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父母官」的真面目

2002年,為了維持家裡的生計,我和丈夫兌下了一間汽車修理廠,正好當時國家的政策是:「扶持鼓勵民營企業,私營企業和中小企業的發展」。於是,我們便信心滿滿地租地建廠經營起來,期間也希望能得到政府的鼓勵與幫扶過上小康生活。可沒想到的是,我們不但沒有得到政府的幫助,反而被政府的各項「惠民」政策壓得喘不過氣來。

每次縣政府搞規劃,說讓我們這些中小企業搬遷我們就必須得搬,沒有一點賠償,更沒有商量的餘地。建廠的前十年之內我們就搬了四次,一直過著居無定所的日子。而且按照政府規定,只有自己買的地拆遷後才有部分賠償,若是租地建廠的那拆遷後的損失都是企業自己承擔,政府根本不管不顧,可是縣城的地價又太貴,像我們這樣的民營小企業根本承擔不起。原本想靠著政府的幫扶過上小康生活,然而每一次的拆遷、搬廠子、租場地,都會耗費巨額的物資,因為每次搬廠子不但要下血本重新租地建廠,而且還得迎接各個政府部門突如其來的特殊「光顧」,這就使得我們這些中小型民營企業騎虎難下,想投資擴展,又擔心隨時都有被拆的風險;若不投資擴展,隨時都有倒閉的風險,如果申請倒閉破產還得背負銀行巨額的貸款,所以我們這些中小企業要想發展下去,實在是太艱難了!

2011年下半年,我們縣政府搞規劃,再次強制中小型企業都要搬出縣城。無奈之下,我和丈夫商量貸款3百萬,在縣城周邊村子買下了九畝多地重新建廠。當時一畝地的地價是6萬2千元,然後加上向縣城建局繳納水電、道路配套設施費;向財政局繳納耕地佔用費;向社保局繳納村民的社會保障費等,幾個部門的費用都合計起來,一畝地就成了12萬4千元,九畝地一共耗費了111.6萬元。原以為接下來我們只要辦了土地證就可以建屬於自己的廠房了,但誰知去土地管理局辦土地證的時候,政府卻讓我們按每畝地20萬零8千的價格補齊,如果不補齊這些錢就不給辦土地證。面對政府這突如其來的敲詐,讓我們氣憤不已,原本為了繳納各項費用,一畝地我們就已經多拿了6萬多元,現在每畝地又要加價8萬多元,就眼前這一項我們就要多拿出73萬元。想想我們買地的錢還都是東湊西湊的,有一部分還是借的高利貸,就指望土地證辦下來給銀行作抵押貸款還賬呢!可現在如果不補齊這73萬,土地局就不給我們辦土地證,沒有土地證銀行不給貸款我們借的高利貸也沒法還了。沒辦法,已經投資了那麼多錢,如果現在放棄了,那欠下的債恐怕我們這輩子都還不清了,為了生存下去,我們只有按政府的黑桿稱來付賬。於是,我們又東倒西借、拆東牆補西牆,終於把土地證辦了下來。但到最後,我們交了那麼多的配套設施費,城建局卻並沒有把水電都給配備起來,當我們去找城建局時,他們又推三阻四地不給解決,看到他們個個以權謀私、不為老百姓辦事,真的讓我不敢相信這就是人民愛戴的「父母官」做的事。最後沒辦法,我們只有自己打水井解決用水的問題,又花了幾萬元安裝了變壓器,最後才建起了廠房。

我們這些中小企業在營運中,時常還要接受省、市各級主管部門的檢查,在每次的檢查中又一次讓我見識到了政府所謂的「情系人民」的真實一面。省、市兩級技術監督局每年來檢查兩次,共計四次;省、市運管處每年來檢查兩次,共計四次;消防局還常常來檢查消防設備如何,是否熟練操作消防設備等等;城管局也要常常來檢查有沒有占道經營等等。其實,名義上說是檢查,實際上是來撈外快的,今年7至9月份他們到我們廠裡作了三次檢查,每次檢查一項就是五六個人,每次來我們不僅要陪同他們去當地的旅遊景點遊山玩水,臨走時每人都要包上幾千元的紅包,還要帶上土特產。如果有一次招待不好,就會給自己招來很多麻煩,這些「父母官」會找出各種理由將本來沒有問題的項目都說成有問題,那我們需要整改的項目可就多了。我們每年光接待各級主管部門的檢查和春節、中秋節送禮都得花費超過10萬元,不這樣做就得面臨倒閉,無奈只能這樣艱難地維持著。

