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解決狂妄的良藥,我不再跟廠長對著幹了

我是鑄造廠的一名刷型工,有五六年的工作經驗,也算是個老工人了。因我的技術活幹得不錯,所以廠領導對我很器重,我與領導的關係一直也很融洽。但是近段時間廠長卻老挑我的毛病,總跟我過不去,讓我的心情很鬱悶、憋屈!

成品被否,我心裡很窩火

有一天,狄廠長讓我把兩百多根模型刷上白乳膠,我像往常一樣很認真地完成了任務。第二天,型乾之後,狄廠長看了一臉不高興地說:「你刷的太薄了,影響效果。再加點白乳膠,重新刷一遍!」我一聽他那居高臨下的口氣,心裡一百個不情願,心想:我幹這麼多年了,還不知道這活咋幹嗎,型刷上的工作我比你懂,用不著你來指揮我。你不就是當個廠長嗎,就會拿權壓人!而且這二百多根模型好不容易才刷完,現在還得我重新返工,這不是折騰人嗎?於是我不服氣地反駁他說:「我幹這麼多年,還不知道這活咋幹嗎?刷那麼厚會鼓泡的……」誰知他不容我說完,就口氣生硬地說:「讓你刷你就刷,少廢話!願意幹就再刷一遍,不願意幹走人!」聽了這話我窩一肚子火,可再不情願,他畢竟是廠長,為了保住飯碗無奈之下我只好照做。

鑄造廠, 刷型工, 職場

後來我按照廠長說的又刷了一遍,結果因為刷的太厚,做出來的活上都是鼓出來的泡泡,沒辦法他又讓工人給磨平拋光。看著他瞎指揮出來的活出了問題,我心想:我可得跟他說說,讓他以後不要不懂裝懂,不要這樣指揮我了。於是我得理不饒人地對狄廠長說:「你看看,我說刷的太厚不行吧!你非讓再刷一遍!……」誰知狄廠長斜看了我一眼,不等我的話說完扭頭就走了。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又想到他對我吆五喝六、指手畫腳的樣兒,我心裡就憋屈窩火,感覺自己受了委屈也沒有地方申冤,越想越生氣。

神話語引領,我認識到狂妄是導火索

晚上回到家,我跟神禱告:「神啊,今天為什麼會臨到這樣的事呢?廠長怎麼老是跟我過不去呢?神啊,看到廠長對我那個態度,我就很生氣,想發火,心裡很難受啊,願你帶領我開啟我吧!」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沒有地位的敗壞人類的情緒也常常失控,他們的發火常常是因著個人的利益受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尊嚴,敗壞人類常常發洩情緒,流露狂妄本性。人的發火與宣洩都是為了維護罪惡的存在,它是人不滿情緒的表達方式,這裡充滿摻雜,充滿了陰謀與詭計,也充滿人的敗壞與邪惡,更充滿了人的野心與慾望。」「一般人什麼情況下狂妄呢?(有資本,有點恩賜、特長,能做點實事。)要那麼說,沒恩賜、沒特長的人不狂嗎?(也狂。)這是一種情況,一種狂妄性情的流露,在這種情況下就流露出來了。……一狂妄人就沒理智了,不知羞恥了,傻乎乎的,就知道傻狂,都挺狂,都是狂妄性情的流露、表現,是吧?……有狂妄的性情肯定有狂妄的表現,肯定說狂妄的話,做狂妄的事,是不是這樣?(是。)這就對了。

