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裡的一刻鐘

依凡如約來到公園,她低頭看了看手上的錶,離約定的時間還差一刻鐘,她朝四周望了望,還沒有見到姊妹的身影,於是就坐在小樹林邊的長椅上,一邊等待著姊妹一邊觀賞著公園的美景。這時依凡的目光鎖定在了不遠處的草坪上,一個不滿一週歲的孩子正在蹣跚著學走路,爸爸媽媽站在孩子的對面,彎著腰,拍著手,微笑地鼓勵孩子說:「寶貝,加油!」孩子搖晃著身子張著兩隻小手,向媽媽一步步走去,一時腳下不穩,摔倒了,哇哇大哭起來,媽媽快速地跑過去心疼地把孩子抱在懷裡喃喃地安撫道:「乖寶寶,不哭,不哭……」爸爸在旁邊溫柔地拍著孩子:「寶寶,要堅強……」依凡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曾經那個溫馨的家……

2012年,依凡的兒子大學畢業後,找到了一份如意的工作,兒子十幾年的寒窗苦讀終於如願以償,親戚朋友們都向依凡投來了羨慕的目光,依凡心裡特別高興。想著自從信全能神以來,父母身體健康,夫妻恩愛,尤其心愛的兒子學業有成,依凡心裡深知這一切都是神賜給的。但在2012年12月,依凡在外傳福音被惡人舉報,警察實施抓捕,但因沒有任何證據,當天晚上依凡被釋放了出來。不久,中共再次對全能神教會的信徒實施全國性大規模的抓捕、迫害,依凡也難逃此劫。當地公安局對依凡家多次進行搜捕、監控,依凡被迫離開家,從此過上了東躲西藏、顛沛流離的生活。

因抓不到依凡,公安局的警察不死心,就利用手中的權力脅迫她遠在千里之外的兒子回家,並命令其必須在七天之內勸依凡簽「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不然就將其開除公職。在中共的威逼脅迫下,兒子發瘋似的四處尋找依凡,最後他以下跪的方式,從姥姥那裡要來了依凡的電話號碼。當依凡接起電話時,那頭響起了熟悉的喊聲:「媽媽,是我啊!」聽到兒子的聲音,依凡詫異地問:「你怎麼回來了?」因兒子在外地上班每年都到春節才回來,如今提前回來讓她感到很驚訝。依凡在高興之餘更多的是擔心,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她正琢磨著,只聽兒子說:「媽,您回家吧,公安局都找到我們單位領導那兒去了!他們非讓我回來勸您別信了,並讓您簽三書,如果不簽,他們就把我開除公職!他們還跟我舅舅、舅媽打電話了,這兩天他們也要回來勸您,要是您不簽字,他們也會被學校開除,就當不成老師了。」開除公職?依凡不禁一怔,心想:這不就意味著兒子、弟弟、弟媳都將要失去工作嗎?中共不僅威脅兒子,怎麼還牽連到弟弟夫妻倆了?可恨的中共這是要株連九族呀!不容依凡多想,兒子哀求道:「媽,您回來吧,不就是簽個字嘛,咱明著簽,暗地裡在家偷著信,他們又不知道,這樣還不行嗎?」

兒子的哀求撕扯著依凡的心,她心裡非常糾結,痛苦萬分:兒子大學畢業後找到現在這份讓人羨慕的工作,花費了她所有的心血,得到這樣的工作是兒子的夢想,也是依凡的盼望,如果不簽字的話,兒子的工作不就丟了嗎?那兒子還不得恨依凡一輩子啊!而且弟弟一家人的日子又該怎麼過呀?中共邪黨這麼惡毒,它會放過兒子、弟弟、弟媳嗎?他們怎麼能經受住中共的恐嚇威逼呢!但如果簽了「三書」,不就等於背叛神了嗎?依凡信神以來享受了神話語豐富的供應與澆灌,她豈能沒良心,為了眼前的肉體利益而背叛神做猶大呢?這可是千古之罪啊!依凡左右徘徊,心裡不住地呼求神,此時一段神的話清晰地浮現在她的腦海:「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神的話及時的開啟,使依凡知道了今天臨到的這一切,從外表看是中共利用兒子來勸說依凡簽字,但在靈界是一場激烈的爭戰,是中共為了逼迫信神之人背叛神所施行的詭計。中共想方設法逼迫人遠離神、背叛神,甚至拿兒子的工作來威脅依凡,但依凡深知每個人的命運是由神主宰的,兒子的一生以及兒子的工作都在神的手中,不是這個邪惡政黨說了算的。此時,依凡心裡清楚這是一場靈界的爭戰臨到了她,神與撒但都在看著依凡如何選擇。想到這兒,依凡有了信心,軟弱的心也變得剛強起來,她要堅決站住見證,決不回家簽「三書」,不讓撒但的詭計得逞!依凡含著淚水,堅定地對兒子說:「兒子,你的命運不在中共政黨的手中,而是在神的命定中,能不能回去上班,都是神說了算,我不能回去簽字背叛神。」兒子帶著怨恨的口氣對依凡說:「媽,難道您忘了嗎,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是我付出了多大的代價才換來的?您怎麼能為了自己的信仰而不顧及我的前途呢?我求您了,媽,別信了!……」

