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逃亡苦 主恩相伴甜

我今年70歲,在紅旗下長大。1995年1月,被病魔纏身的我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不久我身上大大小小的病(眩昏症、膽結石、牛皮癬)都奇蹟般地痊癒了,讓我看到了主的全能與憐愛。想到自己身上幾種疾病沒花一分錢就好了,是主白白地賜福於我,我立志一生跟從主,將主耶穌的救恩傳給更多苦難深重的人。

1996年2月,我帶著一本聖經騎著自行車,不分白天黑夜地到各地傳講主的福音,那時真是聖靈大作工,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共有二百多人歸向主,並分別成立了教會。很快我被選為講道人,負責牧養澆灌離家方圓百十餘里的弟兄姊妹。

就在我信心百倍,準備繼續傳揚主的福音時,我被鄰居(是共產黨員,受政府指使)舉報到鄉政府去了。鄉黨委書記天天早晚開廣播會,在廣播裡用高音喇叭喊著說:「××村××人(指的就是我)常年在外非法傳教,家裡還設立了教主頭的窩點,聽到通知後務必帶五百元伙食費來政府辦的學習班報到,限你半個月時間。否則,罰款三千元。」很快一個星期過去了,鄉政府見我還沒去,就指使鄉派出所所長來抓我,由於那段時間我在遠處的教會牧養澆灌沒有在家,他們抓不到我,就安排舉報人日夜盯著我。抓捕,七年,逃亡,主恩相伴,主耶穌,福音

一天晚上十二點,我兒媳婦(是信主的)上廁所時,看到幾個人影圍繞著屋前屋後,她嚇得喊我兒子(信主的),那些人就都走了。次日下午的一天,又有兩個人聲稱是搞計劃生育工作的,又問我兒媳婦:「你媽不在家呀?」兒媳婦回答說:「不在家,走親戚去了。」緊接著兒媳婦聽到他們打電話說:「XX不在家,車不要開來。」兒媳婦聽後才知道他們是來抓我的。

從此以後,我過上了在外逃亡的生活,兒子和兒媳常被警察逼問我的下落,使得他們常受驚嚇日夜不得安寧,整日活在憂慮、惶恐中。雖然我因著政府的逼迫再也無法與家人團聚,但每當想到聖經經文:「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馬太福音8:20)又想到主耶穌是至高無上的神,為了救贖我們尚且來在地上,過著無安息之處的日子,我今天走信主的道路,是必要受苦的,再苦在主耶穌那裡也是榮耀。這時我心裡就絲毫不受政府逼迫的轄制,又信心百倍繼續傳揚主的福音。

一段時間後,警察仍然沒有放棄對我的抓捕,他們找不到我,又採取了另一種卑鄙的手段,去敲詐我二女兒,因我二女兒夫妻倆(都沒信主)在鎮上開批發部,生意比較興隆。一天,幾個警察直接找到我二女兒夫妻倆質問道:「××是你媽嗎?」二女兒、女婿老實回答:「是。」警察諷刺帶威脅:「那非法傳教的就是你們的媽呀!那好!半個月限你們交出你媽,如果我們抓不到,就先拿八千元錢交給我們,要不然你們同樣是被抓捕的對象。」

二女兒一聽大聲問道:「你們共產黨的官員還講不講理?說話辦事怎麼這麼可恥?我媽傳教不傳教與我們有何相干?共產黨不是說宗教信仰自由嗎?這在世界各國都知道,何來非法傳教了?你們憑什麼來找我們要錢?休想!我不會拿出錢來。」惡警哪裡吃這一套,怒斥道:「你不交人又不交錢,你們就等著全家蹲監獄吧,孩子也別想上大學、有工作。」後來二女兒、大兒子(不信主)在政府的逼迫、挑唆、恐嚇下,擔心自己孩子的前途命運,還有金錢受損失,人身安全不保,兩人都到政府機關申請與我脫離母子關係。原本一對孝順的兒女卻與我成了陌路人,這時親人的辱罵棄絕,世人的譏笑毀謗全都接踵而來,我一下子軟弱至極,心如刀絞,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一個勁地往下掉。在悲痛中,我哭訴著向主呼求:「主啊!今天我落得如此悲慘的地步,全是政府所害,主啊!我心切切地仰望你,求你引導我走前面的道路。」後來我看到主的話說:「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或作: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約翰福音15:18-19)頓時,我明白了主的心意,中國政府它豈是真恨我、要迫害我呢?其實它恨的是我所信的主,所傳的主耶穌的道,它害怕民眾見到光明都來信主,更害怕民眾棄暗投明,共產黨就無法施展它既荒唐又邪惡的無神論獨裁統治了,所以才不惜一切代價來迫害我傳揚主的道。想到這些後,我心裡有了安慰,跟從主的意志更加堅定了,願意用自己的餘生來還報主的愛!

