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雪夜的等待

記得那天下午是學年期末考試公布成績的日子,這次考試的成績不僅決定來年的班級分配,同時還要計入畢業成績。所以,同學們都很重視,經歷了一個月緊張的複習、備考,終於要看成績了。

下午的最後一節課後,班長去教務處領回了成績單。教室裡很喧鬧,前排領到成績單的同學已經陸續離開了。我看了看時間快5點了,窗外已經夜幕降臨。想到自己已和教會的安姊妹、佟姊妹約好,她們今晚要帶我去一個新的聚會點聚會,她們平時都很忙,我也因著準備考試快一個月沒聚會了,所以今天我一定要按時到校門口與她們會合。想到這裡,我加快了整理書包的速度。

這時,班長來到我的面前遞給我一張成績單,我只看了一眼,目光就定格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令我引以為豪的語文成績竟然比平時少了50多分!愣了好久,我才想到肯定是成績打印錯了或是分數核實錯了。班長得知情況後讓我去找語文老師問一問。於是,我趕緊來到辦公室找語文老師調出試卷重新核對分數,果然,我的作文成績忘記加了。這時,語文老師看看時間說她還要去接孩子,讓我自己趕緊去教務處找主任更改成績,否則第二天總成績一旦錄入檔案就很難再更改了。聽到這話,我不敢怠慢,馬上又跑去另一棟辦公樓找教務主任。但是當我來到教務處時,最後一個下班往外走的老師告訴我主任已經回家了,不過他今晚值班,估計晚飯後還能回來。聽到還有一線希望,我便坐在走廊的長椅上等待。

那時,我手裡攥著成績單,煩亂地回想著自己一年來的努力,如果這50分找不回來,恐怕來年真的領不到畢業證了!我又看了看時間,快6點鐘了,已經比與兩個姊妹約定見面的時間超出了半個多小時。我煩亂地跺了一下腳,心想兩個姊妹肯定已經走了!沒辦法,還是成績要緊,我只能爽約了。但是,心裡也有些受責備,為了備考,我都快一個月沒聚會了,我也能想到弟兄姊妹肯定都在為我擔憂著急,但事已至此,我還是選擇了今晚一定要更改這份成績單上的分數。

晚上七點半,教務主任回來了。等他登錄電腦將我的試卷、試題、身分信息逐一核對,然後更改了成績後,已經是晚上8點鐘了。當我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出辦公大樓時,才知道外面下雪了。地面已被雪覆蓋,伴著刺骨的寒風,雪花還在飛舞。我裹緊了衣服向校門外走去,心裡盤算著要怎麼聯繫教會再給我安排聚會的地方。但讓我意想不到的是,當我走到校門外的拐彎處,我突然看到兩個凍得瑟瑟發抖的熟悉身影。她們時而抱著胳膊,時而搓著手,時而還會交談幾句,站在那裡分明是等人,昏暗的路燈將她們的身影拉得好長。我突然感覺自己的腳步變得無比沉重,我甚至停留了一會才向她們走去。她們並沒有注意正在走近的我,當然,也不會注意到我眼裡還未來得及擦拭的淚水……
風雪夜的等待

我沒想到當我正在等待自己的成績時,兩個姊妹竟然在風雪中等了我快3個小時,要帶我去聚會。那時,除了良心上的譴責外,我不知怎麼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在人被撒但敗壞後的漫長歲月裡,為了人的甦醒,神又等待了多久,有幾人知曉呢?

那天晚上,我們聚會時看了一段神的話:「有記憶的人都會承認這樣一個事實:人都在為自己活著,人都忠於自己。我認為你們的答案並不是完全正確,因為你們各自都在各自的生活中生存,都在各自的痛苦中掙扎,所以你們忠於的是你們所愛的人與你們所喜歡的東西……你們跟隨我這麼多年來並未對我有一絲一毫的『忠於』,而是圍著你們所喜愛的人、喜愛的東西團團轉,甚至無論何時何地都牢牢掛在心上,而且從未丟棄。……為了你們所忠於的東西你們從未覺得疲乏,從未煩惱過,而是越來越渴求自己能更多更好地擁有自己所忠於的東西,而且從未放棄。對於我、對於我說的話你們從來都是將其放在你們所有熱衷的東西的最後,而且是不得不將其排在最後一位的,甚至有的人連最後一個位子都留給自己未發現的要忠於的東西,他們的心中從未有我的一點一滴。」(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到底是忠於誰的人呢?》)

