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解惑:我們會「霎時改變」被提進天國嗎

一天,文芳從外地回老家辦事,剛好在路上碰到了主內的姊妹春梅、小玉,三人隨後到文芳家高興地聊起來,當聊到自各最近的光景時,春梅一臉愁苦的樣子。

文芳關切地問道:「春梅,你怎麼了,看起來心事重重的?」春梅嘆了一口氣說道:「誒,最近我就琢磨我這都信主幾十年了,但還實行不出主的話,別人觸及到我的利益時,我就對人記恨;家人做事不合我意時,我就想發火,也實行不出包容忍耐……每天都活在犯罪認罪的情形中。每當看到主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彼得前書1:16)我心裡就沒底,主告訴我們,不達到聖潔,根本就不能進天國。我就想自己還活在罪中,沒有達到潔淨,到主來的時候,自己不得被主撇棄嗎?」

小玉看了看春梅,安慰道:「梅姐,這個咱不用發愁,經上不是說『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因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這必朽壞的總要變成(變成,原文作穿。下同)不朽壞的,這必死的總要變成不死的』(哥林多前書15:52-53),這話就是說主來的時候,眨眼之間就能潔淨我們,那樣咱就可以進天國了。」

「可聖經希伯來書10章26-27節說:『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這裡明確地說,我們若活在罪中,沒有真實的悔改,贖罪的祭就沒了。我感覺進天國的事,不像你說的那麼簡單。文芳,你是怎麼看的?」

「其實我之前也是認為主再來會霎時將我們改變,提接我們進天國,但後來藉著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才對這節經文有了新的認識。」文芳回應道。
春梅驚訝地說:「新的認識?那你快給我們說說。」

「這個『一霎時』和『眨眼之間』其實只是形容時間的短暫或時間過得很快,就像咱們常說的『一眨眼,這孩子就長大了』,並不是真的指眼睛眨一下那一兩秒鐘的功夫。試想,神要是按我們想像的用一種超然的方式,在一兩秒鐘都不到的功夫就把我們潔淨了,那撒但也不會服氣呀!」文芳微笑著望著兩個姊妹說道。

春梅認同地說:「你說的有道理,要是神一眨眼的功夫就把我們潔淨,提接我們進天國了。那些常常犯罪抵擋主以及那些糊塗信的人,都能被提進天國,啟示錄預言的『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啟示錄22:12)就落空了,這又怎麼能體現神的公義呢?」

信仰解惑

文芳點點頭:「沒錯。神作事有神的原則,神既是全能的,也是實際的。就好比撒但引誘亞當、夏娃偷吃善惡樹的果子後,人類開始墮落,活在罪中,在律法時期,初生的人類不懂得如何生活,不懂得起碼的道德規範,神是不是也有能力就用一句話讓人類變得有分辨?然而神沒有這樣做,而是使用摩西頒布律法,教導、帶領初生的人類,使他們知道什麼是罪,如何敬拜神;律法時代後期,人都活在罪惡當中,神是不是也有能力顯一個神蹟就把人類救回來呢?神依然沒有這樣作,相反的是主耶穌親自道成肉身來到地上,為我們釘十字架救贖了我們。從中我們看到,神作工不是像我們想像的那麼超然,神是根據神的經營計劃、人類的需要,實實際際地、按步驟地作工拯救人類。所以咱們得認識神的實際,不能用自己的想像觀念來衡量神的作工。另外,你們說咱們持守的哥林多前書15章52-53節經文是誰說的呢?」

「這是保羅說的呀。」小玉連忙回答。

文芳說:「對了,這話是保羅說的,保羅說的這話有神的話為證嗎?符合主的心意嗎?我們信神的人凡事都要根據神的話看事,關於進天國的大事,我們更要根據神的話為標準。而保羅只是一個人,他發表的不是真理,也許有的話有聖靈開啟光照,但也難以避免有的話有人意的摻雜與觀念想像,所以我們不能把人的話當成了信神依據,坐等著主回來霎時將我們改變,提接我們進天國。關於什麼樣的人能進天國,主耶穌明明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馬太福音7:21)『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彼得前書1:16)主清楚地告訴了我們,只有遵行天父旨意、罪得著潔淨的人才能進天國,但我們現在常常活在罪中,還能身不由己地說謊、搞欺騙;對人沒有包容,心裡還能恨人;遇到不如意的事還能埋怨主、論斷主,按我們現在的活出來看,我們根本就不是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我們這樣的人,主來時,真能霎時改變形象被提進天國嗎?要說遵行神旨意的人霎時改變形象被提進天國這還有可能。」

