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後青松 堅強屹立

十二月的天氣格外寒冷,韓東與接待家的弟兄姊妹圍坐在火爐旁有說有笑,不是一家人勝似一家人,儼然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此時,韓東看了眼接待家的小孫女正依偎在弟兄懷裡撒嬌的情景,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他臨走時孫子也是這樣依偎在他的懷裡,想著想著他陷入了以往的回憶中……

韓東年僅七歲的孫子依偎在他的懷裡,緊緊地摟抱住他不肯鬆手,臉上的淚漬未乾,孩子咬著嘴唇小聲地說:「爺爺,我不想讓你走」。韓東心疼地看向孩子,強忍著淚水安慰道:「強強乖,聽話,爸爸媽媽他們有事情,過幾天就回來了。」強強喃喃自語:「爸爸媽媽被壞警察抓走沒回來,現在爺爺也要走了。」孩子說完再也不願多說話了。韓東知道已瞞不住孫子了,便對他說:「強強跟著奶奶在家裡,好不好?警察要抓爺爺,爺爺出去躲一段時間就回來了。」孩子低著頭哽咽著不吱聲。韓東看著孫子無助的眼神,小小的年紀就要承受著如此壓力,心都碎了,他也捨不得離開家,捨不得離開年幼的孫子,可是他知道他不能,倘若他被警察抓去,就會連累到教會的弟兄姊妹……

那是2014年10月的一天,韓東像往常一樣,盡完本分騎著摩托車行駛在回家的路上,在離家約500米的地方,他看到路邊停放著一輛白色的麵包車。韓東看了一眼麵包車,有些不解,這山溝裡哪來的麵包車呢?但他沒有多想,繼續往家趕。沒承想,就在他離家不到20米遠時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好幾個警察正在急促地砸他家的門,大聲叫喊道:「開門,快開門……」韓東看到此景嚇得掉轉車頭就往回騎。

騎了約一里路,韓東才停下來把車子藏進山林裡,隨即就往山林高處跑,他迫切地想看到家裡的狀況,他深知這些警察一旦抓住兒子、兒媳,就會用重刑對待他們,因兒媳一年前在傳福音時被警察抓捕,並拘留了一個月,故此,他特別擔心兒子、兒媳被警察抓走。這時韓東看見面前有一棵大樹,顧不得多想,就一股勁兒爬到了15米高的大樹上,在樹中間的樹叉上蹲著,目不轉睛地盯著家裡的動靜。

韓東隱約看見幾個便衣警察,把他藏在紅薯窖裡的神話語書籍一桶桶地搬出來,隨後,又看到警察把他兒媳強行拽上了路邊的白色麵包車。韓東心痛不已,他恨不得衝上去追趕警車奪回神話語書籍,並攔住警察將兒媳帶走。但是,韓東深知自己一旦被警察發現也會遭到抓捕……眼前的一幕讓韓東恨得咬牙切齒,那是他永遠也無法忘記的時刻。韓東在心裡一遍遍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自己的心、保守兒媳的心,使她能依靠神堅強面對,勝過中共的酷刑為神作見證……他小心翼翼地順著山間崎嶇不平的小路回到了家,小聲喊著兒子的名字,可是,回答他的卻是自己的回音。他知道兒子也沒能逃出惡警的手。一進屋,韓東看到家裡一片狼藉,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就像被土匪洗劫了一樣!望著凌亂的家,回想著剛發生的一幕,韓東心如刀絞,他不知該如何面對前方的路程,他只能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求神帶領。

無助中,韓東想起了神的話:「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韓東明白在這樣一個無神論的國家裡信神,走人生正道,毫無一點自由可言。中共政府監控、抓捕所有信神之人,對其施行迫害酷刑折磨甚至取締性命,並對信神之人施行洗腦、進行無神論教育,使其放棄信仰,更為可恨的是,它還採取經濟控制,斷絕其生活來源,取締有信仰之人的生存權。中共邪黨抓捕、迫害信神之人,目的就是企圖取締神的作工,把中國變成無神區。想到兒子、兒媳為躲避中共的抓捕,背井離鄉在外躲了幾個月,昨天才剛回到家,今天警察就上門把他們抓走了,一個幸福完整的家庭,被中共逼得四分五裂、妻離子散……想到此,韓東心中產生了對中共政府的切齒痛恨,看清了撒但的邪惡、陰險,卑鄙、惡毒。同時,他想到自己今天若是盡本分提前回來,可能他也無法躲避中共此次的抓捕。感受到神對他的眷顧,韓東更加相信兒子、兒媳也在神手中,神也會帶領他們勝過此次環境的。

韓東在家裡不敢逗留,急忙騎車去了母親的住處。母親燒好飯讓韓東吃,韓東哪有心情吃飯。他想這會兒惡警剛抓走兒子、兒媳,也許不會再來了,就準備把摩托車送回家。令他沒想到的是,當他剛走到離家約30米遠的地方,碰巧遇到個熟人,那人看到韓東往家回,驚慌地大聲說:「你怎麼還敢回來呀!公安局的人正到處追捕你,現在就在你家門口,他們還說你是條『大魚』,若不抓到你,他們是決不會罷休的!你還不趕快跑!」聽到這話,韓東沒敢多想將車子掉頭就跑。到了安全的地方,藏好車子,回想剛才那個外邦人對自己說的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真的好險哪!若不是神的保守,他跑回了家,不知後面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此刻,他感受到神就在他的身邊保守他。