神的話語讓我羞愧難言,我第一次體嘗到了神對人望眼欲穿的了解。為了一紙成績,我可以不去聚會,不看神的話,不把弟兄姊妹的擔心與安危放在心上。我曾經在神面前許下諾言,要把人生交託給神,讓神主宰安排,然而在虛浮與榮譽面前,我竟輕易地踐踏誓言,出賣人格。那一刻,我終於對神來拯救敗壞人類的艱辛與良苦用心有了些真實的體會。我在為自己的利益焦急等待時,神也在等待著我的回轉;我等了3個小時後得償所願,然而,我要讓神等待多久呢?

也許有人會說聚會一次沒去或是一個月沒去,生命都不會受太大的虧損,以後還是可以彌補的。但這真的只是時間的問題嗎?難道我們可以用撒但引誘人遠離神的利益與神賜給我們的生命作比較嗎?以往,我認為人活著努力爭取自己的利益是愛自己的表現,可是早已被名利、地位、錢財以及種種觀念想像蒙蔽了雙眼與心靈的人,哪會知道若不是神的拯救,人都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愛,人也不知自愛,更不會明白神對人的愛到底有多深。神的話說:「他不願意犧牲一個靈魂,不願意多流失一個靈魂,人自己並不在乎自己的命運,所以說世界上誰最愛你?你自己都不愛你自己,你自己的生命你都不知道珍惜,不知道寶貴。還是神最愛人,只有神最愛人,人可能還沒有體察到,認為還是自己愛自己,其實人對自己是什麼愛?神的愛才是真正的愛,真實的愛是什麼你以後慢慢就體嘗到了。如果沒有道成肉身這麼面對面地作工帶領,朝夕與人相處,與人生活在一起,人真要認識神的愛也是不容易的事。」(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你認識神對人類的愛嗎?》)

的確,神對人類的愛滿滿,需要人用心去體嘗。在那個風雪交加的夜晚,我體嘗到了神對我的愛,在後來的日子裡神的愛一直激勵著我前行。從那以後,我漸漸達到了不再為滿足自己的肉體利益而擅自耽誤聚會、盡本分,也學會了盡力去尊重別人,守住應有的誠信。我知道我明白的真理還很淺,還有很多敗壞性情,暫時不能為神作更大的見證,但我也知道神確實已為拯救我們付出了太多太多,自己應當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做起,實行真理,只爭朝夕。

如今,那個風雪夜已隨著時間的流逝離我漸行漸遠。然而,在我信神之初,那個夜晚給我帶來的人生啟迪,我從來都不需要故意想起,因為永遠也不會忘記。

深深感受到有神的愛聯系著我們。分享:我们的主真的回来了!

延伸閱讀

風雨洗禮後的新生 2012年深冬的一個清晨,程琳坐在桌前,想到這段時間的國度福音工作已經轟轟烈烈地擴展開來,她感到自己的託付更重了,不由自主翻開神的話讀道:「你肩負的重任、你的託付、你的責任,你都知道嗎?你的歷史使命感...
一把鑰匙 陽春三月的一个晚上,微風輕輕地吹拂著路邊的楊柳,絲絲涼意中帶著一些溫暖。陳莎和玉潔聚完會走出小區門口。玉潔問:「莎莎,你晚上有地方睡嗎?」陳沙笑著搖了搖頭說:「還沒有定下來。」玉潔面帶歉意地說:「哦,...
全能神教會是真理掌權 吃過早飯,丈夫(嚴明)對我說:「王麗,今天咱們教會選舉帶領進入最後一輪了,咱們早點去吧。」我說:「你先去吧,我隨後就到。」收拾完家裡的活之後,我就騎著車子走在去選舉的路上。邊走邊想:我雖然只是教會的一...
「非比尋常」的七天六夜 澆灌新人被惡人舉報 寒冬十二月,北風凜冽,空氣像要凝固了似的,我去一個陌生的地方澆灌幾個剛接受神末世作工的新人。因人地生疏,當地的小林姊妹和我一起配搭。三天後,因我從一姊妹那兒得知我來村裡聚會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