依凡聽了兒子的話,拿著電話的手在微微顫抖,心像刀剜似的疼。此時,她辛辛苦苦培養兒子上大學的一幕幕在腦海閃現:深夜,依凡在車間廠房裡忙碌,疲憊不堪的她只是敲打幾下腰,又繼續工作;寒冷的冬夜,鵝毛大雪紛紛揚揚地下著,依凡抱著兒子的棉襖站在學校門口,不時地跺跺腳、搓搓手,等待下課鈴聲的響起;寂靜的夏夜,悶熱的房間裡兒子在專注地看書,依凡放輕腳步,小心地端著一碗綠豆湯放在書桌上,生怕打擾了兒子……幾年艱辛的學業歷程,加上兒子的努力,他終於不負所望考上了理想的大學,找到了現在的工作,難道這十幾年的心血代價就因著中共的逼迫付諸東流、一無所有了嗎?依凡真的難以接受,心中極度痛苦,面對兒子的哀求她的心都碎了,她真的不想傷害到兒子,不想讓孩子也承受這樣的痛苦。但依凡知道自己是受造之物,信神天經地義,臨到這樣的環境是神要她的見證。此時的她有些軟弱,便不住地呼求神,這時一首神話語詩歌在她的耳畔響起:「應該為真理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忍受屈辱,為了得著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當為真理捨一切》)依凡明白信神敬拜神天經地義,這是最正義的事業,是人該追求的人生光明正道。在神話語的引導下,依凡信心更加堅定,有了受苦的心志,也激起了她對中共邪黨的仇恨,立志誓死與它不共戴天,正如經歷詩歌中唱道:「可恨的大紅龍我已鐵了心,不管以後結局是什麼,只要神的旨意通行,就是下到無底深坑,心甘情願為神效力……」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相信神是公義》)這句話為依凡背叛大紅龍,為神站住見證增添了力量。這時,依凡穩住了顫抖的手,挺直了身軀,義正辭嚴地說:「讓我不信神,這不可能!」本想再囑咐兒子幾句,但電話裡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音,她欲言又止,因她知道電話已經被中共監控,不能再跟兒子通話了,否則隨時都有被抓的危險。依凡狠了狠心掛掉電話,又拆下了電池,此時的她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痛苦,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又一次落了下來……

接下來的二十多天裡,依凡的心被與兒子、弟弟之間的情感牽扯著。想當初,為了供弟弟上大學,依凡放棄了上學的機會,小小年齡就開始上班貼補家用,弟弟好不容易當上了中學老師,若失去了這份工作,他們能承受得了嗎?若年邁的父母知道後,不更擔心嗎?想到這兒,她痛苦萬分。中共不是說宗教信仰自由嗎?她犯了哪條法律,中共竟對她窮追不捨,還牽連她的家人呢?依凡想到神曾說過:「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溫暖在哪裡?人間的歡迎在哪裡?為何讓神苦苦巴望?為何讓神聲聲呼喊?為何逼得神為愛子擔憂?黑暗的社會,狼狽的看家狗為何不讓神隨便出入他造的人間?活在苦難之中的人為何不明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通過神的話依凡明白了,中共邪黨陰險惡毒,就是魔鬼撒但的化身。它表面上仁義道德,宣稱「宗教信仰自由」,但暗地裡對信神之人長期監控、祕密關押、非法勞教,恨不得把全能神教會一網打盡,在中國建立無神區。依凡明白她受的這些痛苦都是中共的逼迫帶來的,中共不允許人信神走正道,不允許人敬拜創造萬物的獨一真神,它們手段卑鄙邪惡,利用依凡無知的兒子引誘她簽「三書」背叛神,還利用弟弟、弟媳的工作威脅她,讓她棄絕神,這都是中共惡魔的詭計,但它的詭計再多,也只不過是為神的工作效力的。依凡又想到神的話說:「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在神話語的激勵下,依凡軟弱的心變得剛強起來,她願意受盡最後的苦來滿足神,不管以後的道路多崎嶇,不管兒子、弟弟、弟媳的工作怎樣,她都要堅定不移地走下去,任何人都攔阻不了依凡跟隨神到底的決心。

二十天後,依凡從母親那裡得知兒子、弟弟、弟媳並沒有被開除公職,依凡的心異常平靜,更看透了中共為了逼迫她簽「三書」背叛神的險惡用心與卑鄙伎倆。依凡心中倍得安慰,多虧神保守她站住了見證,識破了撒但的詭計,這次的經歷使她對神有了真實的認識,想到神的話說:「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麼說就怎麼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一篇說話》)依凡真真實實地經歷到了神主宰一切,撒但勢力再猖狂,中共再卑鄙邪惡,外表再強硬,也逃不過神的主宰,一切都由神說了算。信神敬拜神才是依凡該走的人生正道,是有意義的人生。此時,依凡從心裡發出對神的感謝與讚美。

「走了,寶寶,我們回家了……」孩子媽媽的聲音把依凡從回憶中拉了回來,望著一家人遠去的背影,依凡不再羨慕,雖然依凡失去了溫馨的家,但她明白全能神教會才是她永遠的家。此時,依凡望向遠方,看到姊妹正向她走來。依凡知道她肩負著神的託付:把那些還受中共政黨控制、迷惑的人帶到神的面前,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愛!依凡站起身來,信心滿滿地向姊妹走去……

卞畫

相關推薦:神給了我一個真正的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