的。通過讀全能神的話,我明白了什麼叫敗壞性情,如何尋求真理,怎麼樣能不隨從自己的敗壞本性做事。現在我對老公不再有埋怨,從心裡釋放了,因為我從全能神的話裡明白了,他也是被撒但愚弄的,他的敗壞行為也是身不由己。」牧師還想嘗試從其他途徑拉我回教會,他說:「你要是堅持信全能神,那我們就要召開執事會開除你的會籍!」這時我想起姐妹跟我交通過,多數牧師長老的實質都是與神為敵的,他們在意的只是自己的地位和飯碗,根本不會為信徒的生命考慮。我對牧師說:「隨便你們吧,我來教會是為了信神,現在既然神回來了,我當然要跟隨神,我已經找到神了,會籍對我沒有任何意義!」之後,我和丈夫就離開了。

回家的路上,老公對我說:「你現在厲害了,說的話句句都有理,一點面子都不給牧師?」我回答他:「我說的都是事實,他作為一個牧師,聽到主回來的消息不去尋求,只聽反面的宣傳,這樣做對嗎?」……老公知道無論如何我不會再回原來的教會了,打從那以後,他也完全放棄了對我的攔阻。

感謝全能神,通過家人和牧師的攔阻,讓我實際的經歷到神的帶領,認識到神對我的愛與拯救!現在只要一有空,我就如飢似渴地讀全能神的話語,有什麼不明白的就跟弟兄姐妹聚會尋求,真正享受到了神的親自帶領,有了與神面對面的感覺。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香港 麗麗

分享更多:
福音選擇題—聰明童女比愚拙童女的聰明之處在於?
歸主20年經歷信仰路上的轉折

延伸閱讀

棄假歸真——一個佛教徒轉為基督徒的經歷... 一天,我收拾屋子時,無意間翻出了菩薩像和一些經書,我不由得想起了已過世的母親和大哥,想想母親成天拜菩薩,巴望大哥的癲癇病能好,期待著全家人過上幸福、平安的生活,但沒想到事與願違,最後人財兩空。回想起來...
經過洗禮的「小苗」   我出生在農村一個普通的家庭,15歲那年,爸爸攤上牢獄之災。此後,家裡總有不順心的事,我生活得特別痛苦。就在我走投無路時,鄰居大嫂給我傳了主耶穌的福音。自從信主以後,只要有難事我就向主禱...
一場家庭的屬靈爭戰 自從信神後,我得到了神的許多憐憫,神不僅賜給我一個幸福安穩的家,小女兒的病也好了,從此家裡沒有了以往的嘆息聲,最讓我感到欣慰的是,丈夫和兩個女兒都支持我信神。然而當我沉醉在幸福中時,一場靈界爭戰忽然臨...
有一種愛,無以回報 清晨,陽光明媚,我來到母親的診所,看到母親不在,我知道她是出診去了。我放下肩上的包開始打掃衛生,忙完之後想到門口看看母親回來沒有。剛走到廊下,就聽到頭頂上傳來燕子的叫聲,抬頭看見房簷下的鳥窩裡有幾隻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