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學會了分辨撒但作工

有一天,全能神教會的楊姊妹與鄭姊妹來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楊姊妹說:「全能神是藉著發表審判的話語來開展他的作工,這正應驗了主耶穌的預言:『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翰福音16:13)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應驗了主耶穌的預言,全能神的說話就是聖靈的發聲,全能神與主耶穌都是神的靈道成的肉身,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聽了楊姊妹的交通,我心裡感覺特別高興,能夠有幸遇到主的重歸,這真是天大的福氣啊!於是,我決定認真讀一讀全能神的話,認真尋求考察這道。
全能神話在肉身顯現

接著,鄭姊妹對我說:「弟兄,咱們現在知道神又發表了新的話語,作了新的工作,咱們要多看神的話就會明白更多的真理,你看到有哪些不明白的,要多向神禱告尋求,等我們下次來的時候,咱們也可以在一起交通。咱們明白了神的心意後,再給其他弟兄姊妹傳福音,讓人都得到神的末世救恩。」我答應說:「嗯,感謝主!我現在能看到神的說話,迎接到主的再來,我從心裡感覺太好了!這本《話在肉身顯現》我會用心看的,看到不明白的地方我就禱告神,求神開啟我明白他的話語。」鄭姊妹說:「太好了,感謝神!」

兩個姊妹走後,我心想:這本《話在肉身顯現》是神的親口發聲,我得認真看啊。誰知才看了一會兒我就打盹了,眼睛也睜不開了。我心想: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困呢?那我站起來看吧。可站起來看困得更厲害,並且還頭疼。我用手揉了揉太陽穴,心想: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這樣了呢?我再也沒有心思看全能神的話了,就躺在床上休息一會兒。令我想不到的是我一躺下頭就不疼了,也不打盹了。我心想:這是怎麼回事呢?但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個頭緒,心裡也不想見全能神教會的兩個姊妹了。

到了第二天下午太陽快落山的時候,我就在家裡琢磨,過不了多久她們就來了,我得躲起來,可我去哪裡呢?琢磨了半天我決定還是去原派別的同工家。

我回到家後已經晚上10點多了。鄰居問我:「大哥,你去哪裡了呀?有兩個年輕人在你家門口等了好長時間,剛剛才走。」我聽了以後就知道是全能神教會的楊姊妹和鄭姊妹來了,心裡很受譴責,心想:天這麼冷,讓她們在這裡等了這麼長時間,這不都怪我嗎,定好了時間卻躲著人家,但馬上又想到我看全能神的話打盹頭疼的事,我心裡就不覺得那麼難受了,也不想再見到她們。第二天晚上,我心想:昨天晚上這兩個姊妹沒等到我,今晚她們是不是還要來啊?如果來了我怎麼辦啊?見還是不見呢?見了面她們就得和我談全能神的話,但我一看全能神的話就打盹;可不見她們,她們又得在外面等我,又得挨冷受凍的,想想又有些不忍心。我心裡在不停地爭戰,最後我想到自從我信了主耶穌以後,是主耶穌把我的癌症治好了,我發誓要好好還報主的大愛,現在有人來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萬一我再信錯了的話那不就愧對於主的恩典嗎?不行,我還得躲著她們,不能見她們了。但我去哪裡啊,因沒有別的地方可去,最終我決定留在家裡。我就和鄰居說:「他嬸子啊,我今天身體不舒服,想在家休息休息,不想讓別人來打擾我,麻煩你把門給我鎖上吧。」

