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作弊」成風,我該如何選擇?

我從小就跟母親一起讀神的話,學唱詩歌,放假了就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感覺弟兄姊妹相聚在一起非常好,大家都談認識自己,做誠實人,能夠互相幫助、扶持,真是一個溫暖的大家庭。有一次我和媽媽讀神的話,看到神的話說:「我的國度都是要那些誠實、不虛偽、不詭詐的,世上不都是那些老實忠厚的吃不開嗎?我正和他們相反,誠實人到我這裡來就行,我就喜悅這樣的人,我也需要這樣的人,這正是我的公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三十三篇說話》)讀完神的話,媽媽說:「神的話語告訴我們,神喜歡的是誠實人,不喜歡人說謊搞欺騙。依一,咱們信神的人就要聽神的話,要做神喜歡的誠實人……」我使勁地點點頭答應著,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和快樂,心想:神喜歡誠實人,也祝福誠實人,我也要做一個誠實的孩子蒙神喜悅。

進入學校後,我就特別崇拜我們的老師,因為他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能開啟我們心靈的窗戶,他們把畢生的精力都獻給了教育事業,是值得人尊敬的。但是上中學後,我對老師與學校的看法就漸漸地發生了變化。記得快要中考的時候,聽老師說我們的體育成績也要加在中考成績裡,老師們還給我們施加壓力,整天都對我們說:「文化課成績好的,體育成績要是不好,也會被拉分數,人家體育成績好的就可以在體育分數上超過你們;文化課成績不好的,考好體育就是個機會,可以藉此發揮自己的潛能。」

學校作弊成風,我該如何選擇

但是我沒想到在考試的前一天,體育老師居然教我們考試的「作弊技巧」,這讓我大吃一驚。老師繪聲繪色地講解著他的作弊技巧:「同學們別擔心,老師給你們交一招,要想提高成績,你們就在大腳趾上纏東西,只要把襪子穿好別人就看不出來了;還有一種方法就是,在臂彎朝上一點點的地方用皮筋勒緊,到測試的時候就能騙過儀器,使我們的成績變高。因為儀器是根據我們的心跳來評定我們的身體素質,而這兩種方法都是用來減緩心臟的回血速度,使我們的心跳減速,這樣一來我們的身體素質自然就提高了。」老師還跟我們開玩笑說:「別一激動把袖子擼得太高露出皮筋了,那就沒人能幫得了你了……」老師的講解惹得學生哈哈大笑。一堂課下來,同學們個個喜笑顏開,都覺得這次的考試有把握了。我聽著同學們的哄堂大笑聲,心裡感到特別壓抑,我想不通的是,他為人師表,應該教導我們怎麼做人,現在怎麼能教我們作弊呢?這還是我所尊敬的老師嗎?這可是不道德的行為,是欺騙啊!我們這個學校可是省重點中學,老師都這樣教育學生,那其他普通的中學會不會作弊更嚴重呢?若都是這樣,我們的考試還有意義嗎?這樣的考試簡直就是自己蒙蔽自己。同時,我也覺得很奇怪,這些整天在我們面前宣講考風、考紀的老師怎麼在這個關鍵時候,不教點真正對我們有益的道德標準,反而教這些拿不上台面的作弊技巧與欺騙手段呢?更讓我不可思議的是我們的班主任,常常念叨讓我們不要作弊,但當她聽到體育老師教我們作弊的事情後,竟然沒有一點反應,而且也跟大家一起笑作一團!不管他們怎麼樣,我認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再加上我經常看到神的話說要人做誠實人,神不喜歡人搞彎曲詭詐,也厭憎人弄虛作假。我決定不和他們同流合污,我要為神站住見證,堅決不作弊。

雖然我不打算隨從他們,但到了考試之前,我心裡還是有些忐忑不安,因為自己的體質差,若真的考不好可怎麼辦?這時我想起媽媽常對我說的話,「臨到難處就向神禱告。」,於是,我就向神禱告說:「全能神啊!我知道你喜歡誠實人,不喜歡詭詐人,我也不想作弊,可我擔心考不好。神啊!願你加給我信心,使我不隨從他們去作弊。」禱告後我心裡平靜多了,我想到神的話說:「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感謝神的帶領,我心裡漸漸踏實了,因為任何一樣東西都在神的主宰之中,我相信考試成績的好壞更在神的手中掌握,我就把這事交給神,任神擺佈。當我打定主意堅決不作弊時,撒但的試探又臨到了:老師問我們準備得怎麼樣了(就是指作弊的事情)?我怕被老師問到不知怎麼回答,就躲到廁所去了,可我躲過了老師卻躲不過廁所裡準備作弊的同學,她們準備好後就問我缺不缺作弊的工具。當我說不需要的時候,她們就用異樣的眼神看我,似乎在說老師都讓作弊你還不做,真傻!等我出廁所後,老師又在對我們說:「如果你們不滿意自己的成績就和監考官鬧,只要你們不簽字,成績單就無效,這樣你們就可以再重測一次。」老師的話讓我更覺得詫異,在這次的考試中老師不僅教學生作弊,還教學生們像潑婦一樣鬧,這還是我崇拜、尊敬的那個老師嗎?

