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主真的回来了!

一天,妹妹打電話說她從北方回來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給我說,讓我馬上過去。我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麼事了,接完電話就去了妹妹家。一進門看到妹妹正在看書,我心裡才有點踏實了。妹妹看我來了,「忽」一下站起來,高興地說:「大姐!這次我到北方去得到一個好消息:主已經回來了!」

我聽後一愣:「東方閃電」一直在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了,難道妹妹接受「東方閃電」了?

還沒等我說話,妹妹又認真地說:「大姐呀!主道成肉身來到咱們中國了。」我一聽她越說越離譜了,急忙說:「你別聽人說啥就信啥,神能來中國嗎?那聖經上說的多明白:『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 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撒迦利亞14:4)神來了也得在以色列,不可能來在中國。虧你還是作工的人,這點都不知道。」

god

妹妹誠懇地說:「我以前的想法和你一樣,但是通過看全能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才知道主確實道成肉身來在中國了。你說的這處經文是預言,但預言不是憑私意解說的,而是通過神作工的事實來應驗讓人看見的。你看主耶穌來作工時,彼得、撒瑪利亞婦人和埃提阿伯的太監都沒有持守舊約中預言主來的經文,而是從主耶穌的說話、作工的事實中來認定主耶穌就是彌賽亞的到來,最終他們都跟上了神的腳蹤,得著了主的救恩。大姐,咱們得慎重對待主來的事,有敬畏神的心,千萬不能輕易下斷案啊!」

我瞟了妹妹一眼,隨手把聖經舉起來,說:「耶和華神可是在以色列頒布的律法,主耶穌也是在以色列釘的十字架,咱中國是個『無神論』政黨統治的國家,神會來在這樣的國家嗎?咱都信主這麼多年了,可不能聽人咋說就咋信呀!」

妹妹焦急地說:「姐呀,當初主耶穌作工時,法利賽人抵擋主時就說拿撒勒能出什麼好人呢?但事實上主耶穌就是在拿撒勒長大的,經上說:『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他的判斷何其難測!他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他的謀士呢?」』(羅馬書11:33-34)咱們人怎麼能測透神的智慧呢?咱可不能憑自己的頭腦分析神的作工。咱們天天盼主來,如今主真的回來了,如果不尋求不考察,錯過神作工的機會,你會悔斷肝腸的!」

我看著妹妹認真的樣子,心想:妹妹真心信主而且是有思想有主見的人,如果東方閃電不是真道,她是不會接受的。她能接受東方閃電,難道主真的回來在中國作工了?但轉念一想:主不可能在中國作工,太不可思議了。於是,我態度堅定地說:「聖經是千層餅,解法都不一樣。聖經預言神末世確實是要降在以色列的,況且中國人大多數都拜佛,國家政府又一直迫害宗教信仰,神是不會來在中國作工的。」

妹妹急切地說:「姐呀,我也說不明白,等我找姊妹來給你交通交通吧!」

我手一擺,說:「你可別找了,我走了。」

我回到家後,呆呆地坐在沙發上,回想妹妹說的那些話,我心裡就翻江倒海怎麼也平靜不下來,什麼活也幹不下去,我一直以來都在等待著主耶穌腳踏橄欖山的那一天,怎麼現在突然說主來在中國了?這怎麼可能呢?我不住地翻《聖經》,也沒找出預言主在中國作工的章節。「當初人們都說拿撒勒能出什麼好人呢?但事實上耶穌就在拿撒勒長大的……」妹妹的話時不時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中,覺得她說的話也是事實。我一會翻翻聖經,一會想想妹妹說的話,思來想去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有在心裡呼求主:「主啊,我該怎麼辦呢?主啊,你到底降臨在哪裡呀?」

