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讀經】闊別之後的重逢……

(一)為主作工的歲月

陸尋光步履蹣跚地走到窗前,月光輕輕灑在了他的身上,此時的他思緒萬千,腦海中不斷浮現出那些年和劉弟兄一起事奉主的畫面,陸尋光心想:自己和劉弟兄年輕的時候就在教會中熱心事奉主,到處傳道,牧養教會,到現在已經幾十年了,當初傳福音時還曾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強行關押了八年。每當內心軟弱的時候我們就互相鼓勵,要背起主的十字架,相信以後必會得到主賜給的公義冠冕。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這時,兒子天賜推開書房的門,問:「爸,剛才雪琴跟我說,你找我有事?是啥事啊?」

兒子的詢問將陸尋光從無邊的回憶中拉了回來,陸尋光轉身走到兒子跟前說:「噢,你回來啦?明天啊,劉弟兄要從外地回來了,我想讓你和我一塊去接他。」

「就是和你一起傳福音時被抓坐監的劉伯伯嗎?我常聽你提起他,今天可算有機會能和他坐在一起交通交通了。」天賜驚喜地追問道。

陸尋光點點頭,說:「是啊,你劉伯伯也是個真心愛主的人啊,當初因為教會工作的需要,你劉伯伯就去了外地,到現在也有十年的時間沒見過他了,不知道這些年他都咋經歷的,這次回來我們和你劉伯在一起好好交通交通。」

天賜認同地說:「嗯,這太好了!」

陸尋光接著問道:「哎,天賜,這幾天你天天忙到這麼晚,教會的事務應該處理的差不多了吧?你作為教會講道人,可要看顧好教會,多為主跑路作工啊,這樣主來我們才有資格被主提進天國。」

天賜回應道:「嗯,知道了爸。」

天賜和父親繼續交談著,夜,越來越靜了,此時的月色格外美……

(二)重逢之後的爭執

驅車回家的路上實在擁堵,陸尋光、天賜和劉弟兄一行三人到家時已到了正午,兒媳林雪琴早已做好了一桌豐盛的飯菜。飯後,陸尋光和劉弟兄倆人正坐在客廳裡敘舊,天賜在廚房裡幫著雪琴清洗碗筷,忽然聽到劉弟兄說:「這些年啊,咱們一直認為勞苦作工,各處傳道,多傳福音,就是在遵行神的旨意,認為這樣的受苦肯定會蒙主稱許,主來時我們就有資格被提進天國。這些年,我們一直按著這個『認為』在外面跑路受苦,熱心花費,從來沒懷疑過這個『觀點』、這個『認為』,是否正確,是否符合主的話,只是一味這樣追求。我這些年在外地遇到不少傳道人,有一次,我遇到一個老鄉,他也是傳道人,我們在一起交通的時候,他就說『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其實是出於人的觀念,不是出於神的意思,因為主耶穌從沒說過這話,按著人的觀念追求怎麼能進天國呢。我一聽這話心裡一驚,心想:這個觀點是出於人的觀念?怎麼可能呢?這些年所有信主的人都是這樣追求的啊,那還能有錯嗎?難道主耶穌真沒說過這話嗎?為弄明白這個問題,後來我仔細查找了聖經,發現主耶穌確實沒說過『為我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這話,主耶穌只是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我反覆揣摩這句經文,惟獨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那到底什麼是遵行天父旨意呢?我們這樣勞苦作工的傳福音不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嗎?為弄明白這個問題,我就向主禱告,求主帶領。後來通過老鄉的交通,我才認識到原來咱外表能為主勞苦作工並不是真正的遵行神旨意、也不蒙主的稱許……」

進天國的條件, 遵行神旨意, 為主勞苦作工

天賜聽見他們的交談,心想:父親常常說勞苦作工就是遵行神旨意,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怎麼劉伯伯和我們的領受完全不同呢?想到這裡,天賜用胳膊碰一碰妻子說:「雪琴,咱倆趕緊收拾一下,也去聽聽咱爸和劉伯伯談的啥?」不一會兒,倆人收拾妥當,拿把椅子默默地坐在一旁,此時屋內的氣氛顯得有些緊張。

陸尋光略有不滿地說:「劉弟兄,咱們信主這些年了,一直為主花費撇棄,傳道作工,受苦付代價、各處講道牧養教會,這怎麼能說不是遵行天父旨意呢?而且使徒保羅也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這也說明,勞苦作工、跑路傳福音就是在遵行天父旨意,這還會有錯嗎?」

