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關,人的離世

忙忙碌碌、坎坎坷坷,經歷了多少悲歡離合,經歷了多少起起落落,度過了多少難忘的歲月,送走了多少春夏秋冬,不知不覺人走過了人生中幾個重要的關口,轉眼到了垂暮之年,歲月的痕跡猶如烙印一樣佈滿全身:人的身軀不再挺拔,滿頭的青絲變成白髮,清澈明亮的雙眸已昏花,佈滿皺紋與斑點的皮膚代替了往日的粉嫩與光滑,聽力下降,牙齒鬆落,反應遲鈍,動作緩慢……這個時候的人徹底告別了青春燃燒的歲月,步入了一個人一生中的黃昏期,即一個人的晚年。接下來人即將面臨的就是人的離世,這就是一個人所必經的最後一個關口。约伯坦然面对死亡

1.只有造物主掌握人類的生死大權

如果說一個人的出生是其前世的緣起,那麼一個人的離世便是其前世的緣落了;如果一個人的出生是一個人此生使命的開始,那麼一個人的離世便是其此生使命的結束了。造物主既然為每個人設置了固定的出生背景,也必然為每個人安排了固定的離世背景。這就是說,每個人的出生都不是偶然的,每個人的離世也不是突發的,每個人的生死都與前世今生有著必然的聯繫。一個人出生的背景如何、離世的背景是什麼,都與造物主的命定有關,這就是一個人的宿命,即一個人的命運。既然一個人的出生有諸多說法,那麼一個人的離世也必然有各種特殊的背景了,這樣人類中就產生了各種不同的壽命,也產生了各種離世的方式與時辰:有的人身強力壯卻早年夭折,有的人體弱多病卻長命百歲,壽終正寢;有的人死於非命,有的人則自然辭世;有的人客死他鄉,有的人則在親人的身邊閉上雙目;有的人死於空中,有的人則死於地下;有的人溺於水,有的人則亡於災;有的人卒於晨,有的人則卒於夜……人都想生得風光,活得精彩,死得轟轟烈烈,但沒有一個人能超越其宿命,沒有一個人能擺脫造物主的主宰,這就是人的命運。人可以為自己的未來作出各種規劃,但沒有一個人能規劃出自己如何出生與離世的方式與時間。儘管人都極力迴避抵制死亡的到來,但死亡卻在人不經意間悄悄地逼近人,沒有人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離世,也沒有人知道自己將以怎樣的方式離世,更沒有人知道自己將在何地何方離世。很顯然,掌握人類生死大權的並不是人類自己,也不是自然界的某種生靈,而是擁有獨一無二權柄的造物主;人類的生死並不是自然界某種規律的產物,而是造物主權柄主宰之下的結果。

2.不認識造物主的主宰,必然難以擺脫對死亡的恐懼

當一個人步入晚年的時候,他所面臨的不再是養家糊口或樹立人生的遠大理想,而是如何與自己的一生告別,如何迎接自己生命的終結,如何劃上生命的句點。雖然在外表上來看,人都並不理睬死亡,但人並不能擺脫對死亡的探索,因為在死亡的背後是否有一個人看不見、摸不著、人一無所知的另外一個世界,人並不知曉。這不禁讓人不敢正視死亡,不敢正確面對死亡,而是極力迴避談及有關死亡的話題,所以,這讓每一個人對死亡充滿了恐懼,同時給死亡這一人必經的事實蒙上了一層神祕的面紗,也給每一個人的心靈帶來了揮之不去的陰影。

當人感覺到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意識到自己離死亡越來越近的時候,人便在心裡有一種隱隱的恐懼,有一種莫名的害怕。人對死亡的恐懼讓人越發覺得孤獨與無助,這個時候人就會問自己:人從何處來?要往何處去?人的一生就這樣匆匆地結束了嗎?就這樣劃上句號了嗎?人活著的意義究竟是什麼?活著的價值究竟是什麼?難道是為了名利嗎?難道是為了養家糊口嗎?……不管人是否想過這些具體的問題,不管人對死亡恐懼的程度有多深,總之,在人的心靈深處總有一種探求奧祕的慾望,有一種對人生的不解,同時也夾雜著人對人世間的不捨與依戀。人害怕的究竟是什麼,人要探求的究竟是什麼,人不捨的究竟是什麼,人依戀的究竟是什麼,恐怕沒有一個人能真正地說清楚……

