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方變澤國,誰之過?

天網訊:記者11日從長江防總防汛新聞發布會上了解到,今年入汛以來,長江流域經歷多次強降雨,多地發生嚴重洪澇災害,截止目前已經造成4900多萬人受災,222人因災死亡、失蹤。

長江防汛抗旱總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陳敏在發布會上通報,今年3月入汛以來,長江流域發生27次較強的降雨過程,流域降雨較多年同期均值偏多近兩成,而長江下游干流地區則偏多1倍,持續強降雨造成長江流域140條河流發生超警戒以上洪水,其中19條河流發生超保證水位。水災,洪澇災害,湖北,災難,澤國

圖片來源:施典志(tenz1225) CC BY-SA 2.0

7月1日和3日,長江1號洪峰和2號洪峰先後在長江上游和中下游形成,其中2號洪峰期間,長江中下游干流監利至大通江段水位全線超警戒,這是1999年以來第一次出現中下游干流全線超警現象。

截止7月10日,長江流域湖北、安徽、湖南、江西、重慶、四川、貴州、江蘇、雲南、陝西等10個省(市)的625個縣(市、區)遭受洪澇災害,受災人口約4919萬,倒塌房屋11萬間,農作物受災面積4167多千公頃,水利設施損毀嚴重,大中型水庫受損4座,小型水庫受403座,小型水庫垮壩2座,因洪澇災害造成161人死亡,61人失蹤,主要原因是強降雨導致的房屋倒塌和中小河流洪水,山洪災難。

來勢洶洶的強降雨襲擊南方多個省市,幾個小時就將多地變成一片澤國,驚魂未定的人們倉皇逃離自己的家園,什麼也來不及帶走,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一輩子的積蓄,瞬間被洪水沖走,家園變成了一片廢墟,所有的生活物資化為泡影,面對眼前措手不及的災難,讓人防不勝防,很多民眾頃刻間一無所有,失聲痛苦。

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我們是否深思過,這災難到底從何而來呢?它為什麼又會頻頻發生呢?這不僅讓我想起全能神的話說:「末世來到,各國都動盪不安,政治混亂,飢荒、瘟疫、水災、旱災到處出現,人間有災難,天也降禍,這是末世的預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二)》)「所有一切的災難陸續降下來,各國各方都起災難,瘟疫、飢荒、水災、旱災、地震到處可見,這些已不是一處兩處的地方,也不是一天、兩天可以結束的,而是蔓延地帶越來越廣,而且災難越來越大,在這其間,各種蟲災也要陸續發起,人吃人的現象也要到處發生,這些都是我對萬國萬民的審判」(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十五篇說話》)從全能神的話中我們看到這各種災難都是從天而降,也就是從神所降,是神對人類的審判。特別近幾年來,中國災難頻頻發生,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中國無神論的集大城,從主耶穌那步工作傳到中國時,中共政府不知殺害了多少西方的傳教士;如今全能神末世拯救人類的工作,但中共政府對全能神的逼迫仍在上演著,給全能神教會造謠、毀謗、誣陷……迷惑了多少無知的人類站在中共政府一邊抵擋神,仇恨神的到來。人已經不認識造人類的神,都成了悖逆神抵擋神的撒但種類,活在了淫亂污穢的邪惡世界中,盡情地追求肉體的吃喝玩樂,沒有人願意主動來靠近神,敬拜神。神不忍心看著他親手造的人類就這樣墮落下去,被撒但吞吃,所以藉著各種災難來喚醒人的心靈,讓人都能識破撒但的謊言,認主歸宗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末世的救恩。而且以後的災難將會越來越大,各種飢荒、瘟疫、飢荒、旱災、地震、水災不會是一處兩處出現,這些災難對與能接受神救恩的人無疑是一種警醒、拯救,對於那些仍不能醒悟的人就是發怒、懲罰。正如神話說:「我要讓每一個人都看見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對的,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我性情的發表,並不是人的作為,更不是大自然締造了人類,而是『我』滋養著萬物中間的每一個生靈。失去我的存在,人類只有滅亡,只有災害的侵擾,不會有人再看見美好的日月,不會有人再看見綠色的世界,人類面臨的只是陰冷的黑夜與不可抗拒的死陰的幽谷。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類生存的寄託。失去了我,人類會馬上停滯不前,失去了我,人類只有遭受滅頂之災與各種幽魂的踐踏,儘管人都不在乎我。我作了無人能替代的工作,只希望人能用一些善行報答我。……總之,我希望你們當為自己的歸宿而預備足夠的善行,這樣我才滿足,否則你們都不可能逃脫災難的侵襲。災難是由我而起,當然仍由我擺佈,你們若不能在我面前看為善,那你們都難逃災難之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神話告訴我們是神滋養著萬物中間的每一個生靈,人類離開了神就失去了神對人類的祝福,臨到人的就是災難的侵襲,不會有人再看見美好的日月。只有神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我們要想逃脫災難之苦,只有來在神的面前向神悔改,接受神末世的作工,多做在神面前看為善的事,多為自己預備善行,這樣才能獲得神的憐憫。可見,我們將來的結局是如何,那就在於人的選擇了?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如何擺脫整容失敗的痛苦? 小時候媽媽說我沒有鼻梁骨,是個沒有「鼻子」的人。後來陸陸續續聽到一些同學或朋友也說我沒有「鼻子」,聽了這些話,我既難過又無奈,就這樣,帶著對鼻子的不滿,我一年年地長大。 大學畢業後,得知我的初中...
孩子的安全誰能保障? 現如今拐賣兒童已成了社會廣泛關注的問題,也是讓所有的父母提心吊膽的事。這個社會越來越混亂,兒童被人強搶、誘騙、拐賣的案例也越來越多,就如我從網上看到的幾起拐賣兒童事件,看後真是讓人膽戰心驚,感覺生...
我們還能生存下去嗎! 我出生在一個山清水秀的小鄉村,那裡空氣新鮮,風光秀麗,那時在我們村裡很多大人、小孩都喜歡到河邊捉螃蟹、泥鰍,撈蝦米,每年夏天的傍晚,河裡就會有好多大人、小孩在洗澡、游泳,我們喝的也是山腳下流出的泉水,...
是誰把我們逼上了絕路? 2006年,我隨著丈夫回到了老家,想靠做生意來維持生活。 2007年的年底,村裡新上任的村長打著「發家致富奔小康」的旗號說:「政府給村裡撥了三百萬,讓我們村把田地都蓋成溫室大棚,用來種蔬菜和瓜果,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