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語引領我走上人生正道

我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從小父親就教育我長大後要走正道,但到底什麼是真正的人生正道我並不知道。參加工作後,我踏踏實實地工作,通過自己的努力由一名普通的業務員提升為公司的副經理。後來隨著改革開放,身邊的許多朋友、同事都紛紛辭職下海經商,我的心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就辭職與妻子開了一家酒店。為了酒店生意能紅火,我利用身邊的關係網,把有頭有臉、有權有勢的人物都請來吃喝玩樂,走時再送點紅包和高檔禮品,這樣他們就常常來光顧我的酒店,生意逐漸紅火起來。看著大把的鈔票滾滾而來,我喜笑顏開,周圍的人也對我羨慕不已。由於受到社會潮流「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對酒當歌,人生幾何」的影響,再看著身邊的朋友、同事以及所接觸的各個階層的人都是這樣生活。我也慢慢地接受了這樣的人生觀點,認為人生苦短,不吃喝玩樂那才是傻,開始終日沉迷於吃喝玩樂,同時也結交了一些酒肉朋友,我們不但在自己的酒店吃喝玩樂,還穿梭於其他酒店,酒後還遊走在舞廳、迪廳、KTV、洗頭房、桑拿房等各大娛樂場所。就這樣我墮落了,深陷其中無力自拔。妻子也是隨波逐流吃喝玩樂,漸漸地,我們兩人都無心經營酒店,最後酒店只能關門。失去了經濟來源,妻子經常跟我吵嘴、打架,最後我們離婚了。一時間我失去了一切,沉重的打擊把我打懵了,我悲痛欲絕,沒有了絲毫的盼望,我把自己關在家裡半年之久,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只能藉著煙酒來麻痺自己。看著年邁的父母和年幼的女兒為我擔憂,我不由得向蒼天呼求:老天爺啊!救救我!我現在該怎麼辦啊?

八個月後,我不忍心再讓家人擔心,就借款約18萬元開了一家藥店。看著好不容易開起來的藥店,我對自己說:開這個藥店不容易,外面還有這麼多欠款,以後可要好好做生意,不能再像以往那樣不務正業了。雖然我有心走正道,但是沒有多久,昔日的那些朋友都找上門來圍著我轉,他們恭維、誇獎我的話不絕於耳,然後這個要請我喝酒那個要請我K歌、跳舞,還有邀我打麻將玩紙牌的。經不住他們的引誘拉攏,我身不由己地又隨從了他們,恢復了原來吃喝玩樂的生活。

就在我再次滑向墮落、危險的邊緣時,一個親戚把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我。有一天,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人類發展到今天已有幾萬年的歷史,但是我所造的起初的人類早已墮落了,人類已不是我所要的人類,因此人在我眼中早已不被稱為人類,而是被撒但擄去的人類的敗類,也是撒但所居住、所穿戴的、腐朽了的行屍走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讀完神的話,她說:「我們現在的人已經被撒但敗壞的失去了人的模樣,空有人的外殼,卻行不出人該做的事,人都隨從邪惡潮流不走正道,沉浸在荒淫的酒足飯飽之中,整天吃喝玩樂心裡沒有正事,墮落得沒有人的樣式,早已不是神起初造的人類……」並解剖了我以往的生活就是屬於被撒但敗壞,活在罪中,享受罪中之樂。聽完神的話和她的交通,我心想:神的話揭示的一點不錯,原來這些年我一直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下。想想自己開酒店那些年,確實沒有人樣,吃喝玩樂、放縱肉體,過的根本不是正常人的生活。吃喝玩樂毀了我的事業、家庭,現在我好不容易從絕望中爬起來要重新做人,撒但又要引誘我走回頭路。親戚在此時來給我傳福音,真是神對我的拯救,是神不忍心讓我墜落陰間啊!想到這裡我就想要擺脫這墮落虛空的生活。此後我開始讀全能神的話,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弟兄姊妹也會針對我的情形分享各自的經歷,我看到很多弟兄姊妹藉著全能神話語的拯救都能脫離世界邪惡潮流,從追逐肉體享受的泥潭中拔出雙腳,開始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每次聽弟兄姊妹分享蒙神拯救的經歷見證,我都特別受激勵,渴望自己也能從吃喝玩樂這個邪惡潮流的漩渦中走出來。

