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心話,真輕鬆

我是一個心直口快的人,在與家人或朋友相處的時候,都是有什麼就說什麼。記得上高中的時候,一次班主任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表揚我和另一個同學,說我們是「陽光男孩」,家人和朋友對我的評價也是「沒有壞心眼」「說話直爽」,面對眾人的誇讚,我也有些沾沾自喜。認為自己就是一個敢說真心話的誠實人。
說真心話真輕鬆

2011年底,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通過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讀神的話,我知道了神用話語作了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就是要把人的敗壞性情潔淨、變化,使人活出一個誠實人的樣式,正如神的話說「你們都應當知道神喜歡的是誠實的人。神有信實的實質,所以他說話向來都是可信賴的,他作事更是讓人無可挑剔、無可疑義的。所以他喜歡對他絕對誠實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從神的話中看到神喜歡誠實人,只有誠實人才是神國度裡的人,我心想:我在世上就是一個什麼話都敢說的誠實人,我在誠實人這方面已經做得很好了,只要我再按著神的話去實行做誠實人,那我肯定能蒙神喜悅、最終進入神的國度。

由於我熱心追求,幾年後,教會裡提拔我到上層文字組盡本分。

一天晚上,我們幾個弟兄在一塊討論寫文章的思路,正當我談得起勁的時候,一個弟兄說:「你的這個思路我們先不用,先用別的思路吧,若不合適再用你的思路。」當時我的臉一下子就拉下來了,感到有些丟面子,心想:雖然我的這個思路可能不合適,但我也不能被你們瞧不起。想了一會兒我裝作很大方地說:「嗯,今天咱們身量都小,雖然我們都認為自己的思路對,但到底符不符合原則,咱們都看不透,這個問題先擱置吧,咱們求同存異。」弟兄們聽後面面相覷,沒再說什麼,我們又開始繼續討論,然而再討論的時候我們之間沒有了之前的和諧,最終這場聚會不歡而散。散會後我的心空落落的,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今天的這場聚會,雖然我給自己找了台階下,但為什麼心裡不是滋味呢?我向神禱告尋求,神今天擺設這樣的環境是為了讓我學哪些功課呢?藉著禱告尋求,神開啟我想到神的話說:「你的存心目的都是為了我嗎?你的言語舉動都是活在我面前嗎?你的心思意念我都鑒察。你裡面沒有責備嗎?你拿出一副假臉給人看,還坦然自若裝出一副自以為是的模樣給人看,這是為自己掩護,想把你的惡掩護起來,甚至想方設法推到別人身上,你的心何等詭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三篇說話》)從神的話語中看到神是鑒察人心肺腑的,自己就是在人前一套人後一套,為了維護自己利益的詭詐人,就想把自己在暗中所作的惡掩護起來。神的話正扎中了我的心,點中了我的情形,今天聚會中我說的那句「高明」的話,不正是拿出一副假臉給人看,為的是維護自己的臉面嗎?當時感覺自己說的那句「求同存異」的話挺好,挺高明,現在想想感覺有些噁心了。自己的思路被別人否了,自己的臉面下不了台,就找了這麼個冠冕堂皇的藉口,這不是耍詭詐嗎?我想起神的話說:「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裡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撒但向來就是說話拐彎抹角、欺騙、抵擋神,我今天說話耍詭詐不也是悖逆抵擋神嗎?

我又看到全能神的話說:「做誠實人的難度主要在哪兒?什麼攔阻你做誠實人呢?(不願捨棄自己的利益,沒有看清什麼是正面的、什麼是反面的,對正面事物喜好的心還不大。)……人有詭詐,人有存心,人總有活思想,人有私心,總為自己的臉面、虛榮、利益著想,說句誠實話,有時就兩個字就那麼費勁,憋半天說不出來。人被這些東西控制,人活在敗壞中,確實不是神所喜愛的、神所要的人。」(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只有真理作人的生命,人活得才有價值》)從神話的揭示中看到做誠實人需要人受苦付代價,需要人單純敞開放下自己的利益。以往我認為自己是個實在人,什麼話都敢和弟兄姊妹敞開心說,但當涉及自己的臉面與地位的時候,我卻不能實行真理了,在事實的顯明中看到自己並不是一個真正的誠實人,自己內心裡還有很多詭詐虛假的成分。經歷了這次審判刑罰,我對自己有了新的認識,只願在以後的盡本分中努力追求真理,按著神的話所要求的去實行做誠實人。

幾個月後,我和幾個弟兄在一起盡本分。其中一個弟兄年齡比較小,才20歲多一點,剛開始我們在一起相處還沒有什麼摩擦,但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我發現這個弟兄由於年齡小,玩心還比較重,在本分上總是不能用心,不緊不慢的,沒有多少負擔。我幾次想提出來,但為了維護自己在弟兄面前的好形象,又不好意思給弟兄提。我一直把對弟兄的看法埋藏在心裡,心裡感覺很難受。

