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悖逆之子的醒悟

2003年,和我在一個單位上班的兩個姊妹,來我家給我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又一次重返肉身作了一步新的工作……我心想:主回來了?這不可能啊,若是主真的回來了,那我們的牧師、長老肯定會知道的,怎麼可能是你們兩個小信徒先知道呢?於是我反駁道:「你們說的我不相信,我們的牧師、長老和講道人個個熟讀聖經,若是主真的回來了,他們肯定會先接受的。」兩個姊妹還是憑著愛心和耐心繼續與我交通,可是我根本聽不進去。想到我們的講道人全身心地花費,還為傳福音坐過兩次監,在獄中還繼續傳福音,主來這麼大的事我得先問問他。我就對兩個姊妹說:「你們先回去吧!主來這可是大事,我要考慮考慮。」

第二天我就給我們的講道人王弟兄打電話詢問關於主來的事,王弟兄著急地說:「陳弟兄啊,你可千萬不要聽信別人的,咱們任何時候都得守住主耶穌的道,主耶穌的名。現在主還沒有回來,若是主真的回來了我還能不知道嗎?你千萬要記住,凡是傳主耶穌已重返肉身的千萬不要信,也別接受。關於主二次再來的福音我早就知道了,現在教會裡已經有好多比較追求的信徒都被他們偷走了,所以你更要警醒啊……」聽完講道人對我的一番囑咐後,我慶幸自己給講道人打了電話,心想:還是講道人明白得多啊,以後我可得防備他們。在這之後斷斷續續有很多人來給我傳福音,但我堅信講道人對我說的話,所以無論他們怎麼交通我都沒有接受。

有一次,我在一個朋友的親戚家碰見了幾個信神的弟兄姊妹,他們待人熱情大方,雖然我們未曾見過面,但我覺得並不陌生,反而有一種親切感。第二天,他們給我談了乃縵大麻瘋病得醫治的故事,經文中說:「以利沙打發一個使者,對乃縵說:『你去在約但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復原,而得潔淨。』乃縵卻發怒走了,說:『我想他必定出來見我,站著求告耶和華─他神的名,在患處以上搖手,治好這大麻瘋。大馬色的河亞罷拿和法珥法豈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麼?我在那裡沐浴不得潔淨麼?』於是氣忿忿地轉身去了。他的僕人進前來,對他說:『我父啊,先知若吩咐你做一件大事,你豈不做麼?何況說你去沐浴而得潔淨呢?』於是乃縵下去,照著神人的話,在約但河裡沐浴七回;他的肉復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潔淨了。」(列王紀下5:10—14)

讀完這幾節經文,一個姊妹交通說:「從乃縵的故事中我們得到一些啟發,作為一個信神的人要想得到主的醫治與祝福,就要放下自己的觀念想像與狂妄自是的本性,只有虛心接受並且願意放下自己的人,才能得到主的醫治。主耶穌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3)『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馬太福音5:6 )

從姊妹的交通中我知道她是想讓我也像乃縵一樣,不管是誰的交通都能先降卑下來虛心地尋求,我聽著覺得還蠻有享受的,也感到他們交通得很合乎聖經。可是後來我越聽他們的交通,越覺得不對勁,感覺他們像是傳主再來的福音的。於是我就有了防備之心,不管他們怎麼給我講聖經,我都聽不進去,心也安靜不下來,講道人王弟兄的話不停地在我腦海裡打轉:「凡是傳主回來的,千萬別接受……」可是令我感覺奇怪的是,因著防備我對他們的態度一直很不好,可他們還是耐心地跟我交通,並做好菜、好飯招待我。直到兩天後一個姊妹真誠地對我說:「弟兄,主耶穌重返肉身又作了一步新工作,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希望你能存著敬畏神的心來尋求考察。」當我聽到這話的時候,心想:你們果真是傳主再來的福音的。此時帶領的話又一遍遍地回響在我耳邊,我不想再聽了,也不想在這裡待下去了,我看見兩個姊妹正在禱告,我趁她們不注意,把門打開走到公路上去搭車。當時正值冬天,路面上積著厚厚的雪,一個弟兄穿了一雙拖鞋追了出來,勸我說:「弟兄,你不聽我們也不勉強,但現在已經這麼晚了,也沒有車了,回去住一晚明天再走也不遲。」此時的我好像被油蒙了心竅,哪能聽得進去他的話,還是不顧一切地離開了。

回到家幾天後,我心裡感到有種莫明其妙的不安,腦海中常常出現前幾天弟兄姊妹給我交通時的情景,我心想:為啥這麼多人都傳講主再來的福音,莫非主真的回來了?這些人為什麼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地給我傳主再來的福音呢?他們的耐心和愛心是我們所不具備的,雖然我當時對他們滿了防備,但是他們依然對我那樣的照顧,無論我聽不聽他們都不厭其煩地與我交通。他們這樣做是為了啥呀?而自己真的像經文中的乃縵一樣狂妄自是,不識好歹。我越想越覺得自己做得不合適,他們把我當成弟兄姊妹對待,可我卻把他們當成仇人一樣防備,想到這些我心裡感到挺難受的,又想起經上說:「可見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羅馬書10:17)我對凡是傳主再來的福音都一律不聽,那怎麼能知道全能神是否真的是主的再來呢?萬一他們傳的是真道咋辦?想到這兒我有點害怕了,如果他們傳講的真是主的再來,那我不就抵擋神了嗎?我開始為自己沒有尋求考察而盲目拒絕後悔了。於是向主禱告說:「主啊,有人給我傳你已重返肉身作了新的工作,可是我卻因聽信帶領的話而拒絕接受。主啊,到底是我們的帶領說的對,還是這些人說的對啊!這兩天我心裡總感到不平安,願你帶領我,如果全能神真是你的再來,願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願意尋求、考察。」
一個悖逆之子的醒悟

