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婚姻需要什麼:從改變自己開始

丈夫誤簽字後,我與他爭吵不斷

「事情過去這麼久了,明明人不是你撞的,警官叫你簽字你就簽字,難道你不知道這個社會黑暗嗎?就是警官恐嚇你,你也不能簽呀!你知道嗎?你簽字就代表承認人是你撞的,你就要承擔法律責任,就要背這個黑鍋。這麼大的事你也不給我說一聲,不知當時你是咋考慮的,你的腦子怎麼就不夠用呢?」我生氣地數落著丈夫。

「就你會考慮事,就你頭腦好使!事出了,聽不到你安慰的話,就知道指責埋怨!」丈夫坐在沙發上氣憤地說道,好像要把壓抑在心裡的委屈和怒氣一股腦地發洩給我。

剎時,我們之間的空氣好像一下子凝固了。

我心想:丈夫做事就是不經大腦考慮,把事辦砸了,還來埋怨我?想到這裡,我高傲地反駁道:「你經常開車,如果平時多了解點業務常識,今天事情也許就不是這個結果。現在字一簽就不好辦了,如果上訴,複雜不說,還不知要花多長時間、多少錢。你沒有那個頭腦,也沒有經驗,就不要自己買車,可你就是自不量力。」

我話音剛落,就聽到丈夫帶著怒氣說道:「你行!你行!我就是不如你!你總是瞧不起人,貶低人,對人沒有愛心。你讓我反省我做的事,你怎麼不反省下你自己?」

丈夫說完走回臥室,「砰」的一聲把門重重地關上了。

我坐在空蕩蕩的房間裡,瞅著那扇被丈夫關上的房門,心裡感到很委屈、失望:丈夫文化不如我高,表達能力沒我強,遇事不夠冷靜,又不會與人溝通解決問題,就像那次車過戶,丈夫說半天人家也不買賬,我幾句話就解決了。還有,丈夫年齡比我大,但抗壓能力比我差,臨到點失敗挫折就容易頹廢消極,不像我遇到啥失敗挫折都能總結經驗教訓,重新站立起來。這次明明是他的問題,還不讓人說,真是……

爭吵過後,我和丈夫的話變得越來越少,丈夫只要一在家,整天都是睡大覺,我知道丈夫用這種方式來與我冷戰。看到家裡沉悶的氣氛我心裡壓抑難受,也不想看到丈夫。下班了我就在外面溜達,直到快天黑了才不得不回家。

我和丈夫在同一個屋簷下,可就像兩個陌生人一樣,各做各的事,無話可說。我很傷感,在心裡想:我和丈夫的關係怎麼就越來越疏遠,照這樣下去,我們的婚姻還能走多遠呢?

神話語引領我認識狂妄本性,修復與丈夫的關係

就在我為自己緊張的夫妻關係一籌莫展時,2013年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就把自己與丈夫的冷漠關係向神禱告交託,祈求得到神的幫助。

一天,我聽到兩段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那個時候有的人覺得自己有點文化,就把自己看得很高;有的人覺得自己有點長相,就把自己看得很高;有的人覺得自己家庭出身挺好,挺富足,就把自己看得很高;還有的人有點什麼特別才幹、恩賜,有點特長,就瞧不起別人,把自己看得很高。不就是這些東西成了人狂妄的資本了嗎?」「狂妄自大的人他們所活出來的樣式到底是什麼樣式?是正常人的樣式,還是撒但的形象?可以說,他們根本就沒有人的樣式,活出來的全是撒但的形象。你看看狂妄自大的人所說的一切話,代表天使長,根本不代表人的良心理智。」

講道交通裡說到的這些表現我身上都有,我認為自己文化比丈夫高,表達能力、溝通能力比丈夫強;我認為自己歲數比丈夫小,但遇事能解決問題,經得起失敗挫折。我的種種「特長」,成了我在丈夫面前狂妄的資本,使我覺得自己樣樣都比丈夫強。當丈夫出錯後,我總是指責他,甚至諷刺他,沒有關心、包容、擔諒,更沒有耐心去幫助過他。我這些狂妄的表現給丈夫帶來了轄制,傷害了他的自尊心,絲毫不能給他帶來益處。同時,丈夫因感受不到夫妻之間的理解與關愛,他的心向我封閉了,我們成了熟悉的陌生人,雖在一個屋簷下,卻無話可說,雙方都痛苦,夫妻關係瀕臨破裂。這時,我認識到自己憑狂妄性情活著,活出的就是撒但的樣式,讓我失去正常人該有的理智、人性,人不喜歡,神更不喜悅。我又想到天使長就是因著狂妄自大,失去了理智,認為自己了不起,要與神平起平坐,最後被神打到半空,受到神的懲罰。我這麼狂妄,若不悔改,也是被神厭棄的對象啊!想到這裡,我很懊悔,從心裡恨惡自己的狂妄性情。於是我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神啊!以往我不認識自己的狂妄性情,總是高高在上,認為丈夫不行,我行,就很強勢地對待丈夫,認為自己那樣做是正當的,現在才認識到那樣做流露的是撒但狂妄性情,既傷害了丈夫,又破壞了夫妻關係。神啊,我不願再憑著狂妄性情活著了,願你幫助我!」