因為懼怕死亡,人有太多的牽掛;因為懼怕死亡,人有太多的放不下。有的人到死的時候牽掛這個、牽掛那個,放心不下兒女,放心不下自己的親人,放心不下自己的財產,似乎人只要有牽掛便可免去死亡帶來的恐懼與痛苦,似乎人只要與活著的人保持某種親密關係,人便可以擺脫經歷死亡時的孤獨與無助。在人內心深處隱約有一種害怕,害怕離開自己的親人,害怕再也看不到藍藍的天空,再也看不到這個物質世界。習慣了擁有親人的孤獨的靈魂不願意就這樣孤獨地撒手離去,到一個自己並不熟悉的未知的世界。

3.一生追求名利面對死亡無所適從

本來一無所有的一個孤獨的靈魂,因著造物主的主宰與命定有了父母、家庭,有了成為人類中的一員這樣的機會,有了體驗人生的機會,有了遊歷人世間的機會,也有了體會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造物奇妙的機會,更有了認識造物主權柄、歸服在造物主權柄之下的機會,但是大多數的人並沒有真正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稍縱即逝的機會。人花費畢生的精力都在與命運抗爭,一生都忙碌於養家糊口、穿梭於功名利祿之間。人寶愛的是親情、金錢與名利,人把親情、金錢與名利看為一生中最有價值的東西,儘管人都埋怨命運多舛,但人還是把「人為什麼活著,人當怎樣活著,人活著的價值與意義」這些人最該明白與探求的問題置於腦後,一生無論多少年只為追求名利而奔波,直到人的青春不再,直到兩鬢斑白,直到容顏老去,直到人意識到名利不能阻擋人衰老的步伐,金錢填補不了人心靈的空虛,直到人明白誰都不能逃脫生老病死的規律,直到明白誰都不能擺脫命運的安排。當人不得不面對人生中的最後一關的時候,人才真正地明白了人縱有萬貫家產,縱有高貴身分與顯赫地位都難逃一死,都必然回歸到其本位——一無所有的孤單的靈魂。當人有了父母的時候,人便覺得父母就是其的一切;當人有了財產的時候,人便覺得金錢就是人的依靠,就是人活著的本錢;當人擁有地位的時候,人便死死抓住地位,寧願為其捨命;而當人即將撒手離去的時候,人才知道人傾其一生都在追求的東西原來都是過眼雲煙,沒有一樣能抓得住,沒有一樣能帶得走,沒有一樣能讓人免去死亡,也沒有一樣能成為一個孤獨靈魂歸途中的安慰或伴侶,更沒有一樣東西能拯救人超脫死亡。人在物質世界所得的名或利給了人暫時的滿足感,給了人一時的快慰,給了人心靈踏實的假象,讓人迷失了方向,所以,在茫茫人海中掙扎,渴求得到安息、得到安慰、得到心靈的寧靜的人被一層又一層的浪濤席捲著,當人還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為何活著、將往何處去等等這些人最該明白的問題的時候,人便被名利引誘、迷惑、控制,一去不回頭,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在不經意間人就這樣送走了一生的黃金期。當人即將告別這個世界的時候,人逐步意識到這個世間的一切都與人漸行漸遠,人再也無力抓住任何一樣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此時,人才真正地感覺到原來自己如呱呱墜地的嬰兒一樣依然一無所有。這個時候,人不得不開始思索自己的一生都做了什麼,活著的價值是什麼,活著的意義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上,也正是這個時候,人便越來越想知道是否真的有來世,是否真的有上天,是否真的有報應……人越是臨近死亡,越想明白人生究竟是怎麼回事;人越是臨近死亡,越覺得心靈的空虛;越是臨近死亡,越覺得無依無靠,所以,人對死亡的恐懼與日俱增。之所以在死亡臨及的時候,人能產生這些表現,究其原因不外乎有兩點:其一,人即將失去人在人世間所賴以生存的名或利,即將告別人的眼目能看得見的這個人世間的一切;其二,人即將獨自面對另外一個陌生的世界,面對的是一個未知的神祕莫測的令人卻步的世界,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中人沒有任何的親人與依靠。這兩方面原因讓所有面對死亡的人心神不寧,讓每一個臨及死亡的人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慌張與無所適從。當一個人真正走到這一步的時候,人才知道一個人來到世上首先應該明白人從何而來,人為什麼活著,是誰主宰人的命運,又是誰供應主宰著人類的生存,這些才是一個人活著的本錢,也是一個人生存必備的根基,而不是學會如何養家糊口、如何追求名利,也不是學會如何在人群中出類拔萃、如何活得更富有,更不是學會如何做人上人、如何在各種角逐中游刃有餘。人花費一生所掌握的各種生存技能雖然讓人能夠擁有豐厚的物質享受,但從來沒有給人的心靈帶來真正的安慰與踏實,反倒讓人不斷地迷失方向,難以把持自己,錯失了一次又一次明白人生意義的機會,也給人如何正確地面對死亡帶來了隱憂,人的一生就這樣被斷送了。造物主對待每個人都是公平的,他給了每個人一生的機會來體驗他的主宰,來認識他的主宰,然而人只有在面對死亡的時候、只有死到臨頭的時候才開始頓悟,這未免太晚了!

