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家庭】媽媽說,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

在我很小的時候,媽媽就對我說,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等我長大了,爸爸就回來了。那時候,我根本就不懂很遠是多遠,只是期盼著自己能快點長大,這樣就能見到您了……

爸爸, 父亲, 儿童, 孩子, 家庭,

那年秋天,我與奶奶正在打掃院子裡的落葉,一群小鳥兒在枝頭嘰嘰喳喳地叫著。「咔嚓、咔嚓……」遠處竹林裡的踩踏聲吸引了我,我小腦袋一抬,兩眼望去,只見一個瘦健的身軀背著一大包行李,邁著矯健的步伐正朝我們走來。奶奶激動地說:「韜韜,叫爸爸啊!是爸爸回來了!」您與我對視的瞬間,心靈的觸碰讓我認出了您是爸爸,咱們父子倆相視而笑,您沒有停步,徑直走入了家門。

您總是教導我,神創造了天地萬物,供應著我們的所需,我們的一切都是從神而來,信神、敬拜神是天經地義,要聽神的話,才能蒙神的看顧保守。

您還經常叮囑我,在學校裡不要說信神的事。那時我並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後來我明白了,「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壹5:19)我們生活在這個無神論政府掌權的國家,政府不允許人民信神走正道,凡是信神的,他們都要給抓進監獄。我也知道了之前媽媽說你去了很遠的地方,其實就是因著信神走正道,遭到中共迫害被抓入獄,那是一個陰森恐怖地帶,您一旦被抓,便會再次離我和媽媽而去,他們還會用各種殘忍的手段折磨、殘害您。所以我對信神的事守口如瓶。

雖然您總是四處奔走傳揚神的福音,我們很少見面,但是我知道您做的是正義的事,是為了將更多活在罪中的人帶回神的家,有機會蒙神的拯救。

然而,無神論中共政府依然不放過我們,在中共越發逼迫基督徒的日子裡,即使在夏日的夜晚也能感受到一股股寒風呼嘯,警察如豺狼虎豹般露著獠牙總是窺視著我們。記得您最後一次剛離開家門,警察隨後就到了,對我和媽媽一陣威脅、恐嚇,還將滿屋子翻得一片狼藉,因沒搜到您,只好鎩羽而歸。

但,為了同一個期盼,我們毅然地一同禱告、一同守候。

漸漸地,我長大了。那年臘月,我也正式歸向神的懷抱,弟兄姊妹都為我高興,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我如飢似渴地讀著一篇篇神的話,我被神的話語牽動著,看見安慰之語我高興無比,看見審判之言我痛苦流淚,看見祝福之語時我又深感不配……我在神的話中看到了光明,看到了真正人生的方向,我也明白了您為什麼甘願忍受中共政府的殘酷逼迫也堅決不向它屈服的心志,我也願意追求做一個嚮往光明正義的人,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

冬天固然寒冷,但始終擋不住春天到來的步伐,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弟兄姊妹堅持傳揚神的福音見證神。如今神的福音早已傳遍千家萬戶,在這片視神如仇敵的土地上擴展開來。正如神說的:「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

時光如梭,一晃已過十三載。

浮雲淡薄,微風輕拂在我的臉頰,真是「雲淡風輕近午天,傍花隨柳過前川」。春天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新鮮,小草們破土而出正在努力地比試高低,花兒們競相爭艷,柳樹上的鳥兒舞動翅膀歡唱著……萬物都在為了見證造物主的榮耀獻上自己的一份。

老爸,若不是神的看顧保守,我們也不會走上這條光明路。我從神那兒得到澆灌、餵養,也肩負神的託付,踏上了傳揚神福音的征途,不管臨到什麼樣的患難、逼迫,我也要堅定信心跟隨神,奉獻自己的一生。

筆者:法國 求正

推薦分享:
梧桐樹下等候媽媽的女孩
基督教會音樂劇《何時歸》是誰拆散了基督徒家庭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逃亡之路 神愛相隨! 陳旭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當她得到全能神話語的澆灌、牧養後,她知道全能神才是人類唯一的拯救,她深感若不是神的拯救,自己仍活在被撒但敗壞的性情中,沒有一點兒人的模樣,是全能神的話語給了她正確的人生觀...
逼迫患難路 愛神心更堅 信主後遭警告 我叫邢程,今年68歲。1998年我得了重病,在瀕臨死亡之時,朋友給我傳了主耶穌的福音,信主後不久,我的病竟然奇蹟般地好了。後來因著我熱心追求做了講道人。不久,當地政府知道了我信耶穌的事...
血淚史(下) 四個月後的一天,我正在娘家吃中午飯,突然來了兩個警察,他們進家就命令我跟他們走一趟!我怕連累父母,就放下碗鎮定地說:「我跟你們走。」到了鎮派出所,我丈夫,小叔子也隨後去了,幾個警察就教唆親人勸我歸到三...
運送神話書籍的驚險歷程(上) 我叫鍾誠,今年49歲,出生在一個普通農村家庭。記得上小學的時候,就看到書本上寫著:中國是一個文明的國家,是人民當家做主的國家,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偉大的黨,它全心全意為人民等。當時我覺得自己生在中國這樣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