鄰居鎖上門後不一會兒,我就聽見門外傳來楊姊妹和鄭姊妹的聲音。只聽到鄭姊妹說:「這弟兄又沒在家,去了哪裡呀?」楊姊妹說:「是啊,這個弟兄到底去了哪裡呢?今天這個環境是神為我們擺設的,是神在檢驗我們的信心,不管他去了哪裡,我們就在這裡等等,我們禱告依靠神吧。」我聽她們這樣說以後,心裡很難受,在屋裡坐立不安,心想:天這麼冷,人家是為了我來的,我已經讓人家在門外等了一晚上,這又讓人家在這裡等,實在是對不起這兩個姊妹。她們在我家門前等了好幾個小時,我聽見她們凍得來回踱步,大約到了九點多鐘,聽見楊姊妹說:「今天我們等了這麼長時間,也沒有等到這個弟兄回來,這有神的美意,神擺設這個環境也是為了成全我們的信心。今天我們沒有等到,明天繼續來等,直到見到這個弟兄為止,願神帶領我們,相信神的主宰安排,我們禱告神感動弟兄的心吧。」

她們走後,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不能入睡,心裡很難受,心想:我這還是信神的人嗎?一次次地說話不算數,讓那兩個姊妹一次次地為了我挨凍,她們圖個啥啊?不就是為了與我交通明白主再來的真理嗎?兩次沒有找到我,還要繼續來,直到找到我為止,還為我禱告,為的就是讓我早日定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來全能神教會的人真有愛心啊!想到這裡,我不禁在心裡恨自己,我怎麼這麼沒人性把她們關在門外呢?我可不能再這樣了,到明天說什麼也得在家裡等著,問明白為什麼我看全能神的話會頭疼、打盹呢?

第二天天剛濛濛亮,我聽見有敲門聲,就趕緊起來開門,只見門外站著楊姊妹和鄭姊妹,她倆的頭髮和眉毛都蒙上了一層白霜。她們見到我後都很高興。楊姊妹說:「哎呀,弟兄,可見到你了,前兩天晚上你去哪裡了?我們一直等也沒等到你。」我很受感動,說道:「姊妹,外面冷,趕緊進屋裡再說。」等她們進屋坐下我給她們每人倒上一杯開水,然後敞開心說:「姊妹,這兩天其實我一直都是躲著不想見你們,實在是對不起你們啊。那天你們走了以後,我就看全能神的話,可不知為什麼我看了一會兒就打盹、頭疼,我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兒?所以就不想看全能神的話了,也開始有意地躲避你們,昨天晚上我就在家裡,你們說的話我都聽見了,是你們的愛心感動了我,我心裡很受譴責,我不能再一次次地躲避你們了,今天我就想把這個問題弄明白,如果錯過了主耶穌的再來,我也會遺憾終生!今天你們來了就跟我交通一下這個問題吧。」

聽到我這樣說,楊姊妹說:「弟兄,你剛才提的這個問題很重要,有很多人開始信神的時候,都會不同程度地臨到一些不平安的事,因為這關乎到靈界的爭戰。因為末世全能神給人帶來的是永遠的生命之道,撒但最害怕我們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得著永生,所以它就想方設法地攪擾攔阻,讓我們產生疑惑、恐懼,甚至否認神的作工,我們只有會分辨撒但的作工,識破它的詭計,才能更好地看神的話,跟隨神的作工。那撒但是怎麼攪擾神作工的呢?我們看全能神的話是怎麼說的吧!全能神的話說:『什麼是出於撒但的作工?出於撒但的人裡面異象模糊,沒有正常人性,做事存心不對,雖然也想愛神,但是裡面總有控告,這些控告、意念總在裡面攪擾,轄制人生命長大,攔阻人在神面前的正常光景。就是說,人一有撒但作工心也不能安靜在神面前了,也不知幹什麼好了,看人聚會他想跑出去,別人禱告他眼睛閉不上。邪靈作工破壞人跟神的正常關係,給人以前的異象或生命進入的路都打亂,心裡總也不能親近神,總被一個事攪擾、轄制,心不得安靜,使人愛神沒有勁,靈裡下沉,這樣的表現就是出於撒但作工的表現。撒但作工的表現:站不住立場,站不住見證,使你在神面前成了一個錯的人,成了一個對神沒有忠心的人。……使神在你裡面的感動消失,使你對神埋怨抵擋,導致你對神疑惑,甚至還有離開的危險,這都是出於撒但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靈的作工與撒但的作工》)『出於撒但的使你異象消失,以前所有的也全沒了,離神疏遠,弟兄姊妹之間沒有愛,產生恨惡的心,走投無路,不想過教會生活,愛神心沒了,這就是撒但作工,也是邪靈作工導致的後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二篇說話》)」

