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淚史(下)

四個月後的一天,我正在娘家吃中午飯,突然來了兩個警察,他們進家就命令我跟他們走一趟!我怕連累父母,就放下碗鎮定地說:「我跟你們走。」到了鎮派出所,我丈夫,小叔子也隨後去了,幾個警察就教唆親人勸我歸到三自。一個警察問我:「你們教會都有哪些人,叫什麼名字,在哪聚會,說了就讓你回家。」 我信主不能做猶大,所以不管他們怎麼問,我就是一聲不吭。這時家人都哭著勸我,面對親人的勸說,我心裡翻江倒海,痛苦難受,只有求主保守我站立住。同時讓我更加仇恨共產黨:是它逼得我不能照顧年邁的父母,不能照看幼小的孩子;是它的逼迫使我原本充滿喜樂、平安的家充滿了愁苦。面對這仇恨,我在心裡立志:主啊!我不能忘記你的恩典,我堅決不背叛你。最後警察見我不屈服他們,就開車把我押送公安局。在車上他們又惡狠狠地威脅我:「這次要把你送到大西北,要槍斃你。」看到他們猙獰的面孔,我心裡唱起了啟示錄1章9節的詩歌:「我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和你們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裡一同有份,為神的道,並為給耶穌作的見證,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島上。」著唱著我心裡一股浩然正氣油然而生,心裡默默和神說:主啊!不管他們槍不槍斃我,我都要為你作見證。血淚史,警察,聚會,教會,傳福音

到了公安局,他們也不提審我,就直接把我關進了看守所,一進看守所我就放聲高歌:「別了世界,別了世界,讓這世界過去……」這時吳所長怒氣沖沖地追過來拿起電棍支著我的下巴不停地戳、罵著:「你是故意在通知他們『你來了』是吧?」我頭一仰筆直地站在那裡,心裡說:當然,我知道還有兩個姊妹被關在這裡,我要讓姊妹們知道,我們大家要同心合意剛強壯膽為神作見證,以此來羞辱撒但。他們把我和五個犯人關在一起,警察叫那些犯人看住我不許我禱告!但犯人看見剛才的一幕都團團圍住我驚訝地說:「啊!真的有神,電警棍這樣戳你,你還站著一動不動,我們是一碰到就癱倒了……」這時我心裡不住地感謝主,因為這都是主的奇妙作為。最後警察看我寧死不屈,關押我65天後釋放了。

1999年2月,我和三個姊妹到外地去傳福音,結果被派出所以「非法傳教」的罪名抓捕並送回本地看守所,在看守所裡的審訊室,同村的一女警讓我好好聽她的話,她就保我出來。我態度堅定地回答:「我們信神傳福音又沒有罪,不需要你幫忙,我只要聽主耶穌的話,主耶穌會保守我的!」這個女警看我不領她的情,就氣憤地罵道:「給你面子還不識好歹!」罵完就氣呼呼地帶著一姊妹去了隔壁房間,很快從隔壁傳來用一串鑰匙使勁打姊妹的頭的聲音,我聽得心疼就去制止那個女警,她惱羞成怒地出去了。我們就馬上跪在監室裡禱告:「主啊,沒有你的許可我們一根頭髮都不會少,主啊,我們只要能為你作見證,就是死我們也願意……」我們還沒禱告完,那女警叫來一男警,那男警手拿橡皮管棒凶神惡煞地衝到我們面前,不由分說就狠狠地朝我們身上一陣亂打,頓時一陣陣疼痛傳遍全身,我痛苦得不停地喊:「阿們,主耶穌!……」我越叫警察打得越起勁,他怒氣沖沖地邊打邊罵:「你這個賤貨,死不悔改,打死你!打死你!」他又惡狠狠地用穿皮鞋的腳踩在我手背上來回地搓,又用腳狠踢我的腳後跟,很快我的手背上的皮被搓破了,鮮血直流。這警察不停地在我們三個姊妹身上、頭上、腿上又踢又打,他一棍子打在了張姊妹的嘴唇上,張姊妹立即口吐鮮血,嘴唇馬上腫了起來。我見張姊妹這慘狀就忙爬過去想護著她,張姊妹反而安慰道「我沒事。」 最後警察看我們還是不屈服他,他鐵青著臉氣急敗壞地罵道:「媽的,這些個傻婆娘,這麼打也不怕,真是些硬骨頭,氣死我了!」之後就罵罵咧咧地走了。我們被關3天後,警察看到我們三個姊妹在一起互相鼓勵,就氣得把我單獨送到了臨縣的看守所。一進去,同監室的囚犯在警察的挑唆下就開始對我拳打腳踢,我一個勁地喊「阿們!」就是不向他們求饒。警察見狀就惱羞成怒,拿來電棍在我臉上、嘴上、脖子上戳了三下,我咬緊牙關不停地喊「阿們!」就是沒倒下,所長看到戳我的警察下不了台,只得搖著頭把他拉開了。從這之後他們像鬥敗的公雞一樣再也沒有打過我了。

