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吵平息了……

我今年12歲了,自我記事起,爸爸媽媽就常年在外打工,我是在爺爺奶奶的懷中長大的,他們特別寵愛我。小時候爺爺走到哪兒就把我背到哪兒,我要吃啥、穿啥,他都給我買,從來不讓我受一點委屈。記得有一次,我想吃巧克力,奶奶覺得價格太貴,就說:「太貴了,咱吃點別的吧。」我聽奶奶嫌貴不讓我吃,就委屈地哭,爺爺看我哭了就趕緊哄我說:「不哭了,給娃買。」奶奶也連忙說:「乖!別哭了,買!買!買!給娃買。」平時我看到同學穿的衣服好看,雖然自己家裡的漂亮衣服很多,但我仍不知足,就纏著爺爺奶奶給我買,無奈奶奶每次都會滿足我的要求。就這樣,在爺爺奶奶的寵愛之下,我變得越來越驕蠻、任性,誰也不服,與同學相處總是為一點小事爭吵不休,不能和睦相處。

在我們班裡,我和同桌焦嬌的關係一直處得不好,雖然從三年級到五年級我們都是同桌,但她仗著小組長的身分,說話總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為此我對她很不服氣,常為小事跟她爭得面紅耳赤。一天早上,我走進教室剛坐下,焦嬌就開始檢查作業了,我把所有作業都放在她的課桌上,就準備去早讀。而焦嬌嫌我把作業放在她的桌子上,就生氣地用眼睛瞪我,我沒理她,心裡很不服氣,心想:你以為你是誰呀?不就是個小組長嘛!有什麼了不起的?焦嬌看我沒有理她,一臉的不高興,把我的作業檢查完之後,突然對大家說:「你們把作文和日記本全部都交給我,我要一個一個地看。」我心想:反正我寫完了,你能拿我怎麼樣?誰知當她看到我的日記時,眼睛一瞥輕視地對我說:「你的日記是只改日期,內容還是用以前的代替的吧!」聽到這話,我的火氣「噌」一下上來了,你說我的日記是拿以前的代替的?你咋不說你的日記是代替的呢?這分明是故意找茬兒嘛!我氣沖沖地大聲質問她:「你憑什麼說我是拿以前代替的?你除了挑我毛刺還能幹啥?」焦嬌順勢對我怒吼道:「我就愛這樣,怎麼?你不服嗎?」我也毫不示弱:「你逞什麼能,憑啥隨便找別人麻煩?」焦嬌被我質問得啞口無言,還哭了起來,看到她哭我心裡倒有些暗自得意:哼!我終於把你這囂張氣焰給壓住了。可沒想到,她突然騰地站起來,怒氣沖沖地罵我:「你咋這麼胡攪蠻纏呢?你自己的日記是代替的,還反過來指責我。」這時,鄰桌一個同學煽風點火地說:「大戰要開始了,大家快來看哪!」經他這麼一說,幾乎全班同學都把目光投向了我們。這回,我徹底被激怒了,心想:焦嬌,你整天找我麻煩,讓班裡的同學都嘲笑我,我今天要讓你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還沒等我想完,誰知焦嬌突然上來搧了我一巴掌,我也氣憤地上去狠狠地還了她一巴掌,接著我們倆都哭了。這時上課鈴響了,我們互相瞪了對方一眼,便開始聽課了。放學回家的路上,我邊走邊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事,委屈的淚水不停地往外流,心裡憤憤不平:從小家裡人就寵著我、順著我,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窩囊氣,今天讓你冤枉我,還打了我一巴掌,我真是嚥不下這口氣!