過了不到一個月,一個陌生的弟兄來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我知道這是主垂聽了我的禱告,就開門見山地問:「弟兄,我有一個問題想尋求一下,我們的帶領信神時間長,精通聖經,受的苦也大,他為了傳揚主的福音曾被抓捕兩次,出來後照樣傳福音,他們信得那麼好,全能神如果是主耶穌的再來,他們應該會接受。但是我們的講道人說主耶穌還沒有來。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所以我對你們傳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直不敢考察。」弟兄對我說:「那我們是否想過,根據帶領是否承認與接受來衡量神的作工,這想法到底對不對呢?有沒有神的話作根據呢?合不合乎神作工的事實呢?」我說:「這…個…嘛,我還真沒想過。我只覺得牧師長老熟讀聖經,見多識廣,比我們有分辨,他們應該會接受啊!」弟兄說:「咱們這樣的認為到底對不對,要根據主的話來衡量,主耶穌沒有說過衡量是不是真道,要根據牧師長老接不接受為標準吧?我們今天信的是神還是人呢?」我說:「當然信的是神啊!」弟兄說:「既然咱們信的是神,那咱們就應該聽主耶穌的話,主耶穌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3)『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馬太福音25:6)可見對於迎接主再來的事,主耶穌要求我們要像聰明的童女一樣,做一個虛心尋求的人,並沒有說讓咱們聽帶領的。咱們可以回想一下,當初的文士、祭司長、法利賽人都是事奉神的人,哪個不是熟讀聖經、精通聖經的人?法利賽人跑遍洋海陸地傳講神的道,但當主耶穌來作工時,這些精通聖經,勞苦作工的人認識、接受主耶穌帶來的真道了嗎?沒有!恰恰相反他們是抵擋真道的人!法利賽人不接受主耶穌所傳的悔改的道,那能證明主耶穌所傳的不是真道嗎?當初的猶太人在對待主耶穌的作工上,就是這樣的觀點,宗教首領說:『官長或是法利賽人,豈有信他的呢。』(約翰福音7:48)他們就完全聽信宗教法利賽人與祭司長的話,認為法利賽人不接受的就不是真道,祭司長、文士不承認主耶穌就是要來的彌賽亞,他們也就不承認,最終他們隨從法利賽人和祭司長作惡,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觸怒了神的性情,導致以色列亡國。我們今天在對待主再來的事上也不尋求,不考察,而是聽帶領的,認為帶領能接受的才是真道,這樣的觀點不是和當初隨從法利賽人抵擋主耶穌的猶太人一樣嗎?咱們這樣會不會重蹈他們的覆轍呢?」

聽弟兄這麼一交通,我才知道信神聽從帶領的,根據帶領是否接受來衡量是否是真道,這個觀點不正確,帶領要是抵擋了神,自己也就會跟著抵擋神啊!

弟兄接著說:「咱們之所以那麼崇拜牧師、帶領,聽信他們的話,都是被他們外表的撇棄花費蒙蔽了,卻對他們仇恨真理、抵擋神的實質不認識,咱們看一段全能神的話吧,全能神說:『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在神面前自以為貴的人都是最卑賤的人,自以為卑的人則是最為貴的人,自以為認識神作工而且能眼望著神而對別人大肆宣傳神作工的人都是最無知的人,這樣的人都是沒有神見證的人,都是狂妄自大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弟兄交通說:「從全能神的話中看到,宗教牧師、首領對神的作工宗旨根本就不明白,對神不認識,他們都是憑觀念想像在事奉神,卻並不合神的心意。他們雖然很會講道理,卻從不實行真理,盡拿一些聖經的字句來迷惑人,到處高舉自己,見證自己。從不交通主的話,實行主的話。當聽到主重返肉身再次作工時,他們為了自己的地位和飯碗,對主的二次再來不尋求,也不考察,並且瘋狂地抵擋,編造謊言恐嚇弟兄姊妹,成了抵擋神的人。我們從他們的說話做事上就可以看出,他們雖信主多年,卻絲毫沒有敬畏神的心,明目張膽地與神對著幹,他們就是攔阻人接受真道、吞吃人靈魂的惡魔,就是當代的法利賽人、敵基督! 」

此時我才看到這些牧師長老真是太可恨、太卑鄙了,自己不接受還攔阻別人接受神末世的救恩,想斷送別人的生命。真像神的話中說的:「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我不由得想起主的話說:「……若是瞎子領瞎子,兩個人都要掉在坑裡。」(馬太福音15:14)

此時我真後悔自己愚昧瞎眼,信神卻聽從人的,一次次地把神對我的拯救拒之門外,神在我身上花費了太多的心血代價,若不是神對我的憐憫,我早被這些牧師長老斷送了,而且自己抵擋了神還不知道。是神的憐憫使我及時地醒悟過來,接受了神的拯救,願一切的頌讚、榮耀、權柄都歸於全能的獨一真神,阿們!

分享擺脫撒但攪擾的經歷文章:破 繭 而 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