從神話語的揭示中,我才意識到自己憋屈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太狂妄、誰也不服造成的,我總有自己的理,認為自己有經驗、有技術、有資本、是老手,自己的看法正確時,廠長就不應該對我吆五喝六。當我受了屈辱時,就想辦法挽回自己的面子,為自己出口氣,讓他以後少擺著官架子對我指手畫腳的。可是當我的目的沒有達到時,我就感覺更加憋屈。現在通過看神的話反省自己,我才意識到在這件事上,我流露出來的都是狂妄性情,而且還帶著惡毒,總想治治廠長的官氣,以此維護自己的尊嚴,同時也是想在大家面前樹立自己的威信。我太沒有理智了,所做所行哪有一點基督徒該有的樣式啊!我又想到神偉大聖潔卻卑微隱藏來到我們中間,從來不站地位,也不顯露自誇,而是默默地發表真理供應我們,與人平等地相處。而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一個敗壞的人,卻在人面前自誇,顯露自己,讓別人看到自己比別人懂得多,看到自己流露出來的這種性情真是太醜陋了。認識到這些,我就向神立下心志,以後再也不憑狂妄性情活著了,得放下自己,實行謙卑忍耐,與人正常相處。

狂妄本性再次發作,我和廠長又幹起來

之後,廠長安排我做什麼,我就按要求去做,很少與廠長頂撞了。一段時間後,我認為自己的狂妄性情有點變化了,對廠長也有了一些忍耐。可是當狄廠長又指出我工作的問題時,我還是很反感他,狂妄性情又不由自主地發作。

一次,他對我說:「這個型,你刷的不行,襯板眼沒有刷到位,而且刷的還是太薄。另外,前天你刷的那個活應該緩緩再刷,那個活又不急,跟你說了先不用刷你硬要刷,本來廠裡地方就小,沒地方放,你真是太犟!一點也不聽話!」我聽著心裡很不是滋味,心想:明明我幹得好好的,你非要雞蛋裡挑骨頭,沒事找事來訓斥我,我就是那麼好欺負的嗎?於是我忍不住反駁他說:「不幹你挑毛病,幹了你還挑毛病,你怎麼那麼難伺候呢!」狄廠長沒有搭理我就走了,當時我一肚子委屈,認為這完全就是廠長故意找我的茬,不想再繼續忍下去了。

接下來,他越說我,我越嗆他、跟他對著幹,結果他越找我的毛病。一連幾天,狄廠長不是說我這做的不好,就說我那做的不對,沒完沒了地找茬,弄得我心裡特別煩躁,臉面也過不去,心想:如果他再這麼挑我的毛病,這工作真沒法幹了,大不了撕破臉,我再到別處找其他的活幹。

神話語是解決狂妄性情的良藥

當我憑著敗壞性情一直與廠長對抗,活在痛苦中的時候,我回到神面前禱告神,尋求真理。我看到神的話說:「不管當時你受了多少委屈,受了多少累,個人臉面、虛榮、名譽受了多少虧損,這些其實都是其次的,要緊的是能扭轉你的一種情形。什麼情形呢?人在自己犯錯或者不犯錯的情形之下,不管在什麼情形之下,就是在常規的情形之下,人有一種剛硬、悖逆的東西在內心深處,而且有一種人的常理存在心裡,就是『我做對了,存心是對的,你不應該對付,所以我就可以不順服』。這是不是人的理?他就不說這事做得合不合真理,導致的後果是什麼,他說『只要我的心是好的,我沒有壞心眼,你就應該悅納我』,這是不是人的理?這是人的理,這裡面沒有順服。你把自己的理當成真理了,而把真理當成額外的了,合你的理的時候真理是理,不合你的理的時候真理就不是理了。

通過讀神的話,我知道自己之所以講理,跟廠長對著幹,主要是自己狂妄、剛硬的性情在作祟。我認為既然我沒有做錯,廠長就不應該對我挑毛病,否則我就有理由跟他對抗,尤其當我認為自己已經對廠長做出讓步時,他就更不應該再對我要求苛刻、找我的茬。當看到廠長又繼續對我挑毛病,讓我的臉面、利益受損時,我就再也忍不住了,就憑著撒但的處世哲學「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跟他對著幹,甚至想用罷工辭職來與他對抗,看到我奉行的就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撒但哲學,既狂妄、剛硬又惡毒,並沒有絲毫的性情變化。而之前自己認為有點變化,那只是外表的變化,是一種守規條的作法,是自己靠克制去忍耐廠長的,並不是真正認識自己裡面那些賴以生存的思想觀點之後,而有的活出。神這樣的作工顯明我,是為了變化我,讓我不再憑撒但哲學活著,而應實行真理,憑真理而活,這是神的心意,也是神對我的要求。

