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中的變化

從小我就是一個嬌生慣養的女孩,因此我變得很狂妄,特別唯我獨尊,在家裡經常會因為一些不合己意的事發火。記得有一次,弟弟玩我的手機,我不想讓他玩,就說了他一句,但是弟弟沒有聽,還在繼續玩手機,我走到他跟前二話不說,一把把手機奪過來,並生氣地說:「告訴你,不讓你玩手機,你沒有聽見啊?怎麼這麼不要臉,要是我,別人不讓我碰的東西,我一輩子都不會動……」弟弟因著被我罵了一頓,再加上我說嚴厲的話刺傷了他的心,一氣之下躺在床上不吃不喝。當看到自己傷害了弟弟的時候,心裡也很不是滋味。我媽說我:「你這是在家裡任著自己的性子耍脾氣,要是結了婚還這樣耍脾氣,人家怎麼能容得下你呢?你這脾氣得改改。」其實不是我不想改,當看到自己給別人帶來傷害的時候,我也想改變自己,為此我還專門買了一些關於怎麼做人的書籍來看,當時看到的時候覺得書上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一臨到不合己意的事時,書本上的那些大道理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了。每當發完火之後,我在心裡又多了一份痛苦,我也恨自己也想變化,但是我實在找不到能使我變化的路途,為此心裡感到十分痛苦。審判,變化,發火,聚會,反省,盡本分,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

2009年的秋天,我們全家都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人是神造的,本是應該敬拜神的,而人卻與神背道而馳去敬拜撒但,撒但成了人心中的偶像,這樣,神在人心中就失去了地位,也就是失去了造人的意義,所以他要恢復他造人的意義就得恢復人原有的模樣,脫去人的敗壞性情。將人從撒但手中奪回來務必得將人從罪中拯救出來,這樣才能逐步恢復人原有的模樣,恢復人原有的功能,到最終才能恢復神的國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從神的話語中我明白了,起初的人類是敬拜神的人類,是有真正人樣式的人類,但是因著撒但的敗壞,人失去了原有的模樣,活在了敗壞之中,都變得狂妄自大、自高自是,以至於人與人之間沒有真愛,互相廝殺、爭鬥。人要想脫離撒但權勢活出人的模樣,那只有接受神的末世審判刑罰的工作,因神的話是真理、道路、生命,能改變人的心、改變人的敗壞性情。我明白了這些後,心中很高興,我終於找到了變化狂妄性情、活出真正人樣式的路途。於是我便立下心志:一定要好好跟隨全能神。

