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去枷鎖,真自由!(二)

兩年後,因著曾經住在我家的一個姊妹被中共政府抓捕,教會為我們的安全著想,讓我們到不信神的親戚家躲一躲。我思來想去,覺得還是我妹妹家比較安全,而且他們也支持我們信神。我們一家搬到妹妹家不久,外面的環境就越來越緊,妹妹家對門的鄰居就是查戶口的,每天都在小區周圍轉個不停,有時還到妹夫家串門,妹夫和妹妹也特別配合,只要看到有人來,就趕緊把我們一家三口關到臥室裡。在這樣的環境裡,我只有禱告依靠神來維護好這裡的環境。那些日子,我和妹夫的關係也很好,他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或生活中的難處,或工作上的問題,他都敞開心和我交談,跟我商量,而且特別關心我們。我覺得妹夫挺尊重我的,把我當一回事,心裡有著一種說不出的高興。一段時間後,妹夫可能是在外面聽到什麼謠言了,他對我也冷淡了,有什麼事也不敞開心交談了,有時說話還帶著一種諷刺、貶低的味道。一開始,我很清楚這是神給我擺設的環境,雖然心裡有點難受,但藉著禱告就勝過去了。可時間一長,我的臉面就有點掛不住了,心裡不是滋味。有時一起吃飯時,妹夫有意做一個動作或說一句刺耳的話來羞辱我,讓我難堪,雖然外表像是個笑話,卻一下子刺到了我的痛處,像當場打了我兩個耳光一樣,臉上火辣辣地痛,心裡也不停地翻騰著。從那一刻開始,雖然我和妹夫之間沒發生什麼爭執,但總有一種揮之不去的陰影讓我的心在隱隱作痛,再加上孩子天天關在家裡,有什麼不順心的事就向我發火,早就不把我當爹對待了,我覺得臉面丟盡了,在人面前抬不起頭來。日久天長,我只覺得靈裡下沉,精神受壓,淋巴結病也常犯,可我並沒有來到神面前反省自己,反而把原因都歸到妹夫身上,心想如果這個家實在容不下我的話,我就從這個家搬出去吧!可是,自從我有了這種想法的那天開始,我發現自己的小腿上長了一個小白頭,幾天時間就化膿了,腿腫得像熱水瓶似的,還爛了一個洞,不能走路,連生活都不能自理,整天躺在床上難受得不得了。此時,我不得不來到神面前反省自己,為什麼我剛到這個家時,家裡充滿歡聲笑語,妹夫對我也是熱情有佳,為什麼現在家裡是冷冷清清,我成了這個家裡多餘的人了呢?為什麼我想從這個家搬走,腿上卻偏偏長了瘡不能走路了呢?這到底是為什麼?一天,我想起一段神的話:「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面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麼個人,這些表現,本性是啥?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表現,這與本性啥關係呢?他的本性是啥呀?看不出來了吧?如果他真是這麼個表現的話,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從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枷鎖,自由,狂妄自大,名利,臉面

神的話像利劍一樣句句刺在我的心上,讓我羞愧難當,我不就是神話所揭示的這種情形嗎?狂妄自大、不敬拜神,一心想得到別人的尊重,讓人都圍著自己轉,能把自己當一回事,享受地位之福,追求臉面風光,我所活出的不正是一副活脫脫的撒但相嗎?我所走的不正是保羅早已走過的失敗的道路嗎?今天,神為了潔淨我這方面敗壞,精心安排了這樣的環境,藉著妹夫說話傷到我的自尊,以此來對付我、審判我,這不正是需要我放下名利、臉面,需要我用真理解決問題,變化自己的好時候嗎?可我卻不認識神的拯救,反而因自己的慾望沒得到滿足而心生抵觸,又一次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中被它殘害,攪得周圍人不得安寧,甚至想從這個家搬出去,逃脫神的刑罰審判,不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這不是在明目張膽地與神較量嗎?可是神並沒有按我的過犯來對待我,只是藉著病痛的管教讓我反省、悔改,神對我的愛太大、太實在了!痛苦中,我不禁反省自己,為什麼總是追求地位臉面不放手呢?後來,神帶領我找到原因,原來在我幼小的心靈裡,撒但就灌輸了「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這樣的鬼話來麻痺我的心靈,扭曲我的思想,讓我從小就樹立了錯誤的人生觀,為了得到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我一直拼搏、勞苦著。慢慢地,名利、臉面成了我的本性,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被撒但徹底俘虜了。雖然今天我信神了,但它仍是控制著我的心,以致我一次次地被它愚弄,活在悖逆抵擋神的情形裡。經歷中我才真實地體會到,臉面、名利正是撒但捉弄人、苦害人的手段,就是這些東西讓我變得狂妄自大、目中無人,心中無神,活在敗壞中與神為敵。是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喚醒了我的心靈,讓我看清了自己的敗壞真相與本性實質。今天,我終於有所醒悟,我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與撒但做一次徹底地決裂,永遠地棄絕它、背叛它,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

