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昧的基督徒

一天,因為無聊,我從孩子雜亂的各種故事書中抽出一本,漫無目的地看了起來,書中的一個小故事牽動著我的心。

「一個酷愛探險的基督徒和同伴相約在深山中品味著大山中的神祕,可就在夜幕降臨之時,他卻與同伴失去了聯繫,迷失在大山的叢林中,因著急於尋找同伴,他不小心失腳跌下懸崖,儘管他快速地拋下救命繩索,可是最終他還是被懸掛在了峭壁上。此時黑暗已經籠罩著大山,風聲、各種鳥叫聲和雜亂的聲音都向他襲來,他這才知道恐懼是什麼樣的感覺。絕望中,他想起了自己所信靠的主耶穌,他開始一遍愚昧的基督徒一遍地呼喊著主,希望主能來救他,那時他知道只有主才是他唯一的拯救。在一遍一遍地禱告中,他心裡始終有個強烈的意念在告訴他:「把繩子割斷」。但他馬上否認了這個想法,因為他頭腦裡清晰地知道,自己是在懸崖峭壁上,繩子一斷就代表著自己即將跌落懸崖粉身碎骨,他相信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就這樣他由大聲地禱告變成了小聲地呻吟,一直到最後沒有了聲息。幾天後,當親人找到他的屍體時,才發現他離地面只有兩米的距離。」

故事雖小但是卻讓我感觸很深,這個基督徒他不是死在懸崖峭壁之上,而是死在了自己的頭腦想像裡。這讓我不禁感嘆人的頭腦想像實在是太可怕了,在現實生活中有多少時候我們都是憑著自己的經驗、想像來判斷一件事或是衡量一個事物。當我們滿以為自己的判斷是最正確的時候,也許我們已經走向了錯誤之路。就如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世界各國各方擴展開來時,許多的信徒對待主的再來都是憑著觀念想像。有的弟兄姊妹聽到主耶穌再來的福音時不尋求、不考察,認為主耶穌是駕著白雲走的,等主再來時也必定是駕著白雲降臨;認為神應該以靈體的方式顯現,不應該道成肉身來作工;認為主再來應該作工在以色列而不應該作工在中國;認為神道成肉身應該是男性而不應該是女性;認為神不可能在聖經以外又來作一步刑罰審判潔淨人的工作,而是應該直接把人接進天國……太多太多的認為、不應該、不可能攔阻了他們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這讓我想起耶和華神曾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以賽亞書55:8-9)全能神的話說:「放下你們的『不可能』論調吧!越是人認為『不可能』越是可能發生的事,因為神的智慧高過諸天,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神作工是超出人的思維觀念這個範圍作的,越是不可能的事越有真理可尋求,越是人的觀念想像不到的事情就越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從神的話中看到:神是全能智慧的神,人永遠不能超乎神,也無法想像到神要如何作工,因為人的想像不是真理,人信神若始終活在觀念想像中,最終只有失敗。回想挪亞造方舟的時代,當挪亞告訴人們神要用洪水滅世的訊息時,人們都因那時從來沒有下過雨而嘲笑挪亞愚昧,管挪亞叫「瘋子」,直到洪水真的來了才知道後悔,也正是他們的觀念想像才釀成了這個千古悲劇。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都認為主來了就應該叫彌賽亞,不可能叫耶穌;認為主耶穌應該出生在皇宮貴族裡,不應該出生在窮木匠的家裡;還認為主耶穌外表的長相應該是氣宇軒昂,而不應該是普普通通的人子。這一連串的不應該、不可能的論調導致當初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都大肆地抵擋主耶穌,定罪主耶穌,最終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最終遭到了亡國之痛。

可見神作工往往都超出人的想像,所以我們在面對主耶穌的重歸這件事上,若是沒有渴慕尋求真理的心,還是憑著狂妄的本性,按著自己的觀念想像來定規神,說神應該這樣作、不可能那樣作,那麼我們不就和當初的法利賽人一樣成了抵擋神的千古罪人了嗎?不是重演了法利賽人的悲劇了嗎?所以我們只有放下自己的觀念想像,做一個謙卑尋求的人才能迎接到主的重歸,看見主的顯現,正如全能神說:「你們要想看見神的顯現,要想跟隨神的腳蹤,就首先從自己的觀念中走出來,不要苛求神應該這樣作,應該那樣作,更不要把神限制在你的範圍裡,限制在你的觀念裡,而是應當要求你們自己該怎樣尋求神的腳蹤,怎樣接受神的顯現,怎樣順服神的新工作,這才是人當做的。因為人都不是真理,人都不具備真理,人該做的就是尋求、接受、順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感悟:面對主的再來,你是做聰明童女在神隱祕作工期間迎接新郎?還是做愚拙童女等候主公開降臨時哀哭切齒?分享:我迎接到主的再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