後來我看到一段神的話:「不要自以為是,要取別人長處彌補自己缺欠……他們的生活、舉動、言語是否值得你借鑑。看誰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神的話給我指出了變化狂妄性情的路途,就是要看別人的長處,不能光看別人的短處,要拿別人的長處彌補自己的短處。我想到丈夫很勤快,總是把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且每天晚上都把第二天要用的物件收拾好,而我收拾房間打掃衛生方面很懶惰,也不習慣把第二天出門要帶的東西提前準備好,常常會丟三落四;丈夫約人辦事很守時,甚至比預定的時間早到,從不會讓人等他,而我辦事好卡點,不到時間不出門,有時候就會誤事了。丈夫的這些長處都是我不具備的,我以後可不能光看他的缺點,得看他的優點,學習他的長處。這樣對我活出正常人性有益處,更能改善我和丈夫的關係。認識到這些後,想到自己給丈夫帶來的傷害,願意向丈夫承認自己的錯誤。

夫妻倆聊天

一天晚上吃過飯後,我就主動向丈夫道歉:「以前我那樣對待你是我太狂妄,老拿自己的長處比你的短處,讓你有壓力,對不起!」丈夫見我這樣說,也連忙說:「我也不對,我這個人做事是欠缺考慮,也不愛學習,所以好多事情都不懂。以後我也得改,會注重多學習……」互相敞開心後,丈夫和我說話也漸漸多了。我也有意識地放下自己,多關心丈夫。每次丈夫下班回來,我主動問他:「累不累?和同事相處得怎樣?遇事別發脾氣好好說!」丈夫見我少了要求和指責,多了關心和勸勉,臉上也有了笑容,人也變得自信了許多。

實行真理,我和丈夫有了幸福的婚姻

2014年6月,丈夫給別人打工跑了一年半的長途車後,就開始計劃自己買車當老闆。我想到買車,家裡沒有那麼多錢,面臨貸款,丈夫壓力會很大,他心理素質不行,遇事不會處理問題,想到上次車禍的事,我對他還是不放心,萬一再出個事咋辦?這時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又流露狂妄性情,又在抓住丈夫的短處不放了,趕緊在心裡默默地跟神禱告,願意背叛自己的狂妄性情,公平對待丈夫。這時我想到一段講道交通:「用發展的眼光看問題;不能抓住人的缺點一碗水看到底,說人家這輩子完了,他就是這樣的人了。那你這不是論斷人嘛,你這不是定規人嘛!神拯救人神沒這樣說,說看人類敗壞到這程度了還救啥呀,人類這就完了,神都沒這麼看……」是啊,我們對待人應該要公平,要用發展的眼光看人,不能一碗水就把一個人看到底。我這麼狂妄自大,神都沒有說我太敗壞,變不了,而放棄我,神還在拯救我。而我因著丈夫以往「沒有頭腦」的一些表現而耿耿於懷,覺得丈夫這輩子注定沒有什麼出息。看到自己確實太狂妄自是了,不放下自己,永遠不會公平對待人,與人有正常的人際關係,認識到這些後,我厭憎自己,不願再憑狂妄本性活著,決定和丈夫好好談談。

「你想清楚了嗎?我們現在手頭上沒多少錢,需要貸款買車,每月得還不少錢,你看這行情能還上嗎?不能給自己太大壓力。」我帶著商量的口氣問丈夫。

「我給人家開車時每趟我都算過,我心裡有數,怎樣開能省油,拉什麼貨價格合適還不傷車,我平時都留心著呢!」丈夫滿有經驗地說。

「那你既然心裡有數,我也支持,貸款的事我來解決。」我安慰丈夫道。

丈夫見我支持他,更有信心了。

之後每次他在外面出車我幾乎都會打電話給他……

「你在外面開車要小心,累了就休息,按時吃飯!健康安全最重要!不要老想著攢錢還貸……」我在電話裡切切地叮囑道。

「我知道,想到你和孩子在家,我開車就很小心。你們在家生活上也弄好點。我一趟下來能比別人省不少路費和油錢,而且現在客戶多,生意也逐漸好了。」丈夫在電話那端高興地說。聽著丈夫的關心之語,我的心裡不由得溢滿著幸福。

一點感慨

回想以往我狂妄自是瞧不起丈夫,對丈夫總是冷言冷語,處處看丈夫不順眼,遇事好打擊、抱怨丈夫,對丈夫造成了傷害,自己也活在痛苦中,導致兩個人關係破裂,婚姻遭遇危機。現在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學會了放下自己,去理解丈夫,幫助他、支持他、關心他。我變了,丈夫也變了。

經歷過來我深深地體會到,只有神的話能變化人,解決我身上的狂妄性情,化解我與丈夫之間的矛盾和隔閡。當我放下狂妄性情與丈夫相處時,我們不再是熟悉的陌生人,而是最熟悉且彼此了解的人,家也變得溫暖有愛,這都是神話語達到的果效,我願意以後多讀神的話,追求真理。漸漸地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活得越來越有人樣,和丈夫的關係越來越和睦。正如神的話說:「真理跟正常人性的生命有關係,他能矯正你各方面的壞毛病、壞習慣、壞思想、消極思想,能改變你的撒但性情,改變你各種屬撒但的東西,然後作你的生命,讓你變得思想正常,心地正常,變得有人性,有理性,讓你各方面都正常。有真理作你的生命,你的活出、人性各方面的流露就都正常了。」

筆者:中國  開心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