讀完全能神的話,楊姊妹接著交通說:「神的話把咱這方面的情形說得很明白了,凡是攪擾人的心不能安靜在神面前的人事物都是撒但的作工,撒但作工就是用一些方式來攪擾人,讓人心煩意亂,心總也不能安靜在神面前,像人一看神的話就打盹、頭疼、迷糊等現象都是撒但的攪擾,人一打盹就無心看神的話了,撒但就是想利用這些方式來讓我們放棄看神的話,遠離全能神的看顧保守,不讓人接受真道,讓人失去神的救恩,這就是撒但攪擾神作工、攔阻人考察真道的險惡用心。我們要想不受撒但的攪擾與試探,就得學會分辨,識破撒但詭計,來到神面前禱告神,說:『神哪,我知道這是撒但在攪擾我與你的關係,我現在不能受它的轄制,我要站住這個立場,神哪,求你加給我信心和毅力,讓我能勝過撒但的試探,保守我的心安靜在你的面前。』當我們藉著多次的禱告與神配合之後,神看到了我們的心,就會幫助我們勝過撒但的試探與攪擾,這時撒但就退去了。」

這時,鄭姊妹說:「我說說我的經歷吧,記得我剛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時,看到神的話很實際很好,就想認真讀神的話,但當我看神的話的時候,就腰疼還打盹看不進去,只要我不看神的話就沒有病了,我當時心裡也對神的作工產生了疑惑,之後我就不看神的話了。當聚會的時候姊妹問我怎麼進入的,看了神的話後有哪些收穫?我就和姊妹說我沒有看神的話,一看神的話就腰痛、打盹看不進去。姊妹和我交通要對撒但的作工有分辨,撒但作工就是藉著我們肉體的軟弱處——長病、頭疼、打盹等來攪擾、打岔,讓我們懷疑神的作工,不相信神的話,最後背叛神。所以當再遇到撒但攪擾的時候,我就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神,有意識地與神配合,背叛自己的肉體,也求神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不受肉體的轄制。從那以後我再看神的話就不再受攪擾了,心也能安靜在神的面前了。」

聽了兩位姊妹的交通,我就和她們說:「哦,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那天你們走了後我看神的話就打盹。今天通過你們這樣一交通,我明白了原來是撒但看到我跟隨了神的末世新作工,不甘心讓我迎接到主的再來,獲得神的救恩,就在背後攪擾,原來這都是撒但的詭計啊!唉!是我不明白這方面真理,沒有分辨,上了撒但的當,差點背叛神了。感謝神,今天你們把我這方面的困惑給交通明白了,以後我就不受這方面的轄制了,我還要看神的話,在這方面多禱告神,識破撒但的詭計,我相信神一定會帶領我的。」

楊姊妹高興地說:「感謝神!這都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只要我們實際地與神配合,背叛撒但,就會獲得神的開啟帶領。」

後來我再看神的話語的時候,有時候還是會打盹看不進去,心裡也煩躁,我就跪下禱告:「神啊!我知道撒但在攪擾我看神的話,是它攔阻我,不讓我親近你,我不願再受它的轄制,我願意背叛撒但,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讓我能勝過撒但的攪擾,用心來讀你的話語,阿們!」禱告後我再看神的話,聽詩歌,就覺得沒有那麼困了。藉著一段時間我實際地與神配合,能安靜在神的面前讀神的話了,也願意聚會了。聚會時,我和弟兄姊妹一起讀神的話、交通神的話,心裡對神所發表的真理越來越明白透亮,自由釋放地活在了神愛的懷抱中。

一段時間後,我開始配合傳福音,把原派別那些真心信神、人性好的弟兄姊妹帶回神的家中。

孟亮

分享更多 : 我戰勝撒但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