天賜很不解地說:「對呀!劉伯伯,我們一直都認為只要效法保羅,竭力多作主工,攻克己身,應該就是在遵行神的旨意啊,難道不是嗎?」

劉弟兄回答說:「陸弟兄、天賜,你們先別急,聽我慢慢說呀,以往我也是這樣認為的,覺得勞苦作工就能蒙神稱許,將來肯定能進天國,但當我聽了傳道人給我讀了一段話之後,我就知道自己的認為錯了,我也給你們讀讀,你們聽聽,『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對這個問題多數人還是稀裡糊塗,對實際的神、天上的神總是採取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說明人信神並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為了獲得某種利益,或者逃脫災難之苦,人才有了一點點順服的成分,這種順服都是有條件的,都是以個人前途為前提而順服的,都是迫不得已的,那麼你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如果你單是為了前途,為了命運,那你最好不要信,你這樣的「信」屬於自我愚弄,屬於自我安慰、自我欣賞。若你的信神不是建立在順服神的基礎上的,那麼,你終究要因抵擋神而受懲罰。凡是信神不尋求順服神的人,都是屬於抵擋神的人,神要求人尋求真理、渴慕神的話、吃喝神的話、實行神的話,都是為了達到順服神。若你的存心真是這樣,神必然高抬你,神必然恩待你,這是誰也不可疑惑的,是誰也不可更改的。若你的存心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有別的目的,那麼,你的所說所做以至於你在神面前的禱告,甚至你的一舉一動都屬於抵擋神的,即使你話語溫柔、態度溫和,你的一舉一動、你的表情在人看來都合適,似乎是一個順服者,但就你的存心來說,就你信神的觀點來說,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擋神,都是作惡。外表順服如羊,心裡卻存著惡意,這樣的人屬於披著羊皮的狼,是直接觸犯神的人……』(摘自《信神就當順服神》)聽了這段話,我心裡感覺很扎心,感到這話中的字字句句都在揭露我信神的存心目的,想想的確是啊,我們雖然能為主勞苦作工,撇下一切傳福音建立教會,但我們的存心卻不是為了體貼主的心意,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更不是為了順服主、愛主,而是為了憑藉我們的受苦付代價來換取天國的福分,這樣為了滿足我們肉體利益的付出花費,主真的會稱許嗎?這個問題我們是否省察過呢?陸弟兄、天賜,我們可以打個比方,就像咱的兒女能為咱操勞家務,到老了還能給咱看病,但所做這些卻都是為了謀得咱的產業,並不是出於孝心,那這樣的兒女咱們能喜歡嗎?能說他是在孝敬咱嗎?(雪琴搖搖頭說:不能)如果咱勞苦作工就是為了得到公義的冠冕,很明顯,這是把為主作工付代價當成進天國的籌碼,拿這個來跟神搞交易,換取天國的福氣,那這是遵行天父旨意嗎?況且,主從來沒說過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也沒有說過保羅就在天國裡,所以保羅的話就不適合作為我們進天國的依據,你們說是不是啊?其實啊,在進天國這個涉及人類前途歸宿的大事上,我們只有根據主耶穌的話才最準確,因為只有主耶穌的話才是真理,人的話、使徒的話只能作為我們的參考,要是我們把人的話當作進天國的標準,而把主的話放在一邊,這是不是有點宣兵奪主呢?」

雪琴贊同地說:「是呀,主從來沒有說過只要我們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主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這些奉主的名傳道、作工的人,在主來的時候,有許多還會被主定罪,這個事實的確證明,勞苦作工不是遵行天父旨意,不是進天國的標準。」

劉弟兄點點頭,繼續交通道:「想想法利賽人雖然外表為神受苦付代價,但他們還能抵擋神,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這就足以證明人外表的受苦付代價、外表的好行為並不代表遵行天父旨意,不代表認識神、順服神!(稍微停頓,看了看尋光)同樣我們今天為主作工受苦,有一些外表的好行為,但我們還能常常犯罪抵擋神,臨到試煉還會埋怨神、論斷神,即使有點撇棄花費,也是為了得福,也是在向主索取、搞交易,並不是真實的順服,我們有這些犯罪抵擋神的表現,有自己信神的卑鄙存心,又怎麼能稱得上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呢?又怎麼能蒙主稱許呢?(雪琴搖搖頭:不能。)由此來看啊,我們還不是遵行天父旨意的人,還沒有資格進天國!」

陸尋光聽到這裡心裡猛然一驚,臉上冒出了絲絲冷汗,尋思著:這麼多年來我撇棄一切為主作工,效法保羅就認為是遵行神的旨意,我還從來沒有懷疑過,可他這麼交通的確有道理啊,難道……主啊!願你帶領我吧!天賜也低下了頭在思索著。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今天,你與主親近了嗎?(有聲讀物)... 親愛的弟兄姊妹,主內平安!今天你與主親近了嗎?經上說:「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6-7) ...
同工之間怎樣和諧配搭 表姐憂心忡忡地來到我家,邊嘆著氣邊對我說:「我和陳姊妹配搭作教會工作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可最近我們在處理問題時,意見總也達不到統一,我說東,她非得說西,我認為我的觀點、看法明明是對的,但陳姊妹總是會提出...
拿撒勒人因著兩方面原因而棄絕主耶穌... 傍晚的天空飄起了雪花,站在陽台望著窗外,我腦海裡回憶著主耶穌和門徒回到了拿撒勒的一幕幕。主耶穌面帶微笑看著紛紛攘攘的人群,過往的行人和他打招呼,似乎對他很熟悉,但當主耶穌見證自己就是彌賽亞時,人們滿腔...
掌握四要素,你就能做個誠實人 午後的陽光從窗外斜射進來,我坐在書桌前,沐浴在溫暖的陽光裡,心情很舒暢。這時候我想做的,就是美美地寫一篇Blogger(博客),與大家共享我這幾天豐富的收穫! 剛信主時,我看到馬太福音18章3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