一次上層帶領要求我們三天之內要把一份資料整理完成。面臨這個本分,我和弟兄們說:「這次我們得抓緊時間,多受點苦、付點代價爭取儘早把這項本分完成。」我說這話其實就想說給小弟兄聽,看到小弟兄也點頭,我也稍微放心了一些。之後我們開始忙碌起來……然而在這個過程中小弟兄時不時地和接待家的大叔聊聊天,寫寫毛筆字等,在本分上又沒有多少負擔了,眼看三天的時間快到了,資料還沒有整理完,我心裡有些著急了,對弟兄的懶散感到不滿。甚至心裡對弟兄已經有成見了,覺得應該做誠實人敞開亮相把弟兄身上存在的問題指出來。但我又受虛榮臉面的轄制不好意思提出來,當時我心裡憋得好難受,只好到另一個房間去了。來到另一個房間,我坐立不安,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可以先選擇比較知近的人說,這樣慢慢就能敞開心了。可是我轉念一想我若是和弟兄們說了,他們會不會笑話我、說我事多呢?這會不會影響之前我在他們面前樹立的好形象呢?一時間我又是癩蛤蟆喝膠水—-張不開嘴了。我的內心備受煎熬,迫切地向神禱告:「神啊!我想實行真理做誠實人,可我張不開嘴。神啊,我該怎麼辦,求你開啟帶領我!」

就在我心裡倍受煎熬、苦苦掙扎之際,小弟兄看到我很久沒有回去,就主動來找我談心了。看到弟兄向我走來,我一時有些不知所措,趕緊強裝鎮定地在沙發上坐好,裝出一副幹活勞累,在這裡放鬆的樣子。小弟兄笑著問我:「怎麼了?坐在這裡這麼久沒進屋?」我心虛地說:「喔……沒事,就是剛才幹活累了,在這邊休息一下。」說話間我的眼神有些慌亂,不敢正視弟兄。我這細微的舉動被小弟兄發現了,他微笑著說:「是不是我又做錯什麼事了?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直接告訴我,我願意改正。」被弟兄點破情形的我滿臉通紅,吱吱嗚嗚地說不出話來了,弟兄看著我接著說:「咱們幾個弟兄一塊相處盡本分,這都是神特別的安排,神把我們安排到一起就是讓咱們互相學功課、取長補短的。盡本分中有磕磕碰碰這都正常,關鍵是我們得尋求真理,從神話裡找到實行路途,做一個誠實人與弟兄姊妹敞開亮相,互相交心。就拿我和劉弟兄來說吧,上次劉弟兄寫了一份資料讓我看看是否合適,因著我的狂妄本性我連看都沒看就直接說寫得不合適。後來劉弟兄很生氣,雖然當時我也放下自己和劉弟兄共同整理了資料,但我們兩人之間產生了一些隔閡,我也不想和他說話了。我意識到這種情形不對,並不合神的心意,想到神的話說:『彼此順服,彼此包容,彼此生命有聯結,彼此有相愛,都會取長補短,會配搭事奉,這樣,教會必得建造,撒但必無機可乘,我的經營計劃才不致落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一篇說話》)『能正常地盡自己的功用和本分,不是一朝一夕,要持久,要以我心為心,以我意為念,顧全整體,能流露基督,會配搭事奉,隨著聖靈工作的步伐,投入聖靈拯救的方式裡,倒空自己,做一個單純敞開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八篇說話》)從神的話中看到神要求我們要學會配搭事奉,學會彼此順服、彼此包容,降卑自己,這樣神的國度才能達到被建造,這就需要咱們倒空自己,做一個誠實人,做一個單純敞開的人,有什麼問題、難處或者是成見,都能及時敞開交流,這樣才不會給撒但作工的機會,才能達到同心合意滿足神。後來當我放下臉面地位和弟兄敞開心道歉時,弟兄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在神的帶領下,我們兩人重歸於好,所以咱們都得按著神的心意與要求去做,若是我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合適,咱們就單純敞開地談出來,這樣才能更好地在一起配合工作,使工作暢通無阻,這樣做才能合神的心意。」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審判中的變化 從小我就是一個嬌生慣養的女孩,因此我變得很狂妄,特別唯我獨尊,在家裡經常會因為一些不合己意的事發火。記得有一次,弟弟玩我的手機,我不想讓他玩,就說了他一句,但是弟弟沒有聽,還在繼續玩手機,我走到他跟前...
遵行神的道不分大小事 在這個世界上,人都是憑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撒但哲學活著,我也不例外,所以在身邊臨到一些人需要幫助的時候,我都是採取「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態度去對待,只要是與...
選舉 一天早晨,我靈修完便跪在床前向神獻上禱告:「全能神啊!感謝讚美你!我們教會要選舉教會帶領,首先把這次選舉工作完全向你交託、向你仰望,願你作工在我們中間帶領、引導我們,使我們按照你的要求配合這次選舉,把...
「夏天」隱藏著神的心意 前段時間一連好幾天,天氣都特別炎熱。我們即使什麼活都不幹,還是熱出一身汗,真有點受不了。鍾姊妹說:「一年當中最好不要有夏天哦!」我也附和道:「是呀,我是一個怕冷不怕熱的人,但這樣的高溫我都感覺太熱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