接下來,我開始有意識地遠離一些朋友,拒絕與他們一起吃喝玩樂。但對於跟我關係較好的、有業務往來的、有權有勢的朋友,我卻礙於面子一時還無法擺脫他們。一天晚上,幾個朋友又來請我吃飯,我一聽飯後還要去娛樂,就想:現在我是信神的人了,可不能再像以往那樣,這次我要依靠神識透撒但的詭計,背叛肉體來滿足神,不隨從撒但。然後,我就對朋友說:「你們看看,這麼多人來拿藥,藥店根本離不開人。」朋友聽後不願意,就你一言我一語地數落我:「你不要太忙活了!人生苦短,何不趁著年輕樂呵樂呵,別太苦了自己。」「就是,我們哥幾個今晚聚在一起主要想聊聊天、敘敘舊,少了你還有什麼意思,憑我們交往這麼多年的感情你就賞個臉吧。」當時藥店東面就是一個燒烤店,朋友看見了就指著燒烤店說:「這不是現成的嗎?我們就在這兒吃,你順便還照看著藥店。」聽朋友把話說到這份上,我實在不好意思駁了他們的面子,心想只是吃個飯而已,應該不會怎麼樣的,於是就隨從了他們。看著他們又和往常一樣推杯換盞互相吹捧,我怎麼也高興不起來,感覺和他們沒有共同話題。我獨自坐在那兒想:今天晚上從外表看是朋友請我吃飯,其實是靈界爭戰,神要拯救我,而撒但卻不肯放過我,千方百計想把我拉回吃喝玩樂的泥潭中,繼續受它敗壞、苦害……想著想著,我感到特別自責、煎熬,想想神為拯救我付出了許多心血代價,不僅藉著話語引導我看清社會潮流的邪惡,還藉著弟兄姊妹給我聚會,交通真理,幫助我遠離各種試探。可現在我仍舊隨從世界潮流沉浸在吃喝玩樂中,神要拯救我脫離這虛空墮落的生活,而我卻不能從這邪惡的大染缸裡掙脫出來,這樣我何時才能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走上人生的正道呢?我內心在極力地掙扎著:走,得罪朋友;不走,得罪神,我要怎麼選擇呢?不知不覺半夜了,朋友們都喝得很高興,還沒有要走的意思,一位朋友喝多了,他吆三喝四的聲音引得路人紛紛側目。正當他們喝到盡興時,一包垃圾從天而降砸到我們的酒桌上,酒和菜湯四處飛濺,把我們砸懵了。原來我們的吵鬧聲影響了樓上住戶的休息,不知道是哪一家扔下這包垃圾。幾個朋友都是不好惹的人,非要拿這包垃圾上樓挨家挨戶找人。看到眼前發生的一幕,我知道是神的許可,是神在擺佈環境,用事實向我傳達神的心意,神厭憎、恨惡我隨從社會潮流吃喝玩樂。於是,我趕緊勸說朋友不要發火,是我們玩太晚、太吵鬧影響了人家的休息,錯在我們。朋友聽後很詫異地說:「誒,你今晚怎麼了?幫別人說話,你變了,你以前可不是這樣。」在我再三地勸說下,朋友們才很不情願地離開了。

回到家裡,躺在床上想著晚上發生的事,我怎麼也睡不著,心裡特別自責,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真的想擺脫這種吃喝玩樂的虛空生活,遠離這些朋友,但我沒有勝罪的能力,總是身不由己地隨從,神啊,我願意來依靠神藉著尋求真理脫去這些敗壞,求神帶領我。」就這樣我帶著負擔常常向神禱告。後來,我看到一段神的話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看了神的話我才認識到:原來「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對酒當歌,人生幾何」這些生存法則,都是撒但用書本知識和社會潮流灌輸給我們的錯誤追求目標,當我們接受這些撒但毒素後,就會把「享受肉體生活」當作正當的追求,開始享受罪中之樂,成了撒但的玩物,連回頭上岸的心志都沒有。活在這樣的潮流中,除了肉體得到暫時的享受外,帶來的全是痛苦、煎熬,活在黑暗中看不到光明,卻無力擺脫。我就是撒但毒素毒害下的一個典型的代表,它讓我失去了事業、失去家庭,讓我活得人不人、鬼不鬼。好不容易接受神的救恩,這些東西還是時時捆綁、攪擾著我,看到撒但真是太邪惡、太惡毒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其實在神造的萬物中,人是最低賤的,雖然人在萬物中是主人,但在萬物中只有人在受著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經撒但百般地敗壞,人根本沒有自主權,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一)》)看了神的話,我認識到撒但就是藉著這個邪惡的社會潮流來引誘人,使我們活在它的權勢之下,接受著它的擺佈、苦害,整天活在吃喝玩樂、醉生夢死的邪惡生活中,失去正常人的生活。這個社會潮流把整個人類敗壞得越來越深,越來越邪惡,越來越墮落,多少人因著隨從社會潮流,整天吃喝玩樂花天酒地無所事事,導致家庭破裂,兒女失去父母的呵護、陪伴,而流浪於社會,最終走上犯罪的道路。整個人類的良心、理智、思想、道德和人性都嚴重下滑,離神越來越遠,以至於人類在聽到神的聲音之時,仍無心去搭理神對人類的拯救之恩,都成了不認識神的屬撒但的人類,成了否認神、抵擋神的人類。今天多虧了神話語的揭示,我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看到了神的拯救,開始對撒但有了分辨,看清了撒但的真實面目與醜惡嘴臉,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擺脫吃喝玩樂的生活,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來安慰神心。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不變的選擇 我因著有病而信了主耶穌,信主後蒙主的恩典我的病好了。幾年後鄰居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通過看神的話與姊妹的交通,我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就把神的話拿給丈夫看,丈夫看後對我說:「這書裡的話說得太...
不要攔阻我的腳步 我有兩個聽話、孝順的兒子。他們平時都在外面打工,我在家幫他們帶孩子,只有過年的時候他們才回來和我們團聚,這也是我每年最開心的時候。 2012年2月份,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正當我積極配合傳福...
一場屬靈的爭戰 2011年我信主受洗,兩年後開始在教會裡作各項事奉的工作。起初,我看聖經、聽講道都會認真地做筆記,對主也滿有信心。但後來我漸漸發現,教會裡牧師、長老與同工之間的嫉妒紛爭越來越嚴重,牧師還把教會的奉獻款...
【初信見證】歸向神的坎坷歷程 第一次聽到主耶穌的福音是在2007年,轉眼都差不多九年了。在這些年間,雖然我常讀聖經,但對主並沒有多少認識,很多經文也是困惑不解,特別是與家人相處時存在的摩擦更令我不得釋放,但這些問題牧師都不能給我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