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但雖攔阻 愛神心更堅

2017年的一天,男友把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後來弟兄姊妹跟我交通了神的三步作工、道成肉身的奧祕、神末世審判工作,以及撒但是怎麼敗壞人,神又是怎麼拯救人等方面的真理,還給我看了好多全能神教會的電影及視頻。從中我對神的經營工作和神拯救人的心意有了一些認識,對撒但抵擋神、背叛神的邪惡本性也有所認識,知道了信神是怎麼一回事,並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從而跟上了羔羊的腳蹤。

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如飢似渴地讀著神的話語,那個時候,一星期三次聚會我都覺得少,巴不得每天都能聚會才好呢,這樣我明白真理就會更快、更多。

聚會, 弟兄姊妹

一次聚會,弟兄姊妹跟我們交通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最先在中國開展,而中共是無神論政黨,當它看到越來越多的人聽到神的聲音,都接受了神的作工,它就急紅了眼,為了建立獨裁統治,中共瘋狂抓捕、逼迫信神的人,從中看到它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本性。雖然我們沒在中國,但中共栽贓陷害、抹黑全能神教會的謠言早已在網絡上散佈,不論在什麼地方信神,我們都得對中共的謠言詭計有分辨,對它抵擋神的撒但本性實質得看透,這樣才能站立得住。」當時,我對這些話似懂非懂,覺得中共政府只管中國,我們生活在海外,應該不會受多少影響吧?沒想到撒但的攪擾、圍攻很快就臨到了我……

因我給妹妹和姐姐傳福音,她們不接受,家人很快就知道我和男友信了全能神,爸爸媽媽就隔三差五地打電話叫我回去。回到家後,媽媽對我說:「聽說你們信了全能神,不上教堂了?我和你爸很擔心,中國那邊都不准信全能神,你就不要信了,把你男朋友也勸回來。」我說:「媽,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和主耶穌是一位神,是神在不同的時代取了不同的名,作了不同的工作,但都是一位神作的工作,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媽媽聽後有些贊同,但她不識字,又缺少主見,我就每天給她交通一些自己所明白的真理,希望她能認識到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顯現作工,能跟上羔羊的腳蹤。

沒想到,我和男友信全能神的事在老家傳開了。禮拜天,爸爸做完禮拜回到家後,就嚴肅地對我說:「牧師今天跟我說,你們信的『東方閃電』跟我們的信仰不一樣,是中共政府反對的,你要是再信,就會被教堂的弟兄姊妹棄絕,說不定還會被抓去坐牢。」媽媽接過話題說:「你們信的神不僅是中共政府不承認,連牧師都不承認哪!要是這樣,你就不能再信了。」我說:「爸、媽,我們信神不能聽信人的話,也不能根據人是否承認來衡量是否是真道,得聽神的聲音,看看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是否是真理,這樣才對啊!」爸爸生氣地說:「不管怎麼說,牧師長老和中共政府都反對你們,你要是堅持信,就不准離開家了!」媽媽也附和著說:「是的,你再不聽我們的話,那就把你關在屋裡,再不准你出去打工。」聽到爸媽要把我關在家裡,我有些擔心:要是真把我關起來,我就沒法出去跟弟兄姊妹聚會了,自己剛接受神的新工作,明白的真理也不多,要是聚不上會,得不到弟兄姊妹的扶持幫助,自己一個人根本就站立不住。想到這些,我有些消極,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樣的環境。

到了晚上,我看了《敬虔的奧祕(續)》《信神》這兩部電影,還有《鐵心跟隨神》等MV,從視頻中看到主人公都深受中共的逼迫,有的被逼得有家難歸、四處流離,還有的遭受中共的酷刑折磨,妻離子散等,這些都是中共逼迫基督徒,抵擋神的惡行。這時,我想到神的話:「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

記得弟兄姊妹交通說:「神每次道成肉身來作工,都遭到了宗教界與執政黨的抵擋、定罪。恩典時代,主耶穌來作工時,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聯合羅馬政府將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末世,宗教界又聯合中共將末世的基督重釘在十字架上,可見這是一個邪惡的時代。其實神每次道成肉身發表真理,給人類帶來的是真光,但這些真理、真光對撒但的邪惡勢力就是一個顯明,就是審判與定罪,所以,撒但特別仇恨道成肉身的神。中共看到全能神發表了數百萬字的真理,給人類帶來了真光,同時全能神的話語將它的醜惡面目暴露在光中,許多人的心靈慢慢甦醒了過來,對它的所作所為有了分辨,不願再受它的奴役、控制,越來越多的人也都歸回到神的寶座前,中共為了掌控、控制人類,就肆意定罪道成肉身的神。同時,它用極其邪惡、殘酷的手段瘋狂迫害跟隨末世基督的這班人,企圖達到徹底取締神作工、取締全能神教會的邪惡目的,看到中共仇恨神、仇恨真理的惡魔實質。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藉著它的反面效力成全了一班得勝者,神在中國的作工以得榮之勢告終了,並且向各國各方公開擴展。如今中共政府與神為敵的邪惡實質也被各國各方的人們認識、看透,這更加激起了它的仇恨,所以,它藉著謊言、造謠等各種方式定罪神的作工,妄想攔阻神的作工,從而在世界建立無神區的邪惡目的。正因為中共無中生有、歪曲事實,利用謊言、謬論來迷惑人類、欺騙世界人民,才導致我們在海外信全能神也遭到親人的逼迫、棄絕,遭到世人的毀謗、論斷,甚至還有被抓坐牢的危險,這個罪魁禍首就是中共。」