小玉聽了有點蒙羞,不好意思地說:「這麼交通有亮光,我們信主凡事應該根據主的話。這些年,我們一直根據保羅的話等候主來被提,犯罪也不覺得害怕,認為主來霎時將我們改變形象成為聖潔,結果越來越放蕩,我們這樣的光景,還盼望主來霎時改變形象被提進天國,這的確不現實啊。」

文芳認真地說:「是啊,我們人都體貼肉體,總想不付代價就得到主的祝福,就像有句話說的『坐著花轎進天國』一樣,但是這根本就不符合主的話,主耶穌說:『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努力的人就得著了。』(馬太福音11:12)」

春梅認真地說:「是啊,我想得太天真了,主為了拯救我們都受了那麼多的苦,可我們為了進天國卻不想受一點苦,還總是幻想著主再來的時候能霎時改變我們的形象,讓我們罪得潔淨,被提進天國。我們這不是豬八戒娶媳婦——盡想美事嗎?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就像咱這衣服髒了要洗乾淨,還需要實際地用手去搓、去揉呢,那咱們身上的罪不更得有一個實際變化的過程嗎?怎麼能說一句話就改變了呢?」

「對啊!是這麼回事,看來我們之前的領受真的偏了!既然主不會在一剎那改變我們的形象,提接我們進天國,那主又會以怎樣的方式來拯救我們,接我們進天國呢?」小玉著急地說道。

「是啊!你快給我們說說。」春梅附和道。

文芳接著說:「關於主會以怎樣的方式來潔淨、拯救我們,接我們進天國,其實主早就告訴我們了。聖經上說:『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約翰福音16:12-13)『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約翰福音12:47-48)『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得前書4:17)從預言中我們就可明白,末後主再來時還要發表話語,作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徹底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敗壞性情,使我們得著潔淨,最終把我們帶到美好的歸宿中。」

春梅說:「這麼交通合乎聖經,有亮光啊,文芳,這兩年不見,你明白的挺多啊。」

文芳高興地說:「其實不是我明白的多,是因為主早已經回來了,發表了很多真理,作了審判潔淨人的工作,而且把聖經中的一切奧祕都揭示出來了。不瞞你們說,我接受神的末世審判工作有一年多了。」

「關於主再來時是怎麼作審判的工作潔淨我們的,我再給你們讀兩段神末世發表的話,你們就更加明白了!」

文芳打開平板讀道:「你們應該看見神的心意,看見神的作工並不是像創造天地萬物一樣簡單。因為今天作的是變化已被敗壞的人,是麻木不堪的人,是潔淨造成之後又經撒但加工的人,並不是造亞當或夏娃,更不是造光或造各種植物、動物,他是將撒但敗壞的東西潔淨之後再重新得著,變成屬他之物,而且成為他的榮耀,並不像人想像的造天地萬物一樣的簡單,也不像人想像的咒詛撒但下無底深坑的工作,而是變化人的工作,將反面的、不屬他的東西變成正面的、屬他的東西。這是神這次工作的內幕,你們都當明白,不要看事太簡單了,神的工作不同於一般的工作,不是人的頭腦能達到的奇妙,也不是人頭腦能達到的智慧。神此次作工並不是造萬物,但也不是毀萬物,而是變化他造的萬物,潔淨已被撒但玷污的萬物。所以說,神要大動工程,這是神工作的全部意義。從這些說話中你看到神的工作是那麼簡單嗎?」(摘自《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並交通說:「從神的話中我們可以看到,神末世作審判潔淨變化人的工作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因為我們末世的人類被撒但敗壞了幾千年,狂妄自大、自私卑鄙、彎曲詭詐、邪惡貪婪等各種撒但性情在我們身上根深蒂固。雖然兩千年前主耶穌讓拉撒路從死裡復活一句話就成了,但神要把被撒但敗壞至深已成為抵擋神、與神敵對的人類,潔淨、變化成為認識神、順服神、敬拜神的人類,這個工作難度比神創造天地萬物的工作艱難得多。神創造天地萬物那是從無到有,神一句話就成了,但是潔淨變化敗壞至深的人類,就必須得神道成肉身發表許多真理來審判人、潔淨人。藉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們就能認識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就開始恨惡自己,背叛撒但敗壞性情,同時也能認識神的公義性情,對神產生敬畏之心,實行真理滿足神。我們經歷神的審判刑罰,達到脫去敗壞得著潔淨,這就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這也是神與撒但爭戰的過程。所以,神就按照神原有的計劃道成肉身發表真理先將人征服,然後再用真理潔淨人、成全人,當我們明白真理,對神有認識時,我們就看透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就開始恨惡撒但、棄絕撒但、咒詛撒但,最後徹底背叛撒但,完全歸向神。這也是神與撒但爭戰的過程。神只有這樣作工才能真正打敗撒但、羞辱撒但,這也正是神作末世審判工作的內幕。