到了真正檢測的時候,我心裡還是有些緊張,怕因為自己體質不好,萬一考不好怎麼辦?這麼多人都在作弊,我的成績……這時神開啟我又想到神的話說:「你們都應當知道神喜歡的是誠實的人。神有信實的實質,所以他說話向來都是可信賴的,他作事更是讓人無可挑剔、無可疑義的。所以他喜歡對他絕對誠實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神的話給了我實行真理的力量,神一再說他喜悅的是誠實人,如果我為了自己的成績好,也隨從他們作弊搞欺騙,讓老師、同學都讚許我,但神卻不稱許我,這樣做又有什麼意義呢?我是信神的人,不能去做羞辱神名的事情,我不能像不信神的同學一樣去作弊搞欺騙。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心也安靜下來了。輪到我檢測心跳時,我看到儀器的指示燈閃得比其他同學都快,我心裡更加緊張、慌亂,就閉上眼睛不再看指示燈,心想:這回真的考砸了!接下來該怎樣面對同學的嘲笑呢?就在我擔心時,我的考試成績出來了,我一看,咦!咋考得這麼好呢?按我的身體素質和剛剛儀器所顯示的不該有這麼好的成績呀?我有點懵了。回頭看看其他同學的成績,我和他們差不多,甚至比有些作弊的同學的成績還好。我心裡高興得一個勁地感謝讚美神,這時我才真正體會到不管是死的東西還是活的東西都在神的主宰之中。

正當我為看見神的奇妙作為而感到高興的時候,旁邊一個同學說:「咱們組的跳遠成績比平常在學校測的要少二十厘米,所以到最後大家都不准簽字,這樣我們就能重測一遍,到時候我們的成績還能再高一些。」我心裡很清楚我的成績就是神的祝福,我得接受神的主宰,因為成績好壞是神在掌握,憑人自己再折騰也沒用。最後我們組只有我一個人把字簽了。但我萬萬沒想到,我的簽字引來了同學、老師的不滿,班主任得知只有我一個人把字簽了,就狠狠地斜瞪了我一眼,眼神裡滿了恨意,就像恨不得要讓我從她的視線中消失一樣。當看到這一幕時,我心裡感到害怕,也很驚訝,這還是那個我尊敬的老師嗎?緊接著其他同學也紛紛地指責我,說我不團結,還說他們這樣做是為我好,是想讓我的成績再高一點。聽了這話,我氣得啥話也說不出來了,只是覺得他們不可理喻!老師看著同學攻擊我,不但不說一句公道話,還在看我笑話。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呢?考試時我不作弊,不僅沒人說我好,相反大家都紛紛站出來指責我,說我不團結;別人想鬧事,我不鬧事,為什麼最後還是我受欺負呢?原本應該伸張正義的老師就這樣袖手旁觀看著我被人圍攻。此時我覺得自己在這個班裡好孤獨,我心裡很傷心難過。正當我軟弱時,神的話語鼓勵了我。全能神的話說:「年少人不該沒有真理,也不該對虛偽與不義包藏,而是應該站住該有的立場,不應隨波逐流,有敢於為正義、為真理奉獻、拼搏的精神;年少人應該有不屈服於黑暗勢力的壓制,有改變自身的生存的意義的勇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年老之人、年少之人說的言語》)神的話給了我信心,使我有了敢於衝破黑暗勢力的勇氣,今天我信神、實行做誠實人不搞欺騙,這是最正義的,也是正面事物,這是年少之人該有的追求,也是神對我的要求,我不能隨波逐流,更不能有膽怯害怕的心,我要勇敢地面對,要為正義而站立,因神是我堅強的後盾。下午去學校之後,早上那些指責我的同學,見了我都表現得特別不自在,眼睛都不知道該往哪看。原來,他們鬧到最後沒簽字,但那些監考官們壓根就沒搭理他們,直接把他們的成績寫進檔案裡了。得知這一切,我在心裡感謝神的帶領,也體會到實行神的話按神的要求去做而帶來的欣慰,更體會到為正義而站立心裡坦然無懼的快樂。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