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難之間是神伸出拯救之手

我是XX煤礦的一名維修工,在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3個月的時候,我就經歷了一場礦井漏水事故,多虧全能神的拯救才使我死裡逃生。

那是9月下旬的一天,早上7點左右,我到生產組領活。生產組技術礦長說讓我在採煤隊幹活的運輸行裡做維修。之後我就下井幹活了。下井後,我把材料準備齊全開始幹活,這時已經是上午10點。我在溜子行道裡幹活,幹活的地方離出口處有150米。幹到下午1點時,聽到工友喊:「上方出水了。」大家聽到有危險都驚慌地逃命,我也丟下手中的工具趕緊往上山的出口處跑。我扳著液壓柱走在後面,我嫌走得慢,就準備鬆開液壓柱往前跑。當我鬆開手時,正好被上方下來的一股急流沖倒在地,又把我沖下去約30米,我全身都被水淹沒了,感覺自己好像沒有生還的希望了。在這危難之際,我心裡默默地禱告全能神,把我的生死都交在神的手中。禱告後我心裡很平靜,也不那麼恐慌了。我覺得周圍的水也沒有那麼大了,這時我睜開眼看到下面有一個大坑,我心想:這坑難道和總礦的坑挖通了嗎?如果我被沖到坑裡就沒命了。這時我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當時我的上半身在下面耷拉著,有兩根七尺木橫著壓在我的左腿小腿肚上,我心裡很清楚,神藉著這兩根木頭保守我,沒有被大水沖走。為了求生,我摸到周圍一根10公分寬、2公分厚、1米半長的桾椽,我用桾椽撬壓在我左腿上的兩根木頭,結果桾椽撬斷了木頭也沒有撬動,我有意識地向外拉被兩根木頭夾住受傷的左小腿,卻一點也拉不動。我斜著身子又用僅有的這半根桾椽撬木頭,我用盡全身的力氣終於把木頭撬出來了。撬出來後,我想著趕緊走,但是渾身沒有力氣,我就很想停下來休息一下。誰知又一股急流從行道沖了下來,我趕緊扳著行道裡失修的木頭爬到棚梁上,棚梁上方形成一個塌方的地方,形狀像麥秸垛,煤渣隨時都有掉下來的危險。我只有一個勁兒地呼求全能神,在心裡禱告:「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我想在棚梁上等到水小了再往上跑。我拿著燈一照,看到行道裡的水也滿了,下面的水往上湧,上面的水往下流,下面的水離我只有一兩米遠,行道上面也看不見一點出口,頭頂上面的渣還不時地往下墜落,隨時都有致命的危險,我感到特別絕望。這時我又禱告神:「全能神啊!生死都在你的手中,今天就算死我也不埋怨你,我相信你是真神。」這時神給我一個清晰的意念:迎著水流往上爬。於是我趕緊從棚梁上下來,用手抓住橫七豎八的亂木往上攀,這時我感覺後面的水如一雙強大的手把我推出了五六米遠。此時,我看清前方行道的情景,一股一米多寬的急流從行道直奔而下,行道已是高低不平,雜木錯亂,有幾節行道上下已無一點木頭的支撐,有時上面的渣塊兒還「撲通撲通」地向下掉落,真是觸目驚心。我小心翼翼地、喘著粗氣艱難地走了五六十米。我體力不支想休息一會兒,用手裡的燈一照,看到我以往維修過的行道,行道不遠處有個低窪,低窪處都是水,當時水已浸到我的肩膀頭處,我順著水走出來了,走到副井底這裡有罐籠,就是礦井裡運送人員的升降機。我敲了敲罐籠來提醒人的注意,然後我就坐在罐籠裡,上面的人聽到回聲後,就開了機器把我拉了上去。

上去後,我看到井口圍了一群人,領導都在。大家看到我能活著出來都感到很驚訝。我聽技術礦長說,他和另一個礦工到井下出事的地方去了兩次,他們看水頭不小,水一直往下灌,他們認為我已經沒救了。在上山處維修的七個人都沒有逃出來,我在下山維修卻逃出來了,按常理說上山應該比下山容易逃生。真是感謝神對我的保守。

當天晚上我家鄰居們來看我,我給他們見證全能神,談了自己怎樣依靠神走出來的。過了兩天,附近的弟兄姊妹知道我的情況後來看望我,我給他們談了我的經歷,弟兄姊妹聽著都感動得哭了。我說:「我才信全能神三個月,在災難中我呼求全能神,神就引領我,要不是全能神的保守我就出不來了……」之後弟兄姊妹唱了一首神話語詩歌《神是人唯一的生存之本》:「當水淹沒人全身之時,神將人從死水之中救出;當人失去信心生活之時,是神伸出拯救之手,將人從死亡的邊緣中拉上來,給人生活的勇氣,讓人以神為生存之本以神為生存之本……」聽了這首詩歌,我感到很激動,這首歌太對照我的經歷了!當我在井下被水淹沒的時候,是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否則我早就沒命了,真是太感謝神了!

從這次的經歷中,我看到了神的保守與拯救,更加定真全能神就是我們人生存的依靠,我願好好地跟隨神,立定心志傳福音見證神。我就去找親人、朋友、礦友傳福音,當時就有兩個礦友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子超

相關推薦閱讀:火災中,我看到神的奇妙保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