我們會「霎時改變」被提進天國嗎

我也談一點自己經歷神話語審判刑罰的經歷吧。以往我常因家人做事不合我意而發火,儘管我想實行包容忍耐,但怎麼也克制不住,就是偶爾控制住了外表沒發火,但心裡早就冒火了。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人的發火與宣洩都是為了維護罪惡的存在,它是人不滿情緒的表達方式,這裡充滿摻雜,充滿了陰謀與詭計,也充滿人的敗壞與邪惡,更充滿了人的野心與慾望。……一個人無論在人前或人後發怒,都有不同的存心與目的,有可能是樹立自己的威信,有可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為了維持自己的形象與面子。有的人發火有點尺度,有的人是亂發火沒有尺度,想發就發特別任性,不受一點約束。總之,人發的火都來自於人的敗壞性情,不管為了什麼目的,都是屬血氣、屬天然的……』(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藉著揣摩神的話我才發現,原來發火背後是由敗壞性情支配的,當別人不聽我的,或者觸及到自己利益、地位時,就會流露血氣。我反省自己每次發火的時候,有時是因為我覺得我的觀點對就狂妄持守自己,別人不聽我的建議時,就想發火;有時是因家人做事讓我丟了面子,因為維護臉面地位而發火……藉著揣摩我認識到了發火背後的敗壞性情。之後,我再臨到這類事情的時候,就去找解決這方面敗壞性情的神話語來讀,慢慢地我就不像之前那樣持守自己了,能夠先禱告尋求神的心意,也能聽取一點家人的建議了,當我常常這樣實行後,不僅發火越來越少,家裡也比之前和睦多了。藉著這個小小的經歷,我真實地體會到,要想解決敗壞性情,就需要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沒有神發表的話語,像之前那樣守著外表的包容忍耐,不但不能變化反而還覺得很累。」

春梅激動地說:「芳姐,這些話和你交通的經歷太好了,聽你這樣說我感覺我們脫罪有路了!之前我們天天活在犯罪認罪的情形中,原來是因為撒但敗壞性情導致的,只有藉著接受神的審判刑罰,認識自己犯罪的根源,才能擺脫罪的捆綁啊!」

「是啊!感謝主!真想不到,今天竟有這樣寶貴的收穫!以往我持守著保羅說的話,就等著主來霎時改變我們的形象,好提接我們進天國,看來這都是我們的觀念想像。今天我是聽明白了,要想得到潔淨變化必須得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才能有機會得潔淨進天國啊!」小玉激動地說。

「嗯,是的!文芳,看來你讀神末世發表的話語明白了很多啊,我也得考察神的末世作工,你再給我們交通交通吧!」春梅急切地說道!小玉也急切地附和著。

「好啊!感謝神!」文芳高興地說。

筆者:中國  塵塵

為您推薦:福音電影《霎時的改變》精彩片段:被提進天國的唯一途徑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