人一生都在追求金錢、名利,人把這二者當作救命稻草,當作唯一的依靠,似乎擁有了金錢與名利人就能持續地活著,就會免去一死,但是當死亡臨近的時候,人才發現金錢與名利離人是那麼遙遠,而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軟弱無力,如此的不堪一擊;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孤獨、無依無靠,如此的無助;原來人的生命不是金錢與名利能換來的,不管人擁有多少財富、多高地位,在死亡面前都是一樣的貧窮與渺小;金錢不能買來生命,名利不能免去人一死;無論是金錢還是名利都不能使人的壽命延長一分一秒。人越是有這樣的感覺,越是渴望能繼續活著;人越是有這樣的感覺就越懼怕死亡的臨及。此時,人才真正地發現人擁有的生命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己能夠掌控的,人也真正地發現一個人無論是生是死都不是人能說了算的,都不是任何人能掌控的。

4.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坦然面對死亡

一個人的誕生是一個孤獨靈魂來到人世間體嘗人生的開始,也是造物主為一個靈魂安排體嘗造物主權柄的開始,當然這對於一個人或一個靈魂來說是認識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權柄、親自體嘗造物主權柄的極佳的機會。人的一生都在造物主為其安排好的命運規律中生存,對於任何一個有良心、有理智的人來說,在一生幾十年的光陰中達到承認造物主的主宰,達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並非難事。由此,對於每一個人來說,在幾十年的人生閱歷中達到認識人的命運都有命定,體會或總結出人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應該是很容易的事。在人認定了這些人生體驗的同時,人會逐步明白人的生命是從何而來,明白人心靈的真正需要是什麼,明白什麼才能將人帶上真正的人生之路,明白人活著的目標與使命應該是什麼,人也將會逐步明白如果一個人不能敬拜造物的主,不能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當人面對死亡的時候,即當一個靈魂再次面對造物主的時候,他的心靈必會是無邊的恐懼與不安。一個人生存在人世間幾十年都沒有明白人的生命是從何處來,也沒有明白人的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這就難怪人不能坦然面對死亡了。一個經歷了幾十年人生對造物主的主宰有認識的人,是對人生的意義與價值有純正領受的人,是對人為何活著有深刻認識的人,也是對造物主的主宰有真正體會與經歷的人,更是能夠順服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的人。這樣的人明白了造物主造人的意義,明白了人應當敬拜造物主,人的一切從造物主而來,也必將在不久的一天歸還給造物主;這樣的人也明白了人的生是造物主的安排,人的死是造物主的主宰,無論生還是死都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命定。所以,當一個人能真正明白這些的時候,人自然會坦然面對死亡,也會坦然放下所有的身外之物,欣然接受與順服即將來到的一切,迎接造物主為人安排好的人生的最後一關,而不是一味地抗拒,也不是一味地恐懼。如果一個人能把自己的一生當作體驗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的機會,當作盡到一個受造人類的本分、完成自己的使命的一次難得的機會,人必然會有正確的人生觀,必然會活在造物主的祝福與引領之下,必然會行在造物主的光中,必然會認識造物主的主宰,必然會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必然成為見證造物主奇妙作為的人,也必然會成為見證造物主權柄的人。不言而喻,這樣的人必然是被造物主喜愛悅納的人,這樣的人才能有坦然面對死亡的態度,才能欣然迎接人生的最後一關。很顯然,約伯具備了這樣的對待死亡的態度,也具備了能夠欣然接受人生的最後一關這樣的條件,順利地走完了他的人生路,完成了他此生的使命,歸回到了造物主的身邊。约伯年纪老迈-日子满足而死