沒過幾天,妹妹就來找我了。她一進屋就笑著說:「大姐,全能神教會的兩個姊妹來我家扶持我,她們信全能神時間長,比我懂得多,你有什麼問題去跟她們交通交通吧。」

我想到自己信主這麼多年了,也一直盼望著主來,更想知道主到底來沒來,不如趁這個機會好好跟她們交通交通。於是,我跟著妹妹去了她家。一進屋,妹妹給我介紹了全能神教會的謝姊妹和郝姊妹。兩位姊妹很熱情地和我打招呼,說話挺親切,讓我有問題說出來,大家一起交通。我便問道「你們說耶穌已經回來在中國作工?你們有聖經根據嗎?」

郝姊妹笑著說:「姊妹,關於主末世來在中國,其實聖經也有預言。」

我一愣,說:「這怎麼可能?我把聖經翻了很多遍,也沒發現有一處聖經記載,那聖經根據在哪兒呢?

郝姊妹耐心地說:「姊妹,你先別著急,咱們看兩處經文,(瑪拉基書1:11)說『萬軍之耶和華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馬太福音24:27)『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從這兩處經文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神再次降臨的地點是在『東方』,是在『外邦』,咱們中國就是『東方』,神前兩步作工都在以色列,對於以色列國家來說,咱們就是『外邦』。所以,神末世降臨在中國作工正應驗了這些預言!」

聽了姊妹的交通,再琢磨琢磨這兩節經文的意思,覺得她們交通得也對。雖然我也看過這兩處聖經,但卻沒看出主再來是在「東方」、「中國」這個意思。

郝姊妹說:「咱們認為主來的時候是在猶太地的橄欖山上,其實現在以色列的橄欖山已經裂開了,那我們為什麼還沒看到人子降在橄欖山,而是讓人耳聞目睹的末世重歸的基督——全能神的作工呢?咱們來看看全能神的話是怎麼說的:『在全宇上下我在作著我的工作,在東方猶如霹靂的巨聲不斷發出,震動了各邦各派,是我的發聲將人都帶到了今天,我是讓人都因我的發聲而被征服,全都傾倒在此流中,都歸服在我的面前,因我早已將榮耀從全地之上收回,在東方重新發出。誰不盼望看見我的榮耀?誰不巴望我歸來?誰不渴慕我的再現?誰不思念我的可愛?誰能不就光而來?誰能不看見迦南的豐富?誰不盼望「救贖主」的重歸?誰不仰慕大有能力者?我的發聲要在全地傳揚,我要面對我的選民更多地發聲說話,猶如巨雷一樣震動山河,我是面對全宇說話,我也是面對人類說話。所以我口之言成了人的珍品,人都寶愛我的說話。閃電是從東方直照到西方,我的言語叫人難捨難離,也叫人難測,更叫人喜樂,猶如剛降生的嬰兒,人都歡喜快樂,慶賀我的來到,因著我的發聲,我要將人都帶到我的面前。從此我便正式進入人類之中,讓人都來朝拜我,因著我的榮耀的發出,也因著我口之言,讓人都來到我的面前,都看見閃電是從東方發出,而且我也降在了東方的「橄欖山」上,早已來在地上,不再是「猶太之子」,而是東方的閃電,因我早已復活,從人中間離開,又帶著榮耀顯在了人間,我是萬世以前人所敬拜的,也是萬世以前以色列人棄絕的「嬰兒」,更是當代的滿載榮耀的全能神!讓人都來在我的寶座前,看見我的榮顏,聽見我的發聲,觀看我的作為,這是我的全部心意,是我計劃的終極、高潮,也是我經營的宗旨,讓萬邦朝拜,萬口承認,萬人信賴,萬民都歸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我們都知道神第一次道成肉身帶來天國福音,這福音是從西方傳到東方;但是人未曾想到這次神再次重返肉身,來在東方(中國)早已開始了作了審判的工作,而這次神的作工是從東方到西方……」

聽到這兒,我打斷了姊妹的話,不解地問道「姊妹,舊約記載耶和華神是在以色列作工,而主耶穌作工也是在猶太,神前兩步作工都在以色列,那主再來肯定也在以色列嘍,你們怎麼說在中國呢?」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