回想起這些,我對中共抵擋神的實質才有了一點體會與認識。為了能與弟兄姊妹聚上會,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我跟爸媽說了幾次我要回打工的地方,但他們不同意。為此,我心裡很痛苦,只有常常向神禱告:「全能神啊,現在爸媽攔阻我跟隨你,我不想這樣被捆綁,但我不知道該怎樣超脫這個環境,只願你為我開闢出路。」後來,我想到了一條出路,依靠神擺對心態跟媽媽說,我在單位還借了別人的錢,要是我不出去打工還錢,人家就會說我不講信用的。媽媽跟爸爸商量後就同意我回打工的地方了。我知道是神給我開闢的出路,我心想:終於可以回教會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了,再也不用一個人在家裡受煎熬了。可是沒想到撒但的攪擾並沒有停止……

回到打工的地方後,媽媽對我仍是放心不下,常常給我打電話,還問我:「現在是不是還跟著你男朋友一起信全能神?」我說「是的」。媽媽生氣地說:「你要是還堅持信,我就不認你這個女兒了,你們也別想結婚。」我說:「媽,我現在信的就是重返肉身的主耶穌,我不會改變我的信仰的。」媽媽在哭泣聲中掛了電話,掛掉電話後我的心有些亂。

幾天後,妹妹從老家過來對我說:「姐,你怎麼老是不聽爸媽的話,非要信全能神呢?教堂的牧師和堂哥他們經常來家裡,叫爸媽勸你不要再堅持信了,媽媽為了這事,心臟病都復發了幾次。媽媽年齡已經大了,身體又不好,再也折騰不起了,你得為爸媽著想點吧。」聽了妹妹的話,我才知道為什麼媽媽一直攔阻我信全能神,原來是牧師和堂哥他們在攪擾,給媽媽施加壓力。可是一聽說媽媽為了我心臟病都犯了幾次,我心裡很難過,自己不僅沒有好好孝敬她們,反倒讓她們為我操那麼大的心,眼淚也不覺不知地流了下來,真不知如何是好。我心想:要不下次媽媽再問起我信仰的事,就跟她說不信了。可要是這樣做的話,自己是不是在否認神、背叛神哪?神會不會不喜歡哪?正當我這樣迷茫、惆悵時,一天,我又接到媽媽的電話。電話中媽媽又問起我信神的事,我脫口而出:「不信了。」當我這樣回答後,心中感到不安,靈裡黑暗,好像被神離棄了一樣,我意識到自己已經讓神厭憎了。

在聚會中,我把自己的情形與難處談了出來。弟兄姊妹跟我交通說:「主耶穌說:『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太10:32-33)在任何時候我們都不能因著保全自己的利益而否認神的名,否認自己的信仰,這關乎到靈界的見證。我們看到在中國大陸,許多弟兄姊妹在中共警察的毒打迫害、嚴刑逼供中始終不否認神,不當猶大,能豁出性命為神站住見證,最終得到神的稱許。雖然他們在經歷逼迫時肉體受苦很大,但站住見證後心靈平安、踏實,活得心懷坦蕩、光明磊落,被神稱為得勝者,這是一個信神之人的榮耀。而那些在逼迫患難中不能堅持真理,背叛神的人,過後靈裡黑暗,活得生不如死,完全失去了人格、尊嚴,沒有了做人的本錢。從外表上看,今天臨到我們的,外表看是父母的攪擾、攔阻,但這是靈界的一場爭戰,撒但不甘心失敗,它嫉妒我們歸向神,被神得著,所以就想方設法來攔阻、攪擾我們,它的險惡用心就是想讓我們否認神、背叛神。」

姊妹還給我看了一段神的話:「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麼?它不想讓神得著任何人,它想得著神要得著的人,讓它佔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來敬拜它,與它一同行惡,這是不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哪?……撒但與神爭戰,尾隨神後,它的目的就是想拆毀所有神要作的工作,佔有、控制神要得著的人,它想把神要得的人全部滅了,如果不滅的話,歸它所有,被它所用,這就是它的目的。