5.約伯一生的追求與收穫讓他坦然面對死亡

經上對約伯是這樣記載的(伯42:17):「這樣,約伯年紀老邁,日子滿足而死。」這就是說,約伯到死的時候沒有任何的遺憾,沒有任何的痛苦,而是自然離世。眾所周知,約伯活著的時候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他的義行讓神稱許,也讓人紀念,他的一生可說是人類中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約伯曾經接受過神的祝福,在地上被神稱為義人,他也曾經接受過神的試煉,被撒但試探,他為神站住了見證,稱得起神口中的「義人」的稱號。在接受神的試煉之後的幾十年期間,他活得比之前更有價值、更有意義、更踏實、更坦然。因為他的義行換來了神的試煉,他的義行換來了神對他的顯現與親口說話,所以,在接受試煉之後的幾十年期間,約伯對人生的價值感受體會得更為實際,對造物主的主宰也有了更深的體會,對造物主的賜福與收取有了更加準確與確定的認識。在聖經關於約伯的記載當中記載了耶和華神對約伯的祝福超過了先前對他的祝福,這些都是約伯認識造物主主宰的更有利條件,也是約伯坦然面對死亡的更有利條件。所以對於約伯來說,當他年邁即將面對死亡的時候,他絕對不會放心不下他的財產,他沒有任何的牽掛,他不會留有任何的遺憾,當然他更不會恐懼死亡,因為他的一生都在追求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所以他也不會擔心自己的結局。約伯這一系列的在面臨死亡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現在的人有幾個能達到呢?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一個外表的態度就沒有人能夠得上呢?原因只有一個:約伯是在相信、承認、順服神主宰這樣的主觀追求下活著,也是在相信、承認、順服神主宰的前提下經過了他人生的幾個重要關口,度過了他人生中的晚年,迎來了他人生中的最後一個關口。無論約伯這一生中經歷了什麼,他的追求與他的人生目標對他來說是幸福的,而不是痛苦的。他的幸福並不僅僅是因著造物主的祝福或稱許,更重要的是因著他的追求與他的人生目標,也是因著在他追求敬畏神遠離惡的過程中他對造物主主宰的逐步認識與真實體會,更是因著他在經歷造物主主宰的同時親自體驗到的造物主的奇妙作為,與在此期間人與神相處、相識、相知的每一次溫馨而刻骨銘心的體驗與記憶,是因著人在明白了造物主的心意而得來的安慰與快樂,因著人在看到造物主的偉大、奇妙、可愛與信實之後的敬畏之心。之所以約伯能沒有絲毫痛苦地面對死亡,那是因為他知道他的離世意味著他即將歸回到造物主的身邊,也是因為他一生的追求與收穫能夠讓他坦然面對死亡,也能夠讓他坦然面對造物主對他生命的收回,更讓他無牽無掛地聖潔地面對造物主。約伯擁有的幸福現在的人能不能得著呢?你們有沒有條件擁有呢?既然條件都具備,為什麼現在的人就不能像約伯一樣活在幸福中呢?為什麼現在的人就擺脫不了對死亡懼怕的這種痛苦呢?有的人面臨死亡的時候會尿褲子,有的人會篩糠,有的人會昏死過去,有的人怨天尤人,有的人甚至會放聲大哭,這些表現絕對不是死亡逼近的時候人才有的突發性的表現。之所以人面臨死亡的時候能流露出這些尷尬的表現,主要是因為在人內心深處對死亡的懼怕,因為人對神的主宰、神的安排沒有清楚的認識與體會,更沒有真實的順服,因為人只想自己安排、掌控一切,只想自己把握自己的命運、把握自己的生死,這就難怪人總也擺脫不了對死亡的恐懼了。