後來,因著我的熱心追求,教會就安排我和幾個姊妹在文字組盡本分。當天負責人就給我們聚會交通:「咱盡這個本分一定要和諧配搭,因為這不是一個人能做的事,凡事多在一起尋求、商量,不能持守己見,一定要學會放下自己,不能嫌棄人。」因為我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沒有一點認識,不知道自己被撒但敗壞得有多深,所以當聽了帶領的話我不以為然,認為和諧配搭很容易。一開始,我看到姊妹們的年齡都比我大,信神時間比我長,而且在這個本分上操練的時間也長一些,我還能虛心向她們尋求、請教,後來隨著我逐步掌握了一些原則,並且在這項工作上也有一些思路時,我便開始飄飄然了,狂妄本性也原形畢露了。我開始自命不凡,認為自己有這方面的特長,姊妹們都不如我。因著工作的需要,兩個姊妹需要出去整理一些材料,當看到姊妹整理回來的材料沒有什麼價值時,我就從心裡嫌棄她們,我心想:虧她們還是在這組裡盡本分時間最長的人,怎麼連這些都整理不好,如果讓我去整理,肯定比你們整理的要好、要有價值。因著我心裡對姊妹有了看法,後來再看姊妹整理回來的材料,我都會表現出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甚至會當著姊妹的面說一句:「唉,還是沒什麼價值。」當我活在此情形中時,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一次,姊妹整理完材料回來後,便讓我們看看,當我看過後說:「你是怎麼整理的?還是沒有什麼價值。」這時姊妹便說:「每次回來你都這樣說,看見你那狂妄的樣子我接受不了,都不想見你,有時出去都不想回來了。」接著姊妹便委屈地哭了。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場景,我不但沒有反省自己,反而在心裡為自己辯解講理,心想:你這姊妹怎麼這樣說我,你這不是讓我難堪嗎?明明是你自己的問題,卻反過來說我狂妄,我看你才狂妄。因此,我一點都不接受姊妹的指點,也不認為這是神為了變化我而擺上的功課。到了晚上負責人問我對今天發生的事有什麼想法?我說:「沒什麼想法,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是她不接受事實。」負責人說:「那你看到姊妹整理的材料沒有價值的時候,你是怎麼幫助姊妹的?」負責人的一句話使我頓時啞口無言,我心想:是啊,我只看到她整理的材料不好,但我從來沒有幫助過她呀,反而還嫌棄她。但為了維護自己的虛榮臉面,我不但沒有承認錯誤,反而還強詞奪理地對負責人說:「她比我進這個組時間還長呢,還需要我幫助扶持嗎?」負責人笑了笑說:「你說這話合神心意嗎?神今天把我們這些素不相識的人安排到一起是為了什麼呀?不就是為了讓我們互相幫助扶持,達到和諧配搭盡好本分嗎?我們看到弟兄姊妹的缺少,應該憑愛心幫助,現在我們哪個人都有缺少,不是姊妹在這個組時間長了,就不用幫助了,姊妹在這裡時間長了只是在其他方面比咱們好些,但還有很多缺少,還得需要幫助呀!咱發現姊妹的缺少不但不幫助,還嫌棄姊妹,這都是我們的狂妄本性導致的。」我心想:真的是因我狂妄的本性導致的?我感到有些不解。負責人見我不說話,就對我說:「我們看幾段全能神的話吧。」

神的話說:「看誰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二篇說話》)「你們的本性就是沒有刑罰、咒詛就不肯低頭,也不肯服氣,沒有眼見的事實就達不到果效,你們的人格太低賤,不值錢!不用刑罰、審判難得將你們征服,難得將你們的不義、不服壓倒,你們的舊性實在是根深蒂固,若將你們放到寶座上,你們就不知天高地厚,更不知何去何從,你們連自己從哪來的都不知道,怎麼能認識造物的主呢?沒有今天及時的刑罰與咒詛,你們的末日早就臨及你們了,更何況你們的命運,不更是危在旦夕嗎?沒有這及時的刑罰、審判,你們不知要狂妄到什麼地步……你們不應該更好地接受今天的刑罰與審判嗎?還有什麼選擇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六)》)