回到家,我生氣地把書包甩在沙發上,奶奶看我一臉不高興,就關心地問我發生啥事了?我把學校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奶奶,奶奶聽後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孩子!咱是信神的人,要聽神的話,凡事要學會包容忍耐,不要和同學斤斤計較,要有基督徒的樣式,這才有正常人性的表現。」接著奶奶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在我所接觸到的弟兄姊妹中,更是猶如山村野人一般粗暴、野蠻,不懂什麼規矩,更無有一點做人的常識。」「現在主要就是撒但敗壞性情得脫去,你所表現的醜相得脫去,這些你還沒脫去,還講什麼最高的理智、最高的見識!許多人看見現在時代變了,也不講什麼謙卑、忍耐,乾脆一點愛心都沒了,聖徒體統也沒了,這些人太謬!哪有一點正常人性,上哪談見證?」奶奶說:「神知道咱們被撒但敗壞後,都很狂妄、任性、粗暴、野蠻,不服任何人,對別人也沒有包容、忍耐,與人相處常為小事吵吵鬧鬧,活出的都是撒但醜相,沒有一點真正人的樣式。所以神要求我們要有聖徒的體統,凡事降卑自己,對別人多一份包容忍耐,多一點愛心,這樣神才會喜悅我們。當別人誤解咱、冤枉咱的時候,咱要多跟神禱告,按著神的話去行,不能憑撒但敗壞性情驕蠻、任性,與人吵架,這樣不僅在神面前沒有見證,還會讓撒但恥笑咱,羞辱神的名,奶奶也跟著你操心。」

聽著這些話,我心裡的火氣才漸漸消了,以前我總認為和同學吵架都是同學不對,從來不知道是因為我狂妄、任性、野蠻,沒有謙卑、忍耐才和同學發生矛盾的。想想也是,如果今天焦嬌嫌我把作業本放在她桌上,我趕緊挪開也就沒啥事了,可我嫌她態度不好就不搭理她,導致把她給惹怒了;當她故意說我的日記只改日期時,如果我能心平氣和地跟她解釋,應該也就沒啥事了,可我總覺得她是在拿組長的身分欺負我,還想給她一點厲害瞧瞧,導致和同桌吵架動手,翻臉成了仇人。我這不就如同野人一樣嗎?真是太壞了,對別人沒有一點包容忍耐,沒有基督徒的樣式,真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以後我一定要好好聽神的話,依靠神帶領我,不能再狂妄、任性了。
Call-for-God,呼求神,禱告

當我下決心以後聽神的話,按神的要求去做時,很快地,神的檢驗就臨到了。一天中午,我正在入迷地看一本課外書,突然聽到「啪」的一聲,是同桌焦嬌的作文本掉到了地上,我心裡很矛盾:幫不幫她撿起來呢?一想到她和我吵架的一幕幕,我就很生氣,就不想幫她撿了……看著地上的本子我猶豫了好一會兒,這時我想起奶奶給我交通的神的話:「許多人看見現在時代變了,也不講什麼謙卑、忍耐,乾脆一點愛心都沒了,聖徒體統也沒了……哪有一點正常人性,上哪談見證?」是啊!神讓我們對別人包容忍耐、有愛心,上次我沒有做到,今天我要按神的要求去實行。想到這兒,我就幫她把本子撿了起來。但就在這時,焦嬌回來了,看見她的作文本髒了,不分青紅皂白就開始罵我,說是我把她的作文本扔在地上弄髒了。聽到這話,我心裡的火騰地冒了出來,心想:這人真不可理喻,我不計前嫌好心把本子給你撿起來,你還冤枉我。我的肺都要氣炸了,又想和她吵一架,但轉念一想,我剛才還想著要包容忍耐,現在如果再和同學吵架,不就中撒但詭計了嗎?於是我就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啊!同桌現在冤枉我,我很生氣,又想和她吵架,求你保守我的心,不中撒但詭計,不和同學吵架。」禱告後,我心裡的火焰慢慢地平熄了許多,也不願意和她計較了。事後,我心裡感到很踏實,沒有了上一次那樣的怨氣,我知道這是神對我心靈的安慰。