接下來,我便來到神面前尋求實行進入的路,我看到神的話說:「彼得在生活當中若有一點沒滿足神的心意,他就覺得不平安,沒滿足神的心意他就懊悔,之後尋找合適的路來力求達到滿足神的心。他在生活中的一點一滴的小事上都要求自己滿足神的心意,他對自己的舊性情一點不放過,總是嚴格要求自己能在真理上進深。……彼得信神是追求一切滿足神,追求順服一切出於神的,刑罰、審判他能接受,熬煉、患難、生活的缺乏他也接受,一點怨言沒有,這些都不能改變他愛神的心,這不是愛神至極嗎?這不是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嗎?或是刑罰、審判,或是患難你都能達到順服至死,這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達到的,這才是愛中的純潔的成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神的話語給我指明了當實行的路,我應該接受、順服神的審判刑罰,得在現實生活中實行神話,以此來變化自己的敗壞性情。在接下來與妹夫相處的日子裡,雖然妹夫有時說話也觸及到自己的臉面,心裡也很難受,但我馬上禱告神,心裡就平靜了許多,不怎麼受臉面地位的轄制了,自己該盡什麼責任就盡自己所能地做;當妹夫在工作上遇到難處時,我不再擺出一副自高、自傲的架子,而是主動找妹夫談心,能幫助多少是多少;當孩子再向我發火時,我不再以一個父親的身份出現在孩子面前,而是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順服神的審判刑罰,學會用真理來解決問題。慢慢地,我們這個家的氣氛越來越好了,妹夫也常在別人面前誇獎我變了,會說話了。聽了這樣的話,我知道這是神的審判刑罰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一切榮耀歸給神。

幾個月過去了,我卻意外地發現我的淋巴結核病不知不覺好了,沒想到全能神真是全能的醫生,把我的病給治好了。那一刻,我感恩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俯伏在神面前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全能神啊,你太全能了,你審判刑罰的話語太有權柄了,不但能治好我靈裡的病,使我不再受地位臉面的捆綁,心靈裡得到了真正的釋放自由;而且還治好了我肉體的病,讓我在經歷你審判刑罰的作工中,從死裡得到了復活,從你得到了第二次生命,能幸福快樂地在教會盡著本分。神啊!你的作為真是不可估量,你配得人的讚美,配得人的敬拜。神啊!我只願把自己餘下的光陰都交給你,竭力追求真理,忠心盡好我的本分來還報神恩。」(全篇完)

上一篇:脫去枷鎖,真自由!(一)

延伸閱讀

天國夢醒了 我是一名基督徒,信主時,我一直堅信:主是信實的,只要我們像保羅一樣為主跑路花費,勞苦作工,多傳福音,肯定能蒙神稱許被提進天國。就這樣,我便活在自己的美夢裡,希望有一天能夢想成真。後來,我的一個同學把全...
一夜之間 天色陰暗,沒有點燈的房間像被黑色的油漆塗抹著,蘇珂和李姊妹慌慌張張地在收拾已經被抓的弟兄姊妹的神話語書籍,在整理書籍的過程中,李姊妹對蘇珂說:「中共真是太黑暗了,聽說XX地方傳福音的弟兄姊妹也被抓了。...
信心,在風雨中前行 驕陽似火的夏季,陽光炙烤著大地,樹上的知了懶洋洋地鳴叫著。李陽像往常一樣盡完本分走在路上,回想著離別前孩子稚嫩的臉龐,李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如果不是為了躲避中共政府的抓捕,她是不會和家人分離而逃離...
【基督徒真實經歷】一場罕見病,帶來的意外收穫!(上)... 鵝毛般的大雪飄落在柏油路面上,一輛正在行駛的出租車停在了市醫院門口。小英推開出租車門,緩緩地從車上下來,渾身無力的她感到雙腿困乏,走起路來一點都不帶勁,她一邊緩步向市醫院大廳走去,一邊在心裡思索著: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