對照神的話語,我感到很扎心,我不就是這樣嗎?看到姊妹整理的材料不好的時候,我就從心裡瞧不起她、嫌棄她,我光說姊妹整理的材料沒有價值,也不幫助扶持姊妹,不告訴她怎樣整理才合適,也不指出好的路途。當負責人來幫助我時,我還狡辯,根本不接受真理,從這些事實看到我實在太狂妄了,沒有一點正常人性的活出,若沒有神今天的審判刑罰臨到,我就不會反省認識自己的狂妄本性,不知會狂妄到什麼地步,也不知要墮落到什麼地步,最後因性情沒有變化而被神淘汰。姊妹因著受壓都不想見我了,想到這我心裡很難受,沒想到自己的所作所行給姊妹帶來了這麼大的傷害,我想起《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裡說:「以前你怎麼做的,尤其在誰身上做得太過頭,沒有一點愛心,回去跟神禱告,適當的時候可以向人家道歉那就向人家道歉,這樣弟兄姊妹之間能和睦同居了,人就覺得心裡特別得安慰、有享受,人在教會生活裡就開始都敞開了、單純了,以後就真能像一家人一樣相處。」是啊,我傷害了姊妹,除了在神面前懊悔自己之外,還應該給姊妹賠禮道歉,這才是有人性的人該做的。但又一想:我從來沒有向人賠禮道歉過,現在讓我賠禮道歉實在沒有這個勇氣,要是讓人知道了,那我還怎麼在人前站立,唉,我到底向不向姊妹賠禮道歉呢?我翻來覆去地在心裡折騰,帶著矛盾的心理,我打開「向人賠禮道歉的原則」,看到神的話說:「……如果讓你跟人去亮相的時候,你可能就沒有這個勇氣了,你也沒有這個心志了,因為你拉不下那個臉,你剝不下那個面子,這就很難實行了。……這就是對自己的敗壞實質、對自己的詭詐陰險不能正確面對,總是處在逃避的狀態裡頭、逃避的情形裡頭,總是原諒自己,不能在這事上受苦或者是付代價。……神讓人實行的每一個真理都需要人去付代價,都需要人實實際際地去做、去實行、去經歷……所謂的分享經歷、交通經歷,分享那就是把你個人心裡頭所思所想的、你的情形、你對神話的經歷與認識,還有你自己裡頭的敗壞性情都說出來,完了讓大家分辨,讓大家接受正面的,也認識那個反面的東西,這才是分享,這樣才是真正的交通。」(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看了神的話我找到了自己不願意向姊妹賠禮道歉的原因,是因為我本性太狂妄,不願降卑自己。想想神兩次道成肉身拯救人,卑微隱藏在人中間作工說話,對人無微不至地供應、帶領、扶持,神為了拯救人能忍受一切屈辱,而我一個敗壞的人有何尊貴可言呢?自己做了傷害弟兄姊妹的事為什麼不能向人道歉呢?還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嗎?真正有人格、有尊嚴的人能放下自己、降卑自己憑神的話活著,只有狂妄的人、沒有人性的人才總是維護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想到之前我立的心志,不是願意脫去狂妄性情,追求做個有人樣式的人嗎?現在神給我機會了,我為什麼還要退縮呢?不就是因為我不願受這個苦,不願實行真理嗎?神的話說不實行真理就做不了誠實人,就不能有真正人的樣式。想到這裡,我決定低下高傲的頭,向姊妹賠禮道歉。

第二天,當我與姊妹在一起時,我始終張不開口向姊妹道歉,心不停地跳,於是我默默地禱告神:「神哪!我沒有勇氣給姊妹道歉,求你加給我力量……」禱告後我的心裡平靜了很多,有意識地接姊妹的話說:「姊妹,對不起,我太狂妄了,多次說話傷害了你,希望你能原諒我。」沒想到姊妹和氣地說:「沒有事,我也是太狂妄,不接受真理,沒有正常人性的活出。」當我在大家面前向姊妹賠禮道歉承認自己的錯誤時,我心裡有說不出的喜樂、釋放,體嘗到了實行真理的甘甜。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一個小基督徒經歷神作工的點滴變化 我今年11歲了,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媽媽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家裡經常來一些叔叔阿姨,有時候媽媽也留他們在家吃飯,他們對我也都特別好,把好吃的都讓給我吃,我覺得和他們接觸特別親切。我也經常和他們...
進天國的條件(二) 在經歷中我體會到,人的確被撒但敗壞太深,不是經歷一兩次刑罰審判就能完全達到性情變化的。一段時間後,我到教會的福音小組去盡傳福音的本分,這下我們傳福音的範圍更廣了,面對的人也更多一些了。我在傳福音的過程...
那晚的回憶 窗外,寒風瑟瑟送來一股寒意,告訴人們冬天已經來臨。楊琳躺在床上扳指一算,自己已經離開家好幾個月了,走的時候,丈夫還在外邊打工,家裡只有孩子一個人,不知他們現在怎麼樣了,冬天來了有沒有人照顧孩子,給他添...
遵行神的道不分大小事 在這個世界上,人都是憑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撒但哲學活著,我也不例外,所以在身邊臨到一些人需要幫助的時候,我都是採取「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態度去對待,只要是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