放下自己,實行真理是根本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被神認可,這是你行事中第一條應該先省察、先做到的,應該是你行事的原則與範圍。做事之所以應衡量合不合真理,是因為若合真理當然也合神的心意了。不是讓你衡量事情的對錯,也不是讓你衡量是否合乎大家的口味,是否合乎你自己的慾望,乃是是否合乎真理……你要不考慮這些方面,光憑自己的意思去做,保證都做錯,因為人的意思不是真理,當然與神不相合了。要被神認可就得按真理去實行,別按你自己的意思去行。」「咱就是個普通人,就是個平常人,別把自己看得那麼尊貴、偉大,即使會點特別的活兒、特別的技術,有點特長,也沒有什麼可誇的。首先把自己的地位擺準了,擺好了,這樣臨到事、臨到環境就不大驚小怪了,能順服了。周圍這些事你得看透,實在順服不了,太難過了,影響生活了,那就禱告,求神作,讓神擺佈,讓神作,咱們人不做。如果神就讓咱在這樣的環境中磨煉,那咱就順服,咱就磨煉出一個成果,磨煉出個人樣讓神看,讓神滿意,首先這個受苦的心志得有。

神的話如同指路明燈,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在臨到的事情上,應該去尋求是否合乎神的心意,是否合乎真理,而不是總考慮個人的意思、個人的感受,以及事情的對錯,這才是一個信神的人應該做的。即使我做得沒什麼問題不錯,廠長還是一直挑我的毛病,那我也不應該憑著自己狂妄本性與他對著幹,而是應把這一切交託在神手中,讓神作,自己就應該任神擺佈,學會順服神的安排,這才是我該有的理智。當我有了這樣的認識時,我感覺心裡不那麼痛苦了,也願意在實際生活中主動實行經歷神的話。於是我再次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哪,這段時間我總是隨著自己的本性去做事,把你的話拋在腦後,我認識到自己的性情太狂妄、太剛硬。神啊,我願意悔改,願意實行真理,但我身量太幼小,總容易憑著血氣上撒但的當,神啊,願你保守我的心,願你與我同在!」

初次實行真理,心裡真甘甜

一天早上八點鐘,我剛開始上班,狄廠長讓我把冒口做得小點,他帶著官腔對我說:「這鋼爪的冒口有點大,這不行,你給它直徑縮小一厘米!」我說:「縮小一厘米影響效果,會鼓泡的。」狄廠長說:「這你別管,這不是你該操心的事!我怎麼說你怎麼做就行了!」我心想:你根本就不懂,還非得讓我做小一號,做完肯定得返工。當時我真想跟他理論理論,可是又想起自己在神面前立的誓言,我得實行真理,不能再憑狂妄性情去做,以往憑著狂妄性情跟他吵,結果什麼問題也解決不了,我還得跟著受氣,他還更找毛病,這次我得背叛肉體,不按我自己的意思來,我得跟他好好說。於是我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讓我能順服下來,禱告後我的心安靜了許多,就對廠長好好說,但廠長沒有聽我的,還是要我按他的來。

解決狂妄, 神的拯救, 人際關係

過了四天,他跟我說:「你把鋼爪的冒口做得太小,再大半厘米。」我一聽不由火氣又想往上冒,心想:之前你讓做成小的,現在又換成大的,你怎麼這麼能折騰人呢?!真是瞎指揮!我越想越氣,就想把心裡的氣撒出來,但我又馬上意識到自己的狂妄本性又要發作了,又要憑血氣以牙還牙,跟廠長對著幹。那樣做沒有敬畏神的心,我已經跟神禱告過了,不再憑著敗壞性情去做事了,今天我能做的就是順服,按神的話來做。想到這,我將那些帶血氣的話嚥了回去,笑著對廠長說:「哦,好的,那就按你說的做吧!」狄廠長看我不像往常那樣跟他頂嘴,有點吃驚地問我:「今天你的態度不一樣啊!」我笑著說:「以後我都會心平氣和地跟你說話。」說完我們都笑了。