我們縣城還有一個磚機城,佔地面積大約300多畝。政府把生產磚機的、生產磚機配套設備及配件的廠家都集中到一起。最初政府說那裡的地價加配套設施費和其他費用一共是16萬,可到辦土地證的時候,政府又讓這些企業每畝地補上了4萬8千元,合計起來就有1500萬左右。這麼一來就把幾十家企業都搞垮了,企業因資金周轉成了問題,還背負銀行的巨額利息,幾乎沒法生存下去。磚機城裡有一家最大的廠子佔地50畝,花巨資買的地,但現在磚機生意不景氣,光銀行的利息就已經把企業拖垮了,再加上政府各部門輪番地敲詐,導致企業無法維持只有申請破產。但不可思議的是,政府竟然不給批破產申請,一方面是怕銀行的貸款收不回去,另外也怕他們自己少了一條斂財的門路。現在這個企業的老闆整日到處借債躲債,真是苦不堪言。

還有,我們縣政府機關單位要蓋辦公樓,就向當地的一個私營企業老闆借一千萬元,這個老闆沒借,政府領導隨後就讓稅務部門上門查賬目;讓質檢局查質量;又讓環境部門查環境污染情況等等,因著這些「父母官」的故意找茬,致使企業無法正常運轉,最後私營老闆被迫拿出一千萬,最終的結果也是有去無回;同時政府又向另一個私營房地產企業老闆借一千萬元,這個老闆比較聰明,知道借給政府部門的錢,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吃個啞巴虧算了,無奈就說給政府五百萬,不用還了。就這樣,政府常以各種手段方式來剝削人民的血汗錢,也經常打著招商引資的旗號來敲詐中小企業的老闆的錢,不知有多少個中小企業的老闆被敲詐得傾家蕩產,無家可歸……

當我真正見識到了中國「父母官情系人民」的真相時,才讓我對這個自稱是民主、自由、富強的國家產生了顛覆性的看法。如果中國的這些「父母官」真能體恤民情、政府真能扶持老百姓過上幸福的生活,那怎麼還會有這麼多貪污腐敗、以權謀私、搜刮民脂民膏的事呢?又怎麼會有這麼多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而怨聲載道、叫苦連天呢?正所謂:「上行下效」,從這一個小小的縣政府官員的所做所行就完全可以看到中共政府領導下的各級官員都是官官相護、腐敗盛行!我所看到的只不過是中共政府領導下的冰山一角罷了。這麼多年來,政府口口聲聲地喊著:「為人民服務」、「人民的公僕為人民」、「讓人民當家做主」,背後卻這樣明目張膽、肆無忌憚地敲詐勒索人民,與其說是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還不如說是搜刮民脂民膏、謀取私利。