一天奶奶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信神的人辦事應存著小心謹慎的心,所作所為都應按神的要求,都應能滿足神的心,不應任著自己的性子,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樣不合乎聖徒的體統。」「正常人的性情沒有彎曲詭詐,人與人有正常的關係,不搞獨立,生活不平庸、不腐朽,而且在所有的人中間高舉神,在人中間貫穿神的話,人與人和睦同居,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地上充滿和諧之氣,沒有撒但的攪擾,在人中間都能以神的榮耀為根本。這樣的人都是猶如天使一樣,單純、活潑,不曾向神發怨言,只為神在地的榮耀而獻上自己的所能。」奶奶說:「神在咱們身上有期望,期望咱們都能活出正常人性,與人相處不狂妄自是,不互相攻擊,能公平對待人。就算別人在有些事上傷害到咱了,咱也能饒恕,能憑愛心對待,這樣神在咱們身上才能得著榮耀。以往都怪奶奶把你寵壞了,使你變得狂妄、任性、蠻橫、不懂事,跟別人總是合不來,這樣下去只能害了你,現在神為了拯救你,專門擺設環境變化你,讓你學會與別人和睦相處,以後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滿足神的心。」神的話和奶奶的交通,讓我的心很受感動,我從心裡向神保證,以後絕不能再像之前那樣了,那樣真是太沒人樣了,還讓神傷心,我要努力按神的要求活著,活出一個基督徒的樣式。

後來,當我再與同學相處時,即使有時心裡有些嫉妒、不服,我也不再憑狂妄性情去與別人爭吵了,而是默默禱告神,讓神幫助我正確對待別人,漸漸地我與焦嬌之間的關係也有了好轉。一次,焦嬌在外面和別的同學發生爭執了,回到教室就衝我發火說:「你瞧你長的那個樣,你還狂啥呀!」我當時感到莫名奇妙,心想:我沒招你惹你,你無緣無故說我難看,這不是侮辱我嗎?我正想和她理論一番時,突然想起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想到和同學中間有矛盾,都是神讓我實行真理的時候,我不能再與她吵架了,我要有聖徒的體統,包容忍耐、原諒她。再說我是神造的,不管別人說我長得難看還是好看,我也不在乎,只要神喜歡我就足夠了。想到這裡我微笑著對她說:「你無緣無故說我長得難看,什麼意思?」焦嬌感到很意外,她也不好意思地笑著說:「對不起,我跟你逗著玩的。」聽到她這麼說,我知道這是神在改變她,當我願意滿足神時,焦嬌的態度也變了,我心裡真有種說不出的高興,感覺聽神的話真是太好了!

漸漸地,我學會了與別人正常相處,焦嬌對我也產生了好感,我們倆再也不吵架了。平時在學習方面,我們也能互相幫助。有時我不會做的作業,就虛心地主動去問她,她就耐心給我輔導,如果我聽不懂她還會耐心地繼續給我講,直到我聽懂為止;有時她不會做的題,我也會憑耐心幫助她。慢慢地,我們倆成了班裡最好的朋友,一直到現在都是這樣保持著。我不僅能與同桌焦嬌和睦相處,班裡其他同學也願意和我交朋友,我們在一起玩得很開心。

感謝全能神的話語改變了我,讓我驕蠻、任性、自是的撒但性情有了一點變化,奶奶也說我長大了,懂事了許多。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愛與拯救,使我能在神的看顧保守中幸福地度過每一天!

崔 茹

延伸閱讀

母親的愛 ◎王子豪(高雄中會三一教會牧師) 每逢5月就會讓人想起母親節,特別在教會裡,對於這個日子總是有特別的紀念,一來是因為華人對於父母的孝敬,二來是母親對孩子的影響真的很大。因此每年的母親節,很多教會都會...
得之淡然 失之坦然(有聲讀物) ——今天的主題: 順服 由於我在體育方面有些多於同學的優勢,所以有幸代表學校去參加一場市級的比賽。當時我報的是自己最有把握,也最擅長的男子100米短跑。以前參加學校運動會,我經常包攬短跑項目的所...
經歷之中定真神 記得我剛接受不久,在一次聚會中吃喝《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二)》,神說:「雖然這樣,人的本性還是在人的肉體中扎根,也就是說,雖然你們的靈魂已被拯救出來,但你們的本性仍是舊貌,你們背叛我的可能仍是百...
母親與兒子一同成長的故事 佟欣小時候家裡窮讀不起書,她只讀完小學就輟學了。長大後,她進了市紡織廠上班,每天工作繁忙勞累,一個月才賺三十二塊錢,只能勉強解決溫飽問題。那時她常常在想:將來就算砸鍋賣鐵,也要供自己的孩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