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的回憶

窗外,寒風瑟瑟送來一股寒意,告訴人們冬天已經來臨。楊琳躺在床上扳指一算,自己已經離開家好幾個月了,走的時候,丈夫還在外邊打工,家裡只有孩子一個人,不知他們現在怎麼樣了,冬天來了有沒有人照顧孩子,給他添衣服、生暖氣,放學回家做好熱騰騰的飯等著他,以往這些都是楊琳一手打理,而且孩子一直都很依賴她,可現在……想著想著楊琳的心不由地揪了起來。離家那天的情景一幕幕又浮現在她的腦海……

那天早晨起床後,楊琳和往日一樣正常禱告靈修。突然外面傳來「砰砰砰」的敲門聲,她想:「可能是有顧客來店裡買東西了。」便把神話語書包好放在廚房的小窗口上就去開門,令她沒想到的是,門一打開就闖進來三個穿制服的警察,只見他們進來東瞅瞅西瞅瞅像要找什麼似的,一個警察陰沉著臉問她:「你是不是在信神?」楊琳一時沒說話,警察凶狠地瞪著楊琳咬牙切齒地「哼」了一聲,就開始在店裡到處亂翻。此時的楊琳心裡很緊張,她擔心櫃台上的布匹裡放著姊妹前兩天剛給她送來的兩本神話語書,萬一落到惡警手裡,就會成為抓捕自己的證據,所以她很緊張,此時,她只有默默地向神禱告,把一切給神訴說。只見惡警到處亂翻,但沒有找到任何關於教會的東西,楊琳心裡鬆了一口氣。突然,一個惡警徑直走到了櫃台前,眼睛直勾勾地瞅著櫃台上一捆捆的布。楊琳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她趕緊低下頭默禱,一刻也不敢離開神,這時,她想起了神的話說:「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第二十六篇說話》)楊琳的心頓時平靜了下來,她隨手拿起一塊毛巾,裝作若無其事地擦著櫃台上的灰塵。她心裡感受到神就在她身邊,不知不覺有了一股力量,心想:不管惡警會不會把書搜出來,我都順服神的主宰,如果自己真的被抓了,就是死也要為神站住見證,絕不出賣弟兄姊妹、背叛神做可恥的猶大。當她做好一切準備時,只見那個惡警在布匹裡,一會兒摸摸這匹布,一會兒摸摸那匹布,摸了一會兒什麼也沒摸著,喪氣地離開櫃台。楊琳在心裡默默地感謝神。

但沒想到惡警在店裡沒搜到證據不甘心,又闖進了住房去搜,楊琳想起早晨看的那本神話語書還在廚房的窗口上,心想:這下躲不過了。只見三個惡警快速走進房裡,將屋裡屋外都翻了個遍,卻什麼也沒找到,最後灰溜溜地走了。楊琳跑進屋看到窗台上的神話語書還在那裡,心裡不知有多高興,不停地讚美神,是神蒙蔽了他們的雙眼,使他們有眼看不見,有手摸不著。同時,楊琳藉著這樣的環境,親身體嘗了神的全能主宰,對神的信心更大了。

當天,楊琳就趕緊把這事反映給教會。回家的路上,同村的一姊妹來告訴她,今天她走後,便衣警察一直在她家周圍轉來轉去,現在她回家很不安全,讓她先躲躲。楊琳知道自己的家已被中共警察監控,她不能回家了,此時,她心裡特別難受,同時一股憤怒之火也湧上心頭,這個無神論政黨,有多少惡人搶劫、偷盜的他們不抓,卻專門逼迫整治信神的好人,真是善惡不分、顛倒黑白呀!為了躲避中共的抓捕,楊琳只有選擇離開家盡本分。隨後,她聽姊妹說,她走後,警察三天兩頭去她家追問她的下落,此時的楊琳知道她已經回不去家了,她心裡一陣陣地難受。想起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作工與進入(八)》)楊琳從神的話中明白中共政府一直都是仇恨真理,是與神為敵的,它打著宗教信仰自由的幌子,欺騙無知百姓,所謂的宗教信仰自由只是做給外國人看的,事實上它們卻殘酷地抓捕迫害基督徒,不知有多少基督徒的家庭被它逼得家破人亡,不知有多少弟兄姊妹被中共追捕得有家難歸,四處躲藏,還有很多弟兄姊妹被中共抓捕、監禁,酷刑折磨,甚至致殘、致死。但還有許多人被中共蒙蔽,不知道神拯救人的事實,仍在受著魔鬼的愚弄,她有幸能提前得著神拯救的機會,更有責任與義務將神拯救人的心意告訴給更多的人,讓所有渴慕真光的人都能來到神面前,安慰神的心!她明白了正與邪不相容,信神注定要遭受中共惡魔的逼迫,選擇真道必要受苦,但她願意跟隨神到底!

楊琳躺在床上,回想著這段時間的經歷,心裡久久不能平靜,她深深地體會到,自己能來到神面前是神的命定,能盡上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更是神的高抬,雖然遭受中共逼迫,有家不能歸,也不能在親人身邊照顧他們,但她想到神說:「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摘自《第五十九篇說話》)她心裡就有了一份平安,她清楚地知道神主宰一切,神在供應引導著每一個人的生命,家人的一切也都在神手中,有神作依靠她心裡更踏實了。如今她並不感到孤獨,有神同在與保守,她心裡踏實平安。楊琳望著夜空,只見天上的小星星一閃一閃的好像在對她微笑,她這時有些睏了,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

楊琳

教導我們,不要總是把眼光盯在別人身上:如何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

延伸閱讀

全能神教會是真理掌權 吃過早飯,丈夫(嚴明)對我說:「王麗,今天咱們教會選舉帶領進入最後一輪了,咱們早點去吧。」我說:「你先去吧,我隨後就到。」收拾完家裡的活之後,我就騎著車子走在去選舉的路上。邊走邊想:我雖然只是教會的一...
神的審判是我生命的財富 自從我接受主耶穌的救恩以後,得到主的很多恩典,為此我大發熱心傳福音見證主的救恩。因牧師也常對我說:「我們不能白白享受主的恩典,得還報主愛,成為一個事奉神的人。」我問牧師:「怎麼做才能成為一個事奉神的人...
我願脫下偽裝做誠實人 去年年底因我負責範圍的福音工作始終抓不上來,神家從別處調一弟兄過來接手我的工作,但事先並沒通知我,當從配搭的姊妹口中得知此事後,我心裡很不是滋味,覺得帶領不通知我是怕我放不下地位而胡攪蠻纏,便對帶領有...
「夏天」隱藏著神的心意 前段時間一連好幾天,天氣都特別炎熱。我們即使什麼活都不幹,還是熱出一身汗,真有點受不了。鍾姊妹說:「一年當中最好不要有夏天哦!」我也附和道:「是呀,我是一個怕冷不怕熱的人,但這樣的高溫我都感覺太熱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