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迷霧迎來曙光

我信了主耶穌並加入教會唱詩班

2011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從中國來到了巴西。剛來的時候對眼前的事物充滿新鮮、好奇感,對未來也有著美好的盼望。但一段時間之後,每天一個人回家,一個人吃飯,回到房間面對四面都是牆,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我感到孤單、痛苦,實在難受了就一個人暗自落淚。就在我感到最痛苦無助時,好像主耶穌早已知道我的苦楚,藉著一位朋友把我帶進了教會。通過聚會、讀經、唱詩,看主那帶著勸勉、安慰的話語,使我孤單的心靈得到了撫慰,藉著讀聖經我知道了人是神造的,天地萬物也是神造的,主耶穌為了救贖人類被釘在十字架上,是主耶穌把我們從罪中贖了出來,他是人類唯一的救贖主。面對主這莫大的救恩,我決定一生追隨主,因此在感恩節那天我受洗成為名副其實的基督徒。因我喜歡唱歌,更喜歡唱讚美神的歌,受洗後我主動加入了教會的讚美唱詩班做事奉工作,因著神的帶領與祝福,我一直都活在感恩、喜樂之中,每次聚會、讚美敬拜我都非常積極。

教會荒涼的景況讓我感覺失望與困惑

可是好景不長,我看到教會裡充滿交易、換取,到了教會大家表面都很熱情,但是心裡卻充滿了自私自利,為教會做事工時一點虧都不想吃,大家常常議論誰做多了,誰做少了,不能公平對待人。就連牧師也是非常勢利的人,以人奉獻的多少來對待人,講道時專講奉獻的道。每次來聚會,他最關注的是大家奉獻沒奉獻,奉獻了多少。牧師也不關心弟兄姊妹,當弟兄姊妹有難處時他也不扶持幫助,更令人生氣的是他還會數落人,看不起沒權、沒錢的弟兄姊妹……看到教會這樣的光景,我感到失望與困惑,教會怎麼變得跟社會一樣了呢?漸漸地我失去了起初的信心和熱心,星期天去教會也沒有那麼積極了,也不想唱歌了。每週去了之後不是站在門外喝咖啡,就是在座椅上小睡一會兒。講道結束後去奉獻了就走,有一種傷心、無耐的感覺。

 走出迷霧迎來曙光

我明白了教會荒涼的根源

2016年8月的一個星期天,我在公園裡認識了從美國來的李敏姊妹。李敏姊妹是我們教會高曉英和劉芳姊妹的同學,大家都是信主的,於是我們坐在草坪上聊了起來。聊天當中大家談到了教會的光景,我把在教會裡所看到的和大家說了。李敏聽完後,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說:「現在不止是你們所在的教會是這樣,而是整個宗教界都一樣,都活在了沒有聖靈作工的黑暗、荒涼中。主耶穌曾預言:『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馬太福音24:12)我們應該知道,現在已經是末世的末了時期,宗教裡不法的事越來越多,就連牧師、長老也不遵守主的誡命,不行主道,活在罪中不以為然。教會興旺都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如今神已作了新的工作,宗教裡的人因著不尋求順服神的末世作工,完全與神的作工脫節,因而失去了聖靈的作工,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不法的事出現,導致教會越來越荒涼。就如當初主耶穌在猶太作工時,他結束了律法時代的工作,開展了恩典時代的新工作,聖靈維護神的新作工,在跟隨主耶穌的人身上作工,聖靈就不維護聖殿裡的工作了,而是離開了聖殿。所以原本敬拜神的殿成了做買賣的場所,成了賊窩。祭司也違背律法將有殘疾的牲畜作為祭物獻上欺哄神;法利賽人貪愛錢財、享受地位之福等等,信神、事奉神的人都活在了罪中。」

聽了李姊妹的交通,我點點頭,說:「你說得沒錯,的確是這樣。我對這個問題一直想不通,教會本是事奉神的地方,但現在跟社會沒什麼區別,而且敗壞越來越嚴重,聽牧師講道也沒有享受,活在了黑暗之中。原來是神作了新工作,我們沒有跟上,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才能跟上神的新工作呢?」

我無法接受主耶穌再來作審判的工作

李敏姊妹說:「主耶穌早已回來了,他道成肉身成為人子,以全能神這個名發表真理,作了審判人、潔淨人的工作,我們只有接受神話語的審判,才能獲得聖靈作工,恢復以往的信心和愛心……」當我聽到神來作審判的工作時感到很驚訝,心想:審判不是定人的罪之後懲罰人嗎?神末世是來審判不信他的人。我們信了主耶穌就不用接受神的審判了,主來會將我們直接提進天國的,怎麼可能來審判人呢?於是,我提出了自己的觀點。這時劉芳姊妹說:「弟兄,我與高姊妹已經考察了一個星期,全能神的確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你讀讀全能神的話就明白了。為什麼主耶穌再來是作審判的工作,就是因為我們一直活在罪中不能自拔,無法擺脫罪的捆綁與控制。這步審判工作是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的一步更新更拔高的拯救工作……」她們耐心地與我交通了許多。但不管她們怎麼說我還是難以接受。在抵觸的同時,我心裡也很困惑。高姊妹、劉姊妹在教會是最虔誠的信徒,她們對主的信與愛是大家都公認的,她怎麼能相信主來了是審判我們,而不是直接提我們進天國呢?難道這裡面有什麼奧祕是我不知道的?

姊妹真誠的禱告讓我的心得以回轉

正想著李敏姊妹拿出一本書說:「弟兄,主耶穌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3)你先別下結論好嗎?我們一起看看全能神的話是不是神的發聲,能不能供應我們的生命,是不是能潔淨拯救我們,就知道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了。相信神的羊會聽神的聲音,我們一起讀讀吧!」我顯出不願意接受的表情,沒有回答她的話。三個姊妹看到我的態度,都有些難過。劉姊妹突然提出:「我們先做個禱告,然後再來讀神的話語吧!」我被劉姊妹的建議嚇蒙了,有些不知所措。公園裡這麼多人怎麼禱告呀?但當劉姊妹說完三個姊妹就跪下禱告了,我難為情地左右看了看只好跟著跪下,但因臉面放不下,禱告時我的心一點都安靜不下來。雖然我聽不到三位姊妹在禱告什麼內容,但是我被她們的活出感動了,說實話我信主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跪著禱告過,她們這樣的行為讓我看到,她們對待神的態度是真誠的,也有謙卑尋求神的心。我想她們突然這樣禱告也是因著我的冷漠態度吧,她們是希望我考察神的末世作工。禱告後李敏姊妹把一本書遞給我,並真誠地說道:「這本《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裡面有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這些問題都是宗教人普遍存在的問題,在問題後面都有神話語解答,你看看吧。」我本不想接書,但是看她說得懇切,再看看高姊妹、劉姊妹,她們都很希望我能接書,我感受到這的確是信神的大事,不能馬虎對待。於是我就接過了書說:「那好吧,我願意收下這本書,我們今天就談到這裡,我先看看書再說吧。」

回到家之後,我把書放在一邊,心思很亂。今天李敏姊妹說的這些話我都明白,句句是事實,但為什麼主來了還要再作一步審判的工作呢?我始終想不明白。細細琢磨後還是不明白,但又想,對於主再來的事,我也不能坐以待斃,看看書長長分辨也好。於是,六天的時間,我把整本書都看了一遍,全能神揭示出了許許多多人未曾知道的奧祕,讓我很得供應。我想更多地了解全能神作的審判工作究竟是怎麼回事,於是我決定去高姊妹家問問。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