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鑰匙

陽春三月的一个晚上,微風輕輕地吹拂著路邊的楊柳,絲絲涼意中帶著一些溫暖。陳莎和玉潔聚完會走出小區門口。玉潔問:「莎莎,你晚上有地方睡嗎?」陳沙笑著搖了搖頭說:「還沒有定下來。」玉潔面帶歉意地說:「哦,不好意思,你今天剛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