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解決狂妄的良藥,我不再跟廠長對著幹了

我是鑄造廠的一名刷型工,有五六年的工作經驗,也算是個老工人了。因我的技術活幹得不錯,所以廠領導對我很器重,我與領導的關係一直也很融洽。但是近段時間廠長卻老挑我的毛病,總跟我過不去,讓我的心情很鬱悶、憋屈!

成品被否,我心裡很窩火

有一天,狄廠長讓我把兩百多根模型刷上白乳膠,我像往常一樣很認真地完成了任務。第二天,型乾之後,狄廠長看了一臉不高興地說:「你刷的太薄了,影響效果。再加點白乳膠,重新刷一遍!」我一聽他那居高臨下的口氣,心裡一百個不情願,心想:我幹這麼多年了,還不知道這活咋幹嗎,型刷上的工作我比你懂,用不著你來指揮我。你不就是當個廠長嗎,就會拿權壓人!而且這二百多根模型好不容易才刷完,現在還得我重新返工,這不是折騰人嗎?於是我不服氣地反駁他說:「我幹這麼多年,還不知道這活咋幹嗎?刷那麼厚會鼓泡的……」誰知他不容我說完,就口氣生硬地說:「讓你刷你就刷,少廢話!願意幹就再刷一遍,不願意幹走人!」聽了這話我窩一肚子火,可再不情願,他畢竟是廠長,為了保住飯碗無奈之下我只好照做。

鑄造廠, 刷型工, 職場

後來我按照廠長說的又刷了一遍,結果因為刷的太厚,做出來的活上都是鼓出來的泡泡,沒辦法他又讓工人給磨平拋光。看著他瞎指揮出來的活出了問題,我心想:我可得跟他說說,讓他以後不要不懂裝懂,不要這樣指揮我了。於是我得理不饒人地對狄廠長說:「你看看,我說刷的太厚不行吧!你非讓再刷一遍!……」誰知狄廠長斜看了我一眼,不等我的話說完扭頭就走了。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又想到他對我吆五喝六、指手畫腳的樣兒,我心裡就憋屈窩火,感覺自己受了委屈也沒有地方申冤,越想越生氣。

神話語引領,我認識到狂妄是導火索

晚上回到家,我跟神禱告:「神啊,今天為什麼會臨到這樣的事呢?廠長怎麼老是跟我過不去呢?神啊,看到廠長對我那個態度,我就很生氣,想發火,心裡很難受啊,願你帶領我開啟我吧!」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沒有地位的敗壞人類的情緒也常常失控,他們的發火常常是因著個人的利益受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尊嚴,敗壞人類常常發洩情緒,流露狂妄本性。人的發火與宣洩都是為了維護罪惡的存在,它是人不滿情緒的表達方式,這裡充滿摻雜,充滿了陰謀與詭計,也充滿人的敗壞與邪惡,更充滿了人的野心與慾望。」「一般人什麼情況下狂妄呢?(有資本,有點恩賜、特長,能做點實事。)要那麼說,沒恩賜、沒特長的人不狂嗎?(也狂。)這是一種情況,一種狂妄性情的流露,在這種情況下就流露出來了。……一狂妄人就沒理智了,不知羞恥了,傻乎乎的,就知道傻狂,都挺狂,都是狂妄性情的流露、表現,是吧?……有狂妄的性情肯定有狂妄的表現,肯定說狂妄的話,做狂妄的事,是不是這樣?(是。)這就對了。

從神話語的揭示中,我才意識到自己憋屈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太狂妄、誰也不服造成的,我總有自己的理,認為自己有經驗、有技術、有資本、是老手,自己的看法正確時,廠長就不應該對我吆五喝六。當我受了屈辱時,就想辦法挽回自己的面子,為自己出口氣,讓他以後少擺著官架子對我指手畫腳的。可是當我的目的沒有達到時,我就感覺更加憋屈。現在通過看神的話反省自己,我才意識到在這件事上,我流露出來的都是狂妄性情,而且還帶著惡毒,總想治治廠長的官氣,以此維護自己的尊嚴,同時也是想在大家面前樹立自己的威信。我太沒有理智了,所做所行哪有一點基督徒該有的樣式啊!我又想到神偉大聖潔卻卑微隱藏來到我們中間,從來不站地位,也不顯露自誇,而是默默地發表真理供應我們,與人平等地相處。而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一個敗壞的人,卻在人面前自誇,顯露自己,讓別人看到自己比別人懂得多,看到自己流露出來的這種性情真是太醜陋了。認識到這些,我就向神立下心志,以後再也不憑狂妄性情活著了,得放下自己,實行謙卑忍耐,與人正常相處。