20天後,他們又無奈地把我送到勞教所,被判刑1年半。進了勞教所有一個入教隊,就是一開始專門先制服犯人的地方,剛到這裡的犯人,警察要在一個月裡把每個人制服,什麼都得聽他們的安排。因著我是信主的,我要天天向主禱告、唱詩讚美主。警察就不讓我這麼實行,但我沒聽他們的,依然每天堅持實行,他們見我不聽他們的規章制度,教隊裡的幹部就指使犯人毒打我,對我拳打腳踢,見我禱告一次就打一次,我的兩條雙腿被他們打得烏青,腫得連寬鬆的牢褲都無法脫下。但不管他們怎麼折磨,我都沒向他們屈服,依然禱告讚美主,他們見硬的不行,就改用軟計來管制我,他們專門派了一個女囚犯來攔阻我唱詩、禱告讚美主,每當我要唱詩時,她馬上就把我拉到洗手間、倉庫等遠離犯人的地方。但不管他們用軟的還是用硬的,都沒有制服我,最後警察就把我一隻手銬吊在床沿上21個日夜。之後我仍然繼續讚美主,警察很無奈也就不再管我了,就安排我干手工活。因著我做的產量高,被減刑43天,最後我關押了一年零四個多月被釋放回家。

2002年9月,感謝主沒有丟棄我,使我有幸接受了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享受著神的話語,我心靈裡快樂無比。但因著我在本地已是中共政府注意的「首犯」,所以中央每次有新的文件下來,當地派出所都不斷地打來電話來問我的情況。看到這一幕,我怕再次遭到政府的迫害,就被迫離開家在外過著躲藏的生活,至今都不敢回家。我家裡的農業、茶葉都被荒廢多年,家裡的經濟受到嚴重損失。

歷經中共政府30多年的迫害,給我留下了嚴重的風濕性心臟病,走路稍長點心臟就承受不了,嚴重時連眼睛和手臂都疼得難以忍受。面對魔鬼的殘害更加激發我愛神、滿足神的心。同時也看到中共政府表面仁義道德,實質卻很邪惡。它們只許人跟隨他它們、為它們獻身,根本不允許人追求人生光明之道,更不允許人信神、跟隨神、事奉神,這使我清楚地看見中共政府仇恨神與神公然作對的真面目。它利用手中的權勢暴力鎮壓、追捕、殘害神選民,有多少聖徒都死在他們的屠刀之下,至今仍有許多人在它們的監獄中,過著黑暗的地牢生活,它就是吞吃人靈魂的魔頭!中共真是血債累累無數!最終難逃神的懲罰,正如全能神說:「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溫暖在哪裡?人間的歡迎在哪裡?」「對這個黑暗的社會神早已恨之入骨,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雙腳都踩在這罪大惡極的老古蛇身上,讓牠永世不得翻身,不讓牠再坑害人,不容讓牠的過去,不容讓牠再欺騙人,歷代以來的罪孽都一筆一筆地與牠算清,神絕不放過這罪魁禍首,將牠徹底滅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全篇完)

歷堅

文章轉載:中文聖經

延伸閱讀

中共的迫害使我們骨肉分離長達九年(一)... 我原是一名汽車司機,常年開貨車跑長途運輸,途中經常會目睹各種各樣的交通事故,幾乎每次出車都能看到兩三起車禍,有時看見那血肉模糊的場面,我就嚇得心驚肉跳。我常常在想:人的生命太脆弱了,人活在世上沒有平安...
信神何罪之有?竟慘遭抓捕、搜家! 2016年12月至2017年元月份之間,江蘇省邳州市國保局和江蘇省邳州市官湖鎮派出所聯合抓捕全能神教會的多名基督徒,導致當地的基督徒無法正常聚會。 2016年12月23日早上9點多,家住江蘇省邳州市...
經受惡魔殘害更知神恩寶貴 我叫徐強,曾是一名工程承包商,每年領著許多人承包工程,收入還不錯。在同齡人眼中,我家庭美滿、工作順利、前途無量,應該是最幸福的人。然而,在享受物質生活的同時,我心中卻總有一種莫名的空虛感,尤其整天為了...
我被迫在地窖裡隱藏了五個月(二) 一個多月後的一天,我們正在炕上睡覺,我迷迷糊糊聽見景姊妹在哭。我趕緊坐起來,推著她的被子問:「姊妹,怎麼啦?怎麼啦?」姊妹邊哭邊說:「我想起我媽了,她快七十的人了,腿疼還得做六七個人的飯,父親又是腦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