韓東想到神的話說:「我要調動萬有為我效力,我更是為了顯明我的大能,讓每個人都看見整個宇宙世界沒有一物不是在我們手中的,沒有一人不是為我們效力的,沒有一事不是為我們成就的。」「撒但無論多麼『神通廣大』,無論多麼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沒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沒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況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全能神的話使韓東有了信心與力量,也讓他體嘗到神話語的權柄威力,更看到了神的作為與全能智慧,若沒有神的允許撒但的勢力再強,它也不敢超越神給它制定的範圍。韓東不再迷茫,他有了依靠,他願意去經歷中共的逼迫抓捕。

韓東知道現在他唯一能呆的地方就是山林,他走進山林,坐在一塊石頭上,想到兒子、兒媳,不知道他們正遭受中共怎樣的酷刑折磨,他只能更多地為他們禱告,把他們交託給神,求神保守使他們渡過難關。

晚上,韓東又偷偷地去母親家。妻子急忙跟他說:「韓東,警察找到我租住的房子(陪讀),問你去哪兒了,說讓你趕快到公安局去,送些衣服給兒子、兒媳,還說兒子他們在那裡呆著冷。依我看,他們就是想找個理由來抓你的。」妻子說完忍不住痛哭起來,韓東知道她是擔心兒子、兒媳受不了酷刑折磨。看到此景,韓東一陣酸楚湧上了心頭,安慰妻子:「你也別太難過了,把孩子們都交給神吧!我們要相信神的全能主宰,神的話說:『我是你們的堅固台,我是你們的避難所,我是你們的後盾,我更是你們的全能者,而且是你們的一切!』相信靠著神的帶領,孩子們會渡過難關的。」妻子聽後點了點頭。

第二天,妻子出去跟弟兄姊妹見過面後,又急忙回到韓東母親的住處。妻子把弟兄姊妹的話轉告給他:「韓東,弟兄姊妹說現在警察到處張貼你的照片、通緝令,所以你先離開家到弟兄姊妹家去躲躲環境。他們還讓我轉告你,不論臨到什麼環境,一定要多禱告神、依靠神,有神與我們同在,什麼難關都會過去的。」此刻,韓東心裡特別溫暖,他想到自己被中共逼得無處可去時,弟兄姊妹卻冒著被抓的危險與妻子聯繫,幫助自己找住處,是全能神的愛讓弟兄姊妹之間互相牽掛。他不住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他的心,願意把年邁的老母親和孫子交在神的手中,勇敢地去面對這個環境。

韓東到了弟兄姊妹家,弟兄姊妹把他當成一家人,對他無微不至地照顧,他們常常在一起讀神的話,交通真理。在這個溫暖的大家庭裡,弟兄姊妹之間不分彼此、互相幫助,他體嘗到了從神來的愛,每天都過得很充實。雖說他至今還不能與家人團聚,也不知道還要繼續在外躲藏多久,但他現在已不再考慮自己和家人,因為他堅信造物主為每個人都安排好了前面的路。他只願在這有限的機會裡盡好自己該盡的本分,還報神對自己的拯救之恩。

接待家的小孫女跑到韓東面前,喊了一聲「爺爺」。這一聲呼喊打斷了韓東的回憶,韓東把小孫女摟在懷裡,看看手錶,該出門盡本分了。韓東站起身,打著雨傘大步走向前方,一會兒,他的背影就消失在漫天的雪雨中……

韓東

延伸閱讀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上) 我是廠裡的化驗員,參加工作後不久,我就發現那些說老實話、辦老實事的人在單位都吃不開,真正得名得利的人都是那些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善於說謊、搞欺騙的人,這些人保護自己的祕訣都是「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
說真心話,真輕鬆 我是一個心直口快的人,在與家人或朋友相處的時候,都是有什麼就說什麼。記得上高中的時候,一次班主任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表揚我和另一個同學,說我們是「陽光男孩」,家人和朋友對我的評價也是「沒有壞心眼」「說話直...
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不要家嗎? 中共政府和宗教界裡的一些人造謠說:家庭是神給人安排的,是神祝福的,全家人應彼此相愛、和睦相處,夫妻、兒女不分離。可你們信全能神了沒有人情味,許多人信神後都撇家捨業,年輕人不娶不嫁,還不孝敬父母,沒有一...
等 待 「滴答、滴答、滴答……」掛在牆上的時鐘裡傳來秒針旋轉跳動的聲音,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著。平日裡時鐘令人毫不在意的跳動聲,現在竟搞得歐陽心神不寧。他靠坐在椅子上,雙眼盯著電腦的屏幕,手裡握著剛剛摘下來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