狂妄本性再次發作,我和廠長又幹起來

之後,廠長安排我做什麼,我就按要求去做,很少與廠長頂撞了。一段時間後,我認為自己的狂妄性情有點變化了,對廠長也有了一些忍耐。可是當狄廠長又指出我工作的問題時,我還是很反感他,狂妄性情又不由自主地發作。

一次,他對我說:「這個型,你刷的不行,襯板眼沒有刷到位,而且刷的還是太薄。另外,前天你刷的那個活應該緩緩再刷,那個活又不急,跟你說了先不用刷你硬要刷,本來廠裡地方就小,沒地方放,你真是太犟!一點也不聽話!」我聽著心裡很不是滋味,心想:明明我幹得好好的,你非要雞蛋裡挑骨頭,沒事找事來訓斥我,我就是那麼好欺負的嗎?於是我忍不住反駁他說:「不幹你挑毛病,幹了你還挑毛病,你怎麼那麼難伺候呢!」狄廠長沒有搭理我就走了,當時我一肚子委屈,認為這完全就是廠長故意找我的茬,不想再繼續忍下去了。

接下來,他越說我,我越嗆他、跟他對著幹,結果他越找我的毛病。一連幾天,狄廠長不是說我這做的不好,就說我那做的不對,沒完沒了地找茬,弄得我心裡特別煩躁,臉面也過不去,心想:如果他再這麼挑我的毛病,這工作真沒法幹了,大不了撕破臉,我再到別處找其他的活幹。

神話語是解決狂妄性情的良藥

當我憑著敗壞性情一直與廠長對抗,活在痛苦中的時候,我回到神面前禱告神,尋求真理。我看到神的話說:「不管當時你受了多少委屈,受了多少累,個人臉面、虛榮、名譽受了多少虧損,這些其實都是其次的,要緊的是能扭轉你的一種情形。什麼情形呢?人在自己犯錯或者不犯錯的情形之下,不管在什麼情形之下,就是在常規的情形之下,人有一種剛硬、悖逆的東西在內心深處,而且有一種人的常理存在心裡,就是『我做對了,存心是對的,你不應該對付,所以我就可以不順服』。這是不是人的理?他就不說這事做得合不合真理,導致的後果是什麼,他說『只要我的心是好的,我沒有壞心眼,你就應該悅納我』,這是不是人的理?這是人的理,這裡面沒有順服。你把自己的理當成真理了,而把真理當成額外的了,合你的理的時候真理是理,不合你的理的時候真理就不是理了。

通過讀神的話,我知道自己之所以講理,跟廠長對著幹,主要是自己狂妄、剛硬的性情在作祟。我認為既然我沒有做錯,廠長就不應該對我挑毛病,否則我就有理由跟他對抗,尤其當我認為自己已經對廠長做出讓步時,他就更不應該再對我要求苛刻、找我的茬。當看到廠長又繼續對我挑毛病,讓我的臉面、利益受損時,我就再也忍不住了,就憑著撒但的處世哲學「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跟他對著幹,甚至想用罷工辭職來與他對抗,看到我奉行的就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撒但哲學,既狂妄、剛硬又惡毒,並沒有絲毫的性情變化。而之前自己認為有點變化,那只是外表的變化,是一種守規條的作法,是自己靠克制去忍耐廠長的,並不是真正認識自己裡面那些賴以生存的思想觀點之後,而有的活出。神這樣的作工顯明我,是為了變化我,讓我不再憑撒但哲學活著,而應實行真理,憑真理而活,這是神的心意,也是神對我的要求。

分頁閱讀: 1 2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北漂之子的回家路 離職 2008年的北京,大街上都在播放《北京歡迎你》:「我家大門常打開,開放懷抱等你,擁抱過就有了默契,你會愛上這裡……」此時,走在上班路上的小芳聽著這首歌的歌詞,心裡一陣陣酸楚,若生活真的像歌詞說...
基督徒職場日記——我學會了與員工和睦相處...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天氣:晴 最近我們部門人員緊缺,公司業務比較繁忙,辦公室裡大家加班加點一個人兼兩人地忙碌著,公司也正在為我們部門招聘人員。今天公司領導來電,明天會有一新成員過來,領導...
主任,我欠你一個道歉 說謊偽裝自己 「王潔,在我沒有分析這篇設計稿之前,你看到設計稿中問題了嗎?」培訓室裡講師的問話打破了思緒紛飛的我…… 負責培訓我們的講師王主任正在會議室的講台上分析我們的設計稿,可是我正在為公...
【職場創業】如夢初醒·走上正道 傍晚,張明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掛著點滴,他慢慢地睜開眼睛,看見妻子守護在床前,他感到手微微疼痛,動彈了一下,發現手上有針管子,原來自己在醫院裡。 妻子看見張明睜開眼睛,驚喜地說道:「哎呀,你可醒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