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撒哈拉」

從十七歲開始,我就感到心裡特別地空虛,幾年裡一直對什麼事都不感興趣,看到別人有了份好工作感到高興時,我絲毫不羨慕;哪個同學找了個好對象我也不嫉妒;甚至有一天天上出現「哈雷」彗星,人們都為天上出現五個太陽而感到稀奇時,我也無動於衷……

我感覺自己不對勁了,於是我就努力地寫作,以為文章發表了自己就有了生活的動力,但當一篇篇文章發表在報刊、雜誌上的時候,那油墨的香味帶給我的僅是轉瞬的慰藉和喜樂,過後我依然感到空虛;我又想到是自己不善言談造成的,就主動和一些文學愛好者交友,可當我擁有一大群摯友時,也仍然未改變自己內心的空虛和孤獨。 我感覺自己的心在漂泊,心靈深處一直想得到什麼,但我始終不知自己到底要得什麼。我常常在秋日的黃昏走在落滿枯葉的馬路上,認真地思考著以後的路該怎麼走,然而卻茫無頭緒,聽著自己腳踩著落葉發出的「唏唏嗦嗦」的聲音,只好在心裡無數遍地唱著「長城外,古道邊,衰草盡連天……」眼前的馬路一直在延伸,延伸,不知道要延伸到哪裡,看不到盡頭,也沒有方向,就如我的人生之路一樣……

最後,我想也許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心裡有了依靠,可能「空虛」的問題就解決了吧?
desert

後來我走進了婚姻的殿堂,卻發現自己真正走進了人生的「荒漠」。昔日的空虛還沒有擺脫,而丈夫的抑鬱症漸漸加重,那時,每天上班掙錢養家糊口,回家後再照顧丈夫和小孩,已經感到十二分的辛苦了,而丈夫和婆婆三天兩頭吵架,我勸架時丈夫甚至連我一起罵,鬧得家裡整天不得安寧。這樣的生活對我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那時候我真是活得心力交瘁,感到生活沒有一點出路。

某一日,看到臺灣女作家三毛和丈夫徒步走撒哈拉沙漠的事蹟,我很不理解,像非洲這樣的大漠應該是我這樣苟活的人去隱居的,虛度殘生後再鑽到沙子裡把自己埋起來拉倒。像三毛這樣能為社會做貢獻的知名作家,為何也喜歡在沙漠裡生活?讀了她的作品後我理解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形形色色的事,形形色色的人,有的人追求物質的享受,喜歡奢華宴樂;有的人呢,心靈得到滿足就感到是最大的幸福,三毛追求的也可能是精神層面的東西。 從此,我的心也隨著三毛走進了撒哈拉沙漠,我喜歡三毛那種簡單的生活,遠離都市紛紛擾擾的喧鬧,就遠離了充滿權錢交易的腐臭味道,心裡便多一份寧靜與淡泊;沒有家庭那些瑣碎而雜亂的事情,便少了幾分煩惱與痛苦。每日置身於茫茫的沙漠,用心去親近大自然,用心去聆聽「天籟之音」,真好!撒哈拉沙漠是三毛理想的「世外桃源」,也成了我的願望,我想有朝一日去撒哈拉沙漠,再有一個人陪著走就夠了。

可是又有一天,看到報紙上刊登了某著名作家的悼文《哭三毛》的時候,我心裡感到很震驚,三毛突然在自己的居所用長絲襪上吊自殺了!我一直想搞清楚,這位女作家徒步走著撒哈拉沙漠,抒寫著撒哈拉沙漠,留給讀者一份「浪漫」,而她為什麼走上絕路呢?難道她也感到人生空虛到只有去「自殺」嗎?!當讀完悼文那一刻,我的心也隨著三毛永遠地離開撒哈拉沙漠了,也永遠地失去了「精神寄託」,從此我仍然在自己那片「荒漠」裡艱難地跋涉,這顆心快要被空虛和痛苦徹底掩埋了。我感到這世界真的好複雜,好神祕,神祕得似乎永遠都無法解讀!