過了兩天廠長又跑過來,心平氣和地對我說:「你還是按原來的尺寸去做吧!」我當時愣了一下,心想:今天廠長怎麼沒擺官架子了呢?我忽然明白過來,心裡清楚地知道這一切都是神作的,是神的主宰,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真是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每個人的心思意念也都隨著神的意念轉動,之前神擺上那樣的環境就是為了變化我的狂妄性情,我越是頂牛、較勁,流露狂妄性情,環境就越不退去;但當我按照真理去實行的時候,看到狄廠長的態度也變了,不再吆五喝六地訓斥我、找我的毛病了。我體嘗到實行真理的甘甜,又在神面前立下心志:以後幹活我可不能再憑著血氣去做事,我要讓神的話在我身上作主權,做一個實行真理的人。

我變了,廠長也變了

過了幾天,又有一批活需要做,廠長讓我按照比以往小一號的尺寸去做。當時我認為廠長這樣吩咐是不合適的,但想他這樣說肯定有他的考慮在其中吧,就沒有與他爭辯較勁了,很自然地應承下來去做。第一批我先做了四十個,做成後大家都發現不合適,廠長又讓我把那些不合適的修改一下,我知道修改成品活很費勁,需要用工具磨、敲、還得拋光,心裡不禁又開始翻騰:明明是他瞎指揮把活搞砸了,到頭來還讓我去修改,我現在手頭正有別的活,這不是耽誤事嗎?我心裡很不情願,還是想講理,可是有了上次的經歷,我知道這些事臨到都有神的許可,我不能再憑著狂妄性情活著,我得背叛肉體,無論如何我得先順服下來,死物、活物都在神的手中掌管,我只管實行真理順服在神面前就行。認識到這些後,我心裡感覺很輕鬆,於是我就心平氣和地對他說:「行,等我忙完手頭的活,就去修改。」

兩天後,我忙完了手頭的活,拿著工具準備去修改那些成品活,誰知廠長卻一反常態地對我說:「這些成品不用修改了,以後再做的時候按照原來的尺寸做就行了。」聽到廠長的話,我心裡激動得直感謝神,又一次被眼前的事實征服了,看到神太全能了,真是一切人事物都在神的手中,隨著神的意念更新、變化、消失,當我願意按照神的話去實行,不再憑著狂妄性情講理時,不但自己的敗壞性情有了一點變化,而且狄廠長對我的態度也有了改變,這讓我真實地感受到,實行真理給我帶來的都是自由釋放。從此以後,我竟然沒有那麼反感狄廠長了,工作時也沒有那麼難受痛苦了,心裡感覺很輕鬆,真切地感受到:實行真理、憑神的話做人,真好!

經歷過後的體悟

後來,我又看到了一段神的話:「真理著著實實就是人的生命,他不是一門學問,不是知識,不是一個民俗或者一個論調,他就是人的生命,能讓你活得有方向,有目標,能讓你擺脫撒但的捆綁,脫離敗壞性情,讓你更有力量,讓你活得剛強,讓你活得有目標,更滋潤。」從我的親身經歷中看到,因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所以狂妄性情處處捆綁著我,讓我總是身不由己被撒但捉弄,活在痛苦中。只有神的話能讓我擺脫撒但的捆綁,脫離敗壞性情,只有神的話能給我指出行事做人的路途和準確方向,帶給我心靈裡的自由釋放。回想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是神的話語讓我的狂妄性情有了一些變化,也是神的話語讓我活得越來越剛強,越來越有人樣,使我能在臨到的人事物中順服下來。真理就是解決狂妄性情的良藥,只要我好好追求真理,狂妄性情雖是頑疾,也都能得到變化。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筆者:進 取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