6.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才能歸回到造物主的身邊

一個人對神的主宰、安排沒有清楚的認識與經歷,人對命運、對死亡的認識也必然是稀裡糊塗。人不能看清楚這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不能認識到這一切都是神的掌管與神的主宰,也認識不到人不可能甩掉、掙脫這樣的主宰,所以人在死亡之前總有說不完的遺言,總有牽掛,總留有遺憾。在人的心裡裝著太多的包袱,裝著太多的不情願、太多的迷惑不解,從而導致了人對死亡的懼怕。一個人出生在這個世界上,他的生是必須的,而他的死是必然的,沒有人能越過這樣的過程。人要想沒有任何痛苦地離開這個世界,要想沒有任何不捨與牽掛地面對人生的最後一關,唯一的途徑就是不要留下任何遺憾。而人離開人世間不留下任何遺憾的唯一途徑就是認識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順服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順服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這樣,人才能遠離人類的紛爭,遠離罪惡,遠離撒但的捆綁,如約伯一樣活在造物主的引領之下、祝福之中,活得自由釋放,活得有價值、有意義,活得光明磊落;如約伯一樣能順服造物主的試煉與剝奪,能順服造物主的擺佈與安排;如約伯一樣一生敬拜造物主而獲得造物主的稱許,聽見造物主的親口發聲,也看見造物主的顯現;如約伯一樣快樂地活著,快樂地離世,沒有任何痛苦,沒有任何牽掛,也沒有任何遺憾;如約伯一樣在光中活著,在光中度過人生的每個關口,在光中順利地走完了他一生的路,順利地完成了他的使命——作為一個受造之物經歷、體驗、認識造物主的主宰,而在光中離開,從此以一個造物主所稱許的受造人類守候在造物主的身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延伸閱讀

主的愛 饒恕七十個七次 接著來看以下兩段經文。 4. 饒恕七十個七次 (太18:21-22)那時,彼得進前來,對耶穌說:「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當饒恕他幾次呢?到七次可以嗎?」耶穌說:「我對你說: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個...
【東方閃電】全能神的發表《律法時代的工作》粵語... 全能神說:「在律法時代,耶和華定了許多誡命,讓摩西頒佈給那些跟隨他出埃及地的以色­列民。耶和華定誡命、律法都是為了在他帶領人生活期間能讓人聽他的話,順服他的話,不­至於悖逆他,以這些律法來控制住這...
【東方閃電】末世基督的發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三)》第五部分... 本視頻中神的話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其中包含的內容有: 9. 耶穌行神蹟奇事 1)耶穌給五千人吃飽 2)拉撒路復活榮耀神 上一集:神的發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三)》第四...
【東方閃電】全能神的發表《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上集... 全能神說:「三步作工是整個經營的中心,神的性情、神的所是都在三步作工中發表出來,不知道神的三步作工的人就沒法知道神性情的發表方式,也不知道神作工的智慧,不知道他拯救人的多種方式與他對全人類的心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