直到後來我信了全能神後,才在神的話中找到了問題的根源。全能神說:「人畢竟是人,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人類只有得到了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與神的拯救,人類的需求、人類的探索慾望與人類的心靈空虛才能得到解決。如果一個國家或民族的人類不能得到神的拯救或神的看顧,那麼這個國家與民族將會走向沒落、走向黑暗……

很少有人主動尋找神今天在哪裡作工,神怎樣主宰安排人類的歸宿。這樣,不知不覺中人類的文明越來越不能如人願,甚至有好多人覺得在這樣一個世界中活著反倒不如那些死去的人快樂,就連以往很文明的國家中的人也會這樣抱怨。因為沒有神的帶領,哪怕統治者或社會學家都絞盡腦汁來維持人類的文明也是無濟於事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填補人類心中的空虛,因為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作人的生命,任何的社會論調都不能使人擺脫空虛的困擾。……因為人是神造的,人類無謂的犧牲與探索只能越來越多地帶給人苦惱,使人惶恐不得終日,不知怎樣面對人類的未來,不知怎樣面對以後的道路,甚至人類恐懼科學、恐懼知識,更恐懼虛空的感覺。在這個世界中,無論你是在自由的國家還是在沒有人權的國家,你絲毫不能擺脫人類的命運;無論你是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你絲毫不能擺脫探索人類命運、奧祕與歸宿的慾望,更不能擺脫莫名奇妙的虛空感覺。這些人類共同的現象被社會學家稱作為社會現象,但又沒有一個偉人能出來解決這樣的問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當看到這些話的時候我才真正明白,神造了人類,將生命之氣賜給人類,人的命運,人的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神在人心裡的地位是任何人和任何物質的東西無法代替的。離開了神人就活在黑暗之中,更活在空虛之中,因為人需要神話語的供應和帶領。我感到神的話說得太真實、太實在了,回想自己十多年來一直被空虛所困擾,那種滋味甚至比得病更痛苦,雖然自己也做了各種努力,但一直無法擺脫。 信了全能神後, 每天禱告與神親近,享受著神的話語的供應,感到心裡是那樣的踏實、亮堂,那種空虛的感覺蕩然無存,曾經漂泊的心也找到了停泊的港灣,有了一種回到家的感覺。

現在回想起來,即使那段時間感到特別的空虛,神保守、帶領我走過了那最黑暗的一段光陰,走過了人生的荒漠。我深深地感受到,人只有依靠神才能擺脫一切的困擾和難處,憑自己的能力只能失敗。想想三毛能留下自己的足跡,抒發自己的情懷,給讀者帶來一點慰藉和愉悅,卻不能詮釋自己的人生,改變自己的人生;雖然她熱愛撒哈拉沙漠的生活,但她所喜愛的沙漠卻沒有挽留住她年輕的生命;丈夫荷西陪她一起走過「撒哈拉」之旅,卻沒能陪她到白頭偕老。無數的事實讓我們體會到,人可以勾畫自己人生的藍圖,卻無法掌握自己人生發展的方向;人有思想可以去計劃,但沒有一個人最後能按著自己的計劃畫上人生的句點,這一切都在乎造物主的命定,任何人都無法超越造物主的權柄。

軼 茗

讀後感:人生真的很感慨,以為在一個沙漠裡會找到綠洲,殊不知卻走進另一個沙漠……但人生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看到最後神的拯救之手向我們伸出,來救了我們這悲慘的人類,神的愛你感覺到嗎?分享人生的:轉變

延伸閱讀

我找到了真正的幸福 作為一名90後的女孩,我常常因著能生在這樣的年代而感到幸福。因著自己年紀小,周圍的人對我都是照顧有加;親人對我也是處處包容、忍讓。因著我是家裡年齡最小的,姐姐們都是處處讓著我,無論是吃的還是穿的,她們...
感悟命運 我是一個心高氣傲的女人,三十歲那年,丈夫出軌,拋下了我和女兒,我在眾人的惋惜聲中帶著女兒忍辱離開。來到一個新的城市後,我決意要做一個堅強、獨立的女人,並為自己立下奮鬥目標:一定要培養女兒上大學,在城裡...
告別自卑,找回自信 小時候,我就因著自己皮膚黑而感到特別自卑,覺得和其他人不一樣。長大後,總聽到別人說:「一白遮百丑」,我更是對我的黑皮膚不滿意,常常會發怨言,為什麼我的皮膚不白點?這樣我就可以更漂亮點!為此我愈來愈自卑...
好成績等於好命運嗎? 朋友打電話給我,說孩子沒有考上重點高中,她很是苦悶。在她看來上了重點高中,就能上重點大學,上了重點大學,畢業後就能有一份收入穩定的工作,有了一份好工作,今後的人生就有了保障。 其實多數父母都有這樣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