讀神的話語, 姊妹

讀完神的話語後,姊妹交通說:「從神的話中看見,撒但的險惡用心就是要我們否認神、背叛神,重新回到它的權下,任由它蹂躪、踐踏與殘害,最終被它吞吃。我們得看透靈界的爭戰,多禱告依靠神,才能識破撒但的詭計,為神站住見證,得到神的稱許。」聽了神的話語和姊妹的交通後我很蒙羞,自己只是臨到來自父母的逼迫和壓力,與那些受盡中共酷刑折磨的弟兄姊妹相比,自己所承受的痛苦不值得一提,但自己卻沒站住見證,輕而易舉就否認神,否認自己的信仰,這太讓神傷心失望了,自己太愧對神了。於是,我暗立心志:以後再臨到這樣的環境,我要堅決站在神一邊,再也不做讓神傷心、失望的事了。

我又想到:牧師長老是事奉主的人,他們也天天等候主的再來,如今主耶穌已經回來了,他們為什麼不尋求考察就盲目定罪、棄絕神,還帶領信徒抵擋神呢?對這個問題我還看不透,為此我又向弟兄姊妹尋求。姊妹跟我讀了神的話:「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

姊妹交通說:「從外表上看,牧師長老事奉的是主,實際上他們事奉的是地位、飯碗,他們是打著事奉神的旗號在為自己牟利,並不是為了滿足神、遵行神的旨意,面對主來這麼大的事,他們根本沒有尋求的心,反倒害怕信徒聽出神的聲音而跟隨了末世基督,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名利,他們竭力攔阻信徒尋求考察神的作工,攔阻人來到神面前得到神的救恩,他們就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是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就如主耶穌來作工傳道時,當初的法利賽人明知道主耶穌的作工、說話有權柄、有能力,但他們並不尋求真理,反而看到越來越多的人都跟隨了耶穌,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就竭力造謠誣陷、毀謗論斷主耶穌,說他是靠著鬼王趕鬼,說他說僭妄的話等等,讓人都否認耶穌、棄絕耶穌,從而將信徒都牢牢控制在他們權下,以此來保住他們的地位、飯碗。所以主耶穌定罪他們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太23:13)從中看到,法利賽人仇恨真理、事奉神卻抵擋神的本性實質。如今宗教界的牧師長老與法利賽人一樣,都是神作工顯明出來的敵基督、惡僕。」

聽了神的話語和姊妹的交通,我豁然開朗,對牧師長老事奉神卻抵擋神的實質有了一些真實的分辨,使我有了背叛撒但為神站住見證的心志。

又過了幾天,妹妹給我打來電話,問我還有沒有再信全能神。我態度很堅決地對她說:「小妹,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我一定會跟隨全能神走到底!你以後不用再問了。」沒想到小妹聽後居然跟我道歉,並說:「好的,姐,以後我不再問你這個事了。」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媽媽還跟我通了幾次話,但她都沒再逼問我信神的事了,我知道是神帶領我勝過撒但的試探,加給我信心站住了見證。為此,我更加堅定信心,不管以後遭遇什麼樣的逼迫患難,我都要跟隨神到底。榮耀歸給全能神!

筆者:緬甸  玉梅

 

☆ 推薦閱讀:
有神,我不再懼怕撒但的試探
一個基督徒識破撒但試探的故事
牧師爸爸在我信神路上,是幫助還是攔阻?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回國之後——初信臨病痛,得勝撒但作見證... 2000年,我隻身一人來到了韓國打工。在國內時,我信主多年,知道主來的日子越來越逼近了。所以,到了韓國,我常常一邊工作,一邊和主禱告,求主在他二次再來時千萬不要撇下我。就這樣,我一天天地等,一天天地盼...
依靠神,我勝過了撒但試探(有聲文章)... 我女兒結婚十年沒有孩子,世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我,丈夫也時常嘮叨:「掙那麼多錢有什麼用,連一個傳宗接代的人都沒有。」我為了這虛榮臉面,無論如何也要讓女兒生個孩子,於是我四處打聽,只要聽說哪裡有偏方能治療...
屬靈大爭戰 一天,我正在家洗衣服,同工王姊妹領著叫周紅、趙梅兩個不認識的姊妹,來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們說主已經回來了。我防備的心馬上出來了,說:「什麼?主耶穌回來作新工作了?你們是信東方閃電的吧!對不起我不...
一個「誠實人」的自白 自在我記事起,就經常聽父母教育我們兄弟姐妹幾個說:「做人要誠實守信,要說實話不能騙人,騙人不是好孩子......」 後來因媽媽生病總是不好,我們全家都信了主耶穌。我從小就跟著媽媽去聚會。那時,讓我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