一晃幾年過去了,因著政府的逼迫,我只能常年累月東躲西藏地住在主內弟兄姊妹家裡,配合著澆灌教會、傳福音的工作。警察因著多次到我家抓我落空,在我的兒女們身上也沒有搞到錢,他們不甘心,氣急敗壞地使出更邪惡卑鄙的毒招,警察將我的身分證照片存放在我所涉及跑的教會的各個鄉派出所裡,到處安排眼線盯梢、跟蹤、舉報我,並揚言說:「抓到我就給舉報者獎金三百元。」不久,一個長年做接待的姊妹(平時我經常去她家,剛好那幾天有事我沒去她家)被鄰居舉報,警察馬上逮捕了接待家姊妹。姊妹剛被帶到審訊室,警察就露出了它的狐狸尾巴,把我的照片亮了出來問道:「此人你認識嗎?」姊妹定眼一看認出是我,用智慧說:「我不認識。」警察凶狠地說:「聽說她常去你家,你怎麼會不認識呢?你要是隱瞞不說,就定你為窩藏罪,把你送進監裡判刑坐牢!」姊妹斬釘截鐵地回答說:「不認識就是不認識,要坐牢也不認識。」另一警察將桌子一拍,凶巴巴地罵了起來:「你大膽,真看不出你一個農村婦女,還這麼嘴硬,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不許信洋教,堅持要信,國家法律要制裁你們。我們的國家是無神論國家,哪有神呢?信主傳教這是國家不允許的事,照片上的這個女人到處非法傳教,已經觸犯了國家法律,告訴你,我們現在已佈下了天羅地網,就不信抓不到她,她的照片每個派出所裡都有,我們要活抓此人整死她,看她還傳不傳洋教!你得考慮清楚,你不老實交代,要罰款三千元,把錢送來放你回家,否則判刑坐牢。」接待家姊妹為了保全教會的利益、保證我的安全(怕我不知情,又到她家去了被警察抓捕),最後迫不得已給家裡打電話拿錢來交,姊妹才被放回家了,感謝主保守姊妹沒有出賣教會、出賣我,使我躲過了一次抓捕。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大地震顯出了「公僕」的真面目 我曾在省地震局工作,對於所發生的災難國家規定原則上是「內緊外鬆」,也就是不能向外公布實情。因政府怕發布出去引起恐慌,造成政局不穩,所以為了維護它的政權,它寧可讓老百姓承受突然的災難,寧可讓無數的生命逝...
時事大家談:平陽教案,中國基督教會的十字架還能立多久?... 事實報到:平阳教案,拆十架震驚全國,看視頻報到了解中國基督徒的命運。 視頻轉載:美國之音中文網...
中共政府的逼迫使我四處流浪、無處安身(一)... 1991年我信主耶穌後,在家鄉廣傳福音,兩年左右就發展了三百多人,我也成了當地家庭教會的主要帶領。縣統戰部見信徒人數越來越多,就來我家索要教會人員名單。後來,為了能正常聚會,我們向政府申請審批教會證,...
寧死不屈(一) 1968年我接受了主耶穌的救恩,接受後非常熱心,當時我們這裡信主的人很少,我每天晚上出去傳福音。幾年後,主帶領我們傳了200多人,建立了地方教會,我也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講道人。在信神期間,因中共的逼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