這不禁讓我想起全能神的話:「活在陰間、地獄認為是活在『海底宮殿』中,受著『大紅龍』的迫害自以為在接受國家的『恩寵』,受著『魔鬼』的嘲弄還認為在享受肉體的高超的『技藝』,這班齷齪卑賤的窩囊廢!慘遭不幸也不知曉,在這樣的黑暗社會總是禍不單行,從來也不醒悟,自我恩待、奴隸的性情何時脫去?……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正如全能神的話所說的,自中共掌權以來,它一貫假冒為善、欺世盜名,時常以說謊欺騙的手段來迷惑、麻痺人民,讓人民覺得它是多麼偉大、光明,從而對它歌功頌德,但事實上每一次「為人民服務」的背後給人民帶來的卻都是坑害。就如起初,中共政府大肆宣揚「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為人民」,以此來讓人民為他們捨生忘死地奪取政權,結果奪得政權之後,國庫已經嚴重虧空、彈盡糧絕;接著他再次以謊言欺騙人民,以分給人民土地為誘餌,讓人民支持他奪取、霸佔資本家、地主的土地和錢財,最終地主、資本家的田產都被搶奪一空,很多的地主被殘害致死,但最後政府卻只給人民分了一丁點土地,還要繳納各種土地稅;如今,政府又打著「發展經濟」、「扶持鼓勵民營企業、私營企業和中小企業的發展」、「讓老百姓安居樂業,提高人民生活質量」等旗號發動人民創業,可背後干的卻是巧取豪奪、強行霸佔的坑害百姓之事。另外,現在政府所設立的各級部門越來越多,什麼質檢部門、稅務、土地局、消防、環保局、運管、城管、衛生管理、水電局等等五花八門的機構,看著這麼多的管理機構,但沒有一個是為人民辦事的,反而機構越多,給人民帶來的壓力越大。不知有多少家企業被政府以各種名義的高額罰款、胡吃亂要的敲詐搞得破產倒閉了,也不知有多少人被它們折磨得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我自己也深受其害,只能艱難地維持著廠子的經營。可見,在中共的統治下,人民都猶如被囚禁在人間地獄一樣,表面上享受著政府的各項「惠民政策」,實質上卻是受著撒但的殘害、愚弄,根本沒有幸福,更看不到公平公義在哪裡?正如全能神所說:「……尤其生在中國這樣一個沒落的帝王大家庭之中,更是枉活一世,來在世上倒不如落在陰間地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五篇說話的揭示》)

人類是神造的,只有神在為人類的生存著想,也只有神能帶領人類走進光明,只有神能拯救人類脫離撒但黑暗權勢的捆綁,擺脫這暗無天日的奴役生活,最終帶領人進入神為人類預備的美好的新天新地之中。這是神從始到終不變的心意,因為全能神說:「現在你們都知道,神正在帶領人走向人生的正軌,帶領人邁向另一個時代的台階,他又帶領人超脫這個黑暗的舊時代,帶領人從肉體中走出來,擺脫黑暗勢力、撒但權勢的壓制,使每一個人都活在自由的天地裡,為了美好的明天,為了人明天的步伐更加豪邁,神的靈在為人籌劃著一切,為了人更好地享受,神也在肉身中耗盡所有的心血為人前面的道路而預備,使人盼望的一天早日來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五)》)

讀後感:中共的惡行真是越揭越多,越揭越黑暗。正如神的話所說的,他們就是一班魔鬼。食人不吐骨的魔鬼惡行還數之不盡,先公開:疫苗打死嬰孩,家人痛苦欲絕投告無門

延伸閱讀

人類將要面臨的劫難 人的生活離不開食物、水和空氣,這是人都明白的,也是人缺一不可的。隨著高科技的發展,人類的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在人享受著科技發展的同時,危機在悄悄的逼近,人卻沒覺察到。 人的食物——糧食、蔬菜水果以及肉...
論「追星」 隨著社會的發展,時代的變遷,科學技術的提高,各種各樣的娛樂節目、電影、音樂層出不窮,且風靡一時,把人的心都吸引住了。隨之,一個個名人、明星的名字映入人的眼簾,記在人的心裡,成了人茶餘飯後熱議的話題。漸...
口角之爭——爭的是氣,丟的是命! 僅僅一句無意的話可能就會帶來禍患,甚至是在素不相識的人中間。 請看以下幾則新聞: 2002年3月25日,白某酒後乘坐客車回家,乘務員讓其交3元錢車費,白某稱以前買車費是2元,乘務員回答說票...
中共軍營是黑窩、監獄 為了兒子能夠有個好的未來,2000年我託關係把兒子送進了部隊。大約半年後的一天,部隊的人突然來到我家,問兒子之前是否與人打過架,之後就走了。我心想:他們怎麼突然間來